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社会民生 宗教

李密的忠孝观

全部回答

2006-06-20

0 0

    古人讲忠孝。为人臣者要忠,为人子者要孝。因为忠孝两全实在太难,所以自古就有“忠孝不能两全”之说。 诸葛亮的和李密的《陈情表》,恰恰是一忠一孝,合称双璧的千古典范之作。
  后人常说:“读诸葛亮《出师表》而不流泪者,其人必不忠;读李密《陈情表》而不流泪者,其人必不孝。  ”由此也可以看出古人的忠孝观。 先说诸葛亮的《出师表》。 诸葛亮是古代著名的政治家和军事谋略家,被后人视为智慧的化身,他并不以文章见长,但他的《出师表》却为后人垂青。
  南宋著名诗人陆游就曾经一再地称颂“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书愤》),“出师一表通今古,夜半挑灯更细看”(《病起书怀》)。  唐代大诗人杜甫,更是以一首《蜀相》的诗,唱出了诸葛亮的悲壮一生:“三顾茅庐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从这些诗里,我们都可以看到《出师表》的无穷魅力。爱屋及乌,也许是因人而喜文,也许是因文而喜人,或者是文如其人,后人对诸葛亮的景慕,对《出师表》的推崇,都到了高山仰止的程度。
     《出师表》分前后两篇,是诸葛亮悲壮人生的总结,也是他光辉人生的丰碑。诸葛亮自言:“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于当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许先帝以驱驰。
  ”为了感激刘备的“三顾茅庐”,诸葛亮决计“抛掷南阳为主忧,东征北讨尽良谋”(唐·罗隐《筹笔驿》),取荆州,并巴蜀,意成鼎足之势;东联孙吴,北拒曹魏,力在匡扶汉室;七擒孟获,六出祁山,志在统一中原。
    在其一生的征战中,诸葛亮的确是“鞠躬尽力,死而后已”,忠心可鉴日月。 李商隐有诗云:“管仲有才真不忝,关张无命欲何如。”似乎认为诸葛亮的“出师未捷”是因为蜀汉的将士,这恐怕有失公允。
  事实上蜀汉的将士也同诸葛亮一样,都是忠心耿耿的,就连那位在罗贯中的笔下“后有反骨”的大将魏延,也并无背叛之意,只是与杨仪有些私忿,又颇感才智未能充分发挥而已。  魏延曾经建议自己带五千精兵,直接从褒中出发,沿秦岭向东,到子午道后折向北方,用不了十天工夫,就可以直取长安。
  诸葛亮从斜谷出发接应,一举平定咸阳以西地区。这是出其不意的取胜战略方针,如果诸葛亮采纳,也许他就不会“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了,也就不会给后人留下无限的遗憾了。   诸葛亮的“挥泪斩马谡”,也和关羽的“大意失荆州”一样,都是自己的重大失误。
  但是,失误归失误,诸葛亮仍然不愧为一个忠心赤胆的人物。其实诸葛亮的壮志未酬,不在他的用马谡的失误,也不在他的过分谨慎,没有采纳魏延的建议,真正的原因,刘禹锡的两句诗说明白了——得相能开国,生儿不象贤——有了刘阿斗这个扶不起来的天子,诸葛亮就是再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统一中原。
     诸葛亮是忠的典范,但他不是愚忠。他只是顺应了历史的潮流,在国家处于四分五裂、军阀混战的末代,成就了一方事业。如果说曹操有统一中国北方的功绩,那么,诸葛亮也同样有统一中国西南的功绩。
   再说李密的《陈情表》。 李密是晚于诸葛亮的蜀汉人,对诸葛亮的文治武功自然有着十分深刻的领悟。  李密自幼就以“孝谨”闻名乡里,后来又以才华出众、年少俊彦,成为蜀汉的郎官,多次奉旨出使东吴,雄辩的口才颇受东吴君臣的赞赏。
  李密在蜀汉臣民“终见降王走传车”的时候,不愿意去司马氏的晋朝作官,他的一篇《陈情表》,以委婉的言辞表达了自己对故土、故主的依恋。已经当上了晋朝皇帝的司马炎,曾经下诏书叫李密到朝廷来当太子洗马,李密以祖母年老多病,无人供养为由,辞谢不就。
    据说晋武帝被这篇《陈情表》所打动,感叹说:“士之有名,不虚然哉!”不仅答应了李密的请求,还为表彰李密的诚孝,特别赐给他奴婢二人,专门供养他的祖母。 李密自幼命运不济,生下六个月,父亲就去世了,四岁时,母亲在舅舅的强迫下,不得已改嫁。
  从此,李密就和祖母刘氏相依为命。  李密自言:“臣为祖母,无以至今日;祖母无臣,无以终余年。母孙二人,更相为命,是以区区不能废远。臣密今年四十有四,祖母刘今年九十有六,是臣尽节于陛下之日长,报刘之日短也。
  乌鸟私情,愿乞终养。”拳拳之心,昭然可见。乌鸦返哺,羊羔跪乳,李密的一片孝心,是何等的自然、质朴! 后人曾经说,李密“供养祖母”是假,“不愿事晋”是真。  我却不以为然。
  我以为,李密的孝心是真挚的,不然何以感人至深?史学家曾经说,司马氏是从孤儿寡母手里夺江山。如此这样的不忠不孝之人,尚能被《陈情表》打动,你能说李密的孝心是假的吗?况且对于司马氏兄弟篡魏,晋朝本身的士民也颇有反感,更何况是身为蜀汉臣民、正值国破家亡的李密,不愿去为司马氏服务,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选忠臣必得孝子门”,李密的为人道德足可鉴日月。祖母去世后,李密不得已奉召出仕,历任尚书郎、汉中太守等。后来因为写诗得罪了晋武帝,被晋武帝免去了职务,老死家中。 人民领袖毛泽东曾经在1939年,举诸葛亮的《出师表》和李密的《陈情表》,对蒋介石和国民党的“发国难财,吃摩擦饭”的反共反人民的卖国行径,给予揭露和批判。
    可见毛泽东对这二位的为人和文章是十分赞赏的。 我们曾经把“忠”、“孝”斥为封建伦理道德,大加口诛笔伐,结果,在一切向钱看的市场经济中,丧失了基本的道德标准。一些高官厚禄者,在党吃党,在国毁国,对党和人民何来些许忠心!一些受之父母者,包二奶、嫖小姐,一掷千金而不厌,但为了病死医院的老母的千元医药费,却同室操戈、大打出手,对生养自己的父母何来半点孝心! 我们可以不屑于古人,但我们无法回避现实。
    今天,我们一提起社会的腐败,首先痛恨的是卖淫嫖娼,是吸毒贩毒,是假冒伪劣……但是,谁又知道这一切都是来源于官场上有权阶级的腐败!据说有关部门搞了一个《当前社会各阶层经济状况》的调查研究报告,从中可以看出今天官场腐败之烈。
   据报告说,今日社会上已有五百万个千万富豪,其中约两万人是亿元富豪,其中90%以上是高干子女及其亲属。  这个新权贵阶级的财富是靠特权攫取来的。五百万拥有千万元以上财富的人(含亿万财富),其背景基本来自三个方面:(一)家庭、祖辈是党、政、军干部,包括退休的,在政坛、社会上有一定影响力的高级干部的子女、亲属,占90%以上;(二)在港、澳地区、国外,有亲属资助,合作成功的,约占5。
    5%;(三)靠自身努力,又遇到机会,发达、发迹的,约占4。5%。 据报告说,这些财富的主要来源是:八十年代中期至后期,官场操控经商,倒买倒卖国家计划分配的物资,倒买倒卖进出口物资的批文,叫“白手兴家”,千万富豪出现;九十年代初,除了继续操控倒买倒卖国家计划分配物资和进出口物资的批文外,炒买炒卖国士,一大批有背景的公司南下,靠有来头的人物批条从银行得到数千万、数亿元免息、免担保借贷,炒买炒卖国土、炒买炒卖上市股;九十年代中期至2001年,操控、包揽国家大型基建工程合约,在引进外资过程中留成、进口大型设备中收取“回佣”等。
     据报告说,从基建工程和进口设备中捞钱,也是他们财富来源之一,国家一级、省一级工程中高达40--60%的工程费,实际进了私人口袋。从1998年以来,国内兴建高速公路16000公里,平均每公里费用高达1亿200多万元,实际每公里费用仅7000万元以下。
  通过驻外中资公司进口一辆矿山用途的载重车,要比国际市场价高1。  5倍;从欧盟进口机械设备,要比当地市场价高40--60%。 据报告说,从九十年代中期起,每年外商实际投资350亿美元:自1998年以来,每年外商实际投资450亿美元。
  但是,每年外汇非正常流失到海外高达400--500亿美元。黄金外流年达50--60吨,占年产黄金的40%(中国年产黄金120--150吨) 从这个调查报告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新的官僚资产阶级已经形成。
    这些从有权阶级过渡到官僚资产阶级的新贵族们,哪里有一点诸葛亮和李密的高风亮节! 读《出师表》,那实在是读一位古代圣贤忠君爱国的悲壮人生。如果多读几回,也许我们的权贵们的灵魂会得到净化,使天下的老百姓少些糟蹋!读《陈情表》,那实在是读古代圣贤孝行节义的赤子人生。
    多读几回,也许我们的权贵们的天良能够自我发现,使他们的衣食父母——天下的老百姓多些欢乐!可是,当大家看了上面的调查报告才明白,我们已经不可能期望他们再去读《出师表》和《陈情表》了,更不可能指望他们学一点诸葛亮和李密的做人之道。
   。

2006-06-20

234 0

    李密原是蜀汉后主刘禅的郎官(官职不详)。公元263年,司马昭灭蜀汉,李密成了亡国之臣。仕途已失,便在家供养祖母刘氏。公元265年,晋武帝请李密出来做官,先拜郎中,后又拜为洗马(即太子侍从官),就是文中说的“诏书特下,拜臣郎中,寻蒙国恩,除臣洗马”。
  晋武帝为什么要这样重用李密呢?第一,当时东吴尚据江左,为了减少灭吴的阻力,收笼东吴民心,晋武帝对亡国之臣实行怀柔政策,以显示其宽厚之胸怀。  第二,李密当时以孝闻名于世,晋武帝承继汉代以来以孝治天下的策略,实行孝道,以显示自己清正廉明,同时也用孝来维持君臣关系,维持社会的安定秩序。
  正因为如此,李密屡被征召。   李密为什么“辞不就职”呢?大致有这样三个原因:第一,李密确实有一个供养祖母刘的问题,像文章中说的“祖母无臣,无以终余年”。  第二,李密是蜀汉旧臣,自然有怀旧的思想,况且他还认为汉主刘禅是一个“可以齐桓”的人物,对于晋灭蜀汉是有一点不服气的。
  第三,古人讲:做官如履薄冰。皇帝高兴时,臣为君之心腹;皇帝不高兴时,臣为君之土芥。出于历史的教训,李密不能没有后顾之忧。晋朝刚刚建立,李密对晋武帝又不甚了解,盲目做官,安知祸福。  所以李密“辞不就职”,不是不想做官,而是此时此刻不宜做官   李密不想马上出来做官,而晋武帝方面却催逼得很紧。
  “诏书切峻,责臣逋慢。郡县逼迫,催臣上道;州司临门,急于星火。”轻慢皇帝,违抗皇命是要杀头的。为了摆脱这个困境,达到不出来做官的目的,李密就在“孝”字上大做文章,把自己的行为纳入晋武帝的价值观念中去。
    李密是蜀汉旧臣,“少仕伪朝,历职郎署”,古人讲“一仆不事二主”,“忠臣不事二君”。如果李密不出来做官,就有“不事二君”的嫌疑,不事二君就意味着对晋武帝不满,这就极其危险了,所以李密说自己“不矜名节”,“岂敢盘桓,有所希冀”,我不出来做官完全是为了供养祖母刘,是为了“孝”。
    但是这里又产生了一个问题,事父为孝,事君为忠。李密供养祖母是孝,但不听从君主的诏令,不出来做官,就是不忠。古人云“忠孝不能两全”。《韩诗外传》卷二记载:“楚昭王使石奢为理道,有杀人者追之,则父也。
  奢曰:‘不私其父非孝也,不行君法非忠也。’于是刎颈而死。”为忠臣不得为孝子,为孝子不得为忠臣。  李密很巧妙地解决了这个矛盾,即先尽孝,后尽忠。“是臣尽节于陛下之日长,报刘之日短也”。
  等我把祖母刘养老送终之后,再向您尽忠,这样晋武帝也就无话可说了。 。

类似问题换一批

热度TOP

相关推荐
加载中...

热点搜索 换一换

社会民生
宗教
其他社会话题
公务办理
法律
军事
求职就业
时事政治
宗教
宗教
举报
举报原因(必选):
取消确定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