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方对战平台求生之路2 建完房没人进

答:我也出现过这个问题...据说是网速太慢<br/>但是我有时后会有人进<br/>你可以试着关了占网速的进程<br/>然后多重启下你玩的游戏试试

1回答
2019-06-19

有没有一款适合我这款机子的角色扮演类游戏或单机游戏 至少是3D...

答:你这机子大部分游戏都能带起来啊 就是硬盘内存少了点 其他的都还不错

1回答
2019-06-19

拳皇97中,山崎龙二的近身必杀,用匕首乱划的那个怎么放啊?不是...

答:爆掉一颗能量<br/>近身两圈就像二阶堂红丸的洗脑一样放<br/>抓到扔地上后同时狂按A和C...直到右手荡下来就会自动43连了

1回答
2019-06-19

模拟人生3什么时候才能出国

答:模拟人生3需要安装世界冒险资料片后才能出国,而且只是旅游形式。<br/>安装世界冒险后,让小人使用电话、电脑,里面有个旅游的选项,选择你想去的国家就行了(目前只有中国、法国和埃及)

1回答
2019-06-19

罪恶都市直升飞机应该怎么开呀?

答:9和6(小键盘),Q和E。自己试吧…………<br/>你看不懂英文吗?笔记本………………试着按,看哪个有用。想当年我玩实况也是这样…………

1回答
2019-06-19

口袋妖怪之永恒之沫里的阿尔宙斯在哪

答:抓完骑拉帝那,丘雷姆和三圣菇还有两个火水神兽去琉璃岛的觉醒神殿里有个不一样的梯子上去就是,抓创世神不能用大师球

1回答
2019-06-19

保单分析仪 是用来打保单机 的吗

答:每一局打单之前打开仪器,在机子要打保单的时候,直接接收机子打出来的保单,根据不同的机子接收不同的局数,比如机子打出来是一局一次那你就只能接收一个数据,如果一下打出100局,就接收100局的数据。玩家现在玩保单机一般都用科瑞达电子的效果确实不错

1回答
2019-06-19

阿凡达游戏人族之路打完了怎么打纳美之路啊?

答:一开始是一起的,到后来有一关是选择用抢打谁的,你打了纳美人就等于选了人族,你打了那个长官就等于选了纳美族,打到这个地方电脑会自动保存的,你去找一下,应该能找到的

1回答
2019-06-19

骑马与砍杀火与剑我在波兰主线中的寻找沙皇之前就把沙皇俘虏了现在...

答:那个·沙皇在你部队里面没还是在别的城堡里面,如果是的话就去救他出来<br/>华沙是你的还是波兰别的领主的城,如果是别人的话可以入城劫狱救他,如果是被你灭国的话还是开新档

1回答
2019-06-19

古剑奇谭欧阳的来历?我怎吗看他不像好人啊!

答:欧阳少恭何许人也?大反派,我们要打倒的终极boss。 然而,就在打倒他的那一瞬间,就在战争结束那一刹,忽然感到无比的心痛。 他恨命运,怎能不恨呢?一个只爱音律,温和沉静的仙人,由于偶然的过失(好吧,我承认无意的过失后果有些严重),贬为凡人,永去仙籍。且落凡后寡亲缘情缘,轮回往生,皆为孤独之命。 就算如此也未能成行,魂魄被龙渊工匠发现,命魂四魄铸为剑灵,魂魄分离,不得轮回。 余下承载记忆感情的两魂三魄,不甘于命,以凶险的“渡魂之术”维系生命,这便是欧阳少恭。千年来他承受的,除了渡魂的凶险,还有些什么呢?他曾说“可惜遗憾得紧,周遭之人始终不能长久为伴,当你一夕之间容颜变换,他们却将你视为怪物,此番情谊~实在消受不起。”那是被人视为异类的孤独,彻底的孤独,直至那孤独变为了恨(我一直认为,恨是一切畸形感情的究极进化形态)。好吧,他是很残忍,为生存而夺取他人肉体。但所有的事情,难的并不是批判,而是理解,不是么?而他的所为,或许与若干**争一卵子无本质差别。他的恨,他的绝望,没有变成自暴自弃,而成了另一种的偏执,他恨朋友在他渡魂之后不再与他相识,他恨自己每渡魂一次都会失去大量的记忆。他的生命太艰难,他怕自己成为没有记忆的人,他怕一觉醒来自己魂飞魄散,再无任何痕迹。 一个不幸的,终日生活在恐惧中的人,我们应该给予他什么呢?万金油般的同情么?说起来同情,每个人都有一大把廉价的眼泪与话语。那种同情同憎恶与划清界限没有丝毫的区别。是啊,你很悲惨,我很幸福,因而,我同情你。千年来,唯有蓬莱巽芳公主真正的给了他温暖。真正的“同情”,不是眼泪与施舍,是爱。同情,我情同你情,我心同你心,与喜乐的人同乐,与哀哭的人同哭。无论大爱小爱博爱,除却爱,同情再无其它出现模式。 然而,命运什么都没有给予他。与巽芳公主的相遇几乎让他忘记了一切痛楚,但“获罪于天,无所禘也”,他始终逃不过。寡亲缘情缘,轮回往生,皆为孤独之命。蓬莱天灾,巽芳族人几乎全灭。希望破灭远比从未有过希望来得痛楚。这难道亦是上天的惩罚。 这,终于将他冷漠的恨变为了疯狂的恨。他要改变命运。他要找到自己的命魂四魄。复复杂杂的原因,太子长琴的命魂四魄进入丧失命魂的韩云溪体内,成为了百里屠苏。 我们参与的故事终于开始,温文尔雅的少恭,沉静周全的少恭,千年之后,已不再是那个温和沉静的仙人。太久的光阴,太多的痛苦,他选择了不向命运屈服,也再无法回到那个守着榣山静静抚琴的太子长琴。他无法获得内心的宁静,他疯狂的恨着这个世界,也疯狂的恨着自己。他深知“恨”的灼人,便要让他的所恨也尝到“恨”的发狂的味道。他说,希望百里屠苏“越憎恶越好,越疯狂越妙!那被凶煞怒火烧成赤红的眼瞳,心底扭曲的黑暗之力猛然溢出,脑海中仅余下孤寂痛苦和强烈杀欲,虽然竭力挣扎,不甘服输,却又无法抑制,最终将被吞噬得一点不剩”。他在诅咒着别人,受到他千年来所受的煎熬。潜意识的将自己所受视为最大的惩罚,如千殇所言,少恭真是只是一个可怜的孩子。 乃至后来要重塑蓬莱,把他的所有相识变为“焦冥”,那个没有意识却可维持很久很久的傀儡。疯狂中的软弱,变态的爱。他怕自己会永远消散,连记忆都留不下,重建蓬莱仙境,将他所有相识变为焦冥,永不失去。他说“凡人生老病死、转瞬即逝,活着时已经经历太多苦难,种种追寻,不过是渴鹿逐焰、人心迷妄,皆是镜中花、水中月。”“……这个世间……固然有令人欢喜之事……但实在太过短暂……徒然余下无尽哀伤……化为焦冥……无喜无悲、得到永恒……又有……什么不好……” 然而,最后的最后,他还是错了,就如屠苏所言,“人生在世,苦痛永远多于欢乐……但人……至少可以选择生死,你……不能为任何人作下决定……”就如欧阳少恭对真正的残忍的定义:“那是不由分说、不容辩解,只凭‘天命’二字,就令人永世不得翻身!” 他恨天庭的残忍,最后的最后,却也因而终无法爱上自己。 “……自己……被自己……打败吗……这种感觉……真是……奇妙……”。欧阳少恭终败给了百里屠苏。 天命未让太子长琴屈服,数千载的无边孤寂却让太子长琴真正的迷失了自己。是啊,太子长琴,不服于天命也未败给天命,却最终败给了自己。

1回答
2019-0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