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教育/科学 学习帮助

楚国

楚国国都丹阳究竟在何处?

全部回答

2007-05-05

300 0

    商朝灭亡后,西周一统华夏,南方大国楚国应运而兴,而且建立了它的第一个首都——丹阳。但丹阳究竟在哪里?至今还没有公认的定论。   关于楚国始都丹阳,历来有四说:1、班固的安徽丹阳说。
  因其仅沿用秦汉时地理资料,未加深考,为目前学术界所否定。   2、枝江丹阳说。  1997年湖北省博物馆、北京大学、武汉大学、中山大学与宜昌市博物馆联合考察,并对楚城试掘,证明季家湖楚古城是春秋晚期至战国之城,而不是楚始都丹阳。
     3、秭归丹阳说,有鲢鱼山遗址为据,但年代亦是西周晚期,故非西周早中期之丹阳。   4、楚国始都丹阳,在丹江之阳(南),今丹(江)淅(川)地区。     第4种观点可以说是最可靠的。
  《史记·楚世家》中说:“熊泽(西周早期封的楚王)既封丹阳又僻在荆山。战国时的地理著作《禹贡》说:古之荆山应在今河南湖北两省交界处。丹淅地区正在这一山脉的丹淅河谷中,在熊泽之前,丹淅一带地名叫丹渊。
  ”《楚世家》还记载,楚王之子熊渠与其三子向南扩张,曾都秭归、枝江、江陵。     除了不少史料记载丹阳之处,考古发掘的遗址、墓葬也有许多可供参考的实物资料。1958年5月至1959年12月,均州城南15公里汉水西岸关帝庙一带发掘有25000平方米的西周遗址,出土楚式鬲、陶罐等器,发现了西周遗址与墓葬共32处。
  1979年在丹江水库西岸出土了楚康王(前559-前552年)的令尹子庚之墓,出土有青铜器、乐器、玉器、马车器、海贝装饰品等5000余件。     种种资料表明,楚国始都丹阳就在丹江之阳——丹淅地区。
  只可惜丹阳城址迄今未发现。   柳暗花明又一村。1994年冬,长江委、中国社会科学院、湖北省考古所等组成的南水北调考古调查工作队会集丹江口。来自北京、河南、湖北等地的专家学者40多人,奔赴丹江水库库区进行了考古调查,发现从肖川关门岩至温家坪沿库区边沿古墓达2400多座,随后又发现800多座。
    其中将近半数为楚墓,并有西周早中期遗址多处,特别是习家店十亩遗址有龙山文化到西周早中期以及汉代的文化层,是研究楚文化极为难得的遗址。似此一区一城密集上千楚墓及不少周遗址的情况,实属罕见。
  也说明已发掘的楚令尹、楚贵族的百座墓,仅是其中一部分,更多更大的发现还在后头。     更令人振奋的是在这千座楚墓的附近,从肖川关门岩水牛坡到北太山庙等处,四公里长的水中,在库水消落时,考古人员发现了夯土城墙。
  这是不是丹阳城?尚有待邂逅大规模考古发掘来加于证实。但毕竟这里有了新的可供探索的地点。 原作者:李峻 来 源:湖北日报 悲情丹阳唱《国殇》 2004-9-21 荆楚文化网  淅川是个出乎意料的地方,这里山山水水隐藏的秘密太多了,多得像这里山上的恐龙蛋化石,随手一拨拉,可能就会被发现。
       1975年,河南第一枚恐龙蛋化石就是在顺阳川西北数十里处的淅川县滔河乡朱家沟村发现的。当时省地质四队在淅川找碱矿、盐矿,一个队员在野地解大便,那时条件差,没带手纸,在地上拾个圆溜溜的石头蛋子擦屁股,仔细一看像个恐龙蛋。
  高兴得他屁股都没擦干净,大声喊其他人来看。  大家在那附近一找,一会儿就找到13枚。淅川人说,那是他认识恐龙蛋,老百姓不认识,其实朱家沟麦地里到处是,老百姓垒猪圈都用的有恐龙蛋。
     上世纪90年代初,广东海关查获走私的恐龙蛋,奉国家文物局指令,河南省文物研究所来到淅川县追查走私恐龙蛋的源头。当时的淅川县文化局局长王耀杰担心出问题,查了一圈汇报说淅川没人走私恐龙蛋,说那恐龙蛋可不光俺淅川有,邻县西峡也有,你们去那儿查查吧。
    结果真的在西峡查到了,王耀杰说,那倒成了西峡恐龙蛋化石群发现的契机,西峡因此名扬天下,成为世界闻名的“恐龙之乡”,而淅川的恐龙蛋倒鲜为人知了。淅川人很不服气,编排说“西峡出了恐龙蛋,来来往往客不断,一年吃喝三十万”,但其实淅川人心里很不顺,觉得这种事情真是阴差阳错、天意难测。
    后来《河南日报》刊发了《河南第一蛋 出在淅川县》,王耀杰的心中才得到点儿平衡。   在这个恐龙下蛋的地方,后来人类的早期文明十分活跃,留下的“化石”在淅川大地上星光闪烁。
  除淹没于顺阳川的龙城和大量楚墓外,淅川还有兴化寺城、汉王城、下寨城和鄀国故城等周代古城城址,原始社会至周代的遗址16处。  在这些遗址中,2000多年前的陶片几乎俯身可拾……   最出乎记者意料的是,这里不仅极可能是楚人立国、楚文化走向兴盛的起点,而且也是楚国走向衰落的转折点。
  公元前312年,楚人立国700多年后,秦楚两国在丹阳大战,楚国惨败,伏尸八万,此后的蓝田大战他们输得更惨。  楚国从此一蹶不振,在列国争战中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曾经强盛无比的楚国自此走向衰弱。
     筚路蓝缕创立楚国基业   筚路蓝缕是我们熟悉的成语,“筚路”是柴车,“蓝缕”是破旧的衣服,这个成语出自楚国第一任国君熊绎。熊绎“筚路蓝缕,以启山林”,既显示了楚国创业之艰难,更体现了早期楚国积极进取的精神风貌。
       熊绎虽是楚国第一个国君,但楚国的缔造者,应该算是他的曾祖父鬻熊,鬻熊的岁数大概和姜子牙差不多。作为芈姓季连部落酋长的他,在商衰周兴时,审时度势,率族及时投靠周文王,参加了灭商的斗争。
  传说那时他已经90岁了,见面时文王说:“噫,老矣。”鬻熊说:“使臣捕兽逐鹿已老矣,若使坐策国事,臣年尚少。  ”文王听了,改容相待,尊为老师。贾谊《新书》说,周文、武、成王三代都以鬻熊为师,问以国事。
     鬻熊这个老师并非浪得虚名,他是一个伟大的思想者。《列子·黄帝》记载了他的思想:“欲刚必以柔守之,欲强必以弱保之。积于柔必刚,积于弱必强。观其所积,以知祸福之乡。”柔与刚、弱与强,是对立的,但也可以转化。
    在手段上取柔和弱,才能达到刚和强的目的。这就是说,刚不若柔,强不若弱,柔能克刚,弱能守强。这是鬻熊观察商王朝从盛转衰、周人从弱转强悟出的富有辩证法色彩的思想,应该对后来的道家思想有深刻的影响。
  事实上,《汉书·艺文志》就将他列为“道家”,并载有《鬻子》二十二篇。道家源于楚国,有人认为鬻熊是其先驱和开拓者。     到周成王的时候,天下大定,成王想起文王、武王时代立下汗马功劳的功臣,于是对其后代大举分封,因此“封熊绎于楚蛮,封以子男之田,姓芈氏,居丹阳”。
  楚人从此有了明确的姓和都城,跻身于诸侯之列。有学者以为,此时才有了“楚”这个正式的国号兼族名。从鬻熊至熊绎历代居丹阳后,丹阳就成为楚人立国后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但这时候的楚国还只是弹丸之地。
  《史记·孔子世家》记楚昭王时令尹子西语:“楚之祖封于周,号为子男五十里。”当时这样的小国多了去了,但楚国人没有满足现状,数代国君“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积极进龋当时楚国的北面、西面是强大的周王朝,东面的南阳有众多的姬姓、姜姓诸侯国,楚国的势力只能向南方发展。
    好在南面是广阔的蛮荒之地,给楚人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经过一个多世纪的惨淡经营,楚国在江汉平原扎稳了根,国势日盛,开始了开疆拓地的进程。楚国从武王、文王再到成王、庄王,从僻居一隅的蕞尔小邦,一跃成为拓地千里的泱泱大国。
  到战国时期的楚国的宣威盛世时,楚国先后灭掉了近60个小国,仅河南境内被楚国灭掉的就有申(在今南阳市)、陈(在今淮阳)、蔡(在今上蔡)、蓼(在今唐河)、曾(在今方城)、樊(在今信阳平桥)、蒋(在今固始)、应(在今平顶山)、顿(在今项城)、道(在今确山)、房(在今遂平)等众多诸侯国。
       鼎盛时期的楚国基本上统一了中国的南部,面积近百万平方公里,人口约五百万,占战国时期中国总人口的四分之一。史书上说:“地方五千里,带甲百万……夫以楚之强与王之贤,天下莫能当也。
  ”   在强劲的上升势头中,楚国生机勃发、充满活力,中原先进文化与当地蛮夷文化不断融合,创造出绚丽夺目、张扬浪漫的楚国文化。  一批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涌现在楚国:道家老子、农学家许行、天文学家唐昧、阴阳学家南公、音乐家钟子期、文学家屈原、宋玉……   丹阳血战拉开衰落序幕   10多年前,考古学家在顺阳川龙城东北方向的白岗岭上,发现了75座很特别的楚墓。
  这些楚墓不是寻常的聚族而葬的“邦墓”,分布非常有规律:在3里长的岗脊上一字形排开,皆为东西向,墓葬间距15。  5米左右,墓的大小都一样。被发掘的5座墓都陪葬有铜剑,随葬的陶器为仿铜礼器,质地非常差,经考证为战国晚期器物。
  考古学家把这个墓葬群定名为“吉岗墓地”,并认为这是秦楚丹阳大战中阵亡楚军将士的墓地。   “操吴戈兮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 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身既死兮神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
    ”只要是中学毕业的中国人,都不会不知道屈原《国殇》中这样悲壮的诗句。上中学时,语文老师就分析说,屈原实际上写的是一场血战,也是一次败仗。   据有关专家考证,屈原写的就是秦楚丹阳之战。
  果真如此,“吉岗墓地”埋葬的就是屈原所讴歌的楚国勇士。而这些葬身顺阳川附近的枯骨,当年其实是被一个糊涂国王的昏庸决定害死的。  这场血战和历史上有名的“张仪诈楚”有关。   公元前313年前后,西方的秦国、东方的齐国和南方的楚国三强鼎立,秦国准备对齐国发起进攻,但这时齐、楚“方欢”,关系很密切。
  秦惠文王对此很忧虑,与著名的纵横家张仪商量对策。张仪自告奋勇前往楚国游说,以献商於之地六百里为条件,要楚怀王“闭关绝齐”。  张仪对楚怀王说,这是“一石三鸟”的好计:可以削弱齐国,让秦国欠他一个人情,更可得到战略位置极其重要的商於之地。
     听了张仪的话,楚怀王非常高兴,感觉天上终于掉馅饼了。群臣也无不庆贺,唯陈轸(楚国夏人,历仕秦、楚,此时仕楚)不贺,并说:“秦国这么看重大王,是因为你和齐国关系良好。  现在土地没得到却先和齐国绝交,那么楚国就孤立了,那时秦国怎会看重你?如果你先把地要过来,再与齐国绝交,秦国肯定不干。
  如果先绝齐后索地,必然会被张仪欺骗。大王受了欺骗肯定恼火,难免和秦国闹僵,这样秦国和齐国的兵锋都要朝向楚国了。”但楚怀王不听,一再派人去齐要求断绝关系。  张仪见楚怀王中计,回到秦国后,“秦使人使齐,齐、秦之交阴合”。
     这时楚怀王派人去秦国要张仪许下的600里土地,张仪先称病不出,后诈称只说过答应六里,没有说过六百里。楚怀王闻讯后大怒,马上要兴师伐秦。陈轸又说:“意气用事去攻打秦国是不理智的。大王不如用一座大城邑贿赂秦国,和他们一起攻打齐国。
    这样我们能从齐国找回来点儿便宜,国家也不会有多少危险。现在你已经和齐国绝交了,而又要向秦国兴师问罪,国家必然遭受重大挫折1陈轸的话,楚怀王闭耳不听,却一意孤行,举兵攻秦。
     第二年,即公元前312年,楚、秦间的大战全面展开。据《战国策》、《史记》等相关篇章和《竹书纪年》记载,楚国派屈丐率主力,兵出丹阳,在商於前线与秦军对峙,两国军队在丹阳发生大战,秦大胜,掳楚大将屈丐及裨将逢侯丑等七十余人,斩首八万。
    又攻楚之汉中,取地六百里,设置汉中郡。   楚怀王见楚军大败,十分恼怒,立即调动全国军队进行反攻,在蓝田(今陕西蓝田)与秦军大战,结果楚军又败。韩、魏乘楚受困,出兵南下,隔?a水(今唐河)和楚军对峙数月,后一击破楚,夺走了南阳。
  楚国被迫割去两城,向秦请和。   从此楚国一蹶不振,穷于应付,完全丧失了主动进攻的能力。  丹阳之战30多年后,秦军攻占郢都,楚顷襄王迁都于陈(今淮阳),后又迁都到安徽寿春。
  公元前223年,立国800多年的楚国为秦所灭。   清澈甘甜的丹江水,从充满楚都之谜的淅川县渠首向北,由南阳盆地的方城奔向郑州,然后穿黄河,越华北,奔流1400公里后,最终成就北京的碧水云天,这是若干年后的场景。
    这一路走过的是中国历史异常厚重的土地,文物保护的任务极其繁重。淅川县县长崔军在接受采访时说,楚文化在河南占重要地位,在淅川更重要。30多年前丹江水库蓄水时,文物保护意识很差,留下了很多遗憾。
  这一次国家对文物保护工作很重视,国家文物办主任曾专程到淅川调研,淅川县一定会尽全力配合文物保护工作,希望不留遗憾或少留遗憾。  (全文完) 原作者:。 来 源:河南报业网 淅川:楚都之谜能否揭开? 2004-9-2 荆楚文化网   河南省淅川县在南水北调工程中线地位特殊,这里既是丹江库区的末尾,也是丹江口水库淹没范围最大的地区,同时也是南水北调干渠的开端。
  淅川是我们在中线工程丹江库区调查的最后一站。  自从上世纪70年代,淅川下寺龙城出土的大量精美青铜器震惊了世界,学术界一直猜测被丹江口水库淹没的龙城便是楚都丹阳的所在。南水北调二期工程将使随水消水涨时隐时现的神秘龙城至此长眠水下。
  楚都之谜难道会是一个永远的谜吗?   沉没在水底的神秘龙城   河南省博物馆从外表看像一座水泥金字塔,彰显着中国第一文物大省的气派。  走进位于三层的楚文化展厅,一件件精美的青铜器令人赞叹不已。
  镌刻着铭文的编钟,镶嵌着镂空花纹的酒案,形态奇特巧夺天工的神兽,件件价值连城。这些精美的青铜器均出自一个地方———淅川———一个浸透着楚都之谜的城市。   淅川县考古所所长李玉山约我们在楚都大饭店见面。
    尽管楚都丹阳的所在地至今还是个谜,但在淅川,随处可见以楚都命名的酒楼和宾馆。   “如果不在二期工程淹没前调查清楚,下寺龙城遗址到底是不是楚都丹阳就永远是一个谜了。”李玉山不无忧虑地说。
     下寺龙城遗址是南水北调丹江库区的国家级文物遗址。在丹江口水库一期工程中淹没于157米水位线下。  但在近年的考古发掘中,却屡有重大发现。   “在枯水期,暴露出的古墓随处可见。
  水消水涨长年累月地冲刷,使这些古墓的轮廓变得十分清晰。”李玉山说,“从省博物馆出土的编钟的铭文解读,这里埋藏着众多楚国王族显贵,很有可能就是楚都丹阳的所在。”李玉山的老师,河南省著名考古学家曹桂岑从1970年就开始主持丹江口库区文物保护和发掘工作。
       “丹江库区是一个考古的天堂,水退去的时候,文物遗迹随处可见。1978年的时候,我在下寺发现了第一个古墓,并出土了整套的编钟,以及神兽等文物。”曹桂岑说,“下寺龙城有80多万平米,由于淹没前后的主动性发掘不多,所以至今没法确定龙城就是楚都,揭开楚都之谜,将是一个不亚于兵马俑的轰动世界的发现。
    ”   与湖北库区均州净乐宫遇到的情形一样,曹桂岑和李玉山都希望南水北调二期工程能够解决一期遗留的龙城遗址之谜。“这个谜如今到了非揭开不可的时候,要么成为千古之谜,要么开掘出震惊世界的文物遗址。
  再拖下去是不成了。”李玉山有些焦虑地说。“我不同意把157米之下都定成死水位。  丹江口水库水位最低的一年降到128米。至少在128米之上都应该列入保护范畴。”   留给李玉山揭开谜底的时间如今只有四年,这四年中,只有在枯水期水位下降到一定高度时才能进行发掘。
  “但是至今,工程规划部门还没对我们上报的文物情况进行核实。我最怕的是经费最后下来了,但我们的时间也没了。  ”李玉山感慨道。   “丹江库区文物最大的特点是从新石器时代到近代,包含了中国各个历史时期的遗迹,中间没有缺环。
  ”曹桂岑介绍,“丹江淅江交汇地区自古以来就是人类世代居住的地区。如今,对文物保护和抢救工作威胁最大的是这里的盗墓实在太猖獗了。”   盗墓:文物抢救的雷区   淅川的古墓有上千座之多。  每到枯水时节,古墓纷纷露出水面。
  “时间长了,有古墓的地方会发出嫩芽。使古墓的轮廓变得一清二楚,根本用不着具备专业知识,普通人也能找出古墓在哪儿。”曹桂岑说,“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被盗的文物不计其数。其中虽然也追回了一些十分珍贵的文物,但有许多文物还是流失到国外。
    ”   据曹桂岑介绍,有一件化子瑚从淅川流失后在美国克里斯蒂拍卖行现身,标价15万美元。另一件更为珍贵的公元前605年的克黄豆则被日本书光艺术馆收藏。   最令曹桂岑感到不解的是,这件克黄豆曾被当地公安部门从抓获的盗墓贼手中截获。
  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并没有按照文物法的规定转交到文物保护单位。     “面对盗墓我们实在拿不出什么好办法,淅川不久前对盗墓进行了一次严厉的整治和打击,收到了不小成效,但是一阵风过去,盗墓又会猖獗。
  ”曹桂岑说,“光顾着抢救开掘文物,不注意制定防范盗墓的措施,等于给盗墓贼更多的机会。”   “有一种说法既好笑又叫人感到痛心,”李玉山说,“是我们这些文物工作者培养了大量的盗墓贼。  有时候我们在资金不足的情况下不敢轻易开掘文物,假如你只开掘几个墓穴,其他的墓穴没钱开了,等于告诉盗墓贼这里有宝贝。
  盗墓贼会跟在屁股后面把所有的墓掳掠一空。”   盗墓无疑是南水北调工程文物保护可能面临的一个严峻问题。曹桂岑一想起这事就深感不安。“向好的方面设想,丹江库区的文物保护经费及时到位了,我们对南水北调的区域进行大规模的抢救性开掘,但开掘出来的大量文物怎么保管呢,未开掘的墓葬谁来保护呢。
    如果处理不好这些,带来的损失将不可估量。”曹桂岑说。   淅川之下的墓葬蕴藏着巨大的秘密和财富。连从事了多年考古研究的曹桂岑都说不清淅川的水下和地下到底深藏着多少谜团。
  “我不敢保证在南水北调的抢救性发掘中会出现比预想中更重大的发现。”曹桂岑用自己曾发现的轰动一时的越王剑举例,“越王剑是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墓中发现的。  发掘前,不会有人知道这么小的一个墓会出土这么珍贵的文物。
  考古就是这样,它是难以预知的,但可以肯定的是,淅川蕴藏着丰富的文物和无数的谜,一旦失去便无法挽回。”   ■专家访谈   沙河:河南文物保护的分水岭   河南省文物管理局文物处处长司治平:   见到司治平时,他显得有些焦急,长江委提供的线路图只是地图上的一条红线,这张绘有红线的地图就挂在他身后的墙壁上。
    但是,这条红线显然对他的工作没有什么指导意义。   《新京报》:据我所知,河南库区和渠道的规划工作不是一个单位完成的,你们怎么配合规划部门做文物保护的调查呢?   司治平:河南的情况确实比较特殊。
  既有库区又有干渠,位于淅川的库区淹没区有140多平方公里。而干渠从长度来讲是超过河北的。     从规划上看,河南的规划由多方完成,主要以沙河为界,沙河以南是长江水利委员会出规划,长江以北是河南省调水办出规划,过黄河的一段是黄河委出规划。
     《新京报》:从目前的情况看,文物保护的调查工作是不是遇到了一些阻力?   司治平:现在确实出现了一些问题。  主要是与长江委之间的协调有问题。事实上,我们与河南省调水办之间的关系还是理得比较顺的。
  沙河以北的调查工作我们开展得很早,省调水办不仅给我们提供了详细的线路图还派专人跟随考察队。涉及重要文物地区能避让的尽量避让。   例如,焦作有一座古城遗址恰好在规划线路上,在听取了文物专家的意见后,省调水办更改了线路,使干渠绕道而行。
    但是,长江委始终没给我们一个详细的线路图,对我们上交的库区淹没区的调查报告也始终不置可否。当然,长江委自己也做了许多调查。但我认为,对文物保护的调查还是应该与文物部门通力合作。
  这同时也是文物部门的职责。   《新京报》:按照8月会议传达的计划,各省在10月拿出规划有没有可能?   司治平:现在看恐怕很难。  省文物管理局为南水北调的文物保护调研其实已经投入了许多经费。
     按文物法规定,这些经费应该由工程部门支付,但工程部门至今仍不明确。所以经费也就无从谈起。这是南水北调工程文物保护与三峡的最大不同。三峡由国家拨款,文物部门知道该向谁要钱。而至今,我们也不知道经费由谁出,就怕知道的时候,留给文物保护的时间已经没有了。
     。

类似问题换一批

热度TOP

相关推荐
加载中...

热点搜索 换一换

教育/科学
学习帮助
出国/留学
院校信息
人文学科
职业教育
升学入学
理工学科
外语学习
学习帮助
学习帮助
举报
举报原因(必选):
取消确定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