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爱问首页 爱问商城

我爱吃蛋挞,怎么做啊?

4个回答

    牛奶,鸡蛋,奶油,白糖,盐,面粉基本就够了,烤箱也是几乎家家都有的东西 然后再去超市买一盒点心盒子,用来给蛋塔成型就足够了,最好有擀面杖,当然俺没有,于是洗干净一个啤酒瓶子,也挺好用的,呵呵 先是把奶油挤到碗里,大概50~100g吧,然后打一个鸡蛋进去,搅拌均匀,再加一小勺白糖和一点儿食盐,用大勺子加入面粉,一遍加一遍搅拌,感觉面团基本成型,而且...全部

    牛奶,鸡蛋,奶油,白糖,盐,面粉基本就够了,烤箱也是几乎家家都有的东西 然后再去超市买一盒点心盒子,用来给蛋塔成型就足够了,最好有擀面杖,当然俺没有,于是洗干净一个啤酒瓶子,也挺好用的,呵呵 先是把奶油挤到碗里,大概50~100g吧,然后打一个鸡蛋进去,搅拌均匀,再加一小勺白糖和一点儿食盐,用大勺子加入面粉,一遍加一遍搅拌,感觉面团基本成型,而且不太稀就差。
    不多了,加少量面粉,揉至面团有点儿发干即可。如果有原本的和面基础,这个是很容易的然后将面团分成小剂子,擀成约10公分直径的面皮儿,放入点心盒子里,最好是那种铝箔的烤箱预热至350F,将做好的皮儿放入烤箱,10分钟左右。
   同时,你可以用微波炉加热50g牛奶,放入一大勺白糖,搅拌融化后,放凉 打一个鸡蛋,搅匀,倒入放凉后的牛奶,再搅匀。   将皮儿从烤箱中取出来,基本皮儿已经烤熟了,比较干,稍微冷却一下, 将准备好的蛋液分入每个做好的皮儿里,如果皮儿做的好,自然可以盛很多蛋液,如果皮儿做的不好,有可能因为水桶效应,你只能盛一个底儿而已烤箱升温至400F,放入盛满蛋液的蛋塔,大概3分钟左右,你就可以看一眼,是否凝固了,取出即可,热乎乎的蛋塔就成功了~。
    。收起

2004-12-13 15:09:19
0 0
收起 提交
加载更多

    转个故事,希望不要怕哟。 蜂蜜蛋挞樱荷很漂亮,她的美在上学的时候就充分表现出来了,全年级的男生在她走过去的时候都啧啧有声,然后把某一个幸运的人使劲...全部

    转个故事,希望不要怕哟。 蜂蜜蛋挞樱荷很漂亮,她的美在上学的时候就充分表现出来了,全年级的男生在她走过去的时候都啧啧有声,然后把某一个幸运的人使劲推出来,撞在她身上。
     樱荷软软的,甩一甩头发,抛一个白眼过去,说:“讨厌!”然后慢慢走开来。她知道那些男孩子会长久的品尝她话里的味道,矫情的、甚至有点挑逗的萌芽。     后来长大了,挑逗就可以明着摆出来。
     樱荷喜欢穿水绿的衣服,老师提着她的领子告到家里,说她的衣服颜色太鲜艳,全校站在操场上做广播体操的时候,教导处主任一眼就看得到,在大喇叭里点名批评,让老师好丢脸。   老师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也还是女孩子,被批评了就好象到了世界末日。
    何况教导处主任还是个有名的帅男子,而且未婚。   妈妈当着老师教育樱荷:“为什么又穿这件衣服,上次不是说了不许再穿的么?怎么又翻出来?”   樱荷翻翻眼睛,不说什么。
  漂亮是要有代价的,她别看是个小女孩,也懂得这个道理。   老师恶狠狠的走了,妈妈才说:“小樱,干吗那么出挑呀?不好。  ”   樱荷才不理,照样脱了衣服去洗,明天还是要穿。
  要是老师看到教导处主任看自己的眼神,一定气死了,想着还吃吃的笑。   妈妈气了,伸手要打她。   “我怎么生出你这样的女儿来?”   樱荷闪了一下,可是那巴掌没有落下来。   “妈妈,女人都是要老的。
    不能延后美丽,我只好提前了。”   那一年,樱荷15岁。   她的父亲迎娶了别的女人,要争她的监护权。樱荷去看看那个新家,看了看父亲的新女人,一头那个年代少有的鬈发松垮垮地堆在腮边,唇上的胭脂擦得有边有角。
  樱荷就要成年了,她有权利说点话,于是她拒绝了,她愿意和妈妈一起过,虽然妈妈没什么钱。     父亲偷偷问她为什么?   她狠狠看那个男人,她一直恨这样的人:“家里有两个狐狸样的女人,像什么样子?   而且,镜子也不够用。
  ”   樱荷再也没有去过父亲的家。 后来他们又有了一个女孩,远没有樱荷美丽。   长大总是那么容易,小的时候却不觉得。     那时候,一有机会樱荷就踩着妈妈唯一的半高跟皮鞋走路,小脚在鞋里滑来滑去,像船和大海的距离,被包容但永远靠不紧。
     樱荷多喜欢那鞋,穿上它就像是长大了。可是现在,樱荷拼命想让自己显的年轻些,她在高档购物中心里游荡,寻找着难得合意的鞋子,虽然随便的一双都比妈妈半旧的黑皮鞋好得多,也贵很多。     樱荷有钱,但这钱的来路是她怎么想也想不到的——是她自己赚的!   以前世上所有人都以为樱荷会嫁入豪门或者是去做明星,然后再嫁入豪门,她的美丽和妖媚让人家注意不到她还有其他能力,她自己也是。
     樱荷18岁高中毕业后竟然考上了大学,学经营管理,妈妈激动得好几天满脸都是泪,见人就哭,仿佛樱荷不是要去南方读书,而是要去那儿送死。     学校的人也很惊讶,老师、同学、被她迷惑的男人们和关心那些男人们的女人们,都奇怪她怎么会有时间学习,在她一天要花10小时约会,14小时维持美貌的时候。
     于是,樱荷在众人的艳羡和白眼里登上火车,向着南方她的大学去了,去学她根本不知道为何物的“经营管理”,手里是妈妈特意给她买的军绿旅行包,这种包最结实,又能装东西,不容易坏,还耐脏。  但是丑!这是樱荷最不能接受的缺点,下火车之前,她就扔掉了很多也许有用东西,然后把那只旅行包折起来装进自己漂亮的小袋子里,那样轻松的来到校园。
     她要从一开始就是主角。   大学生活慢慢变平淡的时候,樱荷也开始考虑以后,学校里或可爱或有味道或有钱的男孩她都经历过了,没有什么特别,不过都一样。  她也没有想在这里就选一个做自己以后的丈夫,她才22岁,还有足够的青春可以用来挥霍。
     毕业后,樱荷没有回到妈妈所在的城市,而是去了更南的地方,在那里找到一份正常的工作,樱荷待的地方怎么可以正常?她吸引了公司80%的男性和100%的女性、毁掉一个老总、一个总经理的家庭、导致几个痴情种子为她自杀未遂之后又厌倦了,于是她运用起自己不知从哪里得来的天赋,开起了一家蛋糕店,名字就叫“樱荷”,她第一次惊讶大学里学到的东西居然是有用的,几年里“樱荷”就开了无数家分店,她也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富婆,靠自己!   然后,樱荷守在自己最初的那家小店里,埋头做蛋糕,她不用设计师和大厨,她自己提供食谱,“樱荷”每个月都会推出新品,显示的是一个女人惊人的创造力和迸发的审美观。
    她把细腻洁白的奶油当成自己的脸,精细地在上面涂划,一张张完美的面孔就诞生在这双追求完美的手里;她制作的各种西点有震人魂魄的力量,很多男女每天都从遥远的地方赶来买她新出炉的蛋糕,享受这种难得的快乐,樱荷也乐此不疲。
   似乎往日的烟花都散了,现在能让她有兴趣的只有食物。     不可遏止的,她胖了。在别人看来,这样的体重只是正常,但对于一个绝世美女而言,每增加一克的重量就减少了几分美艳,不是斤两可以衡量的出的。
     蛰伏在蛋糕店的期间,樱荷结婚了,在她28岁的时候。   居然是那样一个平常的男人,有一份稳定的收入颇丰的工作,年纪是樱荷唯一看上的地方。  结婚的时候他已经35岁了。
     她远不是该计较自己年纪的时候,以她的外表,她起码还有十几年的美丽,但是她不想嫁给一个年纪相当的男人,在十年以后看他和小姑娘调情,而她只能躲在镜子后面,连自己的面貌都不敢看。   男人有一些秃顶,那让他看来更成熟。
   樱荷最拿手的是做蛋挞,传统的蛋挞做的好,其他新鲜口味的做的更好,都说“樱荷”的蛋挞是有灵气的,吃了会上瘾,可是还有那么多人源源不断来吃,然后被套牢。     樱荷的蛋挞有特别的工艺,她会在蛋挞烤制之间用白貂毛的小刷子刷上薄薄一层蜂蜜,蜂蜜是无色的,但是和不同口味的配料烤制之后会出现不寻常的效果,多是棕色的花纹,带着煽动人心的光泽;味道也好,任何配料加上蜂蜜都是不同的味道。
  热腾腾地摆在那,一咬满口都是香,蛋软软QQ的不流出来,在嘴边颤巍巍的,等着你的下一口。  但是谁也不知道应该在什么火候刷蜂蜜,起码要是蛋液已成固态的时候吧,但是拿出来在放回去会不会有问题?很多人问,樱荷不说,那是秘密。
     总店的蛋挞有大炉小炉之分,大炉在下午会推出一人多高的架子,上面只有“樱荷”已经成熟的品种,传统蛋挞、葡式蛋白蛋挞、蓝莓普地蛋挞、朗姆葡萄蛋挞和椰挞,樱荷的店里没有用燕窝、鱼翅、猴菇之类高贵原料拼凑出来只为提高身价的蛋挞,这里的食物是:美味至上!蛋挞只用不会抢走原来味道的清谈水果和甜酒做配料,这也是“樱荷”出名的原因之一吧。
       总店的小炉是樱荷专用的,她用来烤制自己的新创意或者更精致的甜品,当然,价格要贵的多。下午的时候,很多人愿意坐在她装饰纯净的店堂里,要一份美丽店主精心制作的甜点,喝一杯纯水,坐上几个小时,说不定还能和樱荷聊上一聊,她可是这个城市最新的传奇。
     “樱荷”只提供纯净水,店里没有可乐、咖啡和茶,也不允许客人自己带来喝。  杯子是水晶的,表面没有任何花纹,晶莹剔透的放在厚实的原木桌子上,下午偌有太阳,那真是最完美的时刻,阳光安详地照在杯子和旁边还留着浅浅牙印的点心,散发出蜂蜜被烘烤后的香气,嗅一嗅,整个人都暖了。
     这个时候樱荷就坐在一边,吃自己做好的点心,喝纯水,聊聊天,看看风景。      10月的一天,樱荷正在摆弄一只可爱的酥皮,一个女人走进来,很嚣张的女人,套件黑色狐狸毛披肩,里面却是大红色塔夫绸的短裙,黑色的长发卷曲妖娆地散在肩上,手里一支纤细的女士香烟,嘴边烟气缭绕。
     店员走过去提醒她:“太太,这里不能吸烟。”   那女人眉眼一立,伴着袅袅烟雾喷出来的话像刀子那么尖利:“是小姐,叫我韩小姐,连我都不认识?”   店员吓了一跳,赶忙退下去,眼睛描着樱荷,询问该怎么办。
       樱荷才不理她,她是自己丈夫公司老板的干女儿,或者说是他公开的情人。   那女人走过来,毫不客气,坐在樱荷对面,冲着店员嚷嚷:“给我来一杯香草咖啡。”   樱荷抬头看看她:“我们这里没有咖啡。
  ”   韩小姐得意的笑笑,仿佛抓住她什么把柄:“你开的不是蛋糕房么?怎么连咖啡都没有?那花茶总有吧?给我来一杯。  ”   “花茶?没有。绿茶、乌龙茶、砖茶什么都没有。
  ”樱荷直直盯着她的脸,忽然发现那女人不是为了咖啡或者茶。   “咦?”韩小姐叫起来,“那你是怎么做生意的?”   樱荷挥挥手,对一个店员说:“给韩小姐一杯水,还有我刚才做的凤梨水果挞。”   一朵洁白的小碟子上面是两只小巧的蛋挞,周边的酥皮被烤的金黄,蛋液里掺着细碎的凤梨丁,表面涂着一层蜂蜜。
       韩小姐抬着头用眼睛的斜角瞟瞟那碟子,鼻子里哼了一声。   樱荷把蛋挞向她的方向推了推,说:“没有其他饮料是因为客人来这里是为了美食,不对么?45度的温开水是给食物最好的礼物。
  ” 之后站起来,礼貌的点一点头,走开了。   那个狂妄的女人终于低下头研究那碟子,好久,看蛋挞的温度都要降下去了,才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然后拣起一只蛋挞送进嘴里,那是最小的规格,可以一下子就吃进去,然后是另一只,很快的。
       所有店员都松了一口气——又一条被捕获的舌头。   她又点了一份凤梨水果挞,然后是一份传统蛋挞,又在店员的建议下点了一份6只的朗姆葡萄蛋挞,全部吃掉。   临走叫了一盒12只的传统蛋挞,出门前,她回头看着樱荷,对她挤一挤眼睛:“怨不得男人们都喜欢你的食物,真是好吃的不得了,做你的老公的确是有些不同寻常的好处啊。
    ”   樱荷忽然觉得自己好象猜透了这里的含义,但是没有表现出来,只微微一笑:“谢谢,韩小姐什么时候有时间来店里坐坐,我可以教你几道在家里就可以制作的小点心啊。”   那女人大笑起来:“那太好了,我也想多看看你呢。
  ”   晚上回到家,樱荷看看丈夫,一点也没有因为被自己冷落而生气的样子,反倒喜气洋洋的在修剪一棵龟背竹。     樱荷不是不爱那个男人,但是她更不愿意看到连这样的男人都会背叛她,转过身,樱荷立在镜子面前,脱掉身上为了酝酿创造力而穿的巧克力味道的睡衣,看看自己的身体:长发依旧光泽四散,30岁的女人,要留中分的直发还是需要勇气的,不是显得呆板就是让人误会装嫩,可是樱荷的头发一直是直的,而且美得让人羡慕;她的身体是圆润的,典型的少妇身材,皮肤白皙、双腿修长、盆骨丰满,精致可爱的脚踝看来就有夺取所有宠爱的魅力,这样的女子,这样完美的女子,为什么还会得到这种待遇呢?   樱荷看看镜子里的丈夫,一直在修剪那盆花,连头也没有回一下,就摇摇得走过去,问:“老公,你看我是不是不漂亮了?”   男人抬头看看,又匆匆低下去,手里的剪刀在可怜的龟背竹上划了一道口子,有无色的汁液流下来,沾湿了花盆里寂寞的土壤。
       “你很漂亮啊。”男人的话听来不是敷衍,但是樱荷也知道再美味的点心也不能吃一辈子,特别是当你每天都可以吃到的时候,总会腻的。   走进卧室,樱荷拣出一件粉红色有着大朵玫瑰花纹的晨缕,心里默默念着小时候就懂的话:美丽总是有代价的、爱情也是有代价的! 韩小姐叫韩薇,蔷薇的薇,她的人也像蔷薇花那样,美丽而小家子气。
    她好象真的迷上了“樱荷”店里的食物,每天或早或晚都会光临,买走一大堆满足口腹之欲的东西,留下些须让樱荷心悸的言语。直到有一天,她带一只贵妇犬来,买成打的蛋挞和抹茶蛋糕喂它,那畜生吃得满嘴都是渣子,引得路上的行人纷纷注目。
     樱荷决定了,她走出去,低下头,正好看到韩薇纤细漂亮的脚踝,说:“韩小姐,你不是说过想学做点心么?今天有空吧?”   韩薇丢下手里的蛋糕,对樱荷点点头:“真的?太好了,我家老头子太喜欢你的东西了,每天不吃一点都没法子睡觉呢?”说着,在那只白色长毛的狗背上擦擦手,站起身来。
       樱荷笑笑,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人家的情妇?又想想自己以前似乎也做过轻狂如此的事情吧,也许现在是老了,太久了,10年,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了。   她叫店员把那只狗牵到一边去好好照管,自己带着韩薇去她的操作间。
     这是店面正后的一大间屋子,一面墙壁完全打开,镶着大块的水晶玻璃,对着后院的温室,另三面墙上则摆满了原木的大架子,上面都是制作点心需要的工具:纯银的模子,各种形状:碗型的、锥型的、水滴型、花样儿的,每套都是一个叠着一个搁在台子上,小的有指甲盖大小,最大的也不过大号酒杯的样子;各种工具,都镀着一层薄薄的金,小签子、小挖子、小勺子,精致得由一根金黄色的丝线挂着悬在架子框上,大大小小的好几串;青瓷的碗和盆子,干干净净摆在下面的位置,远远的都能看到里面泛出青色的光;一大面墙上都是漆黑的坛子,坛口蒙着银纸,圆鼓的坛肚上贴着小签子,那些都是必须的原料。
       整个房间看上去有种阴郁的充实和满足,又不知从什么地方透出一点神秘的意味,温室奇怪的花树支出杈子挡在窗前,厚实的叶片像一张张遮掩阳光的大手,像极了原始森林。   韩薇嘴里啧啧着,手里慌乱地拿起一样东西、看看,又放下,赶紧拿起另一样,左看右看,赞叹不已。
     樱荷翘着小手指,慢慢收拾面对窗子的台子,一边温和的对韩薇说:“我这里,是进来了就不想再出去的,女人都有欲望做出绝佳的美食,就像都希望自己的相貌无比完美一样,当然,只要精心准备,谁都可以做出好东西,谁也可以是最漂亮的,没有例外。
    ”   说着,意味深长的看看陷在丰富资源里激动得不知所措的韩薇。冷冷笑笑。 樱荷叹叹气,拉过韩薇的手:“韩小姐,你也就20岁出头吧?” 韩薇弯了眉毛:“楚太太,你可真会说笑话,我都快25岁了。
  ” “是么?” 樱荷表面惊讶着叹道:“真是的,谁也看不出来啊?我还算眼神好的呢?要是找别人来,怕不以为你是高中女学生呢?” 韩薇的手也拉住了樱荷,那手耨耨的,软软的,没有骨头似的,樱荷低头看看,细的、长的又是润的,像某种珍贵的海珠,色泽明亮,吹弹可破,嫩白的皮肤隐约有一点透明,下面露着几道丝缕般淡蓝色的血管。
     真是一双美丽的手! “韩小姐,叫我樱荷吧,别叫什么太太,多外道?” 韩薇再也没了戒心,甜甜地叫声:“樱荷姐。” 女人,真是这么好骗,怨不得每个男人都要来试试,而且屡试不爽。
   樱荷拉着韩薇走到台子边,透过叶子落下来的阳光不多,能挣扎着洒在台子上的多少有点灰暗。   “韩小姐,想学做什么?” 韩薇歪着头,睫毛闪闪的,真有几分动人。 “听说蛋糕很难做的,就学点简单的吧,最好今天回家就能做来吃呢。
  ” 樱荷想想“那就从蛋挞开始吧。” “蛋挞是欧洲人家常的点心,我店里卖的都是起酥的托儿,其实还有拿酥和蛋糕的,不过我不喜欢罢了。  ” “我这里有现成的油酥。来,你自己来做蛋液。
  打几个鸡蛋,放在这个青花瓷碗里吧,加些糖浆……对啊,这也是我早做好的,你要的话可以带走一些。” “揉一点面粉,揉到不粘手就行了,你这个小美人,一定从来没有做过饭吧?连面都不会揉呢,看,这样,用手上最厚实的部位向下压。
    哎呀,你那漂亮的手,别弄脏了,我来帮你吧。” “好了,把油酥和面揉在一起,擀成薄皮儿,对折,擀薄,再对折,再擀薄,这样多擀几回,做出的起酥就会有很多层次。去把那只银碟子的模型拿来给我啊,韩小姐……” 韩薇一直没做什么,只是扎着手站在那,愣愣的看樱荷忙碌,听到叫她,忙走过去,从一叠银制碟型模子中挑出几只大小适中的,递了过来。
     樱荷接过模子,笑着对她说:“你看,这样,把面饼摁在模子里,就成了托儿的形状,再把蛋液倒进去……对了,咱们的蛋挞什么配料都没有放啊,你来切些草莓吧。”说着,樱荷指指墙角的大冰柜。
   韩薇走过去,使劲拉开冰柜的沉重的门,彻骨的寒气一下子冲出来,四周白茫茫的,好一会,才看得见东西。   冰柜里密密麻麻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水果,下面是大桶的清水,伸出手去一捏,草莓居然是软的,新鲜的。
   樱荷看她奇怪,就告诉她:“下面的清水就是为了让水果保持非冰冻的状态,现在近冬天了,可是我的水果还是新鲜的呢,温室里的东西都可以反季节,但是一熟了不摘下来也是要老的,所以我想了这个办法,很有用。
    不过水是要两个小时一换的。” 韩薇拿一只奶白色的骨盘,呵着凉气拣出几只草莓,又关上了柜门。 樱荷要她切碎,她就乖乖地切得细碎,什么话也不说,像中了魔法。 樱荷把切好的碎屑放进蛋液里,用最美丽双手制成的碎屑,多余的就随便放在盘子里。
   樱荷从架子最深处拉出一只细长的瓶子,透明的里面似乎有些粘稠的液体,斜着的时候会慢慢歪过来,流淌在内壁上。   樱荷打开塞子,指给韩薇看:“这就是我用来涂抹蛋挞的蜂蜜,说实话,你是第一个见到它的人。
  ” 韩薇把头凑过去,一阵难以言表的香气,是微妙的,又是强烈的,好象是你在出生之前就一直嗅着的,然后被忘却几十年,其实时时刻刻都挂念在心里的味道。她往里看看,好深啊,没想到那样小巧的瓶子会有这么深,里面的液体是浅黄的,亲亲密密的样子,像风在天上被挂的旋转般的纠缠出一个小小的涡,看得好晕。
     樱荷得意地收回瓶子,剩下韩薇还在那里伸着脖子使劲嗅。 点心在烤炉里和火焰温存的时候,韩薇就立在一边,仔细看,好象能看到里面交合融入的情形一样。 新出炉的蛋挞有着奇怪的芳香,韩薇吃掉了所有的,不绝地赞叹,又拿了糖浆和油酥回家去做,临走时央求樱荷明天能不能再来学习? 樱荷浅浅一笑:“当然可以,你漂亮的地方还有很多。
    ” 那只优雅的贵妇犬离开之后,樱荷重新调糖浆、做油酥、揉面、擀平、对折]擀平再对折……放进草莓的碎屑、涂抹那瓶珍贵的蜂蜜,烤制,然后吃进自己丝毫没有皱纹的美丽的嘴里。
   韩薇永远也不会知道,最好的蛋挞,原料都要是最新鲜的。 布置了干净美丽的餐台,樱荷在两人方桌上铺好奶白色的台布,质地结实、挺刮,织锦的同色花纹暗暗凸出来。   上面再斜铺一块桃粉色纯色的三角桌布,桌子中间是一支地中海风格的烛台,浅蓝色的蜡烛慢慢跳跃出阴冷的光。
   樱荷摆了一道菜等丈夫回来吃,好象是一道明虾吧?和海鲜有关?适合希腊烛台的主题?记不得了,吃什么一点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气氛,和男人那似乎重新燃起的欲望的升腾。   男人一进门,一定就嗅到了樱荷的味道,那女人自小就保有的妩媚、娇艳的味道。
  那是一直就存在的,当然,如果你不在意,就什么都不知道。 樱荷站在桌前点那只蜡烛,穿着长长的白色亚麻裙子,光脚,洁白柔软的小脚丫踩在棕色长毛地毯上,厚实的地毯和纤细的脚趾,好象两首粗犷和婉约的诗,交错着抚弄男人那并不坚强的心肠,痒一下,又痒一下。
     裙子是吊带的,胸部以上就只是两根丝线般的带子,丰满的胸在恰好合适的裙子里挣扎着,水波一样,却荡不出来。 外面随便披一条长围巾,水绿色的,樱荷最喜欢的颜色,围巾披到手背。
  她点蜡烛的时候映着出色的粉桌布、出挑的绿围巾,而最吸引人的却是他们中间时时露出的一小截白,青脂白玉般的手…… 男人看着她,好久她都没有这样,看似随意的装扮不说也知道在镜子前比较了多少次,受宠若惊的心一下子溶的烟消云散。
    樱荷回头看看她,脸好像忽然红了,娇羞的像朵碧挑花,手也一抖,被蜡烛燎了一下,嘴里叫出声来。 男人赶过去,托起樱荷的手,小指和无名指被烫到了,泛出透明的红粉,有一点肿,皮肉是耨耨的,软软的,没有骨头似的,手指是细的、长的又是润的,像某种珍贵的海珠,色泽明亮,吹弹可破,嫩白的皮肤隐约有一点透明,下面露着几道丝缕般淡蓝色的血管。
     。收起

2004-12-28 11:12:17
0 0
收起 提交
加载更多

    面粉500克 白脱油1。125公斤 砂糖1。5公斤 鸡蛋1。5公斤 水1。5公斤 面粉1公斤 鸡蛋200克 水适量。 脆皮形圆如碟,皮面松酥;皮盛黄色...全部

    面粉500克 白脱油1。125公斤 砂糖1。5公斤 鸡蛋1。5公斤 水1。5公斤 面粉1公斤 鸡蛋200克 水适量。 脆皮形圆如碟,皮面松酥;皮盛黄色蛋浆,皮可作盛器亦可食,是方便食品中的又一特色。
   制作方法: 1。制油酥:将面粉500克与溶化白脱油拌匀,擦透成油酥。   2。制蛋浆:将砂糖1。5公斤加水750克,烧成糖浆,再加冷水750克搅匀,将蛋1。
  5公斤溘入糖浆内,搅成蛋浆。 3。制坯:将面粉1公斤、蛋200克,加水揉和至不粘手时,再将油酥包入,用擀面杖擀薄(约1厘米厚),再将其对折成四层,再擀薄。  如此重复折迭三次,最后擀成0。
  3厘米厚的薄皮。 4。成型:把饼坯放入碟形模内,把蛋浆舀入。 5。烘烤:送入炉内烘焙约13分钟即熟。 花色品种:将酥皮制成不同形状,如浅盘形、斗形、碗形、浅筒形等,然后盛入不同馅料烘焙成各种方便食品。
    酥皮中还可添加奶油、人造白脱作油酥料。 。收起

2004-12-14 06:46:31
0 0
收起 提交
加载更多

    蛋挞 材料: 面粉500克 白脱油1。125公斤 砂糖1。5公斤 鸡蛋1。5公斤 水1。5公斤 面粉1公斤 鸡蛋200克 水适量 脆皮形圆如碟,皮面...全部

    蛋挞 材料: 面粉500克 白脱油1。125公斤 砂糖1。5公斤 鸡蛋1。5公斤 水1。5公斤 面粉1公斤 鸡蛋200克 水适量 脆皮形圆如碟,皮面松酥;皮盛黄色蛋浆,皮可作盛器亦可食,是方便食品中的又一特色。
   制作方法: 1。制油酥:将面粉500克与溶化白脱油拌匀,擦透成油酥。   2。制蛋浆:将砂糖1。5公斤加水750克,烧成糖浆,再加冷水750克搅匀,将蛋1。5公斤溘入糖浆内,搅成蛋浆。
   3。制坯:将面粉1公斤、蛋200克,加水揉和至不粘手时,再将油酥包入,用擀面杖擀薄(约1厘米厚),再将其对折成四层,再擀薄。如此重复折迭三次,最后擀成0。  3厘米厚的薄皮。
   4。成型:把饼坯放入碟形模内,把蛋浆舀入。 5。烘烤:送入炉内烘焙约13分钟即熟。 花色品种:将酥皮制成不同形状,如浅盘形、斗形、碗形、浅筒形等,然后盛入不同馅料烘焙成各种方便食品。
  酥皮中还可添加奶油、人造白脱作油酥料。 。收起

2004-12-13 16:40:16
0 0
收起 提交
加载更多

相关推荐

蛋挞外面的皮是怎么做的?蛋挞外...

A.塔皮材料:低筋面粉270克,高筋面粉30克,酥油45...

更多相关问题

相关栏目

加载中...

提问

举报
举报原因(必选):
取消 确定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