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商业/理财 基金

传销到底是什么?

朋友叫我过去上班,但不说去了干什么?这样是不是传销??

全部回答

2007-05-30

0 0

    只能说是很有可能。。。他不说,你就问到他说啊。。说不清楚你还去?? 下面是以前别人的回答,说得很清楚了。。 什么叫传销   经济学家这样定义传销:传销组织通过多层次、独立的传销来销售或提供劳务,每个传销员除了将货物销售以赚取利润外,还可以介绍、训练他人为新的传销人,并建立新的销售网络来销售公司货物,在公司获取更多利润的同时,每个传销员也在自己的销售网络中获取相应的差额。
       传销分为“传人传销”和“传物传销”两种基本形式。“传人传销”采取的方式就是拉“人头”,传销组织呈“金字塔”式放射状的网络,“人头”拉得越多,个人级别越高,而获取报酬的方式则是从发展的下线中层层盘剥,梯度计算。
  “传物传销”则是以商品直销为幌子,用偏离了商品价值的虚高价格来进行“多层次直销”,每个传销人除了将货物销售以赚取利润外,还可以介绍、训练他人为新的传销人,依次获取利润。     传销人用虚高的价格买回商品时,必须通过发展下线才能转嫁自己的心理不平衡,这个下线才能弥补传销人多付的商品款,一旦发展不到就只有靠“骗”。
  理论上它的下线是无限的,每个人都能赚到钱,但现实生活中它总有终极用户,也就是金字塔的基座。赚钱的都只是金字塔顶的极少数人,这就是传销的规律。   什么叫传销   -------------------------------------------------------------------------------- 作者:蒋敏华 文章来源:今日早报 更新时间:2005-7-15   “现在回想起在传销窝穴里的日子,依然感到后怕。
    我虽然已经逃出来了,但很多当初和我一样被骗进去的老乡还在。我希望能以自己的经历来告诉人们那里发生的一切,希望至今还在里面并且‘执迷不悟’的老乡早日得到解救。”   7月5日中午,看到本报《维权周刊》6月27日《记者暗访层层揭开“双福”传销内幕》一文后,韩国生(化名)终于鼓起勇气,在朋友小朱的陪同下,找到本报记者,讲述了他被骗至山东淄博从事传销的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
       想承包工程赚大钱却被骗至淄博   今年36岁的韩国生是丽水市松阳县人。“以前当过老师,10年前来到杭州,在一家设备安装公司上班。”韩国生告诉记者,去淄博之前他在杭州的生活过得还算不错。
  除了每月有两三千元的工资外,他还开了一家小超市,由妻子打理,每月有3000多元收入。  日子过得虽然不富裕,但一家人还是其乐融融。   可是,一个从淄博打来的电话彻底打破了韩国生和他家人的平静生活。
  “我在这里承包了大楼工程,你快过来吧,这边的钱很好赚的。”去年11月中旬的一天,一个原先在韩国生底下做过事,按辈份该叫他“姨父”的老乡,把这一“喜事”告诉了他。     也许是想赚更多的钱,韩国生被说得心动了,决定北上淄博看看。
  “到淄博火车站的时候已是下午1点多了,前来接我的人除了我的那位老乡外,还有其他两位。我当时就问:‘你们做工程怎么这么空?接一个人来3个人,真是太客气了。’我那位老乡却笑而不答。”韩国生向记者讲述了到达淄博火车站时的情景。
    “老哥,你辛苦了。”一路上,3人“老哥长老哥短”的,如此热情不禁让韩国生起了疑心。“我那位老乡平时都是叫我姨父,从没听他叫过我老哥,我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头。”韩国生说。   由于心存疑虑,韩国生提出来先去看看工程。
  老乡却说别急,还是先回住处休息。就这样,韩国生被带到了他们的住处——一套两室一厅的民居。  奇怪的是,等他一进屋,竟有很多人一拥而上,热情地和他握手、嘘寒问暖,有的主动给他端来洗脸水,还有的给他擦皮鞋。
  “我数了数,足有十七八人,有男有女,年龄从十七八岁到三四十岁不等。”韩国生说他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老乡和他说,这么多人就住在一起,男的一间,女的一间,全都打地铺。     受到诱惑决定试试看   “我给你介绍一种比承包工程更能赚钱的活吧。
  ”老乡终于向韩国生摊牌,承包工程根本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只要交2900元,再‘发展’两个人,就是介绍两个新人进来,以后就等着躺在床上数钱了。”老乡说。   “这不就是传销吗?”听老乡这么一说,韩国生本能地反应道。
    韩国生对传销并不是一无所知,老乡介绍老乡,然后交钱进去,到最后很多人被骗,这是传销留给韩国生的印象,事实上他对传销的了解也仅止于此。   “这不是传销,而是从国外最新引进的一种网络营销方式,赚钱很快的。
  ”老乡坚决否认,“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先在这住几天看看,就当是考察。  ”   “到底是传销还是网络营销方式?”韩国生心里也犯起了嘀咕。一方面,大老远从杭州赶到淄博却空手而归,他有些不甘心;而另一方面,众人的热情也感染了他,于是他决定看了再说。
     第一天晚上,十几个人轮番给他“上课”。“你可千万不能放弃这么好的一条发财捷径,很多人全家都过来干我们这个事业了。  ”“其实做我们这个很简单,只要发展两个人,如果你连两个人都发展不到,那么真要被人瞧不起了。
  ”……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说的一句话当时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出一年,我们个个都能开着宝马车回家去了。”她说话时的那神情,心中充满了无限期待。   这些人中有一人是寝室长,负责一屋子人的饮食起居,同时还兼负思想教育工作。
    “要是发展顺利,不出几个月你每月底薪就能达到1万多,还不包括提成。”寝室长告诉他,他们中“一夜暴富”的人多的是,并叫他第二天中午无论如何要去听那些“成功”人士讲课。此外,像他这样的新人,还必须学习“网络营销”的基础知识。
     第二天中午,从住处出发走了半个小时的路,韩国生被带到了一间能容纳三四百人的农民房。  “人生豪迈,大不了从头再来。”上课前,大家一起激情地唱着这首《从头再来》,韩国生完全被那种气氛感染了。
     “现代营销新理念”、“营销中的十大问题”、“七大‘骗术’”……在韩国生听课记录的笔记本上,记者看到他工工整整地记录着这些看起来非常“学术”的问题。     韩国生陷进去了。
  第三天,韩国生决定加入传销组织。由于身上只带了1000多元钱,不够入会费,韩国生急忙向妻子求救:“我在这边接下了工程,不过需要买一批工具,要3000元,你赶快汇过来。”韩国生有生以来第一次骗了妻子。
     举家北上决定大干一番   交钱的时候,韩国生多少还是有些犹豫,毕竟2900元也不是小数目。  可一想到很快就会有成千上万的收入,韩国生还是狠狠心把钱交了出去。
  “虽然我还是怀疑他们搞的是传销,可又想即使是传销,也只是最后面的一批人赚不到钱,前面的那些人还是能赚到钱的。这也许就是一种赌博心理吧。”韩国生向记者描述了他当时的心态。   把钱交给寝室长后,韩国生领到了一套“蝶贝蕾”化妆品,算是完成了“入伙”仪式。
    “这化妆品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产品,其实我一点都不关心。没过几天,我觉得化妆品放在我这里没任何用处,就把它还了回去。”韩国生说,此后他就再也没有见到过这套化妆品。事后想想,他们这个组织对外宣称是蝶贝蕾化妆品销售公司,简直是太好笑了。
     6天后,满怀雄心壮志的韩国生决定接妻子到淄博“共同创业”。  于是他匆忙赶回杭州,向单位辞了职并低价转让了超市,然后迫不及待地赶回淄博。他决心轰轰烈烈地干一番事业。
     “我们过的是集体生活。”韩国生苦笑着告诉记者,那时的生活事后想起来让人感到可怕,那么多人同吃同住,一天只吃两顿饭,每顿三菜一汤要十几个人吃。   每天早上8点多起床,由寝室长负责出去买菜,其他人则在一起打牌。
    中午11时,寝室长才把饭烧好,其实这时一个个早已饿得咕咕叫了。吃饭的时候,十几个人就围着三菜一汤,拼命地往口中扒饭。“一个星期才有一次荤菜,即使开荤的时候,也只是一条半斤左右的鱼,你说十几个人怎么分呢?”韩国生回忆着当时的情景。
     “吃过饭后,就是去上课,所谓的‘成功人士’与大家‘分享’他的‘成功’经验,听课的人则激动得流下眼泪。  回来后已是傍晚,吃过晚饭后的一个活动是‘串门’,即住在不同地方的人上门来交流感情,互相打气。
  ”韩国生说。   即便是合法夫妻,韩国生和他的妻子还是要分开住。“我们的饮食起居都是由寝室长安排的,我们曾提出在外租房,这一要求被拒绝了,寝室长说夫妻一块过来的不止我们,他们都是分开住的,我们也不能例外。
    ”韩国生说,为了能赚钱,他什么都忍受了下来。当时还规定,像他这样的新人,外出必须有两人以上陪同,以防“逃跑”。   看清真相仓皇逃回杭州还有一两百位老乡留在淄博   “寝室长让我把所有亲朋好友的名单列一份,并写明其家庭状况和性格特点,说是要帮我分析如何说服他们加入我们的队伍。
    ”韩国生告诉记者,可能是他心太软,觉得下不了手,最后没有把名单交上去。   但很快,韩国生就发现“成功”离他十分遥远。任凭他如何积极地给一些朋友打电话,愿意“上钩”的一个也没有。
  无奈之下,韩国生想到了自己的女儿,以她的名义交了2900元的会员费,算是他发展的第一个会员。  而他的那些积蓄,也花掉了不少。那几天,他的心情很糟。“两个人都发展不到,岂不是要被其他人笑话?”他当时这么想,觉得自己太没有本事了。
     他决定更加积极地给朋友打电话。终于,20多天后,他联系上了朋友小朱,小朱答应来淄博看看。   去年12月26日,小朱如约来到淄博。  “你们肯定是在搞传销。
  ”听了韩国生的介绍后,小朱警惕地抓住韩国生的手臂。小朱决定把韩国生从传销的泥淖中拉回来,晚上他和韩国生住进了宾馆,两人足足聊了一个通宵。   “传销是非法的,千万别听信他们说的话。”为说服韩国生,小朱当场拨通了正在读大学的妹妹的电话,让她再给韩国生讲讲道理。
    听了小朱妹妹的电话,韩国生一言不发,其实此时的他特别不甘心:就这样白白交了几千元的入会费?   “你难道真以为传销能赚钱?你亲眼看到身边有人赚到大钱了?”小朱的这句话击中了韩国生内心的痛处。
  20多天下来,尽管和韩国生同吃同住的人都非常渴望成为“成功”人士,但成功似乎离他们很远。  1年下来发展了没几个人,连本钱都没有捞回来,最后实在坚持不下去只得回家,这样的例子韩国生听得多了。
  “我们交的钱到底被谁拿走了,没有人知道。到底哪些人发了财,我们也看不到,只是听说而已。”韩国生告诉记者,那些“成功”的例子一直是他心中的神话。而小朱的劝解,让韩国生心中的神话开始坍塌。     韩国生内心开始疼痛起来。
  此时他不得不为自己盘算,要是他在接下来的日子仍然发展不到1个人,他还能坚持多久?“大不了交出去的几千元钱我不要了,我听你的,走。”终于,韩国生醒悟了过来。第二天上午,韩国生回到住处,向寝室长以及各位同吃同住的“兄弟姐妹”说明了去意。
    “你疯了吗?这么好的发财机会你都愿意放弃?”“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你的朋友着想。由于你的退出,他们就没有机会进来发财了!”那些仍然沉浸在美梦中的人,对韩国生的行为感到十分诧异。
     为防止发生意外,韩国生一方面答应留下来,一方面偷偷摸摸地寻找出逃的机会。  终于,趁大家中午准备吃饭不注意的时候,韩国生带着妻子夺门而出,急匆匆赶往火车站。直到火车开的那一刻,韩国生悬着的那颗心才算掉了下来。
  “真像是做了一场梦。”他心有余悸地说。   “我曾亲眼看到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狠心地把他的爸爸骗过来。她爸爸过来后坚决要带她回去,可她坚决不肯,最后竟躲了起来。  她爸爸临走之前哭着说要是不和他回去,今后他就再不认这个女儿了。
  可是仍然做着发财梦的女儿还是不肯见他爸爸。”韩国生向记者讲述了这样一件事。“很多人发展不到下线,连吃饭都成了问题。我们一天要交6元伙食费,为了凑钱,有些人想尽办法问家里拿。”他说。   韩国生还告诉记者,在淄博从事传销的丽水松阳人,据他所知有一两百人。
    “希望老乡今后听人介绍去淄博的时候,一定要多长个心眼。如果家里有人在淄博,一定要想方设法劝他们回家。”他说。 。

2007-05-30

    一、什么是传销?什么叫传销? 根据第444号国务院令,公布的《禁止传销条例》中定义了什么是直销: 传销是指组织者或者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牟取非法利益,扰乱经济秩序,影响社会稳定的行为。
     二、传销定义的演变 最早传销一词是从英文“Multi-Level Marketing”翻译过来的。意思是:多层次相关联的经营方式。 由于98年我国对传销政策的调整,逐步有人用直销一词来代替了传效一词。
  按照当时的国家政策,人们把“专卖店加直销员”的多层次经营方式称为“直销”。  而把无专卖店的多层次经营方式称之为“非法传销”。“传销”一词反被淡化了,没有了明确的定义。 随着直销立法的进程,2005年9月1日公布2005年11月1日即将实施的《禁止传销条例》再次对“什么是传销?什么叫传销?”给出了最新的明确的定义。
   。

类似问题换一批

热度TOP

相关推荐
加载中...

热点搜索 换一换

商业/理财
基金
贸易
保险
银行业务
经济研究
股票
商务文书
创业投资
财务税务
企业管理
产业信息
个人理财
外汇
金融
证券
经济
银行
黄金
期货
财政
商业
房地产
基金
基金
新华基金
指数基金
教育基金
基金净值
众禄基金
封闭基金
儿童基金
海外基金
全球基金
分红基金
基金基金
中银基金
混合型基金
国债基金
公募基金
银河基金
九泰基金
基金价格
顺为基金
每日基金
债券基金
华富基金
成长基金
中欧基金
基金排名
掌上基金
基金购买
社保基金
天天基金
货币基金
基金项目
余额宝
华夏基金
养老基金
定增基金
慈善基金
公益基金
私募基金
数米基金
农行基金
纯债基金
对冲基金
鹏华基金
财通基金
泰信基金
招商基金
理财基金
农业基金
公募基金混合型基金
博时基金
安信基金
平衡型基金
货币市场基金
真格基金
地产基金
光大基金
嘉实基金
基金估值
天弘基金
洪泰基金
举报
举报原因(必选):
取消确定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