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文化/艺术 文学

请帮我分析一个人物形象

1、路遥小说《人生》中的高加林 2、路遥小说《人生》中的刘巧珍 3、《红楼梦》中的刘姥姥 4、《红楼梦》中的贾雨村 请高手选一个分析一下。多多益善。感激不尽!

全部回答

2019-02-26

0 0

       高加林   小说你记得写高加林在学校,他最喜欢的是什么?他喜欢研究国际问题,他曾经拟了几个研究题目。比如《中东问题》、《美中苏三角关系之研究》,那个题目一下把同学给吓了一大跳。
  但这就是他想像中自由翱翔的这样一种结果,那么孙少平也是。他跟田晓霞为什么精神联系那么密切,最重要一点就是田晓霞老把当时那个只有县里干部才能看到的内部刊物,就是《参考消息》给他看。  所以他读了之后呢,使他的兴趣和思考范围远远超出他们村他们县。
  使他在这一刻呢,心志是自由的,高高飞翔。那么他对此呢,既感到脱胎换骨,又刻骨铭心。对知识的占有,开拓了这些农村青年的心胸。占有知识的高傲,也就改变了他们的思维和心态,就是他这个心态就改变了。而且越是聪慧者,改变就越是明显,那么他们在潜意识里,与农村已经划开了一道界限,因为农村不仅意味着环境艰苦,物质匮乏,更意味着文化落后,生活简单。
    这对心里装下天下大事,在书的世界里周游的年轻人来讲是难以忍受的。所以对于这样的年轻人来说,他们从户口上来讲,仍然是农村人,但从心理和生活方式上已经接近城里。   正像小说中讲的,就是他们已经有了一般人所说的知识分子的清高,就说他已经改变了他的心态,具有一种占有知识的高傲。
    所以小说有一个细节你们可以想到,当他跟巧珍谈对象的时候,巧珍的父亲村里的富户刘立本反对。为什么?他认为是高攀了他们家,结果高加林听了以后非常愤怒。他高傲地反问到,谁高攀了谁?就是一种心理的这种高傲。
  他已经潜在地跟他所处的农村社会划开一条界限。那么另一点也是非常有意思,就是小说写本来高加林回乡当农村教师,乡村教师,但是后来被村里干部的孩子顶替,就只好下地干活。  结果呢,他就穿着最破烂的衣服,腰间系着一个草绳,穿着破破烂烂的鞋然后拼命干活。
  小说说他什么呢?他要把自己“化装”成一个农民。那么高加林他还要化装吗?他的户口本来就在农村,他本来就应该是农民。他为什么思想意识里还要把自己化装成一个农民呢?但我觉得正是这两个字非常传神地道出了高加林微妙的心态和尴尬的处境。
    就是他虽然身处农村,但强烈意识到,自己与一般的庄稼人有本质的不同。这不仅是指文化这种学历,更是指一种心志结构。知识似乎已经把他塑造成了另外一个人。这个人本来是应当生活在城里的,他既胜任工作,也更适应城里的生活方式。
  而且对农村的封闭落后有清醒的认识,并抱有同情。但不幸的是命运又把他抛回到,他在思想意识上以为自己已经远离了的这种生活环境。  而且更不幸的是连一个能够发挥脑力劳动的近似城里工作的民办教师的位置都不可得。
  所以他才埋头干活,穿着破烂的衣服,表面上是在向命运屈服,实际上是在向环境示威。看看吧,全村一个最有文化最有头脑的人,如今却穿着最破烂的衣裳,干着最苦最单调的活,这就是他化装背后的潜台词。  而在这种自虐行为的背后,隐藏着的却是自恋、自傲、自我欣赏和自我放纵的这种复杂的心态。
  所以叫高加林向一般农民看齐,他无论从衣着上和心理上都是需要化装的,他确实是需要化装的。   那么让我们再看看高加林是如何对待乡巴佬这个词的。最开始他出现在卖馒头的路上,他辛酸地想到,因为看到周围的老太婆也挎着篮子,觉得自己真的成了乡巴佬了,很悲哀。
    然后到了县里呢,碰到城里同学张贺南和黄雅萍。张贺男是门市部主任,本来好心要帮老同学,但无意中说了一句,你们乡下人卖点东西真难。一下子把高加林得罪了。他心里想什么呢?我有文化,我有知识,我比这里生活的年轻人哪一点差?我为什么要受这样的屈辱呢?特别一种愤懑,不是说他自己能力不够,而是这种现实压抑的。
    那么你再看他对乡巴佬这个词,当他时过境迁,身份变换,从农民变成了工作者,县里的新闻干事之后。当那个老同学黄亚萍又嘲笑他乡巴佬的时候,他这时候他不避讳了。那么从这种态度的转变中,我们会感到某种如释重负,苦尽甘来的这种感受在里面,就是转换。
  对于这种从农村奋斗到城市这样一种辛酸的历程,黄亚萍是不能完全理解的,她作为一个城市姑娘是不能完全理解的。  但是黄亚萍能够敏锐地感觉到,在高加林这个人身上有一种不同的东西,有一种咄咄逼人的东西。
  那么他既真诚又阴郁,既坚强又固执,既有才学,又有些野性,既叫人欣赏又叫人害怕。所以我记得黄亚萍有一句一针见血的话,说高加林既像保尔又像于连。那么的确作为农民的儿子,在职业即身份的社会里,高加林生错了地方,正像法国的于连生错了时代。
    他感到压抑愤懑怀才不遇,报国无门。以至像小说中讲的,产生强烈的心理上的报复情绪,这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觉得他跟于连的比较也就到此为止了。实际上于连跟他非常不同的是于连是怀着仇恨生活,他戏耍贵族,他报复社会,都是由于心理的仇恨。
  那么这个人物之所以不是小人,就在于他是有原则的,于连是有原则的。  他的冷峻的魅力也是来自于他对他所生活的时代和社会那种致死的蔑视。他实际上内心里非常蔑视这些贵族这个腐朽的社会,所以他到最后,他拒绝忏悔,拒绝营救,以自己的死表现出他最光辉的一面。
   贾雨村 广东潮剧院创作演出的潮剧《葫芦庙》,虽也取材于我国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但这部"红楼戏"却不注目于贾、王、史、薛四大家族的共荣同衰的历史变迁悲喜剧,不青睐于宝玉黛玉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也不猎奇于金陵"三十六钗"的悲欢宠辱,而是另辟蹊径,从原著的次要人物中选取贾雨村作为剧中主要角色来体现编导的现再创作意图。
     本剧从贾雨村困滞姑苏葫芦庙、中秋夜得员外甄士隐赠金上京赴考入戏,让贾雨村历经身困彷徨空嗟叹--初入仕途显露才华,扫清前任积案深得百姓爱戴却得罪了贪官豪强获罪开革--攀附上荣、宁两府复出为应天府尹,从此徇私枉法得以步步高升--位列朝班终被革职充军--最后遇赦在递藉途中巧遇原是葫芦庙僧人、应天府门子的军犯于"葫芦庙"而引起人生无限感慨这样的宦海浮沉和心路历程,意在展现封建社会一个读书人在"仕进"和"良心"之间的灵魂搏斗。
    以及在封建官场中,贪赃枉法人性泯灭与保持人的真情至性之间的人性冲突,从而体现了编导对现实、对人生的某种思考。这个立意,自有其特别的人生警示意义。 封建社会里,读书人一般都具有双重人格,即知识分子的清高善良与仕宦之身的污浊卑鄙两种人格。
  在以科举取士的政策下,"仕进"几乎就是知识分子谋取生计的唯一道路。  而一旦入仕,官场恶习的熏染以及在险恶奸诈的仕宦场上挣扎求存,其人格很难不被改变。谁违背往上怎么爬的游戏规则,谁就得出局。
  《葫芦庙》中,贾雨村初涉官场,处理积案反获革职,正是对他不遵守游戏规则的一个警告,也从此种下了他昧着良心保官身的孽根。他的"身困"得以解脱,却陷入了不解的"心困",在孽海中迷途不返了。  他本是"宦门之后",血液自然不象"田舍郎"那么单纯,更易在宦海中受到邪恶的浸淫。
  二十年间,他果然"借好风直上青云霄",为飞黄腾达不择手段,直到他自己也被皇帝铲除,"急流津觉迷渡"口反思仕宦人生,才恍惚间似有所悟。但戏的末尾一段幕后伴唱,暗示着这个灵魂污损权欲熏心的官场失意客,并不会就此罢休。
     贾雨村的由清转浊,除了宦海浮沉带来的经验教训,小沙弥(即后来的应天府门子)、冷子兴是他的心魔孽障。一个是不甘佛门寂寞的小狐狗,一个是混迹官商两场谋利的奸商。
  他们的"指点"、"帮助"促使贾雨村在昧下良心换官身的泥潭中越陷越深。而作为这些心魔孽障的对立面,对贾雨村作着人格劝谕的,有娇杏、甄士隐两种不同的性格类型。  剧中正是以这两种对立的人格冲突揭示其人性搏斗的主题的。
   "红颜知已"娇杏,对贾雨村的矛盾性格及其变化,作了全方位的介入。娇杏对穷困中的贾雨村的回首眷顾,体现了她对这个有才华的穷书生的好感,也体现了她的善良和同情心,她希望贾雨村"早日得志展才华"。
  娇杏成为官太太后,仍是洁身自好,善良正义,在与贾雨村的矛盾冲突中放射出理想人格的光辉。  而甄士隐在"人格选择"上,从另一个角度助了娇杏一臂之力,给贾雨村以另一种警省。甄士隐是另一种形态的人生观和正直人性。
  甄士隐的人生哲学与娇杏的鄙视荣华富贵、保持人性清白的人生观是互相补充的。贾雨村听不进娇杏"舍弃金钱权势"的规箴,甄士隐"孽海回头"点化也就当然难解其心困。   刘姥姥 《红楼梦》塑造了许多有血有肉、有哭有笑,让人难忘、令人思索的典型人物形象。
  刘姥姥就是其中之一。 下面我以艺术辨证的眼光,谈谈刘姥姥形象在《红楼梦》中所起的作用,试探作者所以刻画这个人物形象的用意。 第一、 结构作用 刘姥姥这个人物本身有故事情节,有性格,在小说中又起着重要的结构作用。
    有了她,小说中的很多人物、事件才得以连缀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有机的整体。小说用刘姥姥引出故事,推进情节,提示结局,前后以一贯之。一进荣国府作为故事的开端;二进荣国府,则深入荣国府的许多角落,引出了贾府衣、食、住、行、玩的方方面面;三进荣国府,一是搭救巧姐,以报当年接济之恩;二是亲眼目睹贾府的彻底败落。
    作为结构人物,如果说冷子兴主要从外围、从远距离对贾府进行概括介绍的话,那么刘姥姥则从内里、从近处对贾府进行透视和详察,小说因此而深入细腻地展示了贾府的生活情景,形象的表现了贾府贵族生活的享乐和奢侈,既写出了贾家“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又预示着贾家将走向腐朽没落的结局。
       第二、 对其它人物的显现作用 刘姥姥对刻画其它人物的性格特征具有重要的显现作用。在刘姥姥三次进荣国府的场面中,贾府上上下下的人们,都纷纷露面登场。
  这些人物当中,有贾府的主子们,如贾母、凤姐、宝玉,还有黛玉和宝钗;也有贾府的丫头们,如平儿和鸳鸯。  甚至还有栊翠庵的妙玉等等,涉及面广。 宝玉是红尘中的俗人,妙玉是佛门中的修行人,两人关系暧昧、微妙。
  栊翠庵品茶这场戏,因为有了刘姥姥的介入,我们看到了两人对“佛”的理解,对生命的感悟有了区别,最终走向不同的归宿。 宝玉是有佛缘的,但他并不敬佛拜佛,而是领略了佛的真谛,如佛的慈悲、平等、无我、无常思想,这些精髓融入了他的性情和言语行动之中。
    宝玉是善良的、慈悲的,如栊翠庵品茶这一细节当中,刘姥姥本是一个乡间老妪,在妙玉看来是俗不可耐的,所以刘姥姥吃过的杯子,她嫌脏了,不让收回来。宝玉却可怜刘姥姥,“那茶杯虽然脏了,白撩了岂不可惜?依我说,不如就给了那贫婆了罢,他卖了也可以度日。
  你说使得吗?”宝玉是积善行德的,他努力地 一件件去做好事,而且不以善小而不为。   妙玉虽是出家人,却怪僻、孤洁,自称“畸人”、“槛外人”,不合时宜。如贾母等人离开栊翠庵时,妙玉“也不甚留,送出山门,回身便把门闭了”,而且还要用清水冲地,显示了对权门贵族和世俗之人的蔑视。
  佛门讲究平等、慈悲,妙玉则完全没有领悟 宝玉由红尘走向空门,妙玉由佛门走向红尘,这不同的人生轨迹昭示了两种意思,性格的发展历程,通过刘姥姥这个小人物的介入而显现,使我们知道,这“入世”与“出世”也不过是种形式而已,修身而在于修心。
       第三、 象征作用 刘姥姥是一种象征,象征一种田园生活,一种自给自足的平民世界,安顿浮躁灵魂的最终归宿。她二进贾府时回答鸳鸯酒令时所说的,便有着一种象征意义。
  例如:“是个庄稼人”,大观园唱诵和主张的主题之一就是追求劳动人民的田园生活。又如:“大火烧了毛毛虫”,贾雨村把以贾府代表的旧社会机体比做“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以大火烧了毛毛虫,象征僵而未死的“百足之虫”的必然灭亡; “一个萝卜一头蒜”,这些东西都是一般平民生活中常食之物,以此表示作者弃权贵而褒平民安康生活的思想;鸳鸯行酒令说:“凑成便是一枝花”,刘姥姥回答:“花儿落了结了个大倭瓜”,象征大观园像朵花,最后的果实就是“大倭瓜”,它所体现、所象征的是劳动人民的田园生活。
    酒令看似闲散游戏,实际上有深刻的象征意义。   第四、“双赢”作用 刘姥姥进荣国府受到主子们、丫头们上上下下的欢迎,满园的秋色也因为刘姥姥的到来分外灿烂。
  究其原因,我认为有三点:一是贾母年事已高,生活空虚,“正要个积古老人说话”,刘姥姥的到来使她感受到一种遥远的真挚的情感;二是不知稼秸,生活在五彩缤纷的迷幻世界中的贾府小姐从刘姥姥身上感受到了一种返朴归真的乐趣;三是刘姥姥丰厚的生活阅历和处世经验是她能够从容应对各种窘况,施展良好交际口才的生活基石。
     如果说刘姥姥第一次进贾府纯粹是为了攀亲打秋风的话,则她第二次进贾府是正式的走亲戚。她与贾府主子们的关系也由生硬拘谨发展到熟悉自然,贾母还专门设宴招待她,刘姥姥在几个细节中的表现是非常出色的,值得称道的。
  一是戴花,二是小丑表演,三是行酒令。“戴花”是一出非常能测试刘姥姥心理素质的戏。   秋爽斋设宴这场戏中,刘姥姥与凤姐、鸳鸯组成绝妙搭档,配合默契地演出了一场小品。
  待贾母这边说“请”,刘姥姥便站起身来,高声说道:“老刘,老刘,食量大如牛,吃个老母猪,不抬头。”自己鼓腮不语。众人先是发愣,后来一听,上上下下都哈哈大笑起来,贾府整个儿一片欢天喜地,喜气洋洋。
     刘姥姥的成功交际可谓做到了已欲达而达人。一般来说,穷人或地位低的人是很难与富人或地位高的人平等相处的,不同阶级之间的这种格格不入,本是由于在一定的阶级差别下的文化差异造成的,是一种客观的存在,但并非不能沟通。
  如果不是社会动荡,双方势如水火,则心态的不平和便是双方沟通的障碍。  刘姥姥虽是俗人,却没有这高低贵贱的俗心俗态,贫而不贱,本色做人,坦荡行事。比如,鸳鸯行酒令向刘姥姥道歉,刘姥姥说:“姑娘说哪里话?咱们哄老太太开个心,有什么恼的!你先嘱咐我,我就明白了,不过大家取笑儿。
  我要恼,也就不说了。”真是明白人说明白话。刘姥姥既为人间的女儿女婿要来生活必须的银子,又为天堂的贵人们带去他们所缺乏的世俗欢乐,也就是达到了时尚的所谓“双赢”。  由此看来,刘姥姥与贾府的关系也是一种相互满足的关系,谈不上谁愚弄了谁。
     第五、镜子作用   刘姥姥到了贾府主要的表演是少见多怪,常出憨相:“……身子就像在云端里一般,满屋里的东西都是耀眼争光,使人头晕目眩。刘姥姥此时只有点头砸嘴念佛而已。
    ”大观园中的人们就只欣赏她这一点,刘姥姥因此而被一些读者认为是丑角,也就在这一点上,作者写出不少很出色的故事。 几乎她每一回动作,每一次语言,都引起人们的轰然笑声。
  这些小故事有其共同的意义,即作者从她处处外行,种种可笑,反映出贾府的处处豪贵,种种奢侈,而人间竟有如此悬殊的生活境界和大不相同的生活规律。   二进荣国府时,究竟是夫人小姐们戏弄刘姥姥,还是刘姥姥戏弄了贾家人?我的看法是后者。
  王熙凤要刘姥姥为自己女儿巧姐取个名字,说要靠靠老人家的福。这是作者预先安排的,以便将来荣国府溃败,巧姐被卖而去投靠她。到那时,只有一个刘姥姥是有义气敢担当的。到那时,刘姥姥的面貌就一点不滑稽了。
    再说走时,刘姥姥带了一大堆的东西,可以说是满载而归,这样一个善良且世故的老人你能说她不聪明吗?你能用嘲笑的眼光看她吗?这也足见作者既写出了刘姥姥自觉扮丑角为人帮闲凑趣的一面,也指出刘姥姥平日生活中本非丑角的一面。
  人们对她先是嘲笑,而终于同情,为什么?因为作者要人们理解刘姥姥本质是善良的。   大概是作者出生贵胄,享惯荣华,后来又受尽贫困无援之苦,既知深锁朱门生活的空虚,也深知一切小人物的哀愁。
  于是使读者从刘姥姥的眼中看到了富贵豪门之奢侈浪费,饱暖无聊,不自知惭愧,反以穷人开心。试看贾府那些有权有势的管家奶奶们,有谁能像刘姥姥这样心地善良?曹雪芹让这个角色粉墨登场,看似游戏文字,实是意味深长。
    曹公大笔一挥,在《红楼梦》的精致画面中扫过的这粗糙而遒劲的一笔,与那些精雕细琢、娇生惯养的什么宝们、玉们、钗们和凤们相比,恰如一块横空飞来的山野之石,毛里毛糙,却结结实实,有棱有角。
  当那些宝们、玉们都已灰飞烟灭,只有这块石头万古长青,贾府的一缕香火得靠刘姥姥来守护。  作者用这样一个乡村老妇人和那么多城市贵妇人对比,刘姥姥就成了贾府的一面镜子。   第六、视点作用 刘姥姥的视点是来自现实生活的。
  对于世界、对于人生,刘姥姥始终着眼于“色”,立足于一种物质的功利观。她以一种实用的态度来对待自然万物的,就像她自己说的“我们成日家和树林子作街坊,困了枕着他睡,乏了靠着他坐,荒年间饿了还吃他。
    ”在她二进贾府时,开口念佛、闭口念佛,但她最不了解的恰恰是佛,因此才会把贾府的“省亲别墅”牌坊当作大雄宝殿来磕拜,以致闹了个大笑话。当她接受贾府的馈赠而“念了几千声佛”时,我们也就领会了,她所谓的佛,是那些能给她带来生活实利的“活佛”,而不是那些让那些让她弃绝尘世生活的“死佛”。
     综合以上六种作用,足见刘姥姥在《红楼梦》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刘姥姥与整个画面格格不入,但正反衬出贾府这深深庭院的幽暗、沉闷,从而唤醒了读者的眼光,正如散漫粗砺的民间历史总是跟正统的历史调皮捣蛋一样。
  作为一名读者,我们应该用辨证的眼光看待她。   刘巧珍 在《人生》这部小说中,刘巧珍是作者所着力颂扬的一个农村新女性,路遥一直在用并不华丽的笔调,娓娓道出一段朴实而又凄美的爱情悲剧,而这段悲剧之所以凄美,就是因为有刘巧珍的存在。
     刘巧珍是唱着信天游出现在高加林面前的,那时正是高加林落魄无助的时候,这位在陕北高原土生土长的姑娘,虽长在农村,却一点也不土气,她婷婷玉立,如白杨树般挺拔轻盈,“漂亮得象鲜花一样”。
  她没有上过学,但感受和理解事物的能力很强,因此在精神方面的追求很不平常,加上她那颗“金子般的心”,就形成了她“极为丰富的内心世界”。  在她身上凝具着中国农村女性的传统美德:纯真、善良、热情、谦让。
  在她身上即没有乡村姑娘的庸俗,也没有城里姑娘的虚荣,对待爱情,她敢爱敢恨,多情但很有理智,有坚定的立场和原则,虽然求婚者络绎不绝,她却不为所动,她的芳心就象上了一把锁,里面锁着的就是本村“穷得满窑没一件值钱东西”的高玉德的独生子高加林。
     巧珍对高加林的爱已经超越了传统的畸型婚姻观念的限制,已经冲破了陈旧而世俗的婚姻樊篱,在经济和门第上来说,刘巧珍和高加林可以说门不当户不对,她是刘立本——全公社第二大能人的女儿,物质丰裕,地位显赫,但这些并没有给她带来满足和优越感,特别是在高加林面前,她显得自卑而又谦让,在她眼里,高加林身上闪烁着独特的光芒——他是文化人,言行举止都有文化人特有的气质,洒脱不羁、桀傲清高,这些在刘巧珍心里显得神秘可敬。
    “她在文化人面前,有一种深刻的自卑感”。她总认为自己与高加林之间有差距,并且把这种差距看作是爱情上不可逾越的鸿沟。可见,巧珍虽然生长在高原,精神也扎根在传统的道德观念上,但是她却有崇拜文明的高尚心理,她对高加林的爱,深沉而又纯洁,在传统的爱情道德上又折射出对具有文明表征的新生活的追求。
     高加林在他人生中最黑暗的那段日子里,如果没有巧珍的劝勉和抚慰,那么高加林在那段日子里还不能算是完整的人,是巧珍在他悒郁枯萎时给了他母性般的关爱,这位纯朴的农家少女在爱情面前表现得异常勇敢而无畏,这种精神在她替高加林进城卖馍并大胆表白的那个场景里已熠熠闪光,“加林哥,如果不赚我,咱们俩一搭里过,你在家盛着,咱上山劳动,不会叫你受苦的”。
    这感人肺腑的真情流露没有任何矫揉的成份,这是痴情的巧珍真诚直率的内心独白,一个质朴的乡下女子,在她所爱的人面前,一扫少女的矜持和羞怯,打开心扉,无所顾忌的倾诉衷情,这种勇气,不仅仅是一个纤弱女子,即使是高加林这样的堂堂男儿也不禁为之汗颜。
   巧珍和高加林似乎有某一点相似之处,那就是都有点任性,甚至还有一点单纯的“疯傻”,由于这些心态的存在,他们往往能在某个方面表现出惊人的果敢。  所以,刘巧珍在爱情的追求上,已经打破了各种愚昧落后的旧传统,旧习俗,跳出萎琐自抑的封闭心态。
  什么叫难以启齿?什么叫羞涩含蓄?只要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只要能使心爱的人幸福快乐,她是不管身边的人怎样去非议,怎样去讥笑的。高加林叫她讲卫生,要刷牙,她就每天早上坚持刷牙,这在闭塞的山村里无疑是个惊天动地的创举,当村民议论纷纷象观赏奇观似的围在她的身边,她索性气定神闲地慢慢刷起牙。
    “多刷一会儿让他们看,叫他们看得习惯了”。当她和高加林谈恋爱的事为村人知晓后,谣言以及父亲的责骂排山倒海般向她袭来,而这个美丽柔弱的姑娘,一如既往地在老槐树下等候高加林,甚至和高加林旁若无人地一起骑单车去逛县城,第二天又联手搞出了一个“卫生革命”。
  引起的骚动已经让高玉德老汉“老脸臊得通红”。  让刘立本象跳蚤一样坐立不安,暴跳如雷。 高加林和刘巧珍所在的大马河川是一个城市和农村的交叉地带,在这里能呼吸到城市文明的空气,但又保留着古老、陈旧习俗的封闭地带,在这样的环境里生存的人,难免会有想接近文明而又不敢接近文明的心理,传统观念的束缚加上经济条件的限制,每个人只能在凝滞的范内逡巡不已,而刘巧珍和高加林却是被村里人称作所谓的两个“洋人”。
    刘巧珍这个不甘寂莫的女子,已经举起双臂,无畏地打开了一扇紧闭的窗口,引进无限春光。 恐怕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巧珍对高加林的爱意,她对高加林的忠贞与爱恋已无以复加,可以说,这是一种充满牺牲精神的爱,只要高加林幸福,她愿意放弃一切,只要高加林快乐,她愿意给予一切,她虽然离不开高加林,却又不忍心看到他受苦受累的样子,鼓励他出去工作,即使高加林去城里当了通讯干事,她也毫无怨言,痴心不改,给他送钱,替他照顾父母,这种对爱情的无私执着奉献精神正是巧珍心灵美的折射,心灵的美丽与形体的美丽就构成了一个可爱而又可钦的刘巧珍。
     诚然,巧珍在感情上的付出是无私的,毫无保留而不求回报,在如此痴情,如此炽热的姑娘的内心,我们也能隐隐发现潜伏在她滚烫心灵上的美丽的瑕疵,这也是所有中国女性的通病——对男性的依赖和顺从。
  巧珍对加林的感情投入就仿佛是一个信徒对神的崇拜和仰慕,以至她缺少一种自我意识,一种对自我价值的认同,显得被动、自轻、盲目。  她不是想通过高加林来证明自己的价值,而是希望通过高加林来实现自己的价值。
  可以说,在精神上,她是富有而又贫乏的,她的纯真,善良的外表内也掩藏着一些简单和愚昧的东西,她的谦让和自卑实际上也是对自我价值和否定。 因此,刘巧珍的性格,还没有摆脱小生产者思想的束缚,既有高尚开阔的一面,又有守旧促狭的一面,既有刚强的一面,也有软弱的一面,自我意识的谈泊使她在爱情上缺乏一种自强自立的精神,我们赞美巧珍的善良、热情,纯洁的美好品质,但并不意味着肯定她的悲剧性格——把自己的全部的价值维系在爱情与婚姻这个狭小的圈子内,她始终都没有突破这种观念的束缚,她所有的梦想和追求,无非是找到一个幸福浪漫的爱情,在《人生》中,我们不难看出刘巧珍对生活的态度,她生活的全部内容就是一个“爱”字。
    经过这样一次感情生活的太洗涤,她没有绝望,没有自暴自弃,但也没有痛定思痛后的大彻大悟,却有一段令人心酸而又心寒的呼喊:“她在爱情上的追求是多么天真,悲剧不是命运造成的,而是她和亲爱的加林哥差别太大了,她只能接受现实的宣判”。
  这是无奈的妥协?还是愤懑的谴责? 巧珍选择了马栓,无论她与马栓会不会有一个幸福美满的结局,无论这个悲剧给她留下的伤口多长时间才能愈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巧珍和高加林的离异在艺术形式上是一个悲剧,但站在现实的角度上去分析:与其把幸福寄托在这岌岌可危的爱情上,不如选择另一种爱,所以说,这恰恰是悲剧的结束。
     。

2019-02-26

95 0

    1、路遥小说《人生》中的高加林 一个负心汉,得到的没有珍惜,直到什么都没有时才想起曾拥有的,为时已晚;人性中现实也是并不美好的一面的体现,不过因其结局而让人更多的是叹息。
  假如换一种结局,很多人反而会佩服他的有抱负和有志向了,人有时只有在悲惨的处境中才能清醒过来。  这不能不说是人的悲哀 2、路遥小说《人生》中的刘巧珍 一个纯洁、善良、美丽的痴情女子,当爱时心里永远装的是对方,即使受到伤害,仍然一心为对方着想。
  可是面对她的结局谁又不会扼腕叹息呢?痴心女子负心汉,多情总被无情伤,情与名利的执着不是伤害自己就是伤害别人罢了。  世间的情不必执着。 3、《红楼梦》中的刘姥姥 一个游离于悲喜剧之外的见证者。
   4、《红楼梦》中的贾雨村 良心逐渐被世俗污染直至吞没的普通人。 。

2019-02-26

92 0

1、路遥小说《人生》中的高加林 一个卑微的小人物通过个人奋斗,试图提升社会政治/经济层次的奋斗史。 参考人物,《红与黑》中的于连,《马丁·伊登》中的马丁。 2、路遥小说《人生》中的刘巧珍 研究不深,不清楚。 3、《红楼梦》中的刘姥姥 刘姥姥是红楼梦作者超脱于大观园现场之外、于高空俯视人世变迁的第三只眼睛。

2019-02-26

96 0

  刘姥姥,人类社会奠基石部分中与上层建筑接壤的一块,是社会底层人民的代表。她以生存的基本形态和大观园中用财富精雕细琢而成的人文生活形成强烈的反差,让我们思考人的生存本意。当权利和金钱构筑的空中楼阁倒塌后,承受生命之重的是和土地亲近的人们,那些底层的,基本生活材料的生产者。
  整部作品中只有他家的生活是向上的。作者通过刘姥姥表达出:底层人看起来很土,很丑,但和昙花一现的穷奢极欲相比,他们才是真实可靠的。

2019-02-26

98 0

    考试?用这个???。。。 贾雨村(谐音:假语村言,极形容其做人虚伪;湖州人士,谐音“胡诌”极讽刺其办事不公,而这一切的故事也都只是“虚伪”(假),胡诌而已) 贾雨村从一个赶路费都没有的穷书生一跃成为高官,随后又一落千丈,单如此说定是令人匪夷,而放到《红楼梦》的整个大场面中,一切“内幕”就显而易见了。
     贾雨村本是有些才华的,也并非坏人。但他势力。借宿甄士隐(真事隐去)家时,他也只是一个淳朴穷困的书生,在相当黑暗的社会里甚至没有赚钱能力,却又向往富贵生活的他也只有对未来的迷惘。
  当时他并没有什么私心杂念,而只是绝望。但他最终的“成功”源于他的自信。他一直相信自己是块料:甄士隐与其作诗时,怀才不遇之愤恨毫无遗漏地表达出来,而甄家的丫头只是看他一眼,他就自信是对方爱上了自己,并暗自称赞那个女孩子的眼光。
    (其实这很可笑滑稽) 最终他也竟真的得到了“赞助”进京赶考了。数年后回来的是另一个他,虽依旧顾念旧情但显然多了富贵气息。对于士隐的失踪,他不过是“伤感叹息了一回,又问外孙女儿”“送了二两银子”,“遣人送了两封银子,四匹锦缎,答谢甄家娘子,又寄一封密书与封肃,转托问甄家娘子要那娇杏作二房”。
    这样本是件让人无奈的事情,在他的办理下,两天就转成了喜事。 而由于他的自命不凡,上任不久就被革职。这是他虽生气,却不发怒,可见他想的和做的是两样,这的确显出了他的虚伪,但又不失为待人接物所需的涵养。
  (试想谁又能不生气呢?只是若谁都发怒,为何不谁都忍忍呢?)之后雨村恰逢林如海为女儿择师,这林家就成了他高攀的起点。   起先他还只是安安稳稳地做黛玉的老师,并无杂念;而听了冷子兴的一翻演说,他马上就意识到,这一个林家可为其高攀的基石!在与冷子兴的对话中,他显然早已明白了事情原委,却丝毫没有表露。
  我们可以看到的,没有一点他试图高攀的心动,于是只剩下对其才华的赞叹——人人认为贾家公子“将来色鬼无疑”,他却指出,“其聪俊灵秀之气,则在万万人之上,其乖僻邪谬不近人情之态, 又在万万人之下。  若生于公侯富贵之家,则为情痴情种,若生于诗书清贫之族,则为逸士高人,纵再偶生于薄祚寒门,断不能为走卒健仆,甘遭庸人驱制驾驭,必为奇优名倡”,其出语不凡,更重要的是他所讲的在后文看来的确是句句应验的,可见贾雨村本身也的确才华横溢,对“人”也颇为了解,博览群书,可说看透人生。
    但却是这出众的才华,让他不免自满,导致自身的悲剧。 在贾政的介绍下,他做了高官,有了后台,他的人格也在不觉中继续变化着。头一桩事就是薛潘杀了人还抢走香菱。作为执政官,雨村本该明断是非;而他在收到那所谓“护官符”后就畏首畏尾,得知香菱真正身份后即便为了“官”和“命”,他有理由错判此案;但作为他最大,也是最初的救命恩人,甄士隐的女儿,他出于感恩也该有所表示。
    但他却什么也没有做。因为这时,他的良心早已在官场中逐渐泯灭了,他终于应和了这一假字,由一个被封建社会的黑暗欺压的阶层成为了制造黑暗的人们之一。假如说这也只是他的万不得已,那么之后他为了讨好贾赦,取到他想要的扇子,竟栽赃陷害扇子的主人,强行抄走别人视如生命的藏扇。
    这时,他显然已经是个自私,且卑鄙无耻、势力的小人。 他本应和宝玉有许多的共同语言,但从后文看宝玉并不带挈他。他也许自己并未察觉到,自己早已遗失了最初的善良,而表现出的除了伪善,还有充满官场气息的低俗——这是宝玉等人所排斥的。
   他最终的一出,表演得可谓精彩绝伦。  踩着贾府铺下的黄金大道的他,当发现贾府逐渐衰败的时候,“果断勇敢”地做出了推他下水的决定。于是这位贾府的“故交”,就最终败在了自己提拔出的人手中。
  试问贾府于他恩典何其之大!在这关键时刻,他却为了保官选择“踢掉贾府”,充分刻画了贾雨村这一代表人物所代表的封建社会的官员,在森严的等级制度下是何其不顾恩情,只图荣华,成为金钱和权利的奴隶! 由一个善良的书生到最终可说罪大恶极的封建走狗,贾雨村的一切都是由于受到了封建思想、封建制度的迫害。
    第一步做出坏事,他不过也就是稍有自满,或万不得已,并未做太大的伤天害理之事。但之后,他在金钱和权利的诱惑下逐步地走向了封建社会为他——为每个走仕途道路的人布下的陷阱。因为那个社会没有钱没有权,日子太难了。
  于是就有无数的贾雨村,为了保存现有的财富,为了无限地得到更多的财富,而成为了封建的奴隶。  他们都是些失去原本自我的牺牲品。在对他痛恨的同时,我们也应想想,那千百万曾经或一直同贾雨村一样才华横溢的书生,在漫长的五千年里,又有多少奇才被埋没在了封建的黑暗中呢! 刘姥姥 曾经显赫一时的贾府败落了,证明了依靠压榨农民生活的醉生梦死的寄生虫生活无法维持长久。
    一度横行的凤辣子,末了无论是回娘家了也好,休了也罢,一生好事没做过几件“好事”的她临终前依旧跟随的,除了小红、平儿,就还有一个刘姥姥。在《红楼梦》中,刘姥姥始终代表着淳朴的“无产阶级”。
  …… 恩恩 太晚了 该走了 再改天。。。 还有 这里的人太少,建议你多到人多的地方凑凑热闹,宣传宣传你这问题,要么我觉着总不够准确。  闻百家之言才好。

类似问题换一批

热度TOP

相关推荐
加载中...

热点搜索 换一换

文化/艺术
文学
地理
器乐/声乐
历史话题
书画美术
民俗传统
舞蹈
文学
文学
诗歌
小说
散文
戏剧
举报
举报原因(必选):
取消确定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