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爱问首页 爱问商城
首页 生活 美食/烹饪

哪些洋酒要加冰块

xo饮时需要加冰吗?

    冰块,酒吧的基石   文/王灵安   朋友入新居,请大家吃饭。从入门玄关的大吊灯起,客厅豪华得像影院,餐厅有媲美样品屋的全套欧式餐具,还有意大利咖啡机、小吧台,充分显出男女主人的留美背景。
  但在客厅最大的一面墙上,挂了一幅像床单般大的北派工笔花鸟图。一只开屏的孔雀站在一块狰狞屹立的怪石上,石块旁长一大丛—竹...全部

    冰块,酒吧的基石   文/王灵安   朋友入新居,请大家吃饭。从入门玄关的大吊灯起,客厅豪华得像影院,餐厅有媲美样品屋的全套欧式餐具,还有意大利咖啡机、小吧台,充分显出男女主人的留美背景。
  但在客厅最大的一面墙上,挂了一幅像床单般大的北派工笔花鸟图。一只开屏的孔雀站在一块狰狞屹立的怪石上,石块旁长一大丛—竹子、牡丹、梅花、兰草等绝不该长在一块的植物。  画的左上角空白处题着:“耶稣基督是家庭的磐石!”   朋友见我一直看着画露出诡异的笑容,无奈的跟我说:“舅妈画的,还指明非挂不可,还是我们自己拿去裱的呢!”   其实对这幅画我倒没什么意见,只是联想起多年前在美国酒吧打工时,在制冰机上,贴了一句“Rock Is The Foundation of The Bar”—“冰块是酒吧的基石”:三太子、九宫玄女娘娘也许一样可以镇宝家庭,但酒吧没有冰块,除了去7-11便利买几包卫生冰块救急外,就差不多得“今日整修,暂停营业”了。
       刚在美国酒吧打工时,常有老外点酒时说:“Scotch! Just two ice cubes!”“苏格兰威士忌,只要两块冰角”;当时心中就暗嘀咕,三个五个不行吗?无聊!   这十几年的酒保工作至今,真的是愈来愈觉得冰块的重要。
     首先,先说冰块本身,在台湾一些较小型的酒吧、咖啡店,大部分的冰块都是跟一些制冰工厂订的,每天由小货车一袋一袋送到各酒吧、咖啡店。  店家都会再倒进一个大型冰筒里(像海钓人带的那种)。
  当然我们很难期望这大型冰工厂,会先把水烧开后再制成冰块。偶尔一些有天良的工厂,该会在大型制冰机的进水口装上一个滤水器,当然多久换一次滤芯;或是会不会换滤芯才是重点!这就只有靠三太子保佑了。所以每次我看到一些优雅精致、不沾人间尘土的绅士淑女,叫了一小瓶法国进口、号称水中香槟天然气泡矿泉水的“Perrier”(沛绿雅),还特别交代要加冰块,我禁不住替那些冰块高兴,总算可以跟身份这么高贵的水融为一体了。
       其实不干不净,吃了没病。我们真在乎的是,一杯酒加了冰块会带给酒口感上什么影响。以酒分类来说,先说酿造类包括啤酒、葡萄酒及中国的黄酒系列。在我的吧里,如果有人点啤酒绝不可以擅自做主在啤酒里加冰块,甚至不可以先问要不要加冰块。
  虽然我的同仁都暗自嘀咕,因为结果往往是他们都得多跑一趟,回来在杯里装满冰块后再送去,但我仍努力的说服他们,若不巧有位内行讲究的客人,点瓶啤酒,酒未开,你就先送上一个装满了冰块的杯子—见笑啊!千万不要说认识我!   台湾人喝酒大家都说没水准,但有一点是浑然天成的有见识,不管什么场合,也许有人在绍兴酒中加酸梅、加柠檬,但至少不见人在绍兴酒中加冰块。
    其实中国人喝什么酒都不习惯加冰块,是因为制冰机引进太晚了吗?而日本米酿清酒,大家印象都是用一个小花瓶似的酒壶放在温水里隔水加温;其实好的清酒就像好的葡萄酒一样是非常Dry的,不甜腻口味辛爽,所以根本不适合加温来喝!细读过《失乐园》的读者应该有印象,也提到了在酒吧喝“冷酒”,而冷酒就是一种玻璃酒壶(大概就像很多咖啡店装花茶的壶),只在壶中间一个玻璃容器加上冰块,用来降低周围清酒的温度。
       接下来要谈到葡萄酒,那可就真是没完没了。谈产地、品种、年份、土壤、天候,别的不用多说,只要随便找一本谈葡萄酒的书,找一则有关不同地区、不同葡萄酒正确恰当饮用的温度即可。
  怕了吧!你还敢随便加这些未经三太子保佑的冰块吗?   再谈到烈酒,先谈简单的。  伏特加、琴酒不是生来就被用来调Vodkca Lime、Gin Tonic或是Martini这些酒;就像中国的高粱、大麦以及世界各地用最简单的原料酿制成高酒精的烈酒,先民们用来取暖、助兴,抚慰空虚的灵魂。
  所以这些酒也没太大学问,也不需要陈年,但记得纯喝时,都应该冰镇过。  也许慢慢愈多人知道,伏特加平常可以放在冰箱冷冻柜里,喝时一小口一小口、粘稠冰滑,入喉爽口无味,但到胃时却有一股暖意,几口下肚,“讨厌!怎么看谁都可爱,什么?你不带我回去,人家不要啦!醉!我才没醉呢?”真是杀人无形啊!   探索频道有个节目“玛莎过生活”更优雅了,用一个大的保特瓶削掉三分之一,放进一整瓶的伏特加,再在酒瓶与保特瓶的中间空隙中加满水,在水中沥一些花瓣,放进冷冻柜中,冰个一天一夜,拿出来后割掉保特瓶,外层已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冰中又嵌了花瓣,喝时将酒放在水晶碗中加满碎冰,多棒啊!精神肉体一起升华,醉倒就算是安乐死!   琴酒在台湾纯喝的人不多,大概很多人不习惯杜松子Juniper的香味,有点像香水又有点像肥皂!所以鸡尾酒之王马丁尼Martini,在台湾的酒吧中卖得并不好,但如果把一些较好的伦敦干琴酒(London Dry Gin)像伏特加一样,放进冷冻柜里,再拿出来喝时,杜松子的香味就变成了细致优雅的清香了!当然这时你也要一口一杯,一杯一口,静待世界变得更美好。
       中国人把谷类一样蒸馏制酒,不管材料是高粱、燕麦、大豆、小米,做出来一律是带酒骚味的白酒,喝时不兑水,入口呛人。喝的人大部分都是故做豪迈状,拍拍胸脯、一微皱眉,一口吞下,个个都是清晨伏法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不然就是练就南北各家拳路,斗心机、耍手段、比大声,就希望多赢一拳少喝一杯。  惨啊,中国人啊!还不赶快把你的金门高粱放进冷冻柜里。   数年前,红酒还未席卷台湾,本地洋酒市场主力还是干邑XO白兰地。
  所有卖酒的不管是进口商还是专卖店,忙完三节礼盒市场后,就是往酒廊钻,猛开猛灌自己公司的酒,又是业务员,也是买春客,事业跟休闲兼顾。记得有一年,干邑在台湾业务最大一家公司的法国总裁,大概晚上酒廊业务拜访的太勤,竟然在记者会上,兴奋地说:“干邑(Congnac)白兰地在台湾找到了最佳的新喝法—加冰块加姜汁汽水、加可口可乐。
    ”   真是没有荣誉感的商人,自甘堕落,枉费Congnac号称The Queen of Brandy!也怪不得白兰地市场一落千丈。   喝烈酒加冰块,大家理所当然先想到的就是威士忌。
  但每次有人点酒,只是很潇洒的手一摆:“给我一杯威士忌加冰块!”我心里就暗笑,逊啊!要知道威士忌这家族牵连有多大多广,就好像在台湾如果陈林两家联婚,牵拖到的亲友可难细数了。  所以我在这也不可能在这一篇谈冰块的文章,把威士忌说个清楚!只提我在“Wine & Spirit”杂志看到的一篇文章,洋洋洒洒一大篇,专门讨论不同产地、牌子、年份的苏格兰单一麦芽威士忌(single malt scotch),在饮用时,该掺入什么不同牌子的矿泉水,能把该酒表现的最好。
       炫吧!你是不是应该开始担心杯里这几块未经官方注册过的冰角,正恰巧找到了匹配的威士忌了吗?所以在搞清楚杯里威士忌来龙去脉前,还是什么都别加,先慢慢喝,细品一口再说。
     听说台北已经有些讲究酒吧,就是用矿泉水或是蒸馏水,装在较大的容器,放在冷冻柜里,冷冻较长的时间,冻成几乎像石头般的冷冰块“Aged Ice”,当客人点一杯Scotch时,再用冰凿削一大块,丢在一个大的威士忌杯里,如此又可降低酒的温度,又不会太快融化而稀释降低了酒的香醇和劲道。
       洋洋洒洒长篇大论,竟然都是谆谆告诫别用冰块,可见Not to be显然比To be更难更重要!可是一家酒吧如果真的没有冰块,生意就难做了,这就是人生,处处悖论。
   。收起

2007-03-10 17:59:39
0 0
收起 提交
加载更多

相关推荐

为什么喝列酒要加冰块

不是所有的烈酒都要加冰块喝的啊。。 白兰地不加冰块反要用...

威士忌怎么喝最好?

加杯中冰块,杯边配一片柠檬;可以加苏打水;加可乐、雪碧的...

更多相关问题

相关栏目

加载中...

提问

举报
举报原因(必选):
取消 确定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