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转移不是简单地将东部的设备搬到中西部去。”中国纺织工业协会副会长、中国棉纺织行业协会会长徐文英一语道出了棉纺行业产业转移的最大误区。

产业转移≠设备搬迁

他说,由于目前沿海地区的劳动力水平已达到2000元,客观上已不再适应纺织业的发展。于是,鼓励有条件的棉纺企业到中西部发展成为产业发展的一个思路。而中西部的新疆、河南等地也有迫切发展棉纺业的需求。但是,产业转移不是简单的搬迁,企业要在转移过程中实现产业层次的提升,使产业转移的过程成为企业技术创新的契机。这也是徐文英对广大棉纺企业转移提出的要求。

低水平产能转移的例子不是没有。上世纪90年代,在国家号召的“东锭西移”的产业大转移中,有一些企业简单地将设备转移到新疆,经过几年的实施证明,这些设备无一获得利润。

徐文英强调,对纺织行业来说,淘汰落后产能是产业提升进程的第一要务。而产业转移正是企业淘汰落后设备的一次大好机会。

一批企业借转移加快产业升级

2009年4月20日发布的《纺织工业调整和振兴规划》对纺织行业产业转移和承接转移提出明确要求。鼓励中西部“发挥优势、积极承接”,但同时也要“严防低水平产能的转移和扩张”。对于东部地区,在进行产业转移时,也把“不能转移落后的、高耗能、高污染的技术和设备”作为承接的具体要求。

因此,企业应充分利用产业转移的机会引进先进设备,加快产业升级的步伐。

而近几年来,一大批优秀内地棉纺企业,如溢达、鲁泰、雅戈尔、澳洋科技等20多家国内知名纺织企业落户新疆,使新疆纺织企业素质整体上升。现在,新疆的新装备已占总装备台数的80%,高出全国平均水平。而且,近几年新疆纺织每年的效益都很突出,出口幅度也挺大,这些成功转移的企业是否得益也不难想像。

“我们所鼓励的产业转移是总量不增加的产业转移,但并不是一个锭子不能增加。”徐文英解释到,对一些有利于产业升级、产品结构调整的高技术项目还是鼓励企业上马的,比如紧密纺、高档精梳纱、自动络筒机、全套流程的自动化,这些设备提高了劳动生产率,提高了产品竞争力。

新疆成大型棉企转移首选地

棉花问题一直是制约中国棉纺业发展的最大瓶颈。由于国内棉花价格比国际要高很多,而生产低支纱相对高支纱来说既费棉花,又要求高的劳动强度。在这种情况下,徐文英呼吁,在产业转移后,希望企业能加快结构调整,瞄准高端市场,充分发挥优势,生产高质量、高附加值纱线。

最近几年,国内外许多企业看到了新疆拥有丰富的资源,陆续加快了“西进”的步伐。2003年,鲁泰集团在新疆阿瓦提县投资设立新疆鲁泰丰收棉业有限公司,最近新建成一座5万锭精梳棉纺纱厂可年产高档次纯棉精梳纱2000吨;2005年,雅戈尔集团在新疆喀什成立新疆雅戈尔棉纺织有限公司,现在拥有31.2万精梳纺锭;2009年,香港溢达集团正式重组新疆昌棉有限责任公司,同时宣布成立昌吉溢达纺织有限公司,至此,香港溢达集团已在新疆建立了乌鲁木齐、吐鲁番、昌吉3个棉纺基地⋯⋯这些企业的进驻使得新疆棉纺产业向乌鲁木齐-昌吉、石河子-奎屯、库尔勒-尉犁、阿克苏-阿拉尔、喀什地区集聚,形成了五大产业集群区域。

截止到2008年,已形成的五大纺织工业区生产规模占全疆纺织总生产能力的91%,成为拉动行业发展的主力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