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教育/科学

《静静的顿河》是剽窃来的作品吗?

《静静的顿河》是剽窃来的作品吗?

全部回答

2016-10-04

54 0

    《静静的顿河》是世界文坛的一朵奇葩, 全书分四卷,150余万字,四卷本分别于 1928、1929、1933、1940年出版,是苏联作家米 哈依尔•肖洛霍夫的成名作,也是其最主要的代表作。
  《静静的顿河》以第一次世界大 战到苏联国内战争期间纷繁复杂的巨大社会变迁为背景,以中农葛利高里•麦列霍夫的 命运和一家人的遭遇为线索,真实反映了顿河哥萨克民族在历史转折时期的命运。  小说 场面宏大、人物众多、气势磅礴,加上浓郁的顿河地区哥萨克的乡土气息,浓烈的民间文 学色彩,饱含诗情画意的景物描写,历史真实 与艺术虚构的结合,都使得《静静的顿河》堪 称一部气势恢弘的诗史巨作,一幅色彩绚丽的哥萨克生活的广袤画卷。
  凭借《静静的顿 河》,其作者肖洛霍夫不仅享誉俄罗斯,多次 获得列宁奖金和斯大林奖金,当选为苏联科 学院院士、苏联作家协会理事,荣获苏联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等称号,更在1965年因“在描 写俄罗斯人民生活各历史阶段的顿河诗史中 所表现的艺术力量和正直的品格”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但是,《静静的顿河》从诞生起便没有平 静过,几十年来,这一部鸿篇巨制竟然一直与 “剽窃”二字相伴左右,围绕它的作者所引起 的争议,就像它当初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一样,轰动文坛。
  1、第一次剽窃风波:由于《静静的顿河》发表时肖洛霍夫年 仅23岁,人们在惊叹其非凡的文学造诣的同 时,也有不少人心生疑虑,这位生活于边远地区的小伙子,自中学时就因国内战争辍学在 家,当过办事员、小工、泥水匠和会计,参加过 武装征粮队却一直没有继续过学业的毛头小 子,怎么能有如此熟练而老到的笔触、丰富而深切的情感,对于战争与和平有如此准确地 把握?于是在《静静的顿河》发表之时,流言 蜚语也接连不断,开始只是有腹诽的人口头 上质疑一下,后来发展到书面抨击,待到肖洛霍夫获得诺贝尔奖之后,一些知名人士也参 与到这场论战中,其中不乏诺贝尔获奖者,使 得争论愈演愈烈,“静谧的顿河”彻底陷入阴 霾之中。
    “剽窃”风波不仅极大影响了肖洛霍夫本人的声誉,更使得《静静的顿河》这部 作品陷入到与主题无关的歧途中。在《静静的顿河》连载之初,有关的传言 多半比较分散:有人认为小说是出自《十月》的总编、著名作家妥拉菲莫维奇之手,说妥氏因为担心小说美化了哥萨克白匪而招致罪 名,于是劝说肖洛霍夫这个刚刚涉足文坛不 久的小伙子署上了自己的名字。
    但是,这种 说法很快就不攻自破,因为总编本人在这场论战中曾亲自辟谣,并且妥拉菲莫维奇本人 也是《静静的顿河》的忠实读者。另一种说法更是离奇,认为作者是哥萨 克自卫军大尉波波夫,肖洛霍夫从这位被打 死的白军军官身上搜到这份文稿,然后用自 己的名字发表。
  还有人提出,《静静的顿河》的作者应当 是文学批评家谢尔盖•戈洛乌谢夫。  原因是 1930年,为纪念俄国作家安德烈耶夫逝世10 周年,出版了一本名为“安魂曲”的文集,里 面有一封安德烈耶夫致谢尔盖的信,提到 “你的《静静的顿河》”,于是便认为找到了真正的“失主”。
  恰好在此时,《十月》杂志正好 突然停发《静静的顿河》第三部,一些人趁机 说:“编辑部都不让发肖洛霍夫的东西了,可见是肖洛霍夫剽窃的。  ” “肖洛霍夫把剽窃的 东西写完了,再也写不出来其他的了。
  ”但 是,后来经证实,安德烈耶夫提到的《静静的 顿河》是指谢尔盖•戈洛乌谢夫多在报纸上发表的短文《寄自静静的顿河》,二者并非一 本书。针对当时社会上的传闻,1929年,苏联 特别成立专门委员会调查此事,经过严格审查之后,专家们一致认定,《静静的顿河》当 属肖洛霍夫所作。
    自此,有关《静静的顿河》 的第一次剽窃风波宣告结束。2、再次遭遇“急流”:但是,进入20世纪70年代后,流亡国外的索尔仁尼琴在巴黎出版了题为“《顿河》急 流”、副标题为“一部长篇小说之迷”的文章, 再次提出《静静的顿河》是肖洛霍夫剽窃的 作品。
  这篇文章的发表在西方世界引起巨大轰动,不仅仅是在于对几十年前轰动一时的 旧事再次翻案,还在于这篇文章的作者—— 索尔仁尼琴。  熟悉苏联文学的人对于此人可能并不陌生,他曾经同肖洛霍夫一样,是苏联文坛的中 坚力量,并获得1970年诺贝尔文学奖。
  他在战争后期因在给友人的书信中辱骂斯大林而 被捕和判刑,在劳改营服刑期间曾构思一些 作品。他的第一部作品是经赫鲁晓夫亲自批 准发表的短篇《伊万•杰尼索维奇的一天》。  肖洛霍夫对这篇文章还有过较高的评价。
  接 着他又发表了短篇小说《玛特廖娜的院子》、 长篇小说《第一圈》和《癌病房》等。但是在 《古拉格群岛一-艺术研究尝试》一书中,索 尔仁尼琴对劳改营里服刑的形形色色的反革 命分子和破坏分子,对战争期间叛国投敌的 伪军、伪警察、伪政权负责人以及各种刑事犯罪分子表示深切的同情,为伪军头目弗拉索 夫辩解,而对关押的共产党人却幸灾乐祸,充 满敌意。
    《古拉格群岛》不只是批判斯大林, 而且把矛头直接指向列宁,否定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所以因文获罪,索尔仁尼琴被驱 逐出国,此后侨居西方。在《〈顿河〉急流》这篇文章中,索尔仁尼 琴提出的根据是:第一,作为一个学历浅、经历不广的二十多岁的青年,当时是绝不可能 写出那样有广度和深度的鸿篇巨制的;第二, 全书的思想内容和艺术技巧很不平衡,体现出不是一人的创作风格,其中“真正有艺术 价值”的部分是从哥萨克作家克留柯夫那里 抄袭来的,包括第一、二卷的95%和第三、四卷的70%。
    而那些空洞的政治宣传才是肖 洛霍夫自己写的。据他称克留柯夫是当时有 名的作家,其作品曾受到高尔基的推崇,作为哥萨克作家,他对自己本民族的风土人情非 常熟悉,而且他本人曾经在顿河军团服役,是 《静静的顿河》所描写的许多事件的直接参 与者。
  当时他把手稿放在一个铁皮箱子里,但因战乱而遗失,肖洛霍夫从其岳父——即 克留柯夫在顿河军团的战友处得到了手稿。   后来在《共青团真理报》上发表的一篇题为 《肖洛霍夫是剽窃者,叶赛宁是神经过敏者》的文章,又报道了对在司法部司法鉴定局工 作的笔迹鉴定专家鲍里索娃的采访,此人对记者说:“我参加了肖洛霍夫的笔迹鉴定,百分之百地相信他不是《静静的顿河》的作者。
  ”一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指证、笔迹 专家的鉴定,似乎真理的天平又一次倾斜了。   但是,这次翻案又一次没有能经受住时间的考验。首先,文学史上年轻的作者写出有一定 深度和广度作品的例子是不计其数的,用这 一点来质疑显然是站不住脚的。
  至于克留柯 夫,早在1920年就病死了,而小说的内容却 一直包括到1922年的事件,而且从其岳父处得到手稿的说法也没有任何证据。  所以这种 指责是不能成立的。再来看笔迹鉴定专家的证言,在《共青 团真理报》的报道发表不久后,《苏维埃俄罗 斯报》便发表了科热米亚科的题为《又一次 谋杀》的述评进行批驳,同时该报又刊登了司法部司法鉴定中心主任的辟谣信,说明司 法部根本没有“司法鉴定局”这个机构,曾在 司法鉴定中心工作过的鲍里索娃早在1993 年就已离职,而且她根本没有参加过肖洛霍夫笔迹的鉴定工作。
    这就说明,《共青团真 理报》的报道完全失实。最大的纰漏来自索尔仁尼琴本身。有充 分的证据表明,引发对《静静的顿河》剽窃争 论的原因只是两人间的个人恩怨。1962年 12月赫鲁晓夫会见知识分子的集会上,肖洛 霍夫与索尔仁尼琴曾有过一次会面。
  当时索尔仁尼琴刚登上文坛,很想结识肖洛霍夫,因 此他在这次见面后就给肖洛霍夫写信,信中 说,在那次集会上“由于在见到你之前我被 介绍给了尼基塔•谢尔盖耶维奇(即赫鲁晓夫),因此未能向你表达我的不可改变的感 情:我是多么敬仰不朽的《静静的顿河》的作 者。
    ”从这封信来看,这时的索尔仁尼琴毫不怀疑肖洛霍夫是《静静的顿河》的作者。但几年后情况发生了变化。肖洛霍夫读 了他的剧本《胜利者的盛宴》和小说《在第一 圈里》后非常生气,于1967年9月8日给苏联作协书记处写信,信中对这两部作品进行了严厉的批判,并且说:“我有一段时间对索 尔仁尼琴形成这样的印象,觉得他是一个患 夸大狂的精神病人。
    是不是他过去坐过牢,没有经受住严酷的考验,精神失常了。如果 是这样的话,那么不能信任这个人,把笔杆子 交给他。”“而如果索尔仁尼琴精神正常,那 么他就是公幵的和凶狠的反苏分子。
  在这两种情况下,索尔仁尼琴都不应待在苏维埃作 家协会的队伍里。我无条件地赞成把索尔仁 尼琴开除出作家协会。  ”索尔仁尼琴知道这封信的内容后,怀恨 在心,便对他所“敬仰”的“不朽的《静静的顿 河》的作者”发起了攻击。
  索尔仁尼琴在回 忆录《牛犊顶橡树》的“补充五”里叙述了策划和写作《〈静静的顿河〉的激流》一书的经 过,并且又根据道听途说,提出了小说“作 者”的新的人选。索尔仁尼琴写道,听一个 老哥萨克说,他不仅不怀疑肖洛霍夫从克留柯夫那里“偷了”《静静的顿河》,而且知道接 着把这部小说写完、后来又写了《被开垦的 处女地》的是谁,这就是肖洛霍夫的岳父格 罗莫斯拉夫斯基。
    索尔仁尼琴还特别注明,格罗莫斯拉夫斯基在20世纪50年代肖洛霍 夫发表《被开垦的处女地》第二部时还活着,而在他死后的20年肖洛霍夫没有发表一行字。他这样说,不仅是要否定肖洛霍夫是 《静静的顿河》的作者,而且要说明其他的作品也不是肖洛霍夫写的。
  可惜他在编这段天方夜谭式的故事时没 有调查一下,不知肖洛霍夫的岳父死于1939 年,这就露出了马脚。  直至20世纪90年代 他继续坚持自己的看法,在再也提不出具体 人选的情况下还说,《静静的顿河》的作者一定是一个“在国内战争中崭露头角和随即在 战争中死亡的文学天才”。
  就是说,只要能 把肖洛霍夫排除在外,谁当小说的作者都行。纵观历史,《静静的顿河》作者之争之所 以存在,恐怕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这篇巨著的 手稿一直未现身于世。  为了彻底了断几十年 间的纷争,还作者和作品以清白,《静静的顿河》手稿影印本后来由莫斯科作家出版社根 据1999年末找到的小说手稿出版。
  总共885 页的手稿除一小部分是肖洛霍夫妻子抄写的 之外,其余605页都是作家的真迹,均没有誊写过。手稿影印本还收入了俄罗斯科学院高 尔基文学研究所的专家为小说所做的详尽 注释。  自此,20世纪文学史上的一大历史谜案 就此彻底结案,对于肖洛霍夫的怀疑和猜忌 也不攻自破。
  

类似问题换一批

热度TOP

相关推荐
加载中...

热点搜索 换一换

教育/科学
教育/科学
出国/留学
院校信息
人文学科
职业教育
升学入学
理工学科
外语学习
学习帮助
举报
举报原因(必选):
取消确定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