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艺术
文学
散文

求观沧海改写散文200到300左右 急

答:驾……耳畔呼呼生风,身下滚滚黄尘。 问谁策马古道, 是我凯旋大军!<br/>      “大将军,前方就是碣石山!”--天外飞石何时现,横亘雄师军前。一声长啸亮晴空,胯下爪黄飞电。<br/>          危乎壮哉!这就是传说中的碣石山?!猛收缰勒,定睛凝望:仰不能尽上,伏无力穷疆 。就是这座山,曾经迷住了寻仙祈寿的秦皇,留下了东巡耀武的汉帝,刻石犹在,写满沧桑。<br/>      水声泱泱,山那边有惊涛拍岸:跃身--下马--登山--观海--!<br/>想我趋北胡扫南蛮,星移斗转,身经百战,记不清是几时把苍穹仰望。几回回气象变幻,一度度风云际会,散去了烽火硝烟,边城上的这方天竟是如此澄澈空明,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风生水起,又是最陌生的熟悉。<br/> <br/>      无限风光在险峰--脚踏神碑,头顶青天--方才匍匐瞻仰,此刻顿悟伟岸。擎掌问:神奇造物,你究竟能变生多少钟灵毓秀,引代代墨客唱风骚,折竟四海英雄腰。天下大观,源在这里。眼前分明新光景,心中恰似故地游。<br/> <br/>       淼者,妙也!一望无垠的沧沧秋水啊,还有什么言辞更甚河伯之叹?接天碧浪推雪堆银,是那巨鲲潜伏,锦鳞游泳。海岛群起,一样的高耸,若参天翠柏星罗于茫茫戈壁,又似如来巨掌,棋布于太虚蜃楼,岛上屋舍便成了那精致的雀巢层叠的蚁穴 ;群起海岛,不一样的奇峻,任怎样的大手笔也难描摹险怪如许。万壑繁木绣盛装,百谷丰草缀裘衾。<br/><br/><br/>         军旗猎猎,战袍翻卷,盔缨飞扬,呼啸着寒风凛凛;目力所及,绿了双瞳,深浓浅淡,分明一派生意盎然。任萧萧瑟瑟,肃杀了姹紫嫣红,也奈何不了这郁郁青青,本是摧枯拉朽时,疑逢东海春来迟!<br/>         曾历经千辛万苦忍负着自己的重辱,终赢来半壁江山豪迈着自己的骄傲:<br/>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改恶政,抑豪强,推生产,行屯田,倡节俭;<br/>忧当下民生之多艰--鞭指七星,北方统一;剑挥九州,建功立业。<br/>       遥忆高祖歌大风,壮怀激烈。好男儿,志得天下处处家,不可沽名学霸王。<br/>      没有俯身下士,何来昂首问鼎。<br/>自古英雄多寂寞,真豪杰不孤独,目光如炬气冲斗牛--今当国有管仲贤,府库鲍叔廉,帐中张良谋,沙场李将战,壮我势威雄赳赳。<br/>       谁言深水无声,咆哮是大海的昭示,沉默也是山的提醒--天下犹未定,涂炭念清平!吾爱金殿琼浆玉液,独钟红尘灯火炊烟。<br/> <br/>       大海啊大海,我要为你放歌--你沐了艳阳浴新月,包孕着银河藏不住灿烂。试向天借五百年,壮阔如你,宽广如你,可胜我胸中宇宙脑中坤乾!观海在我,浮沉主意定,人间一股浩然气,纵横驰骋到如今。<br/>       夸父逐日忙,真心唤斜阳,我要划过历史的长空,是鹰是枭任他评,又何妨!<br/><br/><br/>“大将军,前方就是碣石山!”--天外飞石何时现,横亘雄师军前。一声长啸亮晴空,胯下爪黄飞电。<br/> 危乎壮哉!这就是传说中的碣石山?!猛收缰勒,定睛凝望:仰不能尽上,伏无力穷疆 。就是这座山,曾经迷住了寻仙祈寿的秦皇,留下了东巡耀武的汉帝,刻石犹在,写满沧桑。<br/> 水声泱泱,山那边有惊涛拍岸:跃身--下马--登山--观海--!<br/>想我趋北胡扫南蛮,星移斗转,身经百战,记不清是几时把苍穹仰望。几回回气象变幻,一度度风云际会,散去了烽火硝烟,边城上的这方天竟是如此澄澈空明,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风生水起,又是最陌生的熟悉。<br/> <br/> 无限风光在险峰--脚踏神碑,头顶青天--方才匍匐瞻仰,此刻顿悟伟岸。擎掌问:神奇造物,你究竟能变生多少钟灵毓秀,引代代墨客唱风骚,折竟四海英雄腰。天下大观,源在这里。眼前分明新光景,心中恰似故地游。<br/> <br/> 淼者,妙也!一望无垠的沧沧秋水啊,还有什么言辞更甚河伯之叹?接天碧浪推雪堆银,是那巨鲲潜伏,锦鳞游泳。海岛群起,一样的高耸,若参天翠柏星罗于茫茫戈壁,又似如来巨掌,棋布于太虚蜃楼,岛上屋舍便成了那精致的雀巢层叠的蚁穴 ;群起海岛,不一样的奇峻,任怎样的大手笔也难描摹险怪如许。万壑繁木绣盛装,百谷丰草缀裘衾。<br/> 军旗猎猎,战袍翻卷,盔缨飞扬,呼啸着寒风凛凛;目力所及,绿了双瞳,深浓浅淡,分明一派生意盎然。任萧萧瑟瑟,肃杀了姹紫嫣红,也奈何不了这郁郁青青,本是摧枯拉朽时,疑逢东海春来迟!<br/> 曾历经千辛万苦忍负着自己的重辱,终赢来半壁江山豪迈着自己的骄傲:<br/>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改恶政,抑豪强,推生产,行屯田,倡节俭;<br/>忧当下民生之多艰--鞭指七星,北方统一;剑挥九州,建功立业。<br/> 遥忆高祖歌大风,壮怀激烈。好男儿,志得天下处处家,不可沽名学霸王。<br/> 大海啊大海,我要为你放歌--你沐了艳阳浴新月,包孕着银河藏不住灿烂。试向天借五百年,壮阔如你,宽广如你,可胜我胸中宇宙脑中坤乾!观海在我,浮沉主意定,人间一股浩然气,纵横驰骋到如今。<br/> 夸父逐日忙,真心唤斜阳,我要划过历史的长空,是鹰是枭任他评,又何妨!

1回答
2019-06-25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它的相关名胜是什么

答:荡胸生层云, 决眦入归鸟。 会当凌绝顶, 一览众山小。<br/>杜甫《望岳》诗,共有三首,分咏东岳(泰山)、南岳(衡山)、西岳(华山)。这一首是望东岳泰山。开元二十四年(736),二十四岁的诗人开始过一种“裘马清狂”的漫游生活。此诗即写于北游齐、赵(今河南、河北、山东等地)时,是现存杜诗中年代最早的一首,字里行间洋溢着青年杜甫那种蓬蓬勃勃的朝气。<br/>全诗没有一个“望”字,但句句写向岳而望。距离是自远而近,时间是从朝至暮,并由望岳悬想将来的登岳。<br/>首句“岱宗夫如何?”写乍一望见泰山时,高兴得不知怎样形容才好的那种揣摹劲和惊叹仰慕之情,非常传神。岱是泰山的别名,因居五岳之首,故尊为岱宗。“夫如何”,就是到底怎么样呢?“夫”字在古文中通常是用于句首的虚字,这里把它融入诗句中,是个新创,很别致。这个“夫”字,虽无实在意义,却少它不得,所谓“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中”。<br/>“齐鲁青未了”,是经过一番揣摹后得出的答案,真是惊人之句。它既不是抽象地说泰山高,也不是象谢灵运《泰山吟》那样用“崔崒刺云天”这类一般化的语言来形容,而是别出心裁地写出自己的体验——在古代齐鲁两大国的国境外还能望见远远横亘在那里的泰山,以距离之远来烘托出泰山之高。泰山之南为鲁,泰山之北为齐,所以这一句描写出地理特点,写其他山岳时不能挪用。明代莫如忠《登东郡望岳楼》诗说:“齐鲁到今青未了,题诗谁继杜陵人?”他特别提出这句诗,并认为无人能继,是有道理的。<br/>“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两句,写近望中所见泰山的神奇秀丽和巍峨高大的形象,是上句“青未了”的注脚。“钟”字,将大自然写得有情。山前向日的一面为“阳”,山后背日的一面为“阴”,由于山高,天色的一昏一晓判割于山的阴、阳面,所以说“割昏晓”。“割”本是个普通字,但用在这里,确是“奇险”。由此可见,诗人杜甫那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创作作风,在他的青年时期就已养成。<br/>“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两句,是写细望。见山中云气层出不穷,故心胸亦为之荡漾;因长时间目不转睛地望着,故感到眼眶有似决裂。“归鸟”是投林还巢的鸟,可知时已薄暮,诗人还在望。不言而喻,其中蕴藏着诗人对祖国河山的热爱。<br/>“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这最后两句,写由望岳而产生的登岳的意愿。“会当”是唐人口语,意即“一定要”。如王勃《春思赋》:“会当一举绝风尘,翠盖朱轩临上春。”有时单用一个“会”字,如孙光宪《北梦琐言》:“他日会杀此竖子!”即杜诗中亦往往有单用者,如“此生那老蜀,不死会归秦!”(《奉送严公入朝》)如果把“会当”解作“应当”,便欠准确,神气索然。<br/>从这两句富有启发性和象征意义的诗中,可以看到诗人杜甫不怕困难、敢于攀登绝顶、俯视一切的雄心和气概。这正是杜甫能够成为一个伟大诗人的关键所在,也是一切有所作为的人们所不可缺少的。这就是为什么这两句诗千百年来一直为人们所传诵,而至今仍能引起我们强烈共鸣的原因。清代浦起龙认为杜诗“当以是为首”,并说“杜子心胸气魄,于斯可观。取为压卷,屹然作镇。”(《读杜心解》)也正是从这两句诗的象征意义着眼的。这和杜甫在政治上“自比稷与契”,在创作上“气劘屈贾垒,目短曹刘墙”,正是一致的。此诗被后人誉为“绝唱”,并刻石为碑,立在山麓。无疑,它将与泰山同垂不朽。

1回答
2019-06-23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里那一部分让你印象深刻,为什么

答:印象中最深的是:莎利文老师教海伦认识“水”这个字,她先在海伦的手心里拼写“WATER”水,但是海伦不理解这个字总是记不住。她们来到园中的一座简陋的小木亭,莎利文让海伦用手接触水,这时冰凉清新的水从海伦手里流淌着,她兴奋激动并形象地记住了第一个单词“WATER”水。

8回答
2019-06-20

唐宋散文八大家是那几位呢

答:唐代:韩愈、柳宗元<br/>宋代:欧阳修、曾巩、王安石、苏洵、苏轼、苏辙

4回答
2019-06-20

散文,急!求优美散文!

答: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今晚在院子里坐着乘凉,忽然想起日日走过的荷塘,在这满月的光里,总该另有一番样子吧。月亮渐渐地升高了,墙外马路上孩子们的欢笑,已经听不见了;妻在屋里拍着闰儿,迷迷糊糊地哼着眠歌。我悄悄地披了大衫,带上门出去。<br/>  沿着荷塘,是一条曲折的小煤屑路。这是一条幽僻的路;白天也少人走,夜晚更加寂寞。荷塘四面,长着许多树,蓊蓊郁郁的。路的一旁,是些杨柳,和一些不知道名字的树。没有月光的晚上,这路上阴森森的,有些怕人。今晚却很好,虽然月光也还是淡淡的。<br/>  路上只我一个人,背着手踱着。这一片天地好像是我的;我也像超出了平常的自己,到了另一世界里。我爱热闹,也爱冷静;爱群居,也爱独处。像今晚上,一个人在这苍茫的月下,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便觉是个自由的人。白天里一定要做的事,一定要说的话,现在都可不理。这是独处的妙处,我且受用这无边的荷香月色好了。<br/>  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这时候叶子与花也有一丝的颤动,像闪电般,霎时传过荷塘的那边去了。叶子本是肩并肩密密地挨着,这便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叶子底下是脉脉的流水,遮住了,不能见一些颜色;而叶子却更见风致了。<br/>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虽然是满月,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所以不能朗照;但我以为这恰是到了好处——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别有风味的。月光是隔了树照过来的,高处丛生的灌木,落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峭楞楞如鬼一般;弯弯的杨柳的稀疏的倩影,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br/>  荷塘的四面,远远近近,高高低低都是树,而杨柳最多。这些树将一片荷塘重重围住;只在小路一旁,漏着几段空隙,像是特为月光留下的。树色一例是阴阴的,乍看像一团烟雾;但杨柳的丰姿,便在烟雾里也辨得出。树梢上隐隐约约的是一带远山,只有些大意罢了。树缝里也漏着一两点路灯光,没精打采的,是渴睡人的眼。这时候最热闹的,要数树上的蝉声与水里的蛙声;但热闹是它们的,我什么也没有。<br/>  忽然想起采莲的事情来了。采莲是江南的旧俗,似乎很早就有,而六朝时为盛;从诗歌里可以约略知道。采莲的是少年的女子,她们是荡着小船,唱着艳歌去的。采莲人不用说很多,还有看采莲的人。那是一个热闹的季节,也是一个风流的季节。梁元帝《采莲赋》里说得好:<br/>  于是妖童媛女,荡舟心许;鷁首徐回,兼传羽杯;欋将移而藻挂,船欲动而萍开。尔其纤腰束素,迁延顾步;夏始春余,叶嫩花初,恐沾裳而浅笑,畏倾船而敛裾。<br/>  可见当时嬉游的光景了。这真是有趣的事,可惜我们现在早已无福消受了。<br/>  于是又记起《西洲曲》里的句子:<br/>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今晚若有采莲人,这儿的莲花也算得“过人头”了;只不见一些流水的影子,是不行的。这令我到底惦着江南了。——这样想着,猛一抬头,不觉已是自己的门前;轻轻地推门进去,什么声息也没有,妻已睡熟好久了。<br/>  1927年7月,北京清华园。<br/>  听听那冷雨 惊蛰一过,春寒加剧。先是料料峭峭,继而雨季开始,时而淋淋漓漓,时而淅淅沥沥,天潮潮地湿湿,即连在梦里,也似乎有把伞撑着。而就凭一把伞,躲过一阵潇潇的冷雨,也躲不过整个雨季。连思想也都是潮润润的。每天回家,曲折穿过金门街到厦门街迷宫式的长巷短巷,雨里风里,走入霏霏令人更想入非非。想这样子的台北凄凄切切完全是黑白片的味道,想整个中国整部中国的历史无非是一张黑白片子,片头到片尾,一直是这样下着雨的。这种感觉,不知道是不是从安东尼奥尼那里来的。不过那—块土地是久违了,二十五年,四分之一的世纪,即使有雨,也隔着千山万山,千伞万伞。二十五年,一切都断了,只有气候,只有气象报告还牵连在一起,大寒流从那块土地上弥天卷来,这种酷冷吾与古大陆分担。不能扑进她怀里,被她的裾边扫一扫吧也算是安慰孺慕之情。<br/>  这样想时,严寒里竟有一点温暖的感觉了。这样想时,他希望这些狭长的巷子永远延伸下去,他的思路也可以延伸下去,不是金门街到厦门街,而是金门到厦门。他是厦门人,至少是广义的厦门人,二十年来,不住在厦门,住在厦门街,算是嘲弄吧,也算是安慰。不过说到广义,他同样也是广义的江南人,常州人,南京人,川娃儿,五陵少年。杏花春雨江南,那是他的少年时代了。再过半个月就是清明。安东尼奥尼的镜头摇过去,摇过去又摇过来。残山剩水犹如是,皇天后土犹如是。纭纭黔首、纷纷黎民从北到南犹如是。那里面是中国吗?那里面当然还是中国永远是中国。只是杏花春雨已不再,牧童遥指已不再,剑门细雨渭城轻尘也都已不再。然则他日思夜梦的那片土地,究竟在哪里呢?<br/>  在报纸的头条标题里吗?还是香港的谣言里?还是傅聪的黑键白键马思聪的跳弓拨弦?还是安东尼奥尼的镜底勒马洲的望中?还是呢,故宫博物院的壁头和玻璃柜内,京戏的锣鼓声中太白和东坡的韵里?<br/>  杏花,春雨,江南。六个方块字,或许那片土就在那里面。而无论赤县也好神州也好中国也好,变来变去,只要仓颉的灵感不灭,美丽的中文不老,那形象磁石般的向心力当必然长在。因为一个方块字是一个天地。太初有字,于是汉族的心灵他祖先的回忆和希望便有了寄托。譬如凭空写一个“雨”字,点点滴滴,滂滂沱沱,淅淅沥沥,一切云情雨意,就宛然其中了。视觉上的这种美感,岂是什么rain也好pluie也好所能满足?翻开一部《辞源》或《辞海》,金木水火土,各成世界,而一入“雨”部,古神州的天颜千变万化,便悉在望中,美丽的霜雪云霞,骇人的雷电霹雹,展露的无非是神的好脾气与坏脾气,气象台百读不厌门外汉百思不解的百科全书。<br/>  听听,那冷雨。看看,那冷雨。嗅嗅闻闻,那冷雨,舔舔吧,那冷雨。雨下在他的伞上这城市百万人的伞上雨衣上屋上天线上,雨下在基隆港在防波堤海峡的船上,清明这季雨。雨是女性,应该最富于感性。雨气空蒙而迷幻,细细嗅嗅,清清爽爽新新,有一点薄荷的香味,浓的时候,竟发出草和树林沐浴之后特有的腥气,也许那竟是蚯蚓和蜗牛的腥气吧,毕竟是惊蛰了啊。也许地上的地下的生命也许古中国层层叠叠的记忆皆蠢蠢而蠕,也许是植物的潜意识和梦,那腥气。<br/>  第三次去美国,在高高的丹佛他山居住了两年。美国的西部,多山多沙漠,千里干旱,天,蓝似安格罗萨克逊人的眼睛,地,红如印第安人的肌肤,云,却是罕见的白鸟,落基山簇簇耀目的雪峰上,很少飘云牵雾。一来高,二来干,三来森林线以上,杉柏也止步,中国诗词里“荡胸生层云”或是“商略黄昏雨”的意趣,是落基山上难睹的景象。落基山岭之胜,在石,在雪。那些奇岩怪石,相叠互倚,砌一场惊心动魄的雕塑展览,给太阳和千里的风看。那雪,白得虚虚幻幻,冷得清清醒醒,那股皑皑不绝一仰难尽的气势,压得人呼吸困难,心寒眸酸。不过要领略“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的境界,仍须来中国。台湾湿度很高,最富云情雨意迷离的情调。两度夜宿溪头,树香沁鼻,宵寒袭肘,枕着润碧湿翠苍苍交叠的山影和万赖都歇的俱寂,仙人一样睡去。山中一夜饱雨,次晨醒来,在旭日未升的原始幽静中,冲着隔夜的寒气,踏着满地的断柯折枝和仍在流泻的细股雨水,一径探入森林的秘密,曲曲弯弯,步上山去。溪头的山,树密雾浓,蓊郁的水气从谷底冉冉升起,时稠时稀,蒸腾多姿,幻化无定,只能从雾破云开的空处,窥见乍现即隐的一峰半壑,要纵览全貌,几乎是不可能的。至少上山两次,只能在白茫茫里和溪头诸峰玩捉迷藏的游戏。回到台北,世人问起,除了笑而不答心自问,故作神秘之外,实际的印象,也无非山在虚无之间罢了。云萦烟绕,山隐水迢的中国风景,由来予人宋画的韵味。那天下也许是赵家的天下,那山水却是米家的山水。而究竟,是米氏父子下笔像中国的山水,还是中国的山水上纸像宋画,恐怕是谁也说不清楚了吧?<br/>  雨不但可嗅,可亲,更可以听。听听那冷雨。听雨,只要不是石破天惊的台风暴雨,在听觉上总是一种美感。大陆上的秋天,无论是疏雨滴梧桐,或是骤雨打荷叶,听去总有一点凄凉,凄清,凄楚,于今在岛上回味,则在凄楚之外,再笼上一层凄迷了,饶你多少豪情侠气,怕也经不起三番五次的风吹雨打。一打少年听雨,红烛昏沉。再打中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三打白头听雨的僧庐下,这更是亡宋之痛,一颗敏感心灵的一生:楼上,江上,庙里,用冷冷的雨珠子串成。十年前,他曾在一场摧心折骨的鬼雨中迷失了自己。雨,该是一滴湿漓漓的灵魂,在窗外喊谁。<br/>  雨打在树上和瓦上,韵律都清脆可听。尤其是铿铿敲在屋瓦上,那古老的音乐,属于中国。王禹在黄冈,破如椽的大竹为屋。据说住在竹楼里面,急雨声如瀑布,密雪声比碎玉,而无论鼓琴,咏诗,下棋,投壶,共鸣的效果都特别好。这样岂不像是住在竹筒里,任何细脆的声响,怕都会加倍夸大,反而令人耳朵过敏吧。<br/>  雨天的屋瓦,浮漾湿湿的流光,灰而温柔,迎光则微明,背光则幽黯,对于视觉,是一种低沉的安慰。至于雨敲在鳞鳞千瓣的瓦上,由远而近,轻轻重重轻轻,夹着一股股的细流沿瓦槽与屋檐潺潺泻下,各种敲击音与滑音密织成网,谁的千指百指在按摩耳轮。“下雨了”,温柔的灰美人来了,她冰冰的纤手在屋顶拂弄着无数的黑键啊灰键,把晌午一下子奏成了黄昏。<br/>  在古老的大陆上,千屋万户是如此。二十多年前,初来这岛上,日式的瓦屋亦是如此。先是天黯了下来,城市像罩在一块巨幅的毛玻璃里,阴影在户内延长复加深。然后凉凉的水意弥漫在空间,风自每一个角落里旋起,感觉得到,每一个屋顶上呼吸沉重都覆着灰云。雨来了,最轻的敲打乐敲打这城市。苍茫的屋顶,远远近近,一张张敲过去,古老的琴,那细细密密的节奏,单调里自有一种柔婉与亲切,滴滴点点滴滴,似幻似真,若孩时在摇篮里,一曲耳熟的童谣摇摇欲睡,母亲吟哦鼻音与喉音。或是在江南的泽国水乡,一大筐绿油油的桑叶被噬于千百头蚕,细细琐琐屑屑,口器与口器咀咀嚼嚼。雨来了,雨来的时候瓦这么说,一片瓦说千亿片瓦说,说轻轻地奏吧沉沉地弹,徐徐地叩吧挞挞地敲,间间歇歇敲一个雨季,即兴演奏从惊蛰到清明,在零落的坟上冷冷奏挽歌,一片瓦吟千亿片瓦吟。<br/>  在旧式的古屋里听雨,听四月,霏霏不绝的黄梅雨,朝夕不断,旬月绵延,湿黏黏的苔藓从石阶下一直侵到舌底,心底。到七月,听台风台雨在古屋顶一夜盲奏,千层海底的热浪沸沸被狂风挟持,掀翻整个太平洋只为向他的矮屋檐重重压下,整个海在他的蝎壳上哗哗泻过。不然便是雷雨夜,白烟一般的纱帐里听羯鼓一通又一通,滔天的暴雨滂滂沛沛扑来,强劲的电琵琶忐忐忑忑忐忑忑,弹动屋瓦的惊悸腾腾欲掀起。不然便是斜斜的西北雨斜斜刷在窗玻璃上,鞭在墙上打在阔大的芭蕉叶上,一阵寒潮泻过,秋意便弥漫旧式的庭院了。<br/>  在日式的古屋里听雨,春雨绵绵听到秋雨潇潇,从少年听到中年,听听那冷雨。雨是一种单调而耐听的音乐是室内乐是室外乐,户内听听,户外听听,冷冷,那音乐。雨是一种回忆的音乐,听听那冷雨,回忆江南的雨下得满地是江湖下在桥上和船上,也下在四川在秧田和蛙塘,下肥了嘉陵江下湿布谷咕咕的啼声,雨是潮潮润润的音乐下在渴望的唇上,舔舔吧那冷雨。<br/>  因为雨是最最原始的敲打乐从记忆的彼端敲起。瓦是最最低沉的乐器灰蒙蒙的温柔覆盖着听雨的人,瓦是音乐的雨伞撑起。但不久公寓的时代来临,台北你怎么一下子长高了,瓦的音乐竟成了绝响。千片万片的瓦翩翩,美丽的灰蝴蝶纷纷飞走,飞入历史的记忆。现在雨下下来下在水泥的屋顶和墙上,没有音韵的雨季。树也砍光了,那月桂,那枫树,柳树和擎天的巨椰,雨来的时候不再有丛叶嘈嘈切切,闪动湿湿的绿光迎接。鸟声减了啾啾,蛙声沉了咯咯,秋天的虫吟也减了唧唧。七十年代的台北不需要这些,一个乐队接一个乐队便遣散尽了。要听鸡叫,只有去诗经的韵里找。现在只剩下一张黑白片,黑白的默片。<br/>  正如马车的时代去后,三轮车的时代也去了。曾经在雨夜,三轮车的油布篷挂起,送她回家的途中,篷里的世界小得可爱,而且躲在警察的辖区以外,雨衣的口袋越大越好,盛得下他的一只手里握一只纤纤的手。台湾的雨季这么长,该有人发明一种宽宽的双人雨衣,一人分穿一只袖子,此外的部分就不必分得太苛。而无论工业如何发达,一时似乎还废不了雨伞。只要雨不倾盆,风不横吹,撑一把伞在雨中仍不失古典的韵味。任雨点敲在黑布伞或是透明的塑胶伞上,将骨柄一旋,雨珠向四方喷溅,伞缘便旋成了一圈飞檐。跟女友共一把雨伞,该是一种美丽的合作吧。最好是初恋,有点兴奋,更有点不好意思,若即若离之间,雨不妨下大一点。真正初恋,恐怕是兴奋得不需要伞的,手牵手在雨中狂奔而去,把年轻的长发和肌肤交给漫天的淋淋漓漓,然后向对方的唇上颊上尝甜甜的雨水。不过那要非常年轻且激情,同时,也只能发生在法国的新潮片里吧。<br/>  大多数的雨伞想不会为约会张开。上班下班,上学放学,菜市来回的途中。现实的伞,灰色的星期三。握着雨伞。他听那冷雨打在伞上。索性更冷一些就好了,他想。索性把湿湿的灰雨冻成干干爽爽的白雨,六角形的结晶体在无风的空中回回旋旋地降下来。等须眉和肩头白尽时,伸手一拂就落了。二十五年,没有受故乡白雨的祝福,或许发上下一点白霜是一种变相的自我补偿吧。一位英雄,经得起多少次雨季?他的额头是水成岩削成还是火成岩?他的心底究竟有多厚的苔藓?厦门街的雨巷走了二十年与记忆等长,一座无瓦的公寓在巷底等他,一盏灯在楼上的雨窗子里,等他回去,向晚餐后的沉思冥想去整理青苔深深的记忆。<br/>  前尘隔海。古屋不再。听听那冷雨。[1]

1回答
2019-06-20

四月的纪念是散文诗吗

答:四月的纪念是散文诗,√这首诗的作者是刘擎和王嫣夫妇,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刘擎曾随父母下放到大西北,在那里认识了王嫣,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和特殊的家庭背景下,他们爱得是艰难的、纯粹的,后来他们共同创作了《四月的纪念》这首诗歌,记录了那段情感的经历,这首诗歌以一种全新的形式广为流传,成为朗诵艺术的一种样本。

1回答
2019-06-20

《像山那样思考》是一篇耐人寻味的哲理散文。作者是谁那个国的

答:美国.....奥尔多·利奥波德创作

1回答
2019-06-19

求一篇关于生活或学习或人生的散文,急急急!

答:超越梦想活出真正的自己春去秋来,花开花谢,茫茫尘世中的你我虽渺渺如天上一朵白云,却一样拥有自己崭新的个性和独特的自我.生命本身就是一种美丽.人生的道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要经历成功与失败,欢乐与痛苦.然而我们应该坚信这样一句名言:困难是强者的进步之阶,弱者的不测之渊.只有在磨练中不懈追求的人,才会获得成功的欢乐;只有历经艰险的生活的人,才会体验到生活的美好;只有爬到山顶的人,才会感觉到“一览众山小”的情怀.人生的痛苦与欢乐无非都是我们成长过程中的某个环节.由我们亲身去领略和体验.每个人都有梦想,但每个人在挫折面前总保持乐观向上用坚强的心去面对而有的人在面对困难和失败时选择了逃避.难道逃避能够解决问题吗?不,不能.逃避的结果是让你变成一个弱者,不敢面对困难的懦者.只有坦然的面对,勇敢的面对你才是真正的勇者.如果我们总是学者别人的活法,我们将一无所有.我们应该大胆的做自己,用有限的时间去做无限的事情.让有限的生命焕发出无限的光彩.我们有奋斗的权利,还有通过奋斗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机会.只有这样才能充实自己,展示自己.居里夫人选择了用生命去换取科学进步;哥白尼选择了用生命换取真理的永存;毛主席选择了用生命换取社会的进步……他们选择了真理的永存,选择了在人们心中永生!请相信自古不变的真理:奋斗,通向成功的道路.懒惰,走向失败的深渊.我们要在人生的“战场”纵横驰骋需用血和汗作为动力,用奋斗作为手段去谱写自己人生辉煌的篇章.生命赋予我们美丽,我们应展示青春的自我.挥洒热情,谱写生命之歌!

1回答
2019-06-19

散文诗150字 像 纪伯伦的组歌 一样的 形式 急!!!!

答:风之歌 <br/>风呵,奔驰在太空的风呵! <br/>我无论用怎样的词汇来歌颂你,都追赶不上你疾驰的速度,你的自由和你的变幻。 <br/>我惊叹你的勇猛和轻盈。你在顷刻间就跑遍了整个世界和无边的海洋,就连法拉利、卫星也赶不上你的速度。你在静谧的时候,就轻轻地摩挲树叶,在最平凡和最狭小的地方散步。 <br/>风呵!你呼啸,你号叫。那是属于你自己的声音。你从我们的身边滑过,温柔地吹着口哨,那是你另外的一种声音。 <br/>风呵!你尽力地奔跑吧!无拘无束地拥抱生活吧! <br/>风呵!在森林的叶脉间,你窃窃私语,你说,我是多么地热爱生活啊! <br/>风呵!在广漠的沙漠中,你振臂疾呼,你说,我要摧毁一切的丑恶和无知! <br/>风呵!在黑暗的冬夜里,你低低地哭泣,你说,我要为这人世间的不公平抱不平并要为弱者留最后的一份温暖! <br/>风呵!在闷热的夏日时,你浅浅地吟唱,你说,我要给忙碌的人们唱一首欢乐之歌! <br/>如果我是风,那该有多好!

1回答
2019-06-19

求优美散文~~~600字左右、要作者的名字。

答:细雨微扬,寻梦江南<br/>  清风,从我的耳畔潇然掠过的时候,踏一只莲舟,撑一支竹篙,朝着楚腰纤细、莺歌婉转的江南最深处寻梦而去。<br/>  我的江南,是打水少女银镯的叮咚,是采莲女子甜美的娇颜,是卖花阿婆嘹亮的歌喉。<br/>  我的江南,是青石板上湿漉漉的温润,是荷花池里轻盈盈的婀娜,是落花风中上下翻飞的翩跹,是杏花深处高高挑起的酒幡,是乌衣巷口斜斜挂着的斜阳。<br/>  我的江南,自氲氤似雾的朦胧烟雨中曼舞而来,流盼的美目灼灼照亮十里秦淮繁华的旧梦;我的江南,自浅吟低唱的紫檀琵琶里踏歌而来,悠扬的仙音渺渺拨响吹箫玉人幽婉的心弦。<br/>  我的江南,掬一捧晶莹剔透的春水,簪一朵洁白无瑕的心莲,静静地拢起乌黑盈亮的三千青丝,将旖旎曲折的心事,细细密密地绾结成圆圆的花环。<br/>  我的江南,在庄生的蝴蝶梦里轻舞飞扬,在禹锡的弱柳风中独笑含颦,在杜牡的豆蔻梢头娉娉袅袅,在姜夔的二十四桥清角吹寒。<br/>  我的小舟,轻轻地穿过唐风宋雨汉长廊,在暗香盈袖的姑苏城外悄然伫立。听悠长清越的钟声,惊破寂寞游子惆怅的思绪;看桨声灯影的枫桥,迷朦天涯孤旅忧郁的眼眸;看青衫磊落的书生,横笛月下,把酒放歌,一樽饮尽千古事。<br/>  我的小舟,缓缓穿过粉墙黛瓦杨柳风,在寂寥幽深的雨中长巷默默凝望。看玲珑馨香的紫色丁香结满凄婉的清愁,看清雅娴静的旗袍女子,皓腕如玉,素手轻扬,袅娜徐行,款款地将手中的油纸伞舞动成一种空灵的诗意。<br/>  我的小舟,在江南的怀抱里四处游走。俯首,湖光山色、水波潋滟;仰头,江山如画、月华如水。<br/>  我的小舟,迤行在玉肌水骨、如花精魂的江南水乡里,犹如沉浸在女儿红芬芳馥郁的醇香之中,心旌神摇,目眩神迷。<br/>  我的江南,是才子的诗情和佳人的笑靥酿成的醇酒,是杏花春雨和晓风残月交织的景致,是大江东去和小桥流水辉映的风情。<br/>  我的江南,既诗意,又浪漫。我的江南,既柔媚,又热烈。我的江南,既婉约,又明媚。<br/>  我的江南,清丽飘逸得如同娉婷的红颜,明眸如水,黛眉如烟,妖娆妩媚,浅笑嫣然。<br/>  三月的烟花,是她深情的呢喃,柔柔,无语也缱绻。七月的流火,是她温柔的眼神,脉脉,无酒亦沉醉。

1回答
2019-06-18
点击加载更多
1 2 3 4 5 6
跳转至
1 2 3 4 5 6 7 8 9 10
筛选:
点击加载更多

提问

回答中...

感谢您的回答

您的爱心点不足
答题可以赚爱心点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