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文化/艺术 文学 小说

临界爵迹风津道第十回什么时候出 准确日期

全部回答

2019-06-23

46 0

    【片段1】  “停下!”阿克琉克突然一把拉住天束幽花的衣领,在山崖边缘停住了脚步。他狭长的目光朝着山崖之下的河谷俯视着,仿佛一只阴森的猎鹰在搜寻着自己的猎物。天束幽花被他目光里冰冷的星子激起了一阵恐惧,她用力挣扎着脱开阿克琉克:“你放开我!你说就可以了,不要动手动脚的!”  阿克琉克理都没理她。
    他伸出手,在空气里迅捷地划了个圈,一阵透明的涟漪扩散开来,仿佛空气里有一个看不见的玻璃球,将两人罩在了其中。天束幽花发现虽然自己处在高耸的山崖边缘,然而周围呼呼的风声都消失了,感觉反倒像是身处在一个小小的密闭空间。
  没有风的流动,连空气都开始随着他们两人的呼吸而逐渐变得浑浊。  阿克琉克身上浓郁的男人气息更加明显,天束幽花的脸泛起一阵少女的羞赧,她皱着眉头,抬起手,假意掩着鼻子,仿佛在遮挡难闻的臭味——阿克琉克衣衫褴褛,破败的地方显露出他瘦削而精瘦的身形,衣服上混合着血迹和泥浆的气味,闻起来确实不那么舒服。
    阿克琉克转过头来看了看她,面无表情地说:“你要嫌臭,我就把衣服都脱了。  ”  天束幽花瞬间满脸通红:“你……你敢!”  阿克琉克什么都没说,抬起手捂住天束幽花的嘴。  天束幽花勃然大怒,喉咙里一声混沌的怒吼,反手扬起,手心里突然多了一把锋利的冰刃,朝阿克琉克肩膀刺去。
  阿克琉克伸出另外一只手,在空中做了几个缠绕的动作,然后朝上虚空一抓,天束幽花的双手就立刻被一根看不见的绳索捆住,然后被猛地拧过去,定在了后背上。    天束幽花感觉肩胛一阵剧痛,手臂几乎快要断了。
  她眼里一阵热泪上涌,但嘴巴被堵住,发不出任何声音。阿克琉克只是冷冷地看着她,没有任何要松手,也没有任何要继续下手的意思。他的目光就像是一只猎鹰冷冷地定着在自己利爪下挣扎的野兔。  【片段2】  “西鲁芙,我和你做一个交易,好不好?”吉尔伽美什看着对面的西鲁芙,伊赫洛斯,还有此刻正把漆拉踩在脚底下的索迩,他背着双手,孤零零地站在三个风源顶级魂术高手的对立面,但他的表情依然淡雅而从容,嘴角含着一枚微笑,仿佛欣赏着远山在月光下勾勒出来的那一笔光亮的雪线。
      “什么交易啊?”西鲁芙朝身后招了招手,三个风津猎人仿佛鬼魅般地飘动过来,两个人的双手交叉搭在一起,然后另外一个人转身半蹲,用自己的后背组成了一个靠椅。西鲁芙轻轻地在前两人的交叉搭起的手臂上坐下来,然后靠在第三个风津猎人的后背上,她看起来虽然极其优雅,却又不怒自威。
    就连吉尔伽美什也不得不承认,她身上这种权倾朝野、血气含尊的帝王身姿,就连在男人身上,也不多见。冰源的艾欧斯和她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青春期的懵懂少年。想到艾欧斯,吉尔伽美什不由得暗自在心里叹了口气。
    “交易的内容就是,你们放了漆拉,我让你们带走‘他’。”吉尔伽美什指了指远处躺在地上,闭着眼睛,嘴唇苍白,不时小声呻吟着的“银尘”。  他一身白袍上,都是斑斑点点的血迹,刚刚漆拉几乎万箭穿心的攻击,没要他的命,已经算运气很好了。
    西鲁芙微微笑了笑,没有接吉尔伽美什的话,反倒转过脸,对索迩说:“喂,索迩,你的栖石风莲给他用一些吧,我看他伤得不轻,他毕竟肉身凡胎的,别有个什么意外才是。”  “陛下,我之前已经把那瓶用掉啦,没啦!”索迩愁眉苦脸地转过头来,耸了耸肩膀。
      “少废话,快给我拿出来,我知道你带了两瓶。”西鲁芙一只手撑着下巴,表情像是在逗一个撒谎拙劣的顽童。“……还是说,你想省着那瓶药不用,而要大费周折地发动天赋么?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啊索迩……”  “……你!”索迩瞪圆了眼睛,“你怎么什么都知道!”说完,他伸出手,从腰间的袋囊里又掏出一个浅蓝色的陶瓷瓶子来,叹了口气,“我又要在悬崖峭壁上折腾几个月了……”,说完,愁眉苦脸地扬起手,丢给伊赫洛斯,西鲁芙朝伊赫洛斯点点头,于是伊赫洛斯就朝不远处的“银尘”走去。
      “你看,你也很怕他死吧,他要死了,你们这一趟也就白跑了。我啊,虽然不保证能杀了你,但是,要杀他,”吉尔伽美什指了指血迹斑斑的“银尘”,“这个信心我还是有的哦。”他金色睫毛簇拥着的魅惑眸子,微微地眯着,看起来非常诱人,再配合着他不快不慢,气定神闲的低沉嗓音,就更有一种蛊惑人心的魅力。
      【片段3】  “那看来,我还是得动手啊……”吉尔伽美什微笑着,稍微收敛了一下心神,他用魅惑的目光看着西鲁芙,“不过我建议你啊,如果不想他们为你送死,你还是亲自对付我吧,如果你和我打,还有一些胜算,但他们两个,和我可差得有点远哦……”  听到吉尔伽美什这段话的索迩,发出了一阵哈哈哈哈的大笑声,他甚至弯下腰,扶着膝盖,看起来像是笑痛了肚子。
    而远处的伊赫洛斯淡然地转过头来,目光冷冷地看了看吉尔伽美什,表情带着嘲笑和怜悯,仿佛在看一个愚蠢的家伙,正在说着一些荒唐透顶的事情。  而西鲁芙托着下颚,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叹息。
    【片段4】  【因涉及剧透,已删除】  【片段5】  突然,空气里一阵剧烈的魂力波动。  本来,在吉尔伽美什和风津猎人对阵时,周围的空气里就已经充满了仿佛惊涛巨浪般的魂力震荡,但是,这股魂力来得异常迅猛且声势凌厉,巨大的魂力从密林深处而来,仿佛一把利剑朝索迩穿刺而去,索迩反应极其迅捷,朝后猛然倒掠避开,然而,他刚刚身形一动,就突然意识过来:“糟糕!”然而,仅仅只是一个瞬间,漆拉就已经消失在了眼前,一个黑袍身影,正带着漆拉朝吉尔伽美什飞快掠去,当他们到达吉尔伽美什身边的时候,那个黑袍身影轻轻扬起左臂,正在和吉尔伽美什纠缠战斗的那个风津猎人,瞬间被撕成了血淋淋的碎片。
    他将漆拉轻轻放下,然后转过身,大风吹开他的黑色长袍,露出肌肉结实的饱满胸膛,他浑身炽热的欲望和邪恶的气息,在风里扩散出一种死神的寒意,他嘴角斜斜飞起,用一种戏谑的笑容,看着索迩的方向。
    索迩眉间怒意暴起,双手交叉朝前一劈,无数密密麻麻的风刃犹如一条巨龙朝前啸叫而去,所过之处草地翻涌暴起,土壤乱飞,草汁四溅,然而,这条巨龙却像是突然冲进了一个空洞般,被一团巨大的白色吞噬了,消失得无影无踪,空气里尖锐的啸叫突然一片静谧,只剩下无数迎风飞扬的丝绸,仿佛巨大的云朵般缓缓摆动着,白色丝绸的中央,一个笑意盈盈的女人单手叉着腰,一双柔情似水的眉目,滴溜溜地四下打量着。
      【片段6】  “索迩,你的死对头来了哦。”西鲁芙伸出手指了指特雷娅,然后又指了指索迩,脸上露出些许看似幸灾乐祸的复杂表情。  “没想到,一个四度王爵,竟然拿了和我的魂器配对的【女神的裙摆】,我突然觉得好没面子啊。
  ”索迩摊了摊手,露出失望的表情。“还真是有一点想杀了你,为自己雪耻啊……”  【片段7】  说话间,伊赫洛斯已经将银尘交给身后的风津猎人,然后他走过来,站在西鲁芙的身边,他手中那柄细长如同柳叶般又像刀又像剑武器,已经拿在手上,他面容冷峻地对西鲁芙说:“看来,【女神的裙摆】可以无视任何的远程攻击,那么就让我来动手吧。
    ”  “我有说过要你帮忙啊?”索迩冲伊赫洛斯翻了个白眼,鼻子里哼着气,一脸不高兴。  “刚刚你打漆拉的时候,我就已经帮忙了,你别不好意思。”伊赫洛斯板着脸,冷冷地说。  “我……”索迩噎了半天,只能以闷声哼气不再说话,他浑身的金黄色刻纹逐渐浮现出来,看起来,他是准备要动手了。
      【片段8】  “嗡——”空气里一声蜂鸣,一道碧绿的光芒仿佛鬼火般瞬间照亮了河岸边的草坪,巨大的碧绿盾牌凌空悬浮在幽冥的面前,他嘴角斜斜地掠起一丝笑容,他伸出肌肉结实的手臂,汹涌的魂力仿佛瀑布般倾注进通体碧绿的巨大盾牌。
    “投影——”  然而,四下一片无声的寂静,没有任何响动,没有任何死灵出现。    幽冥的笑容僵死在嘴角,他额头一层细密的汗珠,在绿幽幽的光芒下,清晰可见。  【片段9】  “哎呀,没想到呢,”西鲁芙看着幽冥苍白的面容,和前方悬浮在空气里的巨大盾牌,突然大笑起来,“真是出乎意料的惊喜啊,这小小的约瑟芬塔城,竟然可以汇聚四面【盾器】,这可让人说什么好呢……”  “四面盾器?什么四面盾器?”幽冥苍白着脸,沉声问道。
      “当然是你们俩手里的【女神的裙摆】,【死灵镜面】,和我们这边的两面盾器啊!”西鲁芙轻轻皱了皱眉,仿佛对方明知故问似的。  “西鲁芙,我觉得他们不是在问哪四面盾器,”索迩两只手抱在胸前,嘴角是顽劣的笑容,满脸嘲讽的表情,他哈哈着说:“我是觉得啊,他们连什么是【盾器】都不知道呢。
      西鲁芙听了索迩的话,转过头,饶有兴趣地看着面容凝重的特雷娅和幽冥,从他们俩脸上的表情看来,也许索迩说的是对的。  【片段10】  密林深处突然一道尖锐的魂力穿刺而出,没有人看清究竟是如何,一个全身漆黑的身影,就已经矗立在两派人马的中央了。
    幽冥特雷娅和漆拉,轰然双膝跪地,只有吉尔伽美什,依然淡淡地微笑着,站在不远处的夜色里。    艾欧斯浑身包裹在漆黑的【龙鳞漆】之下,仿佛一个来自暗夜深处的幽灵,他那双本该迷人而又英俊的眼睛,此刻带着悲伤的怒意,直视着风源的来者。
    “西鲁芙,你们可知道这里是水源亚斯蓝的领地。”艾欧斯雄浑的声音,回荡在河岸之上,听起来辽阔无比。  “哎,这下好了,第五面盾器也来了,这下子可怎么打,西鲁芙,你可不能袖手旁观,不然我和伊赫洛斯就要费老多力气了。
    ”索迩看着艾欧斯,依然满脸无所谓的表情,似乎根本没有把面前亚斯蓝的帝王放在眼里。  “放肆!”艾欧斯一声爆呵,身形突然展动,空气里剧烈的魂力扭动,辽阔的空间里,无数黄金魂雾的顺流逆流交错震荡着。
    【片段11】  之前一直都面带微笑的西鲁芙,此刻,渐渐收拢了她嘴角的笑靥,她的眸子渐渐冰冻起来,整张脸上笼罩着一层瘆人的寒霜。  她朝前缓慢地走着,每走一步,周围的大风就成倍地剧烈起来,仿佛整个天地间的气流,都在围绕着她旋转。
    她突然闪电般地挥了挥手,四周远处拔地而起四面高不见顶的透明气墙,无数气流沿着墙壁迅速流动,发出剑刃划动玻璃的声响。仅仅只是一个瞬间,她就将所有的人,全部困在了一个四四方方的透明盒子里。    “吉尔伽美什,你知道得太多了。
  ”西鲁芙冰冷的目光,从众人的脸上一一划过,特雷娅被她的视线激起一阵巨大的恐慌,西鲁芙一字一句地说:“知道得太多,就得死。我今天要让你们都永远地留在这里,谁都不要走。”。

类似问题换一批

热度TOP

相关推荐
加载中...

热点搜索 换一换

文化/艺术
小说
民俗传统
文学
历史话题
书画美术
地理
器乐/声乐
舞蹈
文学
小说
散文
诗歌
戏剧
小说
小说
举报
举报原因(必选):
取消确定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