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正在靠中国网文戒掉毒瘾

悠庄 2020-05-19 12:03 0



凯文·卡扎德从来没来过中国,但是却对中国的道教、太极、神仙等汉语词汇了如指掌。每天他都要在网上跟人交流最新听到的东方故事,一度让人误以为他是毕业于孔子学院的中华文化宣传大使。

但在2014年,他还只是一个无所事事的瘾君子,生活中除了毒品,没有东西能给他快感。

命运的转机出现在一次网络聊天,在网友的推荐下,他点开了中国玄幻小说《盘龙》Coiling Dragon的链接。

半年后,他成功戒掉了可卡因,从毒品给他营造的迷幻世界跳进了另一个由文字构成的太虚幻境。

他废寝忘食地沉浸在仙侠世界里,一百多万字的《盘龙》很快就被他啃完,最疯狂的时候,他找到三个翻译网站,同时追更15部风格迥异的中国网络小说。

过去我回家后只想着吸毒,现在我回家后满脑子想的都是中国小说。”2017年,他在中国网文翻译论坛武侠世界Wuxiaworld里讲述了自己通过网文戒掉毒瘾的蜕变经历,立即引起国内媒体的注意,远渡重洋在中文互联网界当了一回正能量励志网红。

和凯文一并引起国人注意的,还有大量被翻译成英文并在海外网站被老外拜读的中国网文。

2015年初,美国华裔网友“任我行”翻译的《盘龙》像一颗抛入水中的石头,掀起了中国网络小说在英语世界翻译热潮的开端,许多大部头小说的翻译也紧随其后。

次年,《妖神记》接过《盘龙》的衣钵,成了在国外最火爆的中国网文。由于故事设定可以捕捉妖怪,合宠升级,在一定程度上跟口袋妖怪和魔兽世界有共同之处,迅速吸引一批海外读者,在当时是唯一一本英文更新进度赶上中文进度的书。

在中国网文翻译第一阵地武侠世界Wuxiaworld,每天都会更新大量翻译作品,这些来自东方的神秘仙侠小说在国外读者面前徐徐展开。

通过鼠标点击任何一部故事的章节,就能开启一段奇妙的冒险,沉浸到东方的仙侠世界观,跟随主人公的视角学习修仙秘籍,偶遇闻所未闻的奇珍异兽和仙丹灵药。

随着仙侠小说受到越来越多老外的追捧,今天的国外读者们已经开始互相称呼对方为“fellow daoist”,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道友,并用May the Dao be with you代替May the God be with you(愿上帝与你同在)作为相互致意的问候语。

以后外国出现电闪雷鸣的时候,说不定会有一帮网文书迷对天怒吼:何方道友在此渡劫?

那些在国内网络文学里自成一派的体系和概念,例如“渡劫”“飞升”,正通过当代民间翻译团体的努力,深入国外读者的内心。

YouTube上,翻译过《我欲封天》《一念永恒》《英雄无泪》等多部中国网文作品的国外博主Deathblade担起了当代玄奘的任务,由于Deathblade的翻译功力实在是太信达雅,导致很多老外知道他的白人身份后都大吃一惊。

这位当代玄奘经常在自己的频道和读者分享小说翻译相关的话题,给其他书迷们认真讲解武侠、仙侠和玄幻小说的区别。

他还介绍各种书中出现的口诀、招式、武器,门派和宗族的区别,为什么中国网文喜欢开后宫,甚至还特地出了一期内容给老外解释什么是面子。

中国文化渗透到了一些网文爱好者的生活中,一个老外沉迷中国仙侠网文,在客厅内泡900斤干冰,营造小说中的仙境。

中国网文就是将这些东西披上一层中国文化的外衣,把古老的人物用新鲜的方式重新包装起来,同时又让西方读者产生共鸣。

在虚构的仙侠网文的世界里,语言障碍和文化隔阂被自然消解,人性层面的自由得到了暂时的解放。

正如张艺谋说的:“武侠是每个人心中都存在的幻想世界”,在全球价值观分裂的今天,这种能连接人类共同幻想的桥梁显得越来越珍贵。


爱问日报 - 分享你的知识、经验和见解,欢迎投稿戳这里>>

最新文章

一吐为快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