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教育/科学 学习帮助

朱仝介绍

朱仝的外貌,第一次出场的描写,人物的评价,还有该人物的象征意义,回答得好,我会加分(不好意思,我是新手,积分不多,但请各位大侠怀着一颗助人为乐的心来帮助我,真的很急。谢谢!!)

全部回答

2018-09-22

0 0

    双峰镇地处平原与山区的接合部,人口稀少,偏僻荒凉。尤其是这里靠近双峰山,匪患猖獗。朱仝是名富有多年办案经验的捕头,但因为与知县不睦,一年前被打发到这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来负责治安。
  知县明摆着是给朱仝穿小鞋,所以县府调拨的人力物力都极拮据,但朱仝凭着自己独特的一套行事办案的作风,倒也使双峰镇还算太平无事。  所以,在双峰镇,朱仝是个不可或缺的人物。 这天,朱仝出现在镇上的赌馆里,混迹其中的一名江洋大盗被他识破,仓皇逃出,朱仝穷追不舍。
  在镇口,大盗被一人截获。此人骑马持刀,比朱仝小上几岁,一脸正气。 这人是新来的捕头雷横。几年前,雷横和朱仝同在县衙当差,朱仝年长几岁,资历较深,对雷横有过指点帮助。  但后来,朱仝与知县不睦,被打发来了双峰镇,而雷横却颇受知县赏识,很快成为县衙正牌捕头,二人的关系也变得微妙起来。
   朱仝对雷横的突然到来感到意外。按照雷横的说法,最近匪患猖獗,知县担心朱仝一个人势单力孤,特派雷横前来加强力量。朱仝对此说法半信半疑,心里对雷横加了一份戒备,自然对雷横的到来表现得不冷不热。
     雷横心里也有几分别扭。朱仝在双峰镇一手托天惯了,一向我行我素,根本不把雷横放在眼里。雷横认为朱仝世故、玩世不恭、江湖习气,成天混迹于赌场、妓院,更适合当土匪而不是都头。
  尤其对于朱仝动用私刑的办案方式,雷横坚决反对。两人为此发生争执。 镇子上唯一一家客栈,艺妓白秀英在此卖唱。  白秀英长得妩媚,又会左右逢源。她知道自己一个弱女子要想在此立足,必须要有靠山。
  所以,朱仝就成为当然人选。镇上人都知道,白秀英和朱仝关系暧昧。客栈老板马桩子多仰仗朱仝,所以为二人大行方便。白秀英盼望有朝一日朱仝能给自己一个名分,带自己离开双峰镇这个鬼地方,但朱仝总是不置可否,令白秀英很是惆怅。
     雷横带来了县府的公文,要惩治匪患云云。朱仝却不以为然。他对这种公文已经司空见惯,他知道上头衙门只会空喊,却从来不肯给予实际的支持。 这天早晨,镇上来了几个精悍的过路客。
  久经匪患的镇上人嗅觉灵敏,都躲避三舍。几个过路客径直进了客栈歇脚,雷横怀疑对方身份,严加盘问。  就在双方要短兵相接时,昨晚与白秀英同宿的朱仝从楼上下来,化解了一场干戈,并不顾雷横的反对,放走了几个过路客。
   两人为此发生了第一次正面冲突。朱仝显得漫不经心,他很清楚那几个人的梁山身份,但长期以来,他与这种过路客已经形成一种默契——彼此行个方便,互不侵扰。雷横自然不会理解,更加怀疑朱仝与匪寇有染。
     雷横的怀疑不无道理。而雷横此行正是带着特殊任务来的。一年前,县府先后捉拿晁盖、宋江,都被对方逃脱,知县就怀疑是朱仝暗中捣鬼。朱仝被打发来双峰镇后,有传他与梁山那些人暗中有来往。
  为了掌握朱仝通匪的证据,知县特派雷横前来双峰镇。 当初,在晁盖、宋江有难时,朱仝确实曾经网开一面。  朱仝只是欣赏晁盖、宋江等人的义气,但并不想上山入伙。晁盖等人也不勉强,并通告属下,只要朱仝在双峰镇当差,梁山人就决不骚扰。
  每次由此路过,晁盖、宋江总要派手下人给朱仝捎些礼物,以示不忘旧恩,朱仝也不好拒绝。 对于朱仝与雷横的争执,白秀英却倾向于雷横一方。一直以来,她就对朱仝与梁山人扯不清楚颇有微词。  她不希望朱仝因为所谓江湖义气开罪官府,断送自己的前程,而她自己更不能跟朱仝冒这个险。
  白秀英与朱仝发生了争吵,白秀英出言不逊,朱仝一怒之下打了她。雷横都看在眼里,对朱仝更增添了怀疑。 从此以后,白秀英对朱仝渐渐失望,转而主动接近雷横。她认为雷横是县府的红人,比朱仝更靠得住,所以频频对雷横拉拢勾引。
    但雷横为人正直,刻意与白秀英保持距离。 这天傍晚,一队外地客商路经双峰镇,住进了客栈。朱仝清楚这将给双峰镇招来麻烦,要求他们在天黑之前离开镇子,如果非要在镇上过夜,必须缴纳一笔不菲的保护费。
  雷横坚决反对,他认为这种作法是畏缩和耻辱。见雷横态度激烈,朱仝一时难以说服他。  眼见着方才在客栈赌钱的三个陌生汉子骑马出了镇子,朱仝知道,今晚将有一场好戏。宋江将着实封公文,引着何观察,直至书案边,叫左右挂上回避牌;低声禀道:“奉济州府公文,为贼情紧急公务,特差缉捕使臣何观察到此下文书。
  ” 知县接着,拆开就当厅看了,大惊,对宋江道:“这是太师府遣干办来立等要回话的勾当!这一干贼便可差人去捉!” 宋江道:“日间去,只怕走了消息,只可差人就夜去捉。  拿得晁保正来,那六人便有下落。
  ” 时知县道:“这东溪村晁保正,闻名是个好汉,他如何肯做这等勾当?” 白描版朱仝随即叫唤尉司并两都头∶一个姓朱,名仝;一个姓雷,名横。 他两个非是等闲人也!当下朱仝,雷横,两个来到后堂,领了知县言话,和县尉上了马,迳到尉司,点起马步弓手并士兵一百馀人,就同何观察并两个虞候作眼拿人。
     当晚都带绳索军器,县尉骑着马,两个都头亦各乘马,各带了腰刀弓箭;手拿朴刀,前后马步弓手簇拥着,出得东门,飞奔东溪村晁家来。到得东溪村里,已是一更天气,都到一个观音庵取齐。
   朱仝道:“前面便是晁家庄。晁盖家前后有两条路,若是一齐去打他前门,他望后门走了;一齐哄去打他后门,他奔前门走了。  我须和晁盖好生了得;又不知那六个是甚么人,必须也不是善良君子。
  那厮们都是死命,倘或一齐杀出来,又有庄客协助,却如何抵敌他?只好声东击西,那厮们乱撺,便好下手。不若我和雷都头分做两路∶我与他分一半人,都是步行去,先望他后门埋伏了;等候呼哨响为号,你等向前门打入来,见一个捉一个,见两个捉一双!” 雷横道:“也说得是。
    朱都头,你和县尉相公从前门打入来。我去截往后门。” 朱仝道:“贤弟,你不省得。晁盖庄上有三条活路,我闲常时都看在眼里了;我去那里,须认得他的路数,不用火把便见。你还不知他出没的去处,倘若走漏了事情,不是要处。
  ” 县尉道:“朱都头说得是,你带一半人去。” 朱仝道:“只消得三十来个彀了。  ”美鬃公朱仝领了十个弓手,二十个士兵,先去了。 县尉再上了马。 雷横把马步弓手都摆在前后,帮护着县尉;士兵等都在马前,明晃晃照着三二十个火把,拿着叉、朴刀,留客;住,钓镰刀,一齐都奔晁家庄来。
   到得庄前,兀自有半里多路,只见晁盖庄里一缕火起,从中堂烧将起来,涌得黑烟遍地,红焰飞空。  又走不到十数步,只见前后四面八方,约有三四十把火发;焰腾腾地一齐都着。 前面雷横挺着朴刀,背后众士兵发着喊,一齐把庄门打开,都扑入里面,看时,火光照得如同白日一般明亮,并不曾见有一个人;只听得后面发着喊,叫将起来,叫前面捉人。
   原来朱仝有心要放晁盖,故意赚雷横去打前门。   这雷横亦有心要救晁盖,以此争先要来打后门;却被朱仝说开了,只得去打他前门。 故意这等大惊小怪,声东击西,要催逼晁盖走了。
   朱仝那时到庄后时,兀自晁盖收拾未了。 庄客看见,来报与晁盖,说道:“官军到了!事不宜迟!” 晁盖叫庄客四下里只顾放火,他和公孙胜引了十数个去的庄客,呐着喊,挺起朴刀, 朱仝剪纸从后门杀出去,大喝道:“当吾者死!避吾者生!” 朱仝在黑影里叫说:“保正快走!朱仝在这里等你多时。
    ” 晁盖那里听得说,同公孙胜舍命只顾杀出来。 朱仝虚闪一闪,放开路让晁盖走。 晁盖却叫公孙胜引了庄客先走,他独自押着后。 朱仝使步弓手从后门扑入去,叫道:“前面赶捉贼人!” 雷横听得,转身便出庄门外,叫马步弓手分投去赶。
   雷横自在火光之下,东观西望,做寻人。   朱仝了撇了士兵,挺着刀去赶晁盖。 晁盖一面走,口里说道:“朱都头,你只管追我做甚么?我须没歹处!” 朱仝见后面没人,方才敢说道:“保正,你兀自不见我好处。
  我怕雷横执迷,不会做人情,被我赚他你前门,我在后门等你出来放你。你见我闪开条路让你过走?你不可投别处去,只除梁山泊可以安身。  晁盖道:“深感救命之恩,异日必报!” 朱仝正赶间,只听得背后雷横大叫道:“休教走了人!” 朱仝分付晁盖道:“保正,你休慌,只顾一面走,我自使他转去。
  ” 朱仝回头叫道:“三个贼望东小路去了!雷都头,你可急赶!” 雷横领了人,便投东小路上,并士兵众人赶去。   朱仝一面和晁盖说着话,一面赶他,却如防送的相似。 渐渐黑影里不见了晁盖,朱仝只做失脚,扑地倒在地下。
   众士兵随后赶来,向前扶起。 朱仝道:“黑影里不见路径,失脚走下野田里,滑倒了,闪挫了左脚。” 县尉道:“走了正贼,怎生奈何!” 朱仝道:“非是小人不赶,其实月黑了,没做道理处。
      这些士兵全无几个有用的人,不敢向前!”英雄 水浒一零八将 朱仝县尉再叫士兵去赶。 众士兵心里道:“两个都头尚兀自不济事,近他不得,我们有何用!” 都去虚赶了一回,转来道:“黑地里正不知那条路去了。
  ” 雷横也赶了一直回来,心内寻思道:“朱仝和晁盖最好,多敢是放了他去?我却不见了人情!” 必来说道:“那里赶得上!这伙贼端的了得!” 县尉和两个都头回到庄前时,已是四更时分。

类似问题换一批

热度TOP

相关推荐
加载中...

热点搜索 换一换

教育/科学
学习帮助
院校信息
升学入学
理工学科
出国/留学
职业教育
人文学科
外语学习
K12
学习帮助
学习帮助
举报
举报原因(必选):
取消确定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