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教育/科学 理工学科

超自然现象是什么?

全部回答

2007-02-10

0 0

    什么是超自然现象?可以理解为超越自然科学的常规可知性范围的现象;或者说,超越了当代自然科 学知识的极限而被认为不可能产生或无法解释的现象。 作为一个生物学家,我被科学的模糊边缘强烈地吸引着,为正处于流行的表面理解下的离奇幽灵而神昏 颠倒。
   我试图重新定义这个边缘,使自然和那些看来是超自然的东西重新和谐起来。  同时帮助创造出一种类似 于非军事管制的地带,使科学家和热心人进入这个地带都能通过而不要求放弃他们原来相应的观念,或者 不需要放弃他们惊奇的感觉。
   假若广大的公众对超自然现象表现出兴趣,那末它不可避免地必将发展成为一项宏大的事业,并且会遭 受来自市场的各种曲解。  我已经认识到自己在帮助创造这种形势方面的一份应尽的责任。
   当你仔细地观察一切时,没有什么能像超自然现象那样吸引入。我们所做的一切似乎都是超出自然解释 之外的体验报告—可是它们非常丰富,令人惊讶不已。这些报告如此频繁发生和广为传播,使任何具有真 正科学好奇心的人很难忽视它们。
     我被下述的事实强烈地吸引住,即世界上所有的人们,并不仅仅是在我们热哀于此的时候。已经承认和 接受某些种类的超出科学可知性范围的现实存在。他们持有相信事物存在的信仰,这里所指的事物包括诸 如灵魂,非凡的不可思议地发生的事,赋予灵魂新的肉体和再生事物,在活人中通过心灵感应同死去的人 通讯的事——这种信仰是这样的众多和这样的持久,就像在引诱大家寻找共同的原因似的。
     我并不坚持主张超自然现象一定存在。如果有人简单地定义超自然的体验为——某些不寻常的事情的体 验,某些超过了通常认为可能的极限的事情,那么,显然有一个广阔的体验领域,一个重复体验的领域, 它遍及世界各地,正等待着人们去探索。
  这类报告非常自然,具有大量奇闻软事,它们是作为科学难以接 受而被抛弃的存在。  这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因为我怀疑,对某些超出正常科学知识范围现象之谜的答 案,能够正好存在于这种报告的内容和模式之中。
   我自己在一个广泛的形形色色文化中的不寻常经历强烈地告诉我,存在着某种值得去追求的有价值的东 西。这些超自然现象是奇怪的、任性的且令人难以捉摸,这丝毫不能改变我的坚定性。  我们是在学会非常 重要的事情,我们是在从事考查我们生活中的那些几乎经常出现但又仍然难以描述的领域。
   我相信超自然现象极其需要一种新的和彻底的观点;一种交叉文化超常规现象的概括;一种不平常的人 种史;一种有宽广基础和良好资助的、对现有的一切异常事件拯救、收集、编录和分类的专业工作。   没有东西比得上我亲自尝试着对最近的几年我所看到和听到的事情更富有价值。
  这种尝试我衷心相信是 需要的,因为我保留了这样的信念:这些不断发生在我们周围的事情是不可能轻易地凝结在我们已经适应 了的模式中。我认为通过一种新的更加开放的心理分析,可以导致对什么是正常现象的更好理解。
     奇异的事情在继续发生。 我们生活在一个由科学规定它的现实性的世界上,由科学告诉我们事物是如何运行发展的。可是有些事 情看来根本不是按照科学告诉我们的方式运转。我们的科学告诉我们这些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
  是根本不 存在的,可是它们却顽固地拒绝离开我们。尽管它们是相对的少数,而且经常是难以捉摸和无法控制的, 但是它们确实在那儿,‘任何人都可以看见它,证明它的存在。  正是它们的存在,向我们提出了一个问 题,而不管它们看来是多么微弱。
   某些不平常的学生觉得科学应当转向这些存在的事实。有些科学家似乎也表示赞同。在他们发现整个事 实的可能性而大吃—惊时,却又使科学拜倒于它而采取了完全颠倒的选择。这种姿态是滑稽可笑的。 考虑一个事例。
     一位探杖占卜勘矿者声称他能够借助钟摆的帮助发现地下水和燃烧矿物,并且在英国威尔士实地做试 验。他徒步横跨山谷的底层,并在地面上标设出一条标桩线,表明线下面有溪水流动,而且对它离地面的 深度和流量作出了估计。
  电视工作队为他拍摄了超常现象节目的电视片。有记者向他提问他的声称何以检 验?这位探杖占卜勘矿人手握着他的钟摆放在记者的头上,默默地估量着记者的健康状况,然后做了惊人的 断言。  他说记者非常健康,只是有一金属残片在他的大腿中。
  周围的人听了都感到惊奇,印象深刻。这个 不寻常的诊断,正言中了过去曾发生的事实。一次记者在操作过程中,确实用过一个金属支撑,通过金属 支撑的帮助以增强大腿骨的力量,结果在记者大腿内留下了金属残片。
  他还指出记者四肢活动正常。  金属 片的嵌入并未造成任何缺陷。对探杖占卜勘矿者指出记者股内有金属残片的事实,科学家认为很难说是他 有一个非常有效的侦探网络所致。 究竟是怎么回事?有关探杖占卜勘矿的可能性的一系列讨论是否具有任何科学有效性?关于有机的金属探 测是否让人感到诧异?不,不。
  面对这些奇谈怪论,一位出名的物理学家说:“我认为这是一个巧合。  ”从 而结束了这个论题。 当然,科学家的责任要求从所有的角度考虑问题。对探杖占卜勘矿者断定的异常性质,科学家有权支持 与正统的科学观点相一致的解释——对所有的其他事物都有同等的权利。
  虽然,所有的事物并不是完全同 等。巧合仍是对事物发生的一种可能的解释,但是它的概率是非常低的。  有一点要指出,正统的解释往往 比直率地承认事实要变得更加难以置信和牵强附会。
   事实就是这样,有时异常的事情果真会发生。我就曾经碰到这种事,而且有时会经常发生,就像它是必 然要发生似的。作为一个科学家,我想应该承认事实已经向我们提出了问题。 科学借助它的实在的定义而判断什么事是可能的。
    适合于这个定义的事物就得到承认,不适合这个定义 的事物就被认为是不可能发生而必须予以拒绝。问题是,探杖占卜勘矿的事实或精灵吵闹的现象都是处于 同现行的定义直接矛盾的境地。
  所以争论点缩小为在竞争的事实之间作出选择的问题。在竞争中,如果常 规状态对超常现象,自然,常规状态往往会得胜。   这种歪曲应当促使我们对它们之成为必然的前提引起怀疑。
  我们并不确切知道事物如何工作。我们具有 的一切只是一个合理的有效力的假设,而决不是一个在许多相互竞争的事实之间的选择问题。一切的关键 还是一个工作假设的有效性,而使新事实与旧理论的和谐一致就需要承认理论可以是不完善的,没有必要 对任何人指手划脚。
    在自然规律或科学原理上是没有威胁可言的,对信仰的保护和对异端的指责都是不需 要的。 在思考过程中别人已经得到的结论使我惊讶,我发现直觉心理学家詹姆斯早就做了研究,得到了结论。
   他说:“我们正常的醒着的意识,只是一种特殊形态的意识,而有关它的全部被最轻薄的屏幕分隔开了, 另外还存在意识的完全不同的潜在形式。  。。。。。。不考虑宇宙最后在总体上会不顾它留下的其他意识形 式。
  。。。。。。它们禁止我们对现实过早的结帐。” 我的研究是公开的。我并没有答案,而且缺乏必要的发现它们的精神成熟期。我对启蒙和再生的轻易回 答是有疑心的。但是再说一遍,作为一个生物学家,我多次认识到一种意识,它是永恒的,无始无终的, 在空间或在我们自己的本体范围内是无限的;在这个范围内我们理解事物非常清晰,而且能够通过一种渗 透过程获得绝大部分的信息。
    在这种状态中,我发现我自己具有直接来自某个更加巨大事物存在部分的知 识,一种精神的全球生态学。世俗是非常美好的,而且只有当我沉浸在某种大自然的循环中它才到来—— 在沐浴于春天的潮水中的时刻,或是在昼夜平分时极目眺望。
   体验确确实实是奇妙的,而且给我留下了一种同自然严格一致的感觉,而不是对自然的超越。  这真好像 是回到家里受到热忱的欢迎。让我们回复到存在于事物的隐蔽一面的那些神秘中去;回到可能性的完整的 谱系中去;每件事物是正常态的又是超常态的,一切都是平常的又是不平常的。
  一种回归到我称之为超自 然的整个不寻常的体验中去 涉及的主要领域 1、信仰方面:相信存在上帝、鬼神、灵魂,或其他超越人类感知的神灵。  这个领域存在的历史很长,主要涉及民族习俗、宗教,由于不同国家的宗教政策不同,在研究、揭示和批判上也存在不同。
  总的看来,向着开放、争鸣、存疑存异的方向发展。涉及的学科有哲学、宗教、政治、心理学,以及涉及相关研究方法的社会科学。 2、人体功能:认为某些人具有超出一般人的特殊能力,具有感知超自然、超物质世界的能力,从而引起另一些人的崇拜。
    这方面包括:特异功能,即感觉、知觉器官的功能转移(耳朵认字、皮肤认字、腹语、开天眼等);遥感,如通过“发功”遥感千里之外某人、某物的状况并进行调控(声称可以预测卫星发射的成功与失败、用气功场灭大兴安岭的森林大火等);灵媒,即某些人具有沟通神灵的能力,可以把人间的需要向神灵报告,得到神灵的保佑,也可以传达神灵的意旨,要求人们如何做,以祛灾辟邪,消祸弥难等。
    这方面典型的表现形式是巫术、巫医。 3、自然之迷:即自然界存在的一些至今仍然无法用科学和证据加以解释的客观存在、声称或现象。这方面包括北纬三十度线的神秘建筑,尼斯怪兽、神农架野人、天池怪兽、大足怪、水晶头骨,以及一些大的物种毁灭、地域灾难等。
  主要认为,宇宙中存在一种超出人类智慧的生物,能够控制、影响地球的活动,或曾经观顾地球,留下了一些建筑或特征,目前人类还难以破解。   4、“天人感应”:这种天人感应与中国古代的天人感应观是不同的,中国古代的天人感应是一种朴素的哲学观念,虽然也带有迷信的色彩,但它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是一种先进的理念,是进步的。
  就是在今天,在某些方面仍然具有借鉴意义;而这里所指的天人感应是指,把人类的命运与宇宙、天空中的某些现象联系起来,认为人的命运受到这些现象的掌控,或可以通过这些天空的现象来预测、把握人的命运。  现在西方的占星术、星座等就属于这类。
  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深入,这些迷信的东西也大肆入侵,并流传广泛,影响深远。 5、堪舆术或方术:这类技术通常以经验为基础,把人类社会的兴衰和个人的荣辱与一些简单的现象联系起来,通过这些简单的现象来预测和判断事物的吉凶;如抽签算命、看风水、测八字、看相、测字、八卦等。
    由于这些技术以经验为基础,而不是以事实证据为基础,所以,我们可以称之为非科学的技术。但这种非科学的技术也不是全然没有道理,它有自己的“理论体系”,有时也能蒙对很多事情,加之其存在的历史悠久,所以,相信的人很多。
  自古以来,有一些人靠此为生,在民间影响深远。 二、 流行趋势和研究概况 从国际上看,东西方对待异常现象都与当地的习俗和文化相结合,带有迷信色彩,无论是历史文化积淀雄厚的国家,还是与现代文明靠近的国家,都深深地植根于草根文化,且表现在各个层次,只是不同的层次对这种迷信依赖度有所不同罢了。
     从流行的趋势和表现形式上看,这种异常现象及与之相伴随的文化明显带有“需求导向”的特点,即向着需求旺盛的地区流动。而且,这种“需求导向”是与“趋利动机”相适应的,从而很容易达到供需结合,推波助浪。
  向着人流集中、市场需求大、未知因素多、生存竞争激烈的地方。这种表现形式,在国外表现为在政界、媒体、影视等流行较广;在国内,无论是传播的人还是相信的人都表现为弱势群体为主,在地区上则表现为“三院两区”,即学院、医院、法院,开发区和旅游区(参阅《透视现代迷信》),近来,这种流传趋势有相城乡结合部或进城民工集中的地区转移的特点,而且,其人员规模有着与农村生产季节相统一的变换规律。
    这说明,从传播方式和场所看,在传统模式上,传播和相信的人都以农村人口为主,只不过随着农村活跃分子——主要劳动者的转移——他们大多进城打工,迷信的市场也随之转移。但现代传播方式上,比如网络、媒体传播,则传播和受众都以城镇居民为主,更值得注意的是,表现出受众人口的低龄化和高知化趋势。
    低龄化指学校中小学生、大学生的加入,他们文化程度高,掌握了现代通讯手段的使用方法,可以隐蔽地进行传播和使用;高知化指这个人群一般为白领、国家干部、行政职员,他们接近和使用现代媒体更方便,更具有好奇心,因而,不仅容易接受和相信异常现象的传播,而且,如果不辩是非,还容易成为传播的帮凶或直接的传播者。
     从研究上看,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学者,倾向与用科学的方法、理念和精神,对这些异常现象进行合理的怀疑,并在怀疑的基础上进行科学的调查和研究,这种研究是无偏见的,理性的。
  与此同时,把调查研究的真实结果向公众进行传播,揭露怀着各种目的的假象和骗局,用实施教育公众,是其避免损失。  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这种调查和揭露工作越来越涉及人类的精神和情感方面,比如,信仰和宗教。
  但是,这种涉及精神领域的理性调查和研究,如果还局限于传统的一些科学方法,就很难说服公众;这样,相关机构不再把研究限制在哲学的思辨领域,也不局限在传统的统计和逻辑分析领域,而是日益扩展到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交叉的一些学科和方法上,比如心理学、精神心理学、超心理学等方面,利用这些学科的知识、原理和方法,揭示人们信仰领域的一些模糊认识。
    引导公众正确对待一些未知现象和超自然现象,不至于上当受骗,或陷入迷信的泥淖。 在中国,共产党是无神论者,他们不相信迷信,对一些异常现象也大多采取容忍和开放的态度,容许存在,容许探索,但少争论。
  并且,由于国家和执政党坚持无神论,所以,对待这些现象也大多采取批判和抵制的态度和做法。  在学理上,或研究上,也大多采取单一的辩证法来进行分析和批判。因此,在研究和揭露上存在理论单一、方法简单的问题,这种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科学精神和理性思想的弘扬和传播,并由于说服力上的不足,也没有从思想上根本解决公众当中存在的疑惑。
   但是,从历史上看,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积淀,对待迷信和异常现象的经验是非常丰富的,而西方是现代科学技术的发源地,用科学理性和科学思想来对待这些异常现象具有优势,因此,东西方通过学术交流,互相取长补短,对于促进科学思想和科学理性的传播,对于揭示当今世界存在的神秘现象、未知现象,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践作用。
     三、 中国的情况 在上个世纪中叶,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依靠政府的力量,把其它学 说和信仰都归诸异端,鬼神被赶跑,孔孟被“软禁”,只有马克思主义可以一统天下,因此在上世纪的50---80年代,中国是名副其实的无神论国家。
  但是,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受到物质利益的驱使,一度沉寂的“牛鬼蛇神”有复活了,而且,一度时期横行肆掠,大有正神异位,邪神猖狂之势。  在这种情况下,老一辈的科技工作者、科普作家、科普研究工作者,力主用科学的知识、思想和精神武装人们的头脑,对一些异端邪说进行了严厉的批判和揭露。
  尤其使上世纪末,他们对各种声称进行了科学的调查和分析,通过各种媒体对一些迷信和伪科学进行揭露和斗争,应该说,他们为弘扬科学精神,捍卫科学尊严,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但是,随着岁月的流逝,这批老一辈的反伪斗士大多已经退休,新的研究和调查工作、捍卫科学的任务落到年轻一代人的肩上。
  由于,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从事相关领域的年轻的研究人员都各自为战,而且分散在各个学科、单位、领域,因此,为了加强交流,提高研究的水平和质量,也为了加强与国际上相关领域合作,在国内有必要把分散研究的各路人马联络起来,加强研究的合力,同时,密切与各媒体的合作,大力揭露迷信和伪科学,弘扬科学精神。
    这样做也有利于避免以前学科单一,缺乏说服力的现象。总之,对超自然现象的研究不仅是理论研究本身的需要,也是新时期发展先进文化、维护人民群众利益的需要和具体体现。 。

类似问题换一批

热度TOP

相关推荐
加载中...

热点搜索 换一换

教育/科学
理工学科
院校信息
升学入学
出国/留学
职业教育
人文学科
外语学习
学习帮助
理工学科
理工学科
农业科学
生物学
建筑学
心理学
数学
天文学
工程技术科学
化学
环境学
地球科学
生态学
物理学
举报
举报原因(必选):
取消确定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