搜索
首页 社会民生 宗教

能说说郇山隐修会吗?真有这个秘密组织吗?

看了《达芬奇密码有很多东西不解?

全部回答

2005-11-14

0 0

      郇山隐修会存在的实体"证据",大都收藏在巴黎的国家图书馆。如此一来,许多研究者抱怨索取有关材料相当困难。这些指责是说,至少某些法国国家图书馆的管理人与郇山隐修会互有瓜葛,因而从19世纪50年代开始,这些人乐于留下诱人的蛛丝马迹,让研究者们偶然拾获而空喜一场。
     白金特、雷伊和林肯1982年写作《圣血和圣杯》一书时,需要有关墨洛温王朝血统的材料,对两份文卷尤感兴趣。首先是深奥难解的"秘密档案"--一套相互似无关联的文件,时常被人神秘地添加或减取。
  另外是一本名为《赤蛇》的书,作者大概是让·科克托,因为文体如出一辙。  书中载有墨洛温王朝的家谱,圣叙尔皮斯教堂的平面图和13首与黄道十二宫图有关的诗(包括添加在天蝎座与猎户座之间的"持蛇人"座)。
  两份文卷的公认作者(总计四人)均死于不明原因。 郇山隐修会的根源,据说是公元46年左右由一位埃及圣贤奥尔姆斯领导的炼丹修法会,也叫诺斯替会。  1188年,郇山隐修会改换"圣山教团"名称时,曾将"奥尔姆斯"作为副名。
  同一时期,他们还把自己叫做"真宗玫瑰教团十字",表明郇山隐修会可能就是最早的玫瑰十字教派。 直到中世纪,才出现了史学家们所知与圣山有关的一个组织。位于法国北部阿登地区斯特内城的金谷[1]据传说,寡妇玛蒂尔达的婚戒掉进谷中的山泉。
    她刚做祈祷,泉内有条鳟鱼衔着戒指跃入她的手中。她失声惊叫:真是一处金谷!尔后,人们在此建立修道院。[1]修道院(曾被叫做"撒旦魔教"),由来自意大利卡拉布里亚的一群僧侣在1070年修造,他们的首领是墨洛温家族的"乌尔苏斯王子"[1]Ursus,拉丁语义"熊"。
  [1](蜚传为达戈贝特二世的曾孙斯希思贝尔)。  这些僧侣奠立了圣山教团的基础,与他们一起投身创建的有1099年占领耶路撒冷的布雍的戈弗雷和他的圣殿骑士。布雍的戈弗雷不仅是洛兰[2]Lorraine为11-18世纪雄霸法兰西王国东北的公爵家族头衔,该家族于1740年与日耳曼哈布斯堡家族合而为一。
  [2]的公爵,作为达戈贝特二世的子孙,他又是墨洛温家族的血脉--当之无愧的王者(详见第三章)。  斯特内城是墨洛温王朝的两座都城之一。679年12月23日,就在这城郊的乌弗利圣林中,达戈贝特二世遭到了暗杀,恰像丹·布朗所说的那样"在树下沉睡时被刀刺入眼窝"。
  据说,是他的教子奉"胖子"丕平--身为达戈贝特宫廷宰相的叛逆--之命刺杀了他。 显而易见的是,郇山隐修会要恢复的是达戈贝特二世被暗杀后,墨洛温家族的血脉所失去的占居欧洲王位的天赋特权。
    通过政治契约与婚姻联盟,这一家族最终与许多贵族王室血脉相融,诸如布朗舍弗尔、吉索尔斯、圣卡莱尔、孟德斯鸠、孟贝萨特、玻埃尔、路易西昂、普兰塔得和哈布斯堡-洛兰家族等。根据当时的史料确证,教团大本营建立在耶路撒冷城南锡安圣殿山上的圣母修道院内。
  那是一座在拜占庭古堡废墟上重建的金汤要塞。  据1990年的《圣经考古》杂志,圣殿山似乎曾是耶路撒冷"基督教贫修会"的总部。这些耶稣的追随者们认定,基督教的合法首领应该是耶稣的兄弟雅各,而不是他的使徒保罗。
   不能充分肯定的宣称是,兰登所说的郇山隐修会"尊崇女圣,具有完好的历史记载",而尊崇他们敬为耶稣之妻的抹大拉的玛利亚,就是女性原则的体现。  正如翠茜·特威曼在她的《达戈贝特复仇记》中所述: 许多圣杯的研究者们将抹大拉的玛利亚崇奉为女性英雄,声称她被"删出圣经"是由于教会受到她女性的威胁。
  然而,无论抹大拉还是教会尊长,都没有吐露过这样的言词,也不可能形成过这样的想法。抹大拉对教会的威胁,并非因为她是女性,而是出于她身为耶稣子女的母亲--这些子女是传承王族和宗教两系的后嗣。  无论从何而言,他们本该有权并合理接领的不仅是基督的教会,还有耶路撒冷的王位(在某些人看来,这一王权本来也该雄霸环宇)。
  这两项权益才是对教会的威胁,因为它们非但要在精神上、也要在俗世中统治世界,恰如教会宣称它们可以不论出身来扶立国王。布雍的戈弗雷非常清楚他身为圣杯家族的成员,继而又是墨洛温的后裔和事实上的耶路撒冷之王,因为他的远祖可回溯至大卫一脉。
    占领耶路撒冷之后,他组建了圣殿骑士。尽管另有三支基督教军队趋向耶路撒冷,戈弗雷似乎知道他将被选做耶路撒冷的国王。至少他在从征前卖掉全部财产,清楚地表明了他将要永留耶路撒冷的意愿。
  尽管如此,他拒绝"国王"的头衔,而接受了"圣陵保护者"的称号。白金特、雷伊和林肯提出的论点是,前文所说的卡拉布里亚建院僧侣,后来无缘无故便从金谷修道院消失,与陪同戈弗雷进入耶路撒冷的非军事顾问团体,其实就是同一组人。
    他们还认为,就是这组人后来选立了耶路撒冷的国王。[1]戈弗雷1100年逝世,他的弟弟随即被拥立为耶路撒冷及巴勒斯坦拉丁国王。[1] 圣山教团看来是在1118年至1152年间以锡安山的圣母修道院为中心,从圣殿骑士的公开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1127年,圣殿骑士们在特鲁瓦由香槟伯爵[2]法国东北部的封建贵族,特鲁瓦是伯爵领地的首府。  1314年的香槟伯爵成为法王路易十世,而他的父亲就是镇压圣殿骑士的腓力四世。
  [2]的宫廷授权成为军事教团,雨戈·帕扬当选大师。 法兰西国王路易七世[1]1137-1180年在位,靠两年战争于1144年兼并香槟地区,即17世纪气泡香槟酒的源产地。[1]第二次十字军远征归来时,带回了圣山教团的95位成员。
    其中七人加入了圣殿骑士的军旅,其他的回到奥尔良重新建立法兰西的分支联盟。路易七世在法兰西建立教团的文件,仍旧保存在档。 斯特内的金谷修道院在1131年变成了西多[2]即"西斯特"教派,1098年在法兰西的西多成立的教团。
  首领为莫莱斯姆的圣徒罗伯特,该派立志遵从公元6世纪圣徒班尼迪克创立的修行戒律。  [2]教团的圣居。这派人以往的生活贫苦不堪,迁居后状况却随骑士团一道改善。双方都获取了巨额财富和大片土地。
   圣山教团的名字,最迟出现在署期1116年7月19日的文件中。继而找到的还有署期1178年的教令,上面带有教皇亚历山大三世的玺,并确认教团所属的土地不仅在圣城,也遍及欧洲大陆。   1956年,来自库姆兰的《铜卷书》(CopperScroll)[3]即1947年发现的《死海古卷》。
  [3]在曼彻斯特大学得到破译。书中揭示,"约柜"和一笔数目巨大的金砖宝藏,掩埋在所罗门圣殿下。1979年,圣卡莱尔的皮埃尔·普兰塔得--最后一位知名的郇山隐修会大师,对白金特、雷伊和林肯承认,郇山隐修会手中掌握着来自耶路撒冷古神殿的宝藏。
    这份宝藏于公元66年曾遭到罗马人的抢夺--那段历史场面记录在罗马的提图斯凯旋门上。西哥特人劫掠罗马时,这份宝藏又被他们抢走,可能是运到了法国南部临近莱纳堡教堂的某个地方。
  普兰塔得先生接着说,这份宝藏"时机一到"就会归还以色列。他没有明言那是传统意义上的财宝,还是一套文卷,或者像丹·布朗所言是一张指示圣杯藏匿处的地图。   另有一段传奇,说是卡塔尔"异教徒"占有了这份宝藏。
  卡塔尔派(或称"阿尔比派"[1]Albi,法国城市,该教派发源地。拉丁语为Albiga。[1])的总部位于现今法国的朗格多克,即莱纳堡所在的地区。1209年,该教派遭到血腥屠杀,这是一场由3万名士兵执行的种族清洗。
    朗格多克是当时重要的学术中心--这威胁着罗马天主教。卡塔尔派总体上对宗教的轻率不拘,尤其对罗马天主教缺乏礼敬,是引发教会当权者心中仇恨的最大原因。诸多"逾律罪行"中,包括对他们曾经施行生育控制和人工流产的指控。
  有些人认为,传言中他们把持的宝藏已不再是黄金,而可能指的就是圣杯或知识学问--它们能够带来无法想像的财富。      。

2005-11-15

37 0

据说是误传 达芬奇密码 本来就只是一个故事 是一个成功推销的案例而已 不可当真

类似问题换一批

热度TOP

相关推荐
加载中...

热点搜索 换一换

社会民生
宗教
公务办理
求职就业
军事
时事政治
其他社会话题
法律
宗教
宗教
举报
举报原因(必选):
取消确定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