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修改人类胚胎基因CCR5,来对抗“艾滋”?

姚燧 2018-11-27 17:10 56,429

据人民网11月26号报道,南方科技大学的科学家贺建奎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在十一月诞生。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有可能具备天然抵抗艾滋病的能力。消息发出后引发全球学界震动。

首例艾滋免疫婴儿诞生:为何修改CCR5基因来对抗艾滋?

  南方科技大学贺建奎教授

  这条消息发布后,经过短暂的兴奋,立即引发科学界和公众的普遍质疑。

  同一天,一百多名科学家联名发表声明,谴责这一实验。而随后的新闻调查表明,这一实验的伦理审核可能存在造假,南方科技大学、深圳市科委、甚至临床实验的医院都先后发表声明,表示对这一实验不知情。

首例艾滋免疫婴儿诞生:为何修改CCR5基因来对抗艾滋?

  总而言之,在AI和基因编辑基础发明后,我们过去所有的游戏规则都可能失效,而人类目前可能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熟悉基因编辑领域的生物学家王立铭教授表示:“这项技术现在仍然充满未知风险。所以,我认为,目前就在人类个体身上尝试高风险、又几乎没有任何健康好处的研究,不光是不科学的,更是不道德的。这是对人类尊严和科学精神的践踏。”

首例艾滋免疫婴儿诞生:为何修改CCR5基因来对抗艾滋?

  回归到科研本身来讨论,为什么用修改“CCR5基因”的方法来对抗艾滋病?

  首先得说明,用修改CCR5基因的方法来对抗艾滋病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主意。

  众所周知,艾滋病的发病原因,是一种叫做人类免疫缺陷病毒——简称HIV——的感染。

  HIV能够精确地识别人体中的某一类免疫细胞,入侵并且杀死这些细胞,从而让患者丧失免疫机能,最终可能会死于严重的感染。请注意,HIV之所以能够那么精确地瞄准人体免疫细胞,是因为这些细胞的表面,有一个天然的分子路标被HIV偷偷利用了。这个分子路标就是CCR5基因生产的。

首例艾滋免疫婴儿诞生:为何修改CCR5基因来对抗艾滋?

  所以,反过来说,如果人体当中天生就没有这个CCR5基因,那是不是人就能天然对艾滋病毒免疫呢?

  还真是这样,在人类世界里,有1%的北欧后裔体内,CCR5基因还真的就出现了一个天然的基因缺陷,这些人就真的从来不需要担心艾滋病的问题!更有意思的是,虽然他们也有一些健康风险,比如说得了流感之后死亡率会更高等等,但是这些人的总体健康情况还是不错的。

  人类世界里存在的这个天然的艾滋病防御武器,给很多医生和科学家提供了对抗艾滋病的思路。

  比如说,在著名的柏林病人的案例里,同时患上了艾滋病和白血病的美国人蒂莫西·雷·布朗就接受了来自CCR5基因缺陷人群的骨髓移植,没想到他的白血病和艾滋病竟然被同时治好了!

  就在几年前,美国圣加蒙公司还在研究通过一项编辑基因的技术,人为破坏掉艾滋病人体内的CCR5基因。他们确实也发现,这些病人体内的病毒水平明显降低了。也就是说,破坏CCR5基因,确实可能是一种有效、而且相对安全的治疗艾滋病的新思路。

首例艾滋免疫婴儿诞生:为何修改CCR5基因来对抗艾滋?

  科学家的顾虑与担忧:为什么我们不能解禁基因编辑人体实验?

  因为这个技术的操作的风险太大了!并且不合乎人类世界最基本的伦理底线。

  现实层面,基因编辑技术至今仍然是在蓬勃发展和快速推进的前沿生物学技术,就算是目前被广泛研究和应用的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也仍然有许多根深蒂固的风险没有得到解决。

首例艾滋免疫婴儿诞生:为何修改CCR5基因来对抗艾滋?

  其中最主要的风险就是,这项技术在应用的时候难以避免所谓的“脱靶”效应,很容易破坏人体当中原本正常的无关基因,导致可能非常严重的、从原理上难以准确预计的遗传疾病风险。

  总之,这项基因操作给刚出生的孩子们带来的好处微乎其微,但是付出的代价却是各种根本无法预测和治疗的遗传疾病风险。

  理论层面,从发现了修图神器那一天开始,人们就已经掌握了定位修改人类基因的能力。而且科学家们确实也这样做了,他们第一时间就把这项技术应用在了人类当中。那为什么到现在才有第一例婴儿的报道呢?因为之前人们的实验总是在胚胎阶段就被人为毁掉的。研究者不仅有安全方面的顾虑,更有伦理方面的。

  首例艾滋免疫婴儿诞生:为何修改CCR5基因来对抗艾滋?

  首先,人们知道,写着命运的天书岂能随意修改!哪怕改错一个小地方,都可能毁掉整个蓝图。毕竟我们对这本天书的了解才九牛一毛,如果贸然把一个受精卵中的基因修改了,万一不小心犯了一个错,那么这个孩子就有可能被毁掉了。虽然那把修图神器非常精准,但是也不能保证百分之百不会脱靶。如果不能保证完全的安全,我们如何放心地将这种技术应用在人类身上呢?

  其次,虽然这种神器在人类受精卵上的有效性早就已经被实验过了,但这些胚胎一般在存活的14天之内就被毁掉了。因为此时的人类胚胎还未分化出神经等结构,尚不具备人的特征,所以可以认为还不是一条人命。这次的实验之所以不同,就在于这些经过处理的胚胎没有被毁弃,而是植入了母体,发育成了胎儿并且出生了。因此,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不是一次科学的突破,而是一次科学伦理学的“突破”:我们究竟有没有权利在活人身上试验这项新技术?

  有人会问,很多新的药物和手术不都是在活人身上做试验吗?没错,但是基因编辑技术有特殊的地方。首先,这个技术不是改变人的局部,而是改变人的蓝图,是从本质上的改变。第二,药物等人体试验在开展之前都会向受试个体进行详尽的介绍,确保受试个体是完全知情并且自愿参加的。但是这项技术是对受精卵进行的,进行试验的时候,人还没出生呢,何谈知情权和自愿呢?即便这两个孩子没有什么太大问题,但是这个实验却开了一个不好的先例,如果以后再有类似的试验,是否能通过审查呢?如果申请者越来越多,会不会出问题呢?现在没人能回答。

首例艾滋免疫婴儿诞生:为何修改CCR5基因来对抗艾滋?

  更为严重的是,人们发现细胞上并非只有CCR5这一个“门卫”基因,还有很多个“门卫”基因也能够被艾滋病毒识别,从而导致细胞被艾滋病毒感染。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改变了婴儿的CCR5基因,并不能保证他们以后不会得艾滋病。最重要的是,现在我们已经有非常完善的母婴阻断技术,就算母亲有艾滋病,也可以生出健康的宝宝。这就意味着,这项实验并非为了治病,也不能治病,也没可能完全排除艾滋病侵染的可能,却为孩子带来了巨大的基因风险。

首例艾滋免疫婴儿诞生:为何修改CCR5基因来对抗艾滋?

  这项技术在人体实验上的解禁,还有可能造成其他隐患。还记得被“生物免疫疗法”欺骗的魏则西吗?那项疗法在临床上已经被证明无效了,所以早已被美国人抛弃。可是到了中国,就被不法分子说成是救命利器,利用人们的求生欲望,大肆骗钱。如果基因编辑技术被批准在人身上使用了,那么这项技术也很有可能沦为骗钱的把戏。比如某些人宣称找到了一个基因,对这个基因进行编辑可以让人免疫癌症。然后给顾客进行基因检测,声称体内具有“致癌基因”的人后代非常容易得癌症,但是如果对受精卵进行编辑,就能让你的后代免除风险。如果是你,你愿不愿意做一个呢?这就是跟“生物免疫疗法”很类似的骗术。  

  结语

  总的来看,这次的新闻事实上并非是一个科学技术的里程碑。无论是基因编辑、还是胚胎移植、甚至是天然免疫艾滋病,这些都不是新鲜事,都是人类已经掌握的技术。这个事件的爆点,其实还是在于它突破了目前我们对科研伦理的界定。我们打开的到底是潘多拉的魔盒,还是阿拉丁的神灯?请每一个人都好好思考一下吧!

  最后,衷心希望这两个孩子会一生平安。

文章来源:DeepTech深科技、得到APP、网易综合整理

爱问日报 - 分享你的知识、经验和见解,欢迎投稿戳这里>>

最新文章

一吐为快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