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教育/科学 学习帮助

用理论来解释 为什么有一千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理论来解释 为什么有一千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全部回答

2011-12-12

322 0

    大家熟知;“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一个读者的人生经历、价值取向不同,对文学人物形像的理解自然不尽相同。同样的道理,同样一篇文章,同样一个问题,不同的学生自然有不同的看法。
  这种精神理念,也正在当前的语文课堂里发荣滋长。而实质上,这种多元化文本解读打破了原来以教师解读为主的课堂模式,是新课标下新的课堂理念的具体体现。  那么,如何很好的在课堂上引导学生进行多元化文本解读呢,当然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了。
   首先教师在思想上要抛弃原有的旧意识,建立多元的,宽容的,以生活真实为基础的,追求创新的教学理念。不可一切从教学参考书出发,照本宣科,如果没有把作品文本和自己生活的真实体验结合起,那么老师自己的思想永远都只是停留在书本的层面上,就不会有什么有价值有创新的观点,也就不能在引导学生在多元解读的过程中享受到思维创新和撞击所带来的愉悦,更谈不上在课堂上灵活驾御课堂进行解读指导了。
     其次,要引导学生从自己的生活真实出发,从自己原始体验出发来解读文学作品,不要动辄拿起参考书看,这样学生的思维马上就被束缚住了,根本就谈不上有什么多元的解读。学生用的辅导书,时下太多却又林林种种却千篇一律,全是照抄教学用书上的主流观点,什么分段、段意、中心思想……应有尽有,学生在课堂上多据此参加讨论“快速地”回答问题,无疑都会得到老师的“肯定”和“欣赏”。
    例如:学到《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就是批判了封建的教育模式对儿童的束缚,而忽略了作品中对童年美好生活回忆的情感。“朝花夕拾”什么是“朝花”,“早晨开放的鲜花”这本身就是很美好的意境,那是童年的美好生活;什么是“夕拾?人近黄昏,重新回忆,这是诗一般美好的意境。
  所以作品里更多的是美好的回忆和怀念,回忆童年成长的过程,(这个过程实际上无疑是一个美好愉快的过程)怀念百草园,怀念三味书屋,怀念吾镜寿先生(实际上鲁迅对先生一直很尊敬先生,师生之间,书信来往不断),那都是非常美好的情感。
    如果我们仅以“批判”的目光来解读这篇作品实际上是很大程度的误解了作品原意,脱离了当时生活的真实,以“阶级意识来”肢解文学作品。 第三,多元解读既要引导学生从生活的真实出发又要善于引导学生用正确的的观点来看待作品,形成自己独特的看法或理解。
  一部作品,一个人物,放到特定的生活背景下可以那样去解读,但是放在不同的时代,或许有更进一步的解读。  例如“班门弄斧”的故事,放回古代, 也未免太自不量力了,甚至令人作呕。
  但是放到今天来解读,“弄斧到班门”这种勇气和优秀的个性,不正和今天新时代所提倡的大胆表现自我的理念,勇于剖析自我有所一致吗?现在不行不要紧,关键是如何发现自己的缺点并不断的改进,使自己的才能有所增进,现在出丑又有何惧呢? 最后,“多元解读”讲究从文本的不同侧面来解读,但要有“界”,这个界就是原则问题,不管做什么,怎么做,可千万不要违背了原则,否则,多元解读就是胡闹了。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但一千个读者,只能读出哈姆雷特,而不能读出青蛙王子,这就是一个基本的多元解读原理。例如:章艳老师上的《安塞腰鼓》,它是文学性很强的,抒情性很强的一篇散文诗。
  她自己把握这个文本的时候,她就着眼于这篇文章的整体的气势。主要通过反复朗读,而且让学生选择自己觉得最喜欢、最有感受的段落来读,要读出感情来,读出自己感悟来。  这个处理就反映出,章老师自己对这个文本有这种理解。
  而郑桂华老师,比较着重于细部的推敲。这就是两位老师在处理同一个文本的时候,已经贯穿了多元解读的思维这样一个原则。由于她们的不同的引导,所以课堂上都达到了异曲同工的效果。这就提醒我们教师:学生毕竟是未年人,总会有些欠考虑的观点,老师不能一味放任和鼓励,应该注意纠偏,误就是错误,要含蓄而确切的给学生指出来。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多元解读让学生在多元解读的过程中充分的发展思维,因文悟道,提高欣赏水平,提高认知水平,同时享受阅读所带来的快乐体验和成功愉悦,哪个学生还会说语文“皮厚难啃”?。
  

2011-12-11

289 0

意识的主观能动性,呵呵

2011-12-10

290 0

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矛盾具有特殊性。 还有些什么个人因素,知识结构,人生阅历什么的。

2011-12-10

318 0

    关于接受理论,有不少知名人士都做了相关的阐释:法国文学批评家圣伯夫说:“最伟大的诗人并不是创作得最多的诗人,而是启发得最多的诗人。”费尔巴哈谈到音乐时说:“当音调抓住了你的时候,是什么东西抓住了你呢?你在音调里听到了什么呢?难道听到的不是你自己的声音吗?”法国作家法朗士在《乐图之花》中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书是什么?主要的只是一连串小的印成的记号而已,它是要读者自己添补形成色彩和情感,才好使那些记号相应地活跃起来,一本书是否呆板乏味,或是生气盎然,情感是否热如火,冷如冰,还要靠读者自己的体验。
    或者换句话说,书中的每一个字都是魔灵的手指,它只拨动我们脑纤维的琴弦和灵魂的音板,而激发出来的声音却与我们心灵相关。”这段关于作品文本和读者理解之间存在着差异和互相补充,阐发的精彩议论,形象而生动地道出了接受理论的主旨。
   编辑本段理论基础 反对历史客观主义   接受美学理论家反对19世纪兰克的历史客观主义,反对文学作品有客观的永恒不变的涵义或意义。  他们认为历史研究是一种随着认识的增长而不断变化的对经验的研究。
  历史研究者同样受历史条件的制约。这一历史观是接受美学文学史观的基础。始自W。狄尔泰、M。海德格尔,由H。-G。加达默尔确立,P。里科尔予以补充的新解释学哲学,为接受美学提供了哲学基础和方法论。
  新解释学的“解释循环”、“效果史”、“水平融合”等概念成为接受美学的主要概念。  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原理启发接受美学把作者、作品、读者作为生产者、产品、消费者,置于交往动态关系中去考察。
  H。马尔库塞、E。布洛赫、阿多尔诺、J。哈贝马斯的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文化批判,以及结构主义美学的共时断面、“关系概念”、本文理论等也被接受美学批判地吸取。  姚斯把结构思想与历史思想结合起来,认为作品结构是更高级的结构,它是在作品的历史系列与公众态度系列之间的矛盾运动中产生的一种过程。
  姚斯还引进了科学哲学家K。R。波普尔的“期待水平”的概念,为接受美学划定了一个新的独特的研究范围。

类似问题换一批

热点推荐

热度TOP

相关推荐
加载中...

热点搜索 换一换

教育/科学
学习帮助
出国/留学
院校信息
人文学科
职业教育
升学入学
理工学科
外语学习
K12
学习帮助
学习帮助
举报
举报原因(必选):
取消确定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