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文化/艺术 文学

有什么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求好看的古代言情呐.....(不要大虐文 不要清宫文)

全部回答

2012-01-26

0 0

《美人殇》 《笑倾三国》 是一个叫梦三生的坐着写的 蛮好看的

2012-01-30

且试天下 兰陵缭乱 跨越千年来爱你 除了我你还能爱谁 11处特工王妃 扶摇皇后 傲风 穿越之天雷一部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沉香如屑 无方少年游 ......

2012-01-28

993 0

纷纷落入晨色里,执子之手,将子拖走,逐风流,月沉吟,窈窕庶女,彼岸有妖。

2012-01-28

994 0

夜行歌…醉玲珑…且试天下…得意楼

2012-01-27

    《独占帝王心:弃妃不承欢》 作者:风宸雪   帝王,在厉兵秣马间,成就霸业;   嫔妃,在宫心筹谋间,征服帝王。   她,本是亡朝弃妃,因容貌相似,才得以最卑微的身份继续活着。
     再入宫,权诈倾轧,替身是否也会被爱?   初次侍寝,她不愿承恩,以婢代之,却将自己推进深宫薄凉之中。     这一生,她爱的究竟是谁,谁又真的把她捧于手心,不离不弃? 《点柔唇》 六岁时,她随寡居的娘亲进了连府, 从此后便一直生活在继兄花样百出的整蛊和欺压之下。
   八年后她已经习惯了躲藏与忍让的生活, 然而她的继兄却忽然之间改变了对她的态度, 开始百般地讨好她想要弥补他在她心目中的形象。   他为什么会欺负她?又为什么要讨好她? 为什么他总是在她想要原谅他的时候又做出让她讨厌的事情来。
  。。。。。 《帝沁源》 千古一帝,王女天下。 朱毫一挥,谁敢不从。 显赫山河,万里疆域。 龙威贯四海,伊人孤无眠。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惊艳羡尘俗,娇人怅无情。
   她是风华绝代、睿智果断的红颜女帝。她命途多舛,本是冷眼旁观,却最终为情所绊;江山美人,但求金樽对酒临丹阙,共栖西江凤凰台。 他是冠绝天下、宠冠后宫的儒雅皇夫。他生性淡泊,却逃不脱命运的摆布;当瑶台阆苑将他禁足,自此长伴君侧,与君共饮长江水。
     他是风姿飒爽、英勇无敌的彪骑将军。他半生虚荣,半生沉浮,只求来昔日已逝,来者何追。而当往昔随西风而逝,西湖畔,他欲哭无泪。 他们掌控别人的命运,自己最终却被命运所玩弄;他们不信命,所以兜兜转转,谁和谁,都没有唯一。
   而当登山窥烽火,旌旆逶碣,长鞭霍霍朝天阙,牵绊了几世的情劫,失去的尘俗眷恋,醉人自醉。   《帝女江山》 她,白衣飘飘,秋为神来美玉为参,青剑秋泓,名倾江左; 她,绿衣渺渺,深宫怨闺,凌水而出,素手执柳,回眸惊鸿; 她,紫衣潇潇,樱花浪漫,一朝帝登九五,俯瞰苍生,难解千愁…… 三世恩怨,三世情愁,谁解其意? 那五百骑兵为首的是一银袍白马的将军,只见他一人当先,马蹄踏飞处有如利剑出鞘,长枪银缨,所向披靡…………那个银面银袍银枪白马单骑的、我所痛恶而又感激的面具将军,竟总是像天神一般的模样出现在我的梦里,带着他说的那句话:你若是女子,我就娶你做我第二个老婆…… 我原本心惊,此刻看着眼前紫衣蟒袍的他,却出声笑了,这才是我大凌王朝的天纵奇才——能谈笑间出将入相的萧郎!…………我缓缓抬头对上他的脸,阳光在他墨黑色的睫毛上轻盈舞动,细微的光芒,让他的双眸有一种别样的光彩。
    …………他悄声一笑,似诗般念出口:“相识相知相齐眉,不负君来,不负卿!” 明亮的烛光透过深紫的宫灯纱罩映得司马晋一身淡黄的长衫愈发舒朗高贵,若不是看清了他这副好皮囊中的“坏”心肠,我也要暗赞一声:风华出少年!…………他的箫指向我的眉间,神情淡漠:“若不是你的母妃,我也不会这样讨厌你!” 他那头垂直腰际的长发,随风飘起时耀着阳光泛起几许诡异的墨红……我看得出来,他这个人,依旧美,美得如白玉无暇般纯粹,美得不染一丝世俗。
    …… 政治,军事,宫闺,阴谋,斗争,战场,江湖…… 一切的一切,只缘自一术士谶语:是命?是运?是劫? 陈末凌初,三世情缘,三世爱恨情愁,谁是谁非,谁得谁失? 《亡国公主宫闱夺权:帝锦》 帝,是帝王霸业谈笑中,锦,是锦绣成灰千秋洗。
   景渊八年,暴君被诛,天朝从此分崩离析,混沌乱世的悲歌就此展开…… 因长姊之死,宝锦渡海而归,以北郡亡国公主的身份重入帝都,誓要逆转这乾坤棋局。   篡位新帝,性情阴沉冷漠,却对宝锦有着异样的情愫;他与皇后之间,看似恩爱非凡,却有着令人不安的惊怖内幕。
   宝锦的姐姐锦渊,生来惊才绝艳,她先前以男装称帝,却只留下暴君的名声,尸骨难寻。 一道珠贝面具,一页泛黄的情笺,在表面平静的京城掀起绝大波澜 最终的一夜,钟鼓齐鸣之下,千重宫门次第而开,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的,会是什么样的命运?! 重重迷雾中,是谁的纤纤玉手,落下这珍珑一子? 聚散离合间,又如何才能与你绾发携手,醉笑终老? 这是一个隐藏在篡位背后的惊天故事。
     《帝本多情:深宫爱后》 世间有三千弱水,而你是我的曾经沧海。别的,我一瓢也不会取,一滴也不会饮。 内定为皇后的堂妹投湖自尽,宫静言被逼代嫁为后。 她有倾城的容颜,惊世的才华。
  她以为自己的命运是宠冠六宫,然后被遗忘、在孤寂中老去…… 但是,大婚当日,她独守空房,他与别的妃子缠绵…… 她以为她就这样在平淡中过一生,顶着皇后的头衔,永远见不到他,永远沾不到后宫的明争暗斗…… 但是,终究相遇。
     他轻视她空有美貌没有才华,她脸上无波。 他对她崭露的才华嗤之以鼻,她心上无痕。 她淡如风、静如云,进宫两年见不到皇上也能自得其乐,独获专宠也不会兴风作浪。
   她要的很简单,一个男人的真心而已。但在帝王之家,这简单的心愿变得奢侈而过分。  那她就淡然地过这一生,什么也不要好了,哪怕她不小心爱他如斯。 一张白纸让他对她另眼相看,他试探、深爱,不愿放过她…… 可她不与人争,人却与她争。
  伤害之后,那些爱,还在与不在? 《但愿长醉不复醒》   穆家有女名子攸,年十七。   曾学女红,做一香囊,三年未成;   改习箜篌,经六年而未通音律;   常作画,绘千里江山,乱纷纷如混沌初开;   后习书法,潦草无形如猫狗泥爪之痕。
       如此糊涂女子,平生最爱唯有三样,一为宝马,二为史书,三为……司马昂 《当时错》 琉璃色的薄暮,你的脸孔渐渐淡去 我伸出手指,沾着黄昏的颜色,去描你的眉眼 那一日,重阙宫门,文武臣工,万方庆和, 芙蓉帐底,我扬眉一笑,呵在你耳畔:今日,我为你着装 你拉下我勾缠的双臂,笑道:不许再闹,今日登基,脸上沾了脂粉,可要叫天下笑话了去! 曾记否,长城内外,莽莽苍苍 我问:‘江山与我,你选哪样?’ 你仗剑扬眉,傲射天边弦月,笑道:“江山和你,我都要!” 我旋身低笑,江山与我,你只能得其所一 你既选了江山,那,吾便倾吾所有,助你得偿所愿! 看着你轩昂远去,我立于晨曦 天下,今日终归你手! 大漠苍茫,你纵马前驰,带我远走 看不见前路亦望断了来路 你倏地甩了手中缰绳,张开双臂拥我入怀 我问:“若是迷路了,该当如何?” 你道:“那就永远迷下去吧……” 第一次,我放下了全身桎梏,侧脸贴在你心上,再也不愿回首望身前身后 闭上了眼,任马儿走下去 那时,我真的信了,信了这样走下去,就是地老,就是天荒…… 《代嫁:王的辣手皇妃》 她一举折损他五十万大军,被他斥为可恶可恨可怕的妖女。
     他阴谋夺城,一吻毁掉她的终身幸福,也迷失自己。 她恨他,却阴差阳错被迫代嫁,戴上面具是他端丽华贵的皇后,摘下面具,只是深宫死囚。 宫闱暗斗,九死一生,她夜夜陪侍君侧,发誓要收回被他夺走的一切。
   “陛下,您一直寻找的女人已经失踪,生死不明!” “朕早已找到她。  ” 他给她万千宠爱,笑看她舞动波澜,极尽所能摆下陷阱将她缚于身畔,却没有勇气揭开那薄薄的面具。
   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发现,真正的皇后回归,而她却不见了踪影…… 《大清皇妃:妾本莲华》 作者:七夕槿   十五岁,在嫡母的调教下,她学会了怎样去征服男人,媚惑男人,却又在他们情迷意动时抽身而退,令他们不得遂愿,千般渴望,万般遐想,便就是尝不到最后的甜头!于是愈发拼死追逐,抵死沉溺,甘愿就此沉沦,对父汗则更是忠心不二,甘为犬马。
    她说,“如果我命中注定要被人视作一份礼物,那么,我宁愿自己选择奉送的对象!”   十九岁,在多伦诺尔,她赢了人生中最漂亮的一仗,却也是走得最后悔的一步!当青梅竹马的恋人终于夺回了准噶尔的领土,荣登大汗宝座时。
  她已换上了大清皇妃的凤冠霞帔,站在博格达汗康熙皇帝的身侧,俯瞰天下众生。  她说,“我别无所长,只擅以色侍君。”   从此,她身姿伶仃地游走于欲-望、野心、杀戮、权利交织的大清宫廷,将整个大清的历史颠覆!   乾清宫里,康熙允诺她一生一世的宠爱,但当她的生死只在他一念之间的取舍时,他选择的却是----江山!   避暑山庄里,胤禛将她紧紧揽入怀抱,声音轻柔地在她耳边低叹:“我不在乎……真的不在乎,即便留下千古骂名也无所怨悔。
    ”   木兰围场里,胤礽扶她起身,望着她殷殷凄切的目光,丝丝歉疚掠过心头,眼底只剩下苦涩的悲凉,沮丧无比的开口:“华儿,我陷得太深了,根本没有办法回头,也不可能放手……”   囚室中,胤禟戚然笑了,涩涩语声沙哑惨淡:“对不起……为了让四哥一生都不痛快……那一夜,我利用了你……”   她,是康熙一生的不了情,也是令皇家父子反目,兄弟阋墙,身败名裂的莲华色!   她,是雍正一生的心魔,是爱新觉罗-弘历的额娘,也是天地会总舵主陈子谦的生母!   滚滚红尘,一梦黄粱,种种温存不过一场梦幻,缘尽处,她只留下一句----“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长欢》 聂拉木难免显出兴味,“是什么酒,这样子宝贝?” “是我出生那年时母亲酿的。
    ”轻罗垂眸,“我未遗传得母亲容貌,父亲又不甚疼宠。她早年原未料到我能入宫,只欲将我许配一真心待我之人,那酒就作嫁妆。” 聂拉木几乎跳起来,“你竟没有与他同饮,反而便宜了我?” “那是因为,……你不知那酒的名目。
  ”轻罗微笑,熟练地燃了小炉,然后安静的烫酒。   聂拉木接过杯子抿了一口。出嫁酒么,原以为会是极香甜极绵软的,一尝之下不由一愣。 那酒极烈。 像是北地里抵抗严寒的烧刀子,直辣到心里去。
   “你确定她没拿错?这酒明显不是南边的酿法。”聂拉木掩口将酒一气喝下去,身子缓缓暖上来,“要不是,那你母亲真真是个妙人。  这样的酒,怎么,丈母娘给女婿的下马威?” “不,”轻罗面色隐在暗处,看不清楚表情,只有声音清清淡淡,显得格外空旷,“这酒叫‘长欢’。
  ” 酒的香味慢慢泛上来,齿颊余香。 聂拉木神色一滞,半晌,搁下了酒杯,方才低声道,“难怪你不肯开了同他一起。” 《长歌为卿》 云帝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云帝薨。     端木凌,这个雪国年轻的帝王,为她,逆转命数,为她,诛神弑魔,为她倾天暗地,为她设下方碑血咒,最终,长阖在为自己设下的生死迷局里。
     一路披荆斩棘,只为她永远站在最安全的地方。   苍白料峭的面颊下,长长羽睫黯然阖上,微海之界,一生长寂。   谁煮酒,浮生醉笑,阑珊拍遍,翠衫轻俏。     这个桀敖不驯的纨绔公子,骁勇善战的白衣骑士,文韬武略的雪国之君,终是,为她覆了天下。
     如有来生,我还愿将她守护。 《从将军妻到皇后:错上花轿》   被扣上通奸的罪名,他没有处死她,却怀疑她腹中的孩子。火红的木炭,他说只要她赤脚走过五十步,她的腹中的孩子就保住了。
    郎心似铁,她从来就没有背叛过他,可他却一直都不相信。   晶莹如玉的小脚落下,火红的木炭噼噼啪啪的响着,钻心的痛意,从脚底快速的传遍全身。一天都没有进食的她摇摇欲坠,好想就这样的晕过去,再也不要醒来……   可是,她不能,为了腹中那个尚未成型的小生命,了无生意的她,一定要拼上一翻。
       紧咬牙关,嘴里咸咸的,那是血的味道,是她自己的血的味道。抬起脚,她大步的走着,一步……两步……三步……   六步,七步……就要倒了,就要坚持不住了,有人过来扶住了她,却不是她的柳郎,她的相公……   这就是她的娘,一个原本想要死去的女子,为了肚中的孩子,艰难的活了下来。
       “残月,你就叫残月,虽然不如圆月那般的圆满,但娘希望,你也能过的幸福……”   娘的话,深深地刻到她的脑里,如果有可能,她宁愿嫁一平常人,平平淡淡过一生。
  可身为位高权重的柳相的女儿,即便再不受宠,她也没有自主的选择自己未来的机会。   太子喜欢她,却在迎娶之日被人掉包,她成了一个残暴将军的妻子,太子妃是她最亲近的姐姐。     木已成舟,被耍的太子怎会罢休?相公奉旨出征,命丧沙场,她被冠上克夫之名,在将军府里,步步维艰。
  可太子却依然不想放过她,隔三岔五的,频频的来找她,一心想要得到她。   克夫,荡妇,一顶顶的帽子扣了上来,她成了人人躲之不及的女人,这样的命还不够惨吗?   公主和亲,与她何干,可为何,出嫁的是宁公主,被绑上花轿的却是她呢?再一次的成亲,神秘的他,如幽灵般的出现……   他是谁,他的目的为何?   他是堂堂的大将军,却在成亲不久就被派出征,差点被害死在沙场。
    艰难的活下来,没想到,害他的竟然是他一心想要保护的人。忍辱负重,只为了讨回失去的一切,包括,他的女人!   ………… 《 痴儿娃娃》   红颜何堪,红颜谁怜, 她是生活在象牙塔中最完美的公主, 却在一夕之间被打入地狱, 止了泪,锁了心,碎了情, 至此,天地之间独剩一人, 怎奈,命运弄人, 清淡若水,孤傲如梅, 在那群枭雄傲立的乱世之间又怎能独处一方雅静? 棋子?陷害?利用?背叛?伤害? 好似永远与之如影随行, 莫奈,淡然处之, 可终究只是奢望, 三国之皇?野心皇子?战神王爷?谪仙神医?孤寒鬼医?隐忍侍卫?。
    。。。。 到最后,谁又是真心相待? 到最后,谁又是阴谋利用? 到最后,谁又是倾尽一切? 到最后,谁又是南柯一梦? 情绕心头,怜入心扉,脆弱琉璃的水眸要怎样去面对乱世之中的种种纷争? 轻纱撩动,如蝶灿舞,倾城倾国的玉颜要怎样去对待痛彻心扉的次次忧伤? 一抹血红,一袭艳纱,成就了那紊乱情争中最绝美的一幕。
    。。。。。 待到清眸冰封,待到柔心刚硬,待到血染周遭, 那些悔恨绝望的泪水又有谁能够看到? 那些锥心刺骨的心房又有谁能够消除? 到最后,却只是。。。。。
  。。 万里江山黄粱梦, 水眸一凝已万年! 昔日悔恨何处散, 唯有佳人笑靥现! 《宸宫》  幽幽深宫里,一个重返人间的复仇者的故事。  醒来一梦似千年,当年的始作俑者,都已尊贵显荣,重生于小宫女身躯中的她,将如何应对?以天下为棋局,她手持仇恨这双刃剑,最终结局,是“无物结同心”的决绝,还是“泛舟江河,共话千秋”的释然…… 类别:架空历史 《步步逼心》 作者:易凰 有一种女人生来就是折磨男人的,无良薄幸喜见别人痛苦,虐心虐肺间男人们咬牙切齿伤透脑筋,她犹自片叶不沾身。
    强大女人的爱情实在太难搞定,众美男顺其自然日久生情兼死缠烂打深情告白,皆无果而终。 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强悍的男人是在一波一波的挤兑排斥中培养起来的,再接再厉的伏谋千里、明枪暗箭……兜兜转转间,精神无比 强大的九凌对着美男见招拆招,那脆弱的桃花啊,在男人们愤恨的眼中始终不肯露出一点抽发的迹象,面对珠穆朗玛峰般难以登越的爱情,自诩人中之龙的男人,是要知难而退,或是迎头越战愈勇且看美男如何汲汲营营步步逼心…… 女强文,女人腹黑冷血,脾气古怪极度殿下思想,看官极需自备一物品施虐以供抵御杀人欲望……另,立志工于文字之雅,不白痴,无幼稚低俗文字,无被翻红浪滚床不已,此间爱情,多磨多算,男人切齿咬牙,前文慢热,请耐心忍受…… 附上一段此女子计划中的形象: 酒醉狂泼墨,剑起落惊风。
    丹青何比昭阳色,粉黛岂修画中魂?折柳柳上青,何看别中意?一眉展,眸中平,且看戏中卧里行。 笑共明与月,悲中更儿女情。倚马踏莎斜阳里,挑灯夜看梦里星。行路路难行,却知我须得意。
  伏千里,发一力,天霜万里一笑清 《不做宠妾》 他,是身份高贵,冷酷风流的王爷,他有上千名姬妾,流连花丛,却没有心。   而她,只是她几千姬妾其中的一名,他与她,云泥之别 可他却宠她爱她,视她为宝。
   她说,她不做宠妾,她要自由。 他愤怒,他说他不许,偷了心便离开,天下哪有这般便宜的事? 《不做帝王妻:璃妃传》作者:风宸雪   她说:你灭我安陵一族,独留下我,仅为让我这个初夜无落红的“不贞”罪臣之女替你生下皇子,还要逼我看你亲手杀死他!从今以后,我与你,只有恨,再无爱!   他说:纵然朕最想保护的人是你,最在乎的人是你。
    但,却只能看你痛苦,让你绝望。因为你的姓氏是如芒在刺的“安陵”!   他说:从第一眼看到你,朕就知道,这一生,必然为你所醉,所以,为你颠覆整个王朝、骨肉相残,亦在所不惜!   她是罪臣之女,竟身侍两帝。
     一个为了她,不惜颠覆整个皇朝,骨肉相残。   一个说爱她,最终选择灭她一族,手刃亲子。     纵然红颜无错,却殃及两国。   红尘一梦,最终谁又为谁守着死生契阔,不负卿心?   一代倾城佳人,两国至尊帝王,16字天命预言的背后,恨难绝断的情劫…… 《碧霄九重春意妩》 作者:寂月皎皎   敛锋芒,履薄冰,掩去花容月貌,藏起聪慧才情,她甘于平庸,三年如一日,默默守候。
    可莲池边救起的刺客,竟在两年后成为大周权倾朝野的康侯,毫无预兆地闯入她的生活……误娶,错嫁。江山,美人。谁在权衡?谁在放弃?谁又敢说,我的选择,今生无悔? 《凰血:醉卧龙帷》 作者:hcy070206 人人都说,云卿郡主是万万人之上,翱翔九天的凤凰。
   可谁又能知道,这只凤凰,心甘情愿的为人折了翼。   皇帝年迈,外戚专权,端宥朝的盛世不再。 端宥帝都,栖梧城下。 表哥妖艳,太子高雅,将军孤傲,尚书邪肆,丞相阴冷…… 除却那一个有色心没色胆懦弱平凡的六皇子,哪一个都是能配的上她纪云卿的人。
   可偏偏就是他,让她始料未及…… 他韬光养晦,十年布一局,为了就是今天,能把这只高高在上的凤凰,囚禁在身边,宠爱一生…… 《霸君的小宠》 作者:纳兰静语 五年前,他的未婚妻被她的亲生哥哥杀害!   她却在那一年,天真的将一只名为鸳鸯扣的白色玉佩送到他手里,告诉他,不要难过……   五年后,他因恨而变的暴戾,到中原血洗了仇家,掳走了那个曾经送过他玉佩的女人!   他将一切残忍施加给她,她坚强以对,美眸中永远闪着他打不败的倔强与隐忍。
       究竟何时,那只小小的鸳鸯扣能再次出现,让一切芥蒂化为乌有?   究竟什么样的爱情才能化解那整整五年的恨意?   什么样的爱,能让一个暴虐的君王放下仇恨,化成一腔绕指柔…… 《霸世红颜》 作者:涵昭   那个夜晚,她目睹人间地狱,欲投明主,渴望一展所长,结束乱世,却屡遭陷害。
       难道仅仅因为额上生着一颗灾星,就注定要她永远被人踩在脚下?   一袭黑马白衣的影子梦幻般闪过,她以为寻到了一缕光亮,化身密探独闯龙潭,可最残酷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沙场之上,挥剑扬尘,拒绝融化的心,为何偏被爱捉弄?到底——哪里才是她能纵情驰骋的天下? 《薄欢凉色》 作者:十青   十青写“虐”:那狗腿宫妇兴致勃勃,拿着一截断木头,一下下狠狠地抽打女子裤裆里的野猫。
    野猫发出惨烈地嚎叫,不断挣扎,一时间女子的叫喊声更甚,撕心裂肺,惨绝人寰,   十青写“妒”:余妃闻言笑得花枝乱颤,指着我的眼睛,嘲讽道:“这双勾魂的眼真让人看了不舒服,我不管你是真的疯,还是真的聪明,德妃娘娘说你是个疯子,你就是疯子,给你一身黑衣,你就得做只晦气的乌鸦……”   十青写“爱”:我爱过,深爱过,不管绕了多少圈,耗了多少年,无论他生,他死,我始终在那个轨道上,安然等待远去的他归来……   十青写“欢”: “重?V,重?V……”他的唤声轻浅细碎,唇炙热烫人,从我唇畔,一路往下,灼疼我每一寸肌肤,让我整个人似乎沐在火烧之中,情不由己,醉不由己,胸口间只余满溢的踏实感…… 《宠幸》 作者:提拉米苏   他,君默然,是暝国的天子,轻轻抬起她的下颚,温柔的专注,却被深沉的眼眸彻底掩盖,“宠幸你的这一日,朕整整等了五年。
    ”   她听到此处,默然,皇帝却在长笑声中,将那腰带彻底扯开——“心甘情愿?”他轻轻眯起眼眸,不冷不热地问了一句。   “心甘情愿。”她绽唇一笑,倾国倾城之资毕现,徐徐说道。
     他们,是如此相似的两个人,满腹城府,绝不会,轻易说爱。不过,他可以给她,无限宠爱。  更清楚,她要的不是感情,而是天下。   这个简介比较晦涩,不过女主绝非善类,男主是披着羊皮的狼,此文包含阴谋和爱情,争夺和牺牲。
  有温馨的地方,有痛苦的地方,有种种不同的感情。 《丑妃:暮雪》 作者:雪魔 大婚那夜,那冷俊的帝王掀开红盖头之时就是一声玩味的笑:“朕听说暮将军三女奇丑无比,原来只是一条刀疤而已”,言语中略带失望之色。
       原来,娶她竟是为了要看她究竟有多丑。   结果,大婚那夜他如撇秋扇一般拂袖而去,让她的姐姐承恩雨露。      他说:“暮雪,朕当真看不透你是一个怎样的女人”   她笑:“因为皇上的心中没有暮雪”      暮雪落没迟,晓与百花知,飘然寒冬里,纷乱梅开时   ——此诗属于暮雪(雪魔写,误盗)    本文不小白,女主善非善,邪非邪。
       正文简介:   因盗帝王陵墓而丧生的女子,在诅咒的引领下进入三千年前的怀月国度,与暮雪的灵魂签定宿主契约,成为天朝德妃。   她为了自己前世的幸福,不惜坏得人神共愤,天诛地灭,在他指着她鼻子骂她是狼心狗肺时,大笑着说她从来都没有一个做好人的机会。
       她将自己心爱的男人推向了别人的怀抱,为了自己的权利杀尽了忠良,为了保他江山负尽天下人,最终,却换来一杯毒酒,废黜妃位,逐出宫廷。   只是,她没有想到这一切的都在她算计之内,但腹中的胎儿,却是她算计之外。
     片段:   “御昊轩,你忘记你昔日的誓言了?”暮雪冷笑,望着秦公公手中的那泛着绿光的毒酒步步后退,原来,自私如她,也会怕死。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么?”他哈哈大笑,转身望向她,眼中崩出无尽的厌恶与愤怒,冷冽的言语如同刺穿她心脏一般犀利:“明月,朕的爱妃,你当真以为朕情不自禁了?”   然后,他将如月搂在怀中,笑得温柔而又残忍:“若不是为了如月能登上这贵妃之位,朕早杀了你”   前世今生,同人不同命,原来真相却是如此的可笑。
          坐帐笑看风云变,天下尽在局中演。   一个沦落前世迷雾的女子,以天下为棋局展开的一场生死较量。 《宠后》 作者:黎伊   捆绑也好,禁锢也罢,就算是折断你的羽翼,你,我也不会再放手了。
     她,神机妙算,却仍逃不掉人世的尔虞我诈。  十万大军围剿她仅不到五千的军队,像是刻意提醒她,当初如何以一万轻骑巧计连环大败对方十万守军。   于是,被隐瞒的情报,被出卖的军队,昔日好友的心计下,弹尽粮绝,她受伤,被虏。
     淬毒的匕首带着火烧的疼痛,划过她的左肩,留下永世无法磨灭的诅咒。   那一刻,他与她,从此有缘无份。     三年后,再次相见,她是时候抉择,是去,是留。
     刻意的躲避,无意的心伤,换来的竟然是他看似狠绝却痛彻心扉的软禁。   芙蓉帐下,缠绵之中,他用揉入身体的力道紧紧抱着她,只缓缓道来,   你,我不会再放手了。   于是,她,成了他的禁脔。
       后来,他紧紧牵着她白皙的小手,踏过遍地弥漫盛开的血色花朵,一步一步,登上那高高在上的后位。   华丽的凤袍被高高托起,没有沾染一丝血色。   只是,在那个不见天日的封闭密室之内,他粗鲁强要了她的那张床榻上,戴着面具残忍覆上她身子的男人,究竟是谁……   她不知道,也分不清,那天边绚烂的殷红,是云彩,还是那白衣翩翩如仙人的他,燃起的不业大火……   再回首,只希望再次看见那些曾经暖如春风的笑颜。
    此情,未央。 。

2012-01-26

994 0

蔓蔓青萝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月上重火

类似问题换一批

热度TOP

相关推荐
加载中...

热点搜索 换一换

文化/艺术
文学
地理
器乐/声乐
历史话题
书画美术
民俗传统
舞蹈
文学
文学
诗歌
小说
散文
戏剧
举报
举报原因(必选):
取消确定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