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文化/艺术 文学

中国的文学史上,红楼梦是不是顶峰?

全部回答

2019-04-25

0 0

    答案是肯定的。 中国古今第一奇书 中国古典小说的艺术最高峰 一本不读就是人生极大遗憾的书 《红楼梦》是中国最具文学成就的古典文学巨著,它是中国古典文学创作的巅峰之作,是全人类的文化瑰宝。
   《红楼梦》在中国小说中,是一部空前伟大的作品。全书虽以贾宝玉、林黛玉爱情为线索,以大观园的风月繁华为背景,但它的真正重点并不在这些地方,它通过对"贾、王、史、薛"四大家族荣衰的描写,展示了广阔的社会生活视野,森罗万象,囊括了多姿多彩的世俗人情。
    《红楼梦》内蕴含着一个时代的历史容量,是封建末世的百科全书。它写贾家用度的奢侈,长幼的淫乱,礼法的虚伪,骨肉的内哄,在社会上的专横,对下人的残忍,收租放帐的剥削等等,都非常深刻。
  对于被压迫、被剥削的劳动人民与没有人身自由的奴婢,尤其在封建社会受压迫最深的妇女则是寄予了深深的同情。   全书的结构,新颖而奇巧,开篇就用了五个回目以神话故事、"假语村言"掩去内容的实质,将作品置入扑朔迷离之中,而改借用"真""假"观念,托言"梦""幻"世界,使得整部小说按着这一以假寓真的结构铺陈发展,最后营造出一个"生活世界"。
  在《红楼梦》中,除却著名的金陵十二钗,其他有名有姓的人物就有400多个,这众多的人物如"过江之鲫",纷繁多姿,个性鲜明,生气勃勃,绝无重复,囊括了世间各色人等,即便在同一个人的塑造上,也是一人千面,令人叫绝。
     …… 因此,可以这么说,品读《红楼梦》,实际上是与五千年中华文化、与百科知识打交道,一定可以从中受益匪浅。 《红楼梦》是中国叙事文学的皇冠。曹雪芹以十年辛苦,把整个生命投入其中,吁请世人解读其中的意味。
  它是一个伟大的回忆,一个失乐园者悲凉的忏悔的回忆。  它以"好就是了,了就是好"的故事终局作为开端,向内发掘无才补天的灵魂,向外展示锦衣玉食的崩溃。它融合着诗化的写实和神话化的象征,由一个凄楚动人的爱情故事,透视了所谓"贵族中国"的充满命运感的悲剧。
  要了解古老中国的大家族制度的生活方式、礼仪规范和人间趣味,不可不读此书;同样地,要了解中国文学的大家风范和中国语言的奇妙魅力,也不可不读此书。   --杨 义 读《红楼梦》 《红楼梦》是了不起的。
  它在中国古典文学里面,带来了一个全新的空前未有的东西,就是把女人当人,对女性尊重。 封建社会把人不当人,尤其把女人不当人。中国古典文学尽管写出了不知多少美丽的女性的形象,但是,其中最高的也不过是敢于为自己的爱情和幸福而斗争的可爱的形象,例如崔莺莺和杜丽娘;其次是被侮辱被损害的可同情的形象,例如刘兰芝和杜十娘;再次是可怜悯的形象,例如"宫怨"诗、"思妇"诗的主角;最低的则是供玩弄供侮辱供蹂躏的对象…… 这样一比,就看得出《红楼梦》确实伟大。
    作者曹雪芹自己说得很清楚,他写作的目的就是要"使闺阁昭传",就是要使天下后世知道"闺阁中历历有人","万不可使其泯灭也"。封建眼光把女人看做"贱人",第二等的人。曹雪芹却说:"今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考较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我之上,我堂堂须眉,诚不若彼裙钗;我实愧则有余,悔又无益,大无可如何之日也。
    "他为了这个目的来写,也的确写得很成功。在他的笔下,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贾探春、晴雯、鸳鸯、紫鹃、平儿……几十个青年女性,不仅仅是美丽,不仅仅是聪明,而且首先是有思想有感情有意志的、"行止见识"不凡的、有独立人格的人。
   中国封建社会对女人特别残酷。我们今天当然都知道,压迫妇女的,根本上是制度,不是男性。  但在那样的制度下,恐怕没有一个男性不是夫权主义者、大男子主义者,没有一个男性不是自以为高出妇女一等,把妇女视为花鸟、玩物和工具。
  妇女解放的斗争对象当然不是男子,但妇女解放的每一步,无可避免地要同男子这种贱视妇女的态度发生不可调和的冲突。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几千年的黑沉沉的囚禁和虐杀女性的牢狱中,竟然第一次听到"我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这样的呼声,这是多么了不起! …… 笼罩全书的《红楼梦曲子》,更是直接的女性颂歌的大联唱。
    它歌颂黛玉是"世外仙姝寂寞林",歌颂宝钗是"山中高士晶莹雪",尤其是歌颂湘云道:"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读者听了这样的颂歌,才能深刻感受她们的悲剧。
   《红楼梦》作为对女性的颂歌,不仅加强了它作为女性悲剧的力量,而且是它之所以能够写出女性悲剧的原因。  这就是说,中国封建社会的青年女性的悲剧,早已演出了一两千年。直到曹雪芹,才把这个悲剧写出来,这不是偶然的,而是因为他把女人当人,尊重女性,才看得出这是悲剧。
  "世有伯乐而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世有曹雪芹,才看得出青年女性是"山川日月之精英",才看得出写得出她们的悲剧的命运。  有才情的女子常有,而曹雪芹也是不常有的。
   ……(舒 芜) 《红楼梦》之前,文学作品中女性一向是毫无地位可言的,是被侮辱被损害的对象。在那恶浊的社会里,曹雪芹是一个清醒者,"世人皆醉我独醒",他看到了女性作为人的美,他热情讴歌女性的美,"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峨冠博带""须眉男子"是可鄙的,女性是圣洁高贵的。
     --凌小平 我说女人味儿 不知当今的"女权主义"者们,如何评价曹雪芹在《红楼梦》里所表达的男女观。他是尊女而贱男的,认为女儿是水做的,清爽尊贵,男人则是泥做的须眉浊物,龌龊不堪;当然,他通过书中主人公所宣谕的"尊女观",是有附加条件的,就是水做的女儿不能嫁人,更不能变老。
    嫁了人、变老了,那甚至比泥做的男人更等而下之,好比死鱼的眼睛,令人觉得恶臭难忍。有人问到我,如何看待"女人味儿"?这是一个消遣消闲的话题,似不必故作姿态,非把这问题沉重化、深奥化。
  简而言之,也许是受曹雪芹影响太深吧,我是服膺他的"女儿观"的,所以我认为女人味儿,应体现为水一般的柔美。   有"红学家"指出,曹雪芹之所以尊女贱男,是因为他有一腔反封建礼教的愤懑,封建礼教倡导男尊女卑的伦理秩序,他偏要打破。
  那为什么又仅仅把尊女的范畴界定在未嫁的少女之内呢?因为未嫁的少女还未曾被那糟糕的社会环境所污染扭曲,一旦嫁了人,就难免变质,用今天流行的词语来说,就是被异化了。  瞧,说是来一篇消遣消闲的游戏文章,又往重大意义去靠了!好,话归闲篇,我想说的是,女人味儿就应该是其本色味儿,女人的副性征,就是线条柔和,嗓音也较男性绵软,静若清池,动如涟漪,所谓"水灵"是也。
   现在我们这里不是封建社会了,女儿家嫁了人,一般来说,无变成"死鱼眼睛"之虞。  但素面朝天的黄花闺女,步入社会后,也有个受社会环境影响的问题。且先不说深层次的影响,光外观而言,现在有些都市女性,可能是受到了西方某些风气的影响,讲究健美。
  健而美,美而健,本是天大的好事,《红楼梦》里的林妹妹,心灵美没得说,可也太不健康了,以至跟她海誓山盟、不信"金玉姻缘"、坚信"木石姻缘"的贾宝玉,见了薛宝钗那丰满圆润的胳膊,也胡思乱想,希望那胳臂能够给林妹妹,好摸上一摸。
    可见健美的女人,是人见人爱的。 但现在的问题是,有些个西方女性,练健美练到那浑身的肌肉,一疙瘩一疙瘩的,钢浇铁铸般,竟与男性的健美运动员别无二致!我们可以在许多印刷品中,包括大挂历上,看到那种形象。
  不知别人看了感觉如何,我是浑身起鸡皮疙瘩,比看到"死鱼眼睛"还要恶心。  我觉得那样地去消灭作为女人的"水性",改柔美为"阳刚",是一种审美意识的错乱。当然,现在中国妇女中练健美练成那般模样的,似还不多见,但想方设法把水的特性"泥化"甚至"水泥化"的倾向,已经出现。
  比如说,也是受西方影响,现在一些都市妇女讲究"扮酷"。 "酷"的劲头,大体而言,是冷漠,是雕塑化,这也是反传统女人味儿,反温柔敦厚,反水一般灵动的柔美风格的。  对此,我当然不能也不应加以实际干预,但我要明白无误地说出我的意见:这太矫情,太做作,太没女人味儿,太令人遗憾! ……(刘心武) 曹雪芹 (1715~1763),清代小说家。
  字梦阮,号雪芹,又号芹圃、芹溪。祖籍辽阳,先世原是汉族,后为满洲正白旗人。 曹雪芹"身胖,头广而色黑"。  他性格傲岸,愤世嫉俗,豪放不羁。嗜酒,才气纵横,善谈吐。 曹雪芹是一位诗人。
  他的诗,立意新奇,风格近于唐代诗人李贺。他的友人曾称赞说:"爱君诗笔有奇气,直追昌谷破篱樊。" 曹雪芹又是一位画家,喜绘突兀奇峭的石头,于画中寄托了胸中郁积着的不平之气。 曹雪芹的最大的贡献还在于小说的创作。
    他的小说《红楼梦》内容丰富,思想深刻,艺术精湛,把中国古典小说创作推向最高峰,在文学发展史上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

2019-04-26

45 0

我认为不算是顶峰,文学体裁和形式是多样化多元化的,红楼梦只是在其中一个领域达到了顶点,但是其他的方面就不是了。抛砖引玉,欢迎大家砸砖。

2019-04-25

26 0

我以为直至今天还没有能超过它的。

类似问题换一批

热度TOP

相关推荐
加载中...

热点搜索 换一换

文化/艺术
文学
地理
器乐/声乐
历史话题
书画美术
民俗传统
舞蹈
文学
文学
诗歌
小说
散文
戏剧
举报
举报原因(必选):
取消确定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