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教育/科学 学习帮助

什么是语文

什么是语文

全部回答

2006-12-29

0 0

语文:语言,文章。说,写。听、说、读、写,语文。

2006-12-29

133 0

我觉得语文就是日常生活中的语言,就是文字,就是我们交流的方式.

2006-12-29

135 0

语文主要是:作文(读后感).词语.听.朗诵.古诗.

2006-12-29

160 0

    你好! “语文”一词出现的历史并不长。1905年,清朝在废除科举制度以后,开始开办新学堂。当时的课程以至教材,都是从西方引进的,只有语文一科,教授的仍是历代古文,当时称为“国文”课。
  五四运动爆发以后,提倡白话文,反对文言文,国文课受到了冲击,小学于是改设“国语”,教材具有鲜明的口语特点,选用的都是白话短文或儿歌、故事等。  中学仍设国文课,白话文的比重也明显增加,选用了鲁迅、叶圣陶、冰心等新文学作家的作品。
  在20世纪30年代后期。叶圣陶、夏?D尊二人提出了“语文”的概念,并尝试编写新的语文教材,可惜因日本侵略中国而被迫终止。全国解放后,叶圣陶先生再次提出将“国语”和“国文”合二为一,改称“语文”。
    这一建议被华北政府教育机关采纳,随后推向全国,从此,“语文”成了中小学的一门主课。 文字 语文,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科,需要有学习兴趣,好的学习习惯等都是很重要的。有人感到学习语文很吃力,我想主要是由于没有掌握正确的方法,没有拥有一把打开语文之门的金钥匙。
   学好语文,要注意培养 学习兴趣,养成好的学习习惯,积累学习方法,增强学习能力等。  我希望当你读完这篇“烂文”后,能为你的语文之路,垫石铺地,为你的语文大厦添砖加瓦,为你学习铺上一条通天大道。
   对语文学习感兴趣,就为你的语文学习奠定了最坚实的基础。无论做任何事,兴趣是最重要的。两千年前的“文圣”孔子就曾说过“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这句话正说明了“好”、“乐”对于一个人对某种事物的追求,可以说是精神支柱,朋友,如果你现在暂时对语文,并不感兴趣,没关系,你可以从“0”开始。
  培养兴趣,可以去背诵,抄录一些精彩的片断,富有哲理的名人名言,以及课外知识都可以。这样,慢慢积累,在某一天,你会突然发现,原来当一个才多识广,知识渊博的学者就是如此容易。  你还可以参加一些关于语文方面的活动,比如演讲、征文等等。
  爱因斯坦说过:“在学校里和生活中,工作的最重要的动机是工作中的乐趣,是工作获得结果时的乐趣,以及对这种结果社会价值的认识。”正如刚才说的,你可以参加社交活动,那有人便会问了,如果赢了,当然会使我们斗志高昂,兴趣更浓烈,而相反,则会挫伤我们的积极性,对语文反感,那岂不是适得其反吗?我可以肯定回答:“不会的”。
    这样看你如何认识结果的价值。正如所说,会信心百倍去学好语文,如果失败了,可以自我检讨,是哪里做得不好,“挫折是强人的一笔巨大财富,弱者的万丈深渊”,你可以想想,正因为发现了缺陷,我们才会去弥补,才会做得更好。
  学习兴趣是基础的话,好的学习习惯,则是一位技艺超群的建筑师。   学习习惯的好坏,直接关系到你学习质量的好坏。叶圣陶认为:“从小学老师到大学教授,他们的任务就是帮助学生养成良好的习惯,帮助学生养成政治方面文化科学方面的良好习惯”。
  由这句话我们至少可以看到好的习惯的重要性,其实好的习惯,主要还是靠自己去养成的。农村有句俗语是这样说的“习惯成自然”如果你坚持一个好的学习习惯,久而久之,则会成为雷打不动的“自然”。  那怎样养成好的学习习惯,我们可以从学习实践中,文章作品中去领会。
  《礼记》中说“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这就是一个好的学习习惯,我们可以把它慢慢融入我们的学习之中。“学而不思则罔 ,思而不学则殆”,则又给我们敲响要“学”“思”结合的警钟。“学而时习之”,“温故而知新”有许多的名人对学习做出了总结,我们不妨一试(但不可盲目)。
    其实,更重要的是要我们从学习中去总结,比如说,在一个幽静的地方,我们不妨坐下静静心,默默想想散文、名言之类,不但更能愉悦心情,而且还增深了印象。如果说好的学习习惯是一位独具匠心的建筑师,那好的学习方法则是精美实用的建筑材料。
   说学习方法,其实与学习习惯有许多交叉之处,比如:抄录精彩片段,吟诵古诗,随时写下精彩瞬间,等等都是好的学习方法。  语文学习重要的就是积累与运用,上面的那些方法都是积累的重要手段。
  我们运用语文知识可以说是包罗万象,可用在诸方面,譬如:社交、写作、演讲……无不与我们密切相关,有人学习语文很有一套,但运用时却是茶壶里装饺子——倒不出来。其实学的目的就是用,这是纲。由于方法因人而异,我就不多讨论了!我相信亲爱的朋友你定会有锦囊妙计的。
    好的学习习惯,兴趣很浓,方法很对,若没有语文学习能力那还是无济无事。 学习能力是渐渐培养和积累的。有人说鲁迅的文章很难懂,其实就是因为没有找到突破口,我们理解一句话一定要联系当时的时代背景,及上下文语境,这样你才会将难题迎刃而解。
  学习 要重识基础能力巩固,首先要谨记一些写法、修辞及符号的用意,只有这样坚实的基础,才可去拔高。  “欲速则不达”学习能力的培养并非一日之功,需要你的恒心。 上述皆为鄙人愚见,多为浅薄之言,其实每人都有他的一本经,都有一套未发掘的(有的当然发现了)学习秘籍。
   朋友,当你看完这篇文章后,掩卷沉思时,希望能使你有所受益。为语文功底差的人,改变现状,为功底好的人锦上添花。   参考资料: 语文,覆盖面最为广泛,上至天文时空,下至地理人文,俯瞰芸芸众生,包罗世间万象。
   深味人间真情,在语文的乐章上谱写爱与美的赞歌;体悟人生真谛,在语文的妙笔下闪耀理性的熠光;历经社会百态,在语文的书卷上嬉笑怒骂;徜徉自然之乐,在语文的天堂里展现钟灵毓秀的奇绝。   走进语文,感受名著文化的熏陶魅力,语文温馨的人文关怀等着您; 走进语文,触摸每位吧友心灵的欢乐与哀伤,语文独特的视角期待着您; 走进语文,丝丝书卷气与忱忱关怀心撞击你的思想与胸臆,语文浓缩千年文化积淀陶醉着您。
   走过一段长长的路,背后弥漫的是模糊的云烟。品品语文,寻找逝去的岁月,释放跃动的心声,拨开云雾见日月,畅想前所未有的高远境界。  丝丝问候与关怀融化了你的烦恼与忧愁,点点滴滴的积累与记忆成就了你质的飞跃。
   吟一首短诗,博得满堂喝彩; 写一篇美文,赢得大家青睐; 问一个问题,收获无限精彩; 分一份心得,回报汩汩清流。 此谓语文的魅力! 钻文学,品美文,彰显大家风范; 读《三国》,看《红楼》,引人无数情思; 读读神话、童话,驰骋想象的空间; 背背诗词、骈赋,扣住文化的脉搏。
     一篇散文,在缠绵绯恻中体会肝肠寸断的凄苦; 一出戏剧,在曲折迂回中迭出动人心魄的震撼; 一首诗歌,在含蓄凝练中读出超脱凡世的清远; 一部小说,在潮起潮落中成就惊世骇俗的向往。
   语文,厚硕的双翅,激人永远搏击长空; 语文,心灵的回响,引人走向高贵的殿堂; 语文,几许清风熹雨,给人云开月朗的爽洁。
     踏过一片海,用广博的知识激起片片微澜;采过一丛花,在智慧的碰撞中迎来缕缕清香;有过一个梦,决定从这里启程…… 走进文学,探索文化,在心灵的光盘上镌刻语文的美妙,一份恒久,一份轻松,笑问人生,夫复何求? 。

2006-12-29

162 0

    叶圣陶先生曾经对“语文”学科名称的来历及其含义有过一段经典论述: “‘语文’一名,始用于1949年华北人民政府教科书编审委员会选用中小学课本之时。前此中学称‘国文’,小学称‘国语’,至是乃统而一之。
  彼时同人之意,以为口头为‘语’,书面为‘文’,文本于语,不可偏指,故合言之。  ” 叶老是新中国语文界的权威,叶老的观点左右了语文界三十年。 改革开放后,伴随着文艺界的百花齐放,语文界也开始百家争鸣起来。
  争鸣的焦点在“语文”的定性上。“诸子”们虽然对叶老的观点提出异议,但都不约而同地承袭了叶老的方法论,把“语文”当作一个并列式合成词来诠释,于是有了“语言文字”、“语言文学”、“语言文章”、“语言文化”等等五花八门的说法。
    直到今天,新的《语文课程标准》颁布,把“语文”定性为“是最重要的交际工具,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实质上就是“语言文化”论的翻版;准确地说,是“语言+文化”论的翻版。
  因为语言才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 那么,“语文”究竟是什么呢? 抛开“语文”是并列式合成词的思维定势,笔者试着给“语文”下一个全新的定义,即——语文是用语言来表述的文化。
     (二) 语文就是文化。论者恐怕大都不会认同,并且会发出质疑:那语文的工具性又体现在哪里呢?问得好。
  首先,语文是文化,但不是一般的文化,而是用“语言”来表述的文化。  有的文化,譬如说兵马俑,也是文化,但不是用语言来表述的,而是用陶土来表述的。再譬如,绘画是用笔墨和线条来表述的,舞蹈是用肢体和动作来表述的,数学是用数字和图形公式来表述的。
  只有语文,是用语言来表述的。语文的工具性就体现在语言上,而且只能体现在语言上。语文由语言和文化共同构成,但二者不是并列关系,而是表里关系。  语言是表,文化是里;打个比方,语言是毛,文化是皮,“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有论者说,语文嘛,就是祖国的言语,分为口头言语和书面言语;口头为“语”,书面为“文”,合起来就是语文了。
  老实说,这一观点虽是对叶老语文观的曲解,但与笔者已经很接近了。但我不禁要问:泼妇骂街,骂出的污言秽语是不是“祖国的言语”?你不得不承认它是,然而,它是语文吗? 还有论者说,你的“文化论”和“人文论”没有什么区别,都是揪住一点不及其余;你无非是站在“人文论”一边,换了个说法抨击“工具论”罢了。
    持此论者,其实是将“文化”与“人文”混为一谈了,以为世上围绕“语文”的争论除了“工具论”就是“人文论”了。“文化”与“人文”,一字之差,但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翻开《现代汉语词典》,那上面解释道:文化“是人们在社会历史实践过程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
    特指精神财富,如教育科学文艺等”。但严格地讲,这是广义上的文化。按胡绳先生的说法,文化概念有“广狭二义”,它们是相互关联的。谈到狭义的文化,胡绳说,就是“意识形态的总和”。
   “意识形态”一词,最早出现于18世纪末,由法国哲学家托拉西首先提出,用以表示一种专门研究“观念”的科学。  但很快的,“意识形态”被用于指称关于社会的观念。
  《现代汉语词典》给“意识形态”下了一个定义:“在一定的经济基础上形成的,人对于世界和社会的有系统的看法和见解。艺术、宗教、哲学、道德等是它的具体表现。”也就是说,意识形态就是一种“为世人确定意义”的信念和行动指南,是带有价值评判内涵的认识工具,包含艺术、宗教、哲学、道德等。
     (三) 语文是用语言来表述的文化,而文化又有“广狭二义”之分,因此,语文就有“大语文”和“小语文”之分。
  “大语文”对应的是广义的文化,这与张孝生先生早先提出的“大语文”概念相同,但意义完全不同。  张先生及其后来者是着眼于语文的外延,主张语文的外延和生活的外延相等,其“大语文教育”的核心就是联系生活。
  而笔者是着眼于语文的内涵,提出的“大语文”的内涵就是广义的文化。广义的文化范围实在太广,人类的一切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都是文化。因此,它在笔者所提出的“大语文教育”中其实是无从把握的。  只能退而求其次,即专注于它的“语言表述”。
  语文的“工具性”就此在“大语文教育”中突显出来了。需要强调的是,专注于“语言表述”,并不等于说要将语言和文化完全割裂开。这好比是一件毛皮大衣,皮和毛本是一体,但人们习惯于将毛穿在外面,难道皮就因此可以舍弃掉吗? 在九年义务教育阶段,笔者认为,应该实施“大语文教育”。
    但笔者提出的“大语文教育”与传统“大语文教育”有很大不同,是专注于“语言表述”的。语言表述是语文学习的基本功,很难想象,一个拙于语言表述的人语文素养会有多高。因此,在九年义务教育阶段,应把重点放到语言的学习和运用上。
  在这方面,笔者特别赞赏湖北名师余映潮先生所作的努力。  余先生是初中语文教研员,他的语文教育思想用两个字来概括,就是“积累”。余先生说:“积累,是人生的永恒课题之一。”“在语文教育中,不注重积累,学生的语文仓库就会贫瘠,学生的语文泉流就会干涸。
  ”余先生所指的“语文教育”,准确的说,是初中语文教育;所说的“积累”,就是语言的积累。   笔者提出的“大语文教育”,在许多人看来,就是曾经风行语文界,如今备受诟病的“小语文”的搞法(落实语文的“工具论”,以教材和教师为中心组织教学)。
  由此,笔者又将背负“混淆概念”、“偷梁换柱”的骂名。但笔者要澄清,两者之间完全不是一回事。笔者的“大语文教育”,是在肯定传统“大语文教育”优点的基础上,就义务教育阶段语文学习的特点,提出明确的学习目标——语言;旨在克服传统“大语文教育”理论笼统,操作性差的缺点。
    因此,它与传统的“小语文”是完全不同的。 与“大语文教育”相对,笔者又提出了新的“小语文教育”。新的“小语文教育”就是意识形态教育,它适合于高中阶段的语文教育。
  《普通高级中学语文课程标准》提出要使学生“形成良好的思想道德素质和科学文化素质”,而要实现这一点,就必须实施“小语文教育”即意识形态教育。  意识形态教育中包含了人文精神教育,是高中语文教育中的核心任务。
   (四) 看事物,以发展的眼光来看,想必是不会错的。
    中国的语文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从外国照搬过来的,而是土生土长的。应该说有了语言,语文就相应产生了。但真正的语文,是文字发明之后。口语伴随着声音的消失而消失,而文字则能长久地留传下来。
  我国古代的一切文字典籍,都属于语文,有争议否?在我国古代,语文就是一切,知识分子学的是语文,考的也是语文。  《论语》是哲学还是语文?《史记》是历史还是语文?《梦溪笔谈》涉及大量的自然科学,难道又不是语文?一个厨子如果能把他的技艺用文字表述出来,也属于语文。
  一直到近代,科举制度废除之后,引进西方的格物致知,语文才逐渐窄化为一门学科。五四运动打倒“孔家店”,树立了中国人的哲学观念。  于是,哲学又从语文中分离出来。 1932年,国民党政府审定的《初级中学国文课程标准》规定:“使学生从本国的语言文字上,了解固有文化”;《高级中学国文课程标准》规定:“使学生能够应用本国语言文字,深切了解固有文化,并培养其民族意识”。
   这一定性,是有其历史局限性的。  首先,“了解固有文化”,是不是就拒绝新文化及外来文化呢?其次,“培养其民族意识”,是不是就排斥世界意识、人类意识呢?国民党政府正是抓住了“国文课程标准”的这一漏洞,在教育大搞儒学复兴运动,并把大量的政治说教塞进教科书,把语文教育引向歧途。
   但公正地讲,“国文课程标准”瑕不掩瑜。  它确定了语文与文化之间的关系,为语文教育指明了正确的方向。它提出高中阶段要“培养其民族意识”,如果将民族意识的范围扩大,不仅培养民族意识,还要培养世界意识、人类意识;那么,就十分接近于真理了! 正因为如此,笔者提出了“语文就是用语言来表述的文化”这一论断。
    笔者的这一论断,不但适用于本国,也适用于外国。当“语言”是汉语言时,就适用于本国。请注意,笔者将“国文课程标准”中的“固有”二字去掉了。但固有文化亦即传统文化仍然是语文教育的重点,兼及新文化、外来文化。
   高中阶段的语文教育,笔者强调其核心是意识形态教育。  此意识包含民族意识,亦包含世界意识、人类意识。韩军先生倡导的“人文精神”教育,已经深入人心,可惜,只能算是人类意识教育。
   。

2006-12-29

164 0

    “国语”和“国文”合二为一,称做“语文”。叶圣陶和夏丐所提出。 背景介绍: “语文”一词出现的历史并不长。1905年,清朝在废除科举制度以后,开始开办新学堂。当时的课程以至教材,都是从西方引进的,只有语文一科,教授的仍是历代古文,当时称为“国文”课。
  五四运动爆发以后,提倡白话文,反对文言文,国文课受到了冲击,小学于是改设“国语”,教材具有鲜明的口语特点,选用的都是白话短文或儿歌、故事等。  中学仍设国文课,白话文的比重也明显增加,选用了鲁迅、叶圣陶、谢冰心等新文学作家的作品。
  在20世纪30年代后期,叶圣陶、夏丐尊二人提出了“语文”的概念,并尝试编写新的语文教材,可惜因日本侵略中国而被迫中止。全国解放后,叶圣陶先生再次提出将“国语”和“国文”合二为一,改称“语文”。
    这一建议被华北政府教育机关采纳,随后推向全国,从此,“语文”成了中小学的一门主课。 。

类似问题换一批

热度TOP

相关推荐
加载中...

热点搜索 换一换

教育/科学
学习帮助
院校信息
升学入学
理工学科
出国/留学
职业教育
人文学科
外语学习
K12
学习帮助
学习帮助
举报
举报原因(必选):
取消确定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