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教育/科学 出国/留学

比利时课程的实用性强吗?

比利时课程的实用性强吗?

全部回答

2017-07-04

55 0

      巴可是全球著名的制造生产投影系统、显示系统、工业自动化监控系统电子产品的企业。巴可1934年在比利时成立,1986年在比利时上市,现已入选为道·琼斯可持续发展指数榜,这个世界级指数榜囊括了来自全球34个国家的300多家一流公司,巴可的产品和服务覆盖了全球上百个地区和国家。
       2005年,胡松涛历经层层面试走进了北京巴可利亚德公司。当时,他只有22岁,成为全公司最年轻的研发工程师,也是巴可技术部门极少招聘的应届毕业生,而他的同事有的来自航天部,有的来自中科院……大都有着十多年的资质。
  其中最小一位比他还大四岁。   胡松涛是怎样实现这一步跨越的呢?   胡松涛来自呼和浩特一个普通的家庭,父亲在外贸部门工作,母亲供职于一家商场的财务部门。     高中毕业后,胡松涛走进了北京交通大学。
     第一年的大学生活很平静。   暑假到来之际,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打破了这平静——比利时鲁汶工程联合大学前来招生。   走出国门,到那个只在史地书上见到的国度去读书,他不曾想过,但欧洲的历史、文化、教育,正在那里读书的一批师兄师姐强烈地诱惑了他。
    几天之中,报名、选拔、面试……他一路领先,成为被录取的18人中的佼佼者,获得了为数不多免费留学的名额。   从草原到北京,是每个草原孩子的向往;从北京到鲁汶,却令他大失所望。
     整个比利时的国土面积只有3万平方公里,人口一千万;鲁汶更是一座小城;鲁汶工程联合大学小得只有一座楼,一道旋转楼梯上师生每天都会碰面,这一切,较之名校荟萃的北京,较之专业齐全、高楼栉此鳞比的交大落差太大。
    和很多同去的同学一样,他想退学,想回国,回交大,昔日的教室、运动场、宿舍、食堂……无处不令他怀念。   然而“抛开浮华的东西,有许多细节,只有当你静下心来,才会被发现”,胡松涛说,“精彩的东西在后头。
  ”   从中国的应试教育狭路中走出来的胡松涛,没过多久就感到了鲁汶与国内教育的不同。     鲁汶本身就是一座大学城,鲁汶的大学没有围墙,食堂、图书馆、医院、体育中心……整座城市里星罗棋布。
     培养既有技术,又懂管理,并善于沟通的复合型人才,是鲁汶自始至终的教育目标;鲁汶校长倡导的“3E(Engineering,Enterprising,Edu-cating)”教育理念,贯串着胡松涛在鲁汶的每个日子。
       鲁汶的课程设置很实用,考核注重应用能力,注重结果,而不只是理论。学习VHDL(硬件描述)语言,不考排序,不考语法,而是让学生运用这种语言编一段显示的画面。胡松涛编了一个通过按钮控制的动态的三角形,看似简单,但里面却包含了由多个模块组成的完整的控制单元,每个模块怎么写,数据怎么分析,调节图形动作的方式、色彩……全过程他都经历了,“鲁汶的要求不是你懂多少东西,而是你能不能把它做出来,简单的东西却是一个全面的过程,而不是一个工程的段落。
    ”小小的实践,让胡松涛至今感触颇深,小小的实践让胡松涛受益匪浅,一参加工作马上就能应用,他现在在工作岗位上做设计也基本循着这样一个模式。   鲁汶注重培养学生的团队合作精神。
  鲁汶的每个学生都置身于一个小组或一个团队。鲁汶希冀通过这样的形式开辟出一个空间,使人与人、使不同的文化、观念能够在这样的空间里交汇、碰撞、沟通,达成共识,形成团队合作精神。  而团队合作精神正是职场中从事工程的人必不可少的素质。
     胡松涛(毕业设计)的搭档叫Valery,比利时人。胡松涛与Valery的一系列碰撞都发生在毕业设计项目上。鲁汶不同于国内,鲁汶学生的毕业设计和论文不是虚拟的,不是来自实验室,而是要真刀真枪地在公司里实现。
       三年级暑假,他们便开始物色项目。   比利时公司的产学合作意识很强,每到六七月份,公司都会把面临的问题发布到网上,凭藉鲁汶与产业界多年的合作,公司也会把项目直接传递给学校,再由学校反馈给学生;也有的学生通过亲朋好友去寻找项目。
     胡松涛选择做智能房间,在他眼里,好的项目应该是一个深奥的东西,具有先进的设计、复杂的系统,更重要的是,他希望通过毕业设计展示自己的能力。     Valery寻找的项目是为一家公司正在开发中的木质载货托盘(栈板)自动化维修设备设计一套子系统,用于自动测量受损部位高度,确定切割位置。
  Valery的标准是市场有需求,是现有条件能支持,是成本低廉,他认为好的工程师是解决问题,而不是表现自己。   碰撞之后,Valery的项目胜出。  公司出了技术支持,学校派了指导老师。
     激光定位、相机成像测距、“薄板开关”测距、旋转编码器测距,他们不计成本,一共想出了4种解决方案。抉择时,又有了分歧,矛盾集中在功能、成本上,胡松涛希望选用功能强大的复杂芯片,想通过运用复杂芯片提升自己的专业知识,Valery坚持选用简单的芯片,“工程的原则就是好用,成本低”,胡松涛再次折服。
       项目进行了3个月,从测量、切割到传输都实现了自动化,胡松涛和Valery完成了其中的关键部分,成本六七百欧元。但这套系统每分钟即可创造价值一欧元。我询问他俩直接创造的价值,“省十几个人工,以每人月薪2000元计,每月3万欧”。
     “每个人在社会上都希望得到高的评价,评价标准是什么?其中的差异只有到了那个环境里才能体会。  在国内,理论、应用,一高一低;在鲁汶,都是一样的,没有高低。学生们读高中时就有了方向,决定的最重要因素是自己的兴趣和未来的规划,不会就范于外在压力,由于教育资源丰富,所有的人在那个社会里都能实现自己的选择。
  自由地选择教育,这可能是两种教育最明显的区别。”毕业设计给胡松涛带来了深深的思考。  冲撞的背后,其实是不同的文化背景、不同的教育理念、不同的教育制度的冲突,胡松涛的这番话也让我陷了思索。
     执笔之际,胡松涛发来了几张他在鲁汶生活的照片。   看到那诱人的烧烤,我忍不住笑了。我猜想,那一定是在Luc Bienst—man教授家。他说过,老师请学生到家里做客是鲁汶的惯例。  三年级开学之前,他们十几个同学曾一道被邀请到Luc Bienstman家吃烧烤。
  LucBienstman,他们称之为“牛人”,电子专业的“大拿”。照片中恰有一张他和Luc Bienstman的合影。教授已不年轻,但他每天在校工作的时间是早八点到晚八点,学生有问题时,LucBienstman,总能及时出现在身边。
    胡松涛曾半夜两点给Luc Bienstman发去Email,没承想立时收到了回信。“您这么晚还没睡?”“你不也没睡吗?”毕业设计时Luc Bienstman一人带好几个组,在实验室一呆就是六七个小时,每个组都陪着,从不会躲开学生的需求,惟一遗憾的就是学生太多,时间不够。
       胡松涛与当年在国内读大一的同学时有聚会,同学中有的忙着找工作,有的正在奋斗考研。同学们惊异他的变化,问他从何得来?他回答,许多东西其实是在鲁汶那种环境中不经意建立起来的,而那段时间正是刚刚学会捕捉信息,生成思考的阶段,没出去的人也许觉得特殊,其实很自然……。
    。

类似问题换一批

热度TOP

相关推荐
加载中...

热点搜索 换一换

教育/科学
出国/留学
院校信息
人文学科
职业教育
升学入学
理工学科
外语学习
学习帮助
K12
出国/留学
出国/留学
举报
举报原因(必选):
取消确定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