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商业/理财 财政 财政

向日本发起劳务索赔需要哪些资料?

日本发起劳务索赔需要哪些资料

全部回答

2014-04-21

51 0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作为世界反法西斯同盟重要组成部分的中国,在长达14年的抗日战争中,付出了巨大的民族牺牲。据统计,在这场历时持久的战争中,中国军民伤亡人数总计高达3500万;各种损失折合当时美元计算数额高达1000亿以上。
  然而,令人惊异的是,在战争结束后,战败的日本却没有向作为主要战胜国之一的中国缴付赔款。  而那些受战争破坏远较中国为轻的东南亚国家却不同程度地获得了赔偿,其中缅甸、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所得赔款分别为2亿美元、5.5亿美元和2.23亿美元,甚至连当时尚未统一的越南南方吴庭艳政权也获得了赔款3900万美元。
   1945年9月2日上午10时,日本代表于停泊在东京湾的美国战舰“密苏里号”上,签署了投降书。  此前,意大利与德国已分别于1943年9月3日和1945年5月7日向盟军投降。
   1947年10月25日,经过两年多的调查核实,同盟各国向日本提出了索赔要求,总计金额为540亿美元,中国也在其中。但是在赔偿如何分配的问题上,各国意见不一,英国要求占有赔偿的25%,美国要求34%,苏联要求14%,法国要占12%,澳大利亚要占28%,仅这几个国家,还未包括受害最重的中国的要求,分配比例总和已超过了100%。
    中国在会上以“受害最久,牺牲最烈”为由据理力争,坚持应获日本赔偿总数的40%,但各国不依,仅同意占30%。 而日本方面,直到旧金山对日和约签字,从未向任何国家提起过战争赔偿问题。
   美国操纵旧金山会议把中国拒之门外 1951年7月12日,美国公布了对日和约草案,并在7月20日向同盟各国发出了召开旧金山会议的邀请函,从而把一度被搁置的对日和约问题再次提上日程。  但是,令世界各国大为惊讶的是,在美国起草的对日和约草案中所列的对日作战国家的名单中没有中国,其后中国也没有收到出席旧金山会议的邀请函。
  旧金山会议把中国关在了门外。 旧金山和约是很不公正的条约,它把对日作战的起始时间定为1941年12月7日,从而抹杀了中国人民自1931年9月18日起,特别是1937年7月7日至1941年12月7日这几年对日寇的单独抗击的历史。
    同时,和约在赔偿问题上极力宽大日本,只是泛泛地规定:“日本国对战争中造成的损害及痛苦,将向盟国支付赔偿。” 9月18日,周恩来外长代表新中国政府严厉谴责了旧金山和约,指斥它是“一个复活日本军国主义,敌视中苏,威胁亚洲,准备新的侵略战争的条约”。
  同时声明,“旧金山和约由于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参加准备、拟制和签订,中央人民政府认为是非法的、无效的,因而是绝对不能承认的。  ” 然而,此时退到台湾的国民党当局为了争得与日本缔约的所谓“正统地位”,转而承认旧金山和约,追随美国的意愿走上了与日本单独缔约的道路。
  1951年9月12日,台湾当局外长叶公超发表声明表示:台湾当局愿意以旧金山和约为蓝本与日本签订双边和约。 日本玩花招,台北为争正统放弃赔款 1951年10月25日,蒋介石派驻日本代表董显光拜会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冈崎胜男,询问有关缔约的事宜。
    冈崎不慌不忙地答道:“我国现在若与贵国订立双边和约,势将引起大陆中国国民对我之仇视”。 日本政要的一系列言论,使台湾当局如坐针毡,台湾当局为了保住所谓的正统地位,一方面连续电令驻美大使顾维钧策动美国对日施加压力,一方面又在草拟的对日和约当中广作让步,特别是在日本方面尤为敏感的赔偿问题上更为明显。
    如草案中规定:中国只要求“利用日本国民为中华民国从事生产打捞及其他工作,以作为补偿。除此之外,中华民国放弃一切赔偿要求,放弃该国及其国民因日本国及日本国民在作战过程中所采取任何行动而产生之其他要求。
  ”这个草案已初步放弃了日本赔偿,仅仅保留了一部分劳务补偿内容。 由于美国当时出于反共目的,在亚洲奉行的是扶日而不弃蒋的政策,因此,在台湾力争与日本签约的问题上给予了大力支持。  并威胁道:“如果日本政府不同中华民国签订和约,美国国会就不批准旧金山和约。
  ” 在美国的强硬干预及台湾方面作出了重大让步的情况下,日本政府才“不情愿”地改变了态度。12月24日,吉田表示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愿与台湾缔结和约。1952年1月30日,日本委任河田烈为中日和谈首席全权代表赴台,与国民党政府外长叶公超进行双边谈判。
     1952年2月30日谈判正式开始,至4月28日和约签字,前后进行了正式会谈3次、非正式会谈18次,历时67天。谈判期间,日本方面又一次暴露了其阴险、狡猾的面目。蒋介石政府为了赶在旧金山和约生效前与日本达成和约,被迫在赔偿问题上作出全面让步,于3月25日决定放弃全部赔偿。
    仅在和约草案中列入下述文字:“日本承认其赔偿之义务,我方亦承认日本无力作出全部赔偿,为此……我方宣布放弃以劳务进行赔偿之要求。” 然而,得了势的日本变本加厉,对上述行文也不接受,坚持在和约中取消有关赔偿问题的条款,否则采取拖延的方法,拒不谈判。
  台湾当局无可奈何,于4月12日答应了日本的要求。  但是,蒋、日和约的最后签字直到4月28日下午3时才告完成,此时距旧金山和约生效仅仅还剩7个小时。 “蒋日和约”的缔结,引起了新中国人民的强烈抗议,1952年5月5日,即和约签字一周后,周恩来总理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严正声明:“对于美国所宣布生效的非法的单独对日和约,是绝对不能承认的;对于公开侮辱并敌视中国人民的吉田蒋介石和约,是坚决反对的。
    ”并且指责蒋介石所谓放弃赔偿要求的允诺是“慷他人之慨”,中国政府和人民绝对不予承认。 中日邦交正常化联合声明指出: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关系,中国放弃对日本的赔偿要求 1972年2月21日上午11时27分,当那架银白色的总统专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北京机场降落的一刹那,以中美苏三国为基点的国际战略新格局便诞生了。
     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的实况,通过卫星向世界各地进行转播。这次行动改善了自1949年10月1日起中美间相互敌视的历史,在世界范围内引起的震动不亚于一场大地震。 受到冲击最严重的莫过于中国东部近邻日本,一贯追随美国敌视中国的日本措手不及,当时的日本首相佐藤荣作是歪着嘴看完电视转播的。
     但是政治是排斥感情的,“识时务者为俊杰”,佐藤内阁深谙此理。尽管内心不满,但为了跟上美国的步伐,日本政府在尼克松访华后,便秘密地委托东京都知事美浓部在访华时给周恩来总理捎信,表示佐藤首相“要求亲自访华”。
  谁知当即被周恩来以“佐藤政府说了不做”为由加以拒绝,并宣布中日谈判不以佐藤为对象。  佐藤政府碰了一鼻子灰。 周恩来回绝佐藤的试探,并非表示中国不愿与日本复交,相反,新中国早在1949年6月20日便发表过迅速准备对日和约的社论。
  仅仅因为日本政府追随美国,承认蒋介石政权并与之缔结非法和约,才导致中日两国长期的敌对。尼克松总统访华后,形势的发展有利于解决中日历史上遗留的问题,因此毛泽东曾明确指出:中日恢复邦交问题“应该采取积极的态度,谈得成也好,谈不成也好,总之,现在到了火候,要抓紧”。
    周恩来回绝佐藤,一方面体现了欲擒故纵的外交策略,一方面也是对长期敌视中国人民的佐藤政府的一个惩诫。 果然,6月17日,佐藤荣作内阁被迫下台,7月7日,田中角荣内阁登场。
  田中在就职当天便表示了要与中国恢复邦交的愿望。对此周恩来于7月9日迅速作出了反应,他在欢迎也门民主共和国政府代表团的宴会上专门加了一句:“田中内阁7日成立,在外交方面声明要加紧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这是值得欢迎的。
    ”随即又让中日友协副秘书长孙平化借率领上海舞剧团在东京访问演出之机,转告田中:“只要田中首相能到北京当面谈,一切问题都好商量。” 当时日本政府要想恢复中日邦交必须解决两个问题,一个是如何对待中国一再坚持的中日复交三原则(注:三原则的主要内容是: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二、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三、日台和约是非法的、无效的,必须废除),另一个就是有关日本战争赔偿问题。
    关于这一问题,中国政府在不承认日台和约时已强调指出:“日本军国主义者杀害了上千万中国人,使中国蒙受数百亿美元的公共财产和私人财产的损失。中国拥有要求赔偿这些损失的权利。
  ”这就意味着日本对中国的赔偿数额将相当大。日本既然避免不了这一问题,便转而指望中国高抬贵手。为了探摸中国的态度,预先就双方的争执点达成谅解,需要一个从中穿针引线的人。  当时日本公明党委员长、正在访华的竹入义胜充当了这个重要的角色。
  1975年竹入义胜在他的回忆录中记述了他于1972年7月25日与中国方面会晤的细节: 我把我们的意见全说了,共有十几条,并告诉他们,如果你们赞成这些意见,事情就好办了。……周总理最后问我,假如我们接受你们的建议,日本政府会采取行动吗?于是,我就从北京打电话给田中先生,请他作出决断。
    田中回答“行”,很干脆。最后一次拜会周恩来总理的时候,周总理拿出一份打印文件并对我说“这基本上是我们关于日中联合声明的原始方案”。我很吃惊,内容和后来的日中联合声明差不太多。
  

类似问题换一批

热度TOP

相关推荐
加载中...

热点搜索 换一换

商业/理财
财政
商务文书
经济研究
股票
贸易
财务税务
保险
个人理财
银行业务
创业投资
企业管理
外汇
基金
产业信息
银行
经济
金融
证券
黄金
期货
财政
商业
房地产
财政
财政
房产税
消费税
税务代办
税务审计
税务注销
税务办理
税务实务
审计税务
会计
关税
出纳
企业所得税
契税
使用税
所得税
税目
发票
营业税
占用税
税务筹划
做帐
审计
税务风险
行为税
纳税人
代办税务
税务申报
税务服务
中央税
税务登记
印花税
税务税务
报税
工商税务
税务会计
财务会计
税费
税款
税票
税号
税控
办理税务
税务变更
税点
税种
含税
盈利
纳税
税收
税卡
税后
欠税
增值税
偷税
抗税
税要
项税
税务咨询
利税
代理税务
税务清算
税务师
税制
税能
所税
税务
公司税务
地税
免税
个人所得税
税通
税友
电子税务
税会
税务做账
税局
税额
金税
购置税
国税
交税
扣税
附加税
税单
税务所
免税店
计税
税钱
税是
征税
遗产税
燃油税
应税
钱税
财产税
进口税
分税制
土地税
税价
不含税
税时
税盘
抄税
关税率
进项税额
税务机关
税务顾问
企业税务
税交
税户
所得税率
税赋
税务代理
税务局
利息税
税金
专用发票
车船税
普通发票
税率
商业发票
价税
海关税
含税价
国地税
地税网
财务状况
完税
交易税
零关税
税则
地方税
农业税
税务报
税源
税负
税收政策
国家税收
注销税务
税基
个人所得税法
退税率
税控机
打印发票
财经
公司财务
财政政策
财务费用
财务收支
流转税
财政拨款
工商税
资源税
零税率
国税发
个税
应纳税额
税收收入
国家税务
税收制度
城建税
新税法
所得税法
统一发票
企业财务
财政支出
财政
财政
举报
举报原因(必选):
取消确定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