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文化/艺术 书画美术

安理会是什麽?它的资料

几时创办的等

全部回答

2006-07-17

0 0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简称安理会、联合国安理会)是联合国中最有权力的机构,负责维持国际间的和平与安全。根据《联合国宪章》,安理会与其他联合国机构不同,它做出的决定必须被相关成员国遵守与执行。
  联合国安理会的首次会议在1946年1月17日召开,安理会所做出的决定被称为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决议。   成员 安理会拥有5名常任理事国,这5个国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5个战胜国:法国、中华民国、英国、美国以及苏联。
  1971年中华民国的席位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取代;1991年苏联解体后,苏联在安理会的席位则由俄罗斯联邦接替。 其他10个非常任理事国由联合国大会选出,任期2年,每年换选5个,新的非常任理事国在每年的1月1日就任。
    成员国由各地区首先选出,然后由联合国大会确认。非洲、拉丁美洲与西欧各有2个名额,阿拉伯、亚洲与东欧则各有1个名额,最后一个名额从亚洲或非洲国家中选出。 安理会成员国必须有一名代表常驻联合国,以确保安理会可以在任何时候召开会议。
  这个规定是从国际联盟的失败教训中总结到的,因为国际联盟正是由于无法快速对危机作出反应而导致其失败。   安理会的任何决议需要至少9张赞成票。任何一个常任理事国的反对(即否决票)都会使一个议案无法通过,即使该议案获得了足够的票数。
  
  但弃权不被视作是否决。 在安理会认为必要时,联合国的其他成员国可以参加安理会讨论。近年安理会在该政策上十分宽松,使得很多国家都可以参与讨论。   。

2006-07-17

44 0

    安理会是联合国的6大主要机构之一。按照联合国宪章规定,联合国安理会在维护国际和平及安全方面负有主要责任。安理会的职能是:根据规定作出全体会员国都有义务接受并执行的决定;调查任何国际争端或可能引起的国际摩擦的任何局势,促请争端当事国采用和平方法解决争端;断定威胁和平、破坏和平或侵略行为,并可采取经济、外交或军事制裁行动来反对侵略;负责拟订军备管制的计划;建议接纳新会员国;向大会推荐新会员国和秘书长。
    为防止破坏和平与侵略行为,安理会可采取经济制裁、断交等措施,直至采取必要的武力行动。安理会的决议对会员国具有约束力,根据协定可要求会员国提供军队、协助和便利。 安理会有15个理事国,其中中国、法国、俄罗斯联邦、联合王国和美国五国为常任理事国。
  其他10个理事国由大会选举产生,任期两年。  近年来,各会员国讨论了改变安理会组成的问题,以反映当今政治经济现实。 联合国成立于1945年10月24日,由51个国家承诺通过国际合作和集体安全维护和平。
  今天,世界上几乎每一个国家都加入了联合国。联合国共有185个会员国。

2006-07-17

41 0

    首先,安理会是联合国内最为重要的机构。根据《联合国宪章》白纸黑字的规定,安理会肩负着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的重任。外交界流传着这样一段“口诀”:国与国之间吵嘴打架去找谁?去找安理会。
  一国内部冲突的乱麻理不清去找谁?去找安理会。大家感觉自己头痛脑热或觉得世界上哪个角落好像不舒服而不知道去找谁时去找谁?还是先找安理会!   其次,安理会是联合国内最为繁忙的地方。  开会时“甲方乙方”是“不见不散”,讨论起来则是“没完没了”,做出的各种决议是举不胜举,多如牛毛。
     此外,安理会是联合国会员国趋之若鹜的对象。为了争取其中一届任期两年的非常任理事国的席位,不少国家使出浑身解数,日夜游说,到处拉票。成功的国家踌躇满志,落选的成员毫不气馁,发誓下次再来一次拼搏。
       还有,安理会也是各国优秀人才汇聚一堂的竞技场。年长的外交官老谋深算、心怀大略;年轻的外交官初生牛犊、青出于蓝。许多人在安理会内或不打不成交,或日久见人心,或经过多年潜心“修炼”,最终取得“正果”。
  现在,包括我国在内的许多国家外交部长,都是在安理会这座熔炉内“蹲”过和“炼”过的。     据我国外交界的老前辈们回忆,“冷战”时期,两个超级大国势均力敌、各不相让。
  它们对世界事务所持立场南辕北辙,往往是“只要你赞成的,我就反对;只要你反对的,我就赞成”。安理会也因这两个大国彼此对抗而无法正常工作,也无法举行会议。安理会有时甚至半年才开一次例会。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好不容易进入安理会的其他非常任理事国代表,就像“盼星星、盼月 亮”似的等待开会。
     “冷战”结束后,各主要大国关系改善,彼此合作增加,这为安理会在国际事务中有所作为打下了好的基础。当今世界并不太平,各类传统威胁犹存不灭,非传统威胁日益突出。  旧的热点没有冷却,新的热点则在不断升温。
  安理会的工作也今非昔比,对新形势下的各种问题应接不暇,会议连绵,大使们整天疲于奔命。难怪有人形容说:这真是“美利坚的税多,联合国的会多”!安理会下列一组数字便可作为佐证。   在“冷战”期间的1988年,安理会全年举行的正式会议只有55次,全体磋商62次,仅通过决议20项和主席声明8项。
    到了1993年,安理会举行的正式会议便多达171次,全体磋商253次,通过决议93项,主席声明88项。在2004年,安理会则共举行正式会议231次,全体磋商 171次,通过决议59项,主席声明48项。
     至于安理会理事国之间,理事国与联合国其他会员国之间的秘密磋商和接触则更是天文数字,无法统计。     虽然安理会的工作如此紧张、繁忙和辛苦,但联合国的会员国无不想方设法跻身进去。
  它们愿意去自讨苦吃的原因大概有两个。   一是因为安理会有“权”。安理会是联合国内惟一具有快速反应能力的机构,安理会通过的决议可以带有强制性质。安理会的决议一旦获得通过,联合国所有会员国“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而且要在执行的过程中尽快“理解”。
    各国当然希望在安理会占有一席之地,参与对全球和地区重大事务的决策。   二是因为安理会有“利”。安理会内信息快捷、集中,而且比较准确。世界上事关和平与安全的任何事情,大至“西瓜”,小至“芝麻”,它都可以审议。
  据统计,安理会迄今处理的议题就达150多项之多。  跻身这个政治圈内,对重大问题享有发言权,不但可以为全人类的和平作些贡献,而且也能为各自地区的稳定作些努力。不少国家还会借此机会,设法提升自己的国际形象。
  这真是一箭多雕。   每年年底是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最为难过的日子。一些任期已满的理事国大使依依不舍、挥泪而别。  一些弹丸小国在联合国60年的生涯中,好不容易才遇到担任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的良机,非常珍惜这两年光景,因此,这些国家的大使们工作勤奋过人。
  就算到了每年的年关也没有一点松劲,而是纷纷要求安理会加班加点,大干快上,以便发挥他们最后的余热。这种精神和表现令人叹为观止。   与此同时,新入选的理事国大使们则喜形于色。  他们摩拳擦掌,并且粮草先行。
  这些国家从各自首都火速调派十余名将士到纽约增援。新理事国上至大使“阁下”,下至“小萝卜头”,请客的请客,拜会的拜会,在联合国内“攻关”和“套近乎”的干劲可谓冲天。   根据《联合国宪章》的规定,安理会采取的任何行动属于集体行动,应反映联合国全体会员国的意愿。
    因此,这些新理事国事先多了解各方的不同心声和要求,对后两年在安理会内开展好工作也是十分必要的。   阴错阳差的事屡见不鲜   在安理会这个重要的多边场所,要把外交工作搞好,需要切记“谨慎细致”四个字。
  若有半点粗心大意,弄出洋相事小,酿成失误事大。但是,人非圣贤,阴错阳差的事还是屡见不鲜。  我在纽约工作期间就曾目睹了几起。   1995年1月27日下午,安理会举行公开会议,审议莫桑比克问题。
  莫桑比克外长希迈奥不远万里专程到会发言。会上,只见他在大厅内对着讲稿宣读莫桑比克政府的立场。读着读着,他突然卡了壳。原来,他随身所带的讲稿缺了一页。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位外交人物尴尬地急忙翻腾手中的稿纸。
    坐在其后的副手见外长回头找什么才恍然大悟,连忙将讲稿的副本递过去,最后才算解了围。   也是在同一次会议上,美国大使拟在发言稿的第一句对莫桑比克外长出席安理会表示欢迎。
  但是,在其打印好的讲稿中,却仍然使用莫桑比克前任外长莫坎比的名字。其实,莫坎比外长已于1994年底升任莫桑比克总理了。  幸亏那天美国大使的发言报名较晚,被安排得比较靠后。
  他听着其他国家大使的发言,发觉他们对莫桑比克外长的称呼不一样,才知道手下人员使用了过时的人名。于是,他随即神不知、鬼不觉地将自己手中讲稿的称呼误处更正过来,避免了张冠李戴。   另一件事情发生在1995年9月26日。
    这一天,安理会为纪念联合国成立50周年,特意举行了一次外长级会议,回顾联合国安理会半个世纪以来的功过成败。这天,在庄严宏伟的安理会大厅内,十多个外长衣冠楚楚,正襟危坐。
  只听小木槌一敲,担任会议主席的意大利女外长阿涅利夫人以浑厚的女中音宣布“会议开始……”不知是麦克风还是线路出现故障,代表们的耳机听不到任何同声传译。  会场顿时鸦雀无声。   当时有人私下抱怨道:“工作人员早干啥来着?”还是女主席见多识广,政策水平高。
  只见她急中生智,煞有介事地大声说道:“是不是有人搞破坏?”此话一出,当场“幽”了大家一“默”,会场气氛随即缓和了下来。片刻,故障排除。女主席这才从头唱起这台大戏。     无巧不成书。
  我在这次外长会议上也赶上了一次“机会”——改正别人的失误!当时是副总理兼外长钱其琛参加会议。他的发言稿是由国内准备的,带到纽约后由常驻联合国代表团负责印出中、英文本各数百份,以供发言后散发。出于保密考虑,发言前我方陪同人员无法人手一份。
  而我担任钱副总理代表团的联络官,近水楼台,先索得了一份。  在会上,大家都集中精神听会。当我下意识地预览发言稿时,突然发现稿子的开头按例写着“主席先生”,结束语也写着“谢谢主席先生”。
  我当即出了一身冷汗,立即掏出铅笔将“先生”两字改为“女士”,不顾一切地从旁听席上冲到中国席位上,将这一更正递给在座的外交部副部长李肇星(现为外交部长)。  李副部长一看,二话不说就往钱副总理手上送去。
  刚过一会就轮到钱副总理发言。当听到他声音洪亮地读出第一句“主席女士”时,我心中的石头才算落了地。我迄今仍保存着这一页纸,并经常拿出来为自己提个醒!   周恩来总理生前常常告诫从事外交工作的人员:“外交无小事。
  ”事实证明,在涉外工作中,差之毫厘,就会谬之千里。     从“富奇家规”到“李家铃”   安理会开会时间没准点!此话不光是指安理会的全体磋商随时进行,没有准确时间,更重要的是指安理会的内部磋商和正式会议从来没有正点举行过!在联合国工作的各国代表和工作人员通常将之戏称为“联合国时间”。
     安理会几乎每天都需要举行全体磋商。  有时遇到世界各地出现十万火急的情况时,还需要举行紧急会议。通常情况下,安理会主席都会在头一天将会议时间安排妥当,并通过传真和电子邮箱印发给各个理事国。
  临时举行紧急会议时则由秘书处逐家打电话通知。由于安理会15个理事国的代表团分散在纽约曼哈顿的不同角落,彼此工作时间和作息制度差异较大,因此,就算这些外交官提前出门,遇上个交通堵塞或雨天路滑什么的,就很难保证准时到达会场。
    只要一家未到场,其他代表就只能干等,会议也无法召开。   联合国大楼内设有专门的广播喇叭,不断提醒代表们立即进入会场。但这个喇叭从开始广播“安理会将要开会”,继而“安理会马上要开会”,到最后“安理会磋商刚刚开始”为止,少则花20多分钟,多则需要40分钟。
  一些先到会场的代表见人不齐,便会转到咖啡厅、洗手间等地方“放松放松”。  此时,秘书处的工作人员就不得不兵分数路,分头将他们邀请回来。曾有许多届安理会主席“新官上任三把火”,试图扭转有会不能准时开的不良习惯。
  如意大利常驻联合国代表富奇大使担任安理会主席时,就曾颁布过一项“富奇家规”,即超过开会时间七至八分钟,就不再等一两个未到会场的理事国代表,由主席敲槌开会。  但这种铁面无私的做法却遭到非议。
  由于安理会15个理事国确实国情不同、众口难调,安理会主席的类似“家规”一直未见奏效。   为了拨乱反正,安理会15个理事国代表曾于1994年11月召开了一次全体磋商,各人有计献计,有谋出谋。
  时任我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的李肇星大使在会上提议参照我国许多学校的做法,在会议室外安装一只电铃,由主席以铃声招呼大家及时入场就座。  此招一出,立即获得大家的同意。他们认为这不失为一个简单易行的上策,当即要求秘书处作财政预算。
  秘书处数日之后报告称,购买和安装这只电铃需要375美元。安理会当即便做出决定,这笔费用列入联合国正常预算之内,由联合国所有会员国按比例分摊。   1995年2月3日,这只电铃安装完毕并正式启用。
    铃声采用联合国统一标志音符:“咪哆索、索索哆。”在当天安理会全体磋商前,第一次在联合国二层大厅内响起了悦耳动听的铃声。人们听后先是觉得惊讶,继而感到欣慰。为了感谢李肇星大使的倡议,安理会其他理事国代表一致同意将这只铃命名为“李家铃”。
  现在,这只铃已成了安理会提醒理事国大使准时到会的一件“看家宝”。   。

类似问题换一批

热度TOP

相关推荐
加载中...

热点搜索 换一换

文化/艺术
书画美术
历史话题
民俗传统
文学
地理
器乐/声乐
舞蹈
书画美术
书画美术
举报
举报原因(必选):
取消确定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