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与第三者所生女儿,能否继承妻子遗产?

悠庄 2018-07-04 18:37 36,983

江苏南通市民孙华妻子李兰在去世前立下公证遗嘱,将名下房产交由养女孙慧继承。李兰去世后,孙慧打官司要求按遗嘱继承。不料,孙华与第三者所生女儿孙莹突然出现,要求继承这份遗产。

  丈夫与第三者所生女儿,能否继承妻子遗产?

  孙华和李兰1980年结婚,一直没生育子女。1987年,孙华和李兰抱养了出生不久的女孩,取名孙慧。孩子的到来,一度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无限的乐趣。然而,孙华一次的婚外情却将这一切都彻底打乱。2012年,孙华在外出经商过程中,和案外人刘玲生育一女取名孙莹。面对老公的背叛,李兰悲痛至极,想一死了之却又放心不下女儿孙慧。

  李兰将她的伤心、绝望全部写到日记里。不久,她得了尿毒症。2016年4月,自知来日无多的李兰立下公证遗嘱,决定在自己死后,将3套房屋中属于自己的部分由唯一的女儿孙慧继承。半年后,李兰因病去世。

  2017年7月,孙慧起诉父亲孙华和外公李品至南通市崇川区人民法院家事法庭,请求依法继承李兰的遗产。

  法庭上,孙华辩称,孙莹也是李兰的法定继承人,要求参加诉讼。

  法院依法通知孙莹作为原告参加诉讼。孙莹通过法定代理人孙华主张:孙莹和李兰生前构成继女和继母的关系,李兰2016年的公证遗嘱没有对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法定继承人孙莹保留必要的遗产份额,属于无效的遗嘱,李兰所有的遗产应当按照法定继承处理。

  孙慧和李品都认为,李兰生前对孙华出轨一事深恶痛绝,孙莹不是李兰的法定继承人,公证遗嘱合法有效。

  为了弄清楚孙莹有没有和李兰一起共同生活,家事法庭委托家事调查员多次走访李兰生前的邻居、社区民警以及孙莹的生母刘玲,并作出调查报告。

  经当事人质证,最终法院认定李兰因慢性肾衰竭(尿毒症期)没有抚养孙莹的能力,也没有抚养孙莹的意愿。

  崇川法院家事法庭经审理认为,孙莹并非李兰的养女,也不是李兰的继女,因此孙莹并非李兰的法定继承人,公证遗嘱合法有效,遂判决支持了孙慧的诉讼请求。

  丈夫与第三者所生女儿,能否继承妻子遗产?

  #连线法官#

  认定孙莹为法定继承人有违公序良俗

  该案合议庭审判长陈程介绍说,我国现行法律确认的拟制血亲有两类:一是养父母与养子女以及养子女与养父母的其他近亲属;二是在事实上形成了扶养关系的继父母与继子女、继兄弟姐妹。本案中,孙莹并非李兰的亲生女儿,那么就要判断孙莹和李兰是否构成拟制血亲。首先,孙莹并非李兰的养女。双方并不满足收养法规定的收养条件,也没有办理收养登记。其次,孙莹也并非李兰的继女。根据继子女与继父母之间是否形成了抚养关系,其可分为以下分类:一是由共同生活的法律事实形成的拟制血亲的继父母子女关系;二是直系姻亲的继父母子女关系。孙莹为孙华与李兰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案外人非婚生育的女儿。孙莹的生父母均健在,即使孙莹与李兰曾经共同生活,亦不可能形成法律上继子女关系。

  “认定孙莹是李兰的法定继承人不仅没有法律依据,而且违背公序良俗。”陈程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十条规定,处理民事纠纷,应当依照法律;法律没有规定的,可以适用习惯,但是不得违背公序良俗。婚姻法规定了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夫妻之间应当相互忠实、互相尊重。孙华在与李兰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案外人共同生活生育子女,违反了婚姻法的上述规定。如果认定孙莹是李兰的法定继承人,等于变相鼓励违背夫妻之间忠实义务,不仅违反了婚姻法基本原则,亦将极大损害社会公序良俗。

爱问日报 - 分享你的知识、经验和见解,欢迎投稿戳这里>>

最新文章

一吐为快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