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文化/艺术 文学

好看的古言小说

有哪些好看的古言小说,不要穿越,也不要太长。

全部回答

2011-11-15

0 0

    古代言情:《帝王业》男主女主简直是天生一对,很喜欢两个人相互依赖的感觉。寐语者得文,值得一读。《大宫雏菊曲》女主的身世很悲惨,本文虐,如果可以接受虐文,值得一读。《殇璃》女主的结局也很悲惨,我不太待见男主。
  本文有的地方描述不清楚,人物关系有的不明朗,不过文还是好的。  《后宫甄?执泛苡忻墓沸∷担档靡欢痢!督鹬τ褚丁饭肺模谋驶故遣淮淼模档靡欢痢!睹孕募啤饭肺模兄鞅冉细购冢抵邪镏鳎芴甯芯趸剐邪桑梢砸豢础!读街磺胺蛞惶ㄏ贰饭糯母患遗佣燃奕耍安糠指阈Γ蟛糠忠匾跄保械闩啊W芴甯芯趸剐小!兑宦贩煎犯荼蔽悍胩缶右愿谋嗟奈模栊春芟改澹ズ竺嫱享车牟糠忠约坝镅刹幌甑慕峋郑故且黄苡判愕玫奈摹!抖勒嫉弁跣模浩怀谢丁贩珏费┑奈模谌萜鸱雌鸱ィ鋈烁芯跖鞯纳矸萏嗔耍L?剑?剑逞斩际撬恫涣忌俜颉吩膊黄频奈模湛己懿淮兄鳎皇挛蕹捎窒不镀鄹号鳌:罄床沤ソソ邮芩芴謇此当疚囊话悖蘖牡幕翱纯椿故遣淮淼摹E餍拚嫖模骸度а簧薄酚械闩暗南上牢模魑ǔ鹎匀』甑啤N闹信魃畎兄鞯母星槲揖醯妹挥斜硐殖隼矗幕故遣淮淼摹!断上榔嬖抵ㄇЧ恰肥ν搅担胁亢蟛颗埃〔还娴氖且黄梦模档靡欢痢!对瓶瘛放鞔┰匠錾淳捅坏弊瞿猩魃畈夭宦蹲白麈僖4┰嚼啵骸恫讲骄摹匪囊常渲鳎档靡欢痢!睹位卮笄濉肥常钡闶翘喟⒏缦不杜鳎兄致昀鏊盏母芯酢堵嗦堋芳芸眨鞔厦髅览觯幸荒卸己芎茫竺嬗械憔澜帷W奈模档靡欢痢!堆仿每吹模艘常峋趾屠酚械愠鋈搿G宕┚洌档靡豢础!娥剑何业那鞍肷业暮蟀肷沸堑车奈牛谡獗臼槔锷婕傲酱未┰揭淮沃厣褂谢氐较执兄骱艹涨椤V档靡豢础!侗党磷砬辍肪缜橛械愠龊跻饬希芯醪淮恚梢砸豢础!兑焓乐逅颁簟繁冉掀胀ǖ拇┰剑植皇呛芩滋椎哪侵郑蚍⑹奔涞幕翱梢允允浴!斗锴艋恕肪浯┰剑酚械憷祝嵛灿械懵遥侨匀皇且黄梦模档靡欢痢!墩诠糯蠊男腋I睢犯芯趸剐校敲挥懈芯醯秸裁桓芯醯叫腋!!肚宄┰郊恰肺恼卤冉铣ぃ掖┰角宄冉仙偌梢砸欢痢!蹲疃G心》比较一般,没有特别突出的,打发时间可以看看。
    《平凡的清穿日子》真的很平凡…不是我的菜,女主嫁给哥哥的朋友。《金屋何处可藏娇》感觉还不错,写陈阿娇被废后的故事。结尾太仓促,感觉像是在高潮处断掉了。《醉玲珑》穿越经典之作,女主也不是花瓶型的,她本身很有能力和魄力,喜欢啊~男主也只喜欢女主一个。
  本文涉及宫廷皇子,总体来说值得一读。  。

2011-11-15

    《11处特工皇妃》 作者:潇湘冬儿 内容简介:   她,是国安局军情11处最为惊才艳绝的王牌军师,收集情报,策划部署,进不友好国家布置暗杀任务,运筹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
     堪称军情局威威大厦的定海神针。   他,是大夏皇朝最为才华横溢却又隐忍不发的淡漠藩王,暗中部署,多年筹谋,煌煌盛世之下,到处都隐藏着他的人马暗桩,一朝躁动,百万横尸。     堪称帝国上位者的心腹大患。
     现代高端特种兵,遭遇奴隶制度的极度压迫。   惊才艳绝燕世子,突奉家破人亡的滔天灾祸。   他们是否该举起刀剑,并肩杀出一条血路?   同患难,共悲苦,忍辱求存,祸福与共,跌宕乱世,谁言没有以沫相濡?   “只要你还活着,哪怕生不如死,也要活着,别忘了,你还有很多心愿。
    ” 芙蓉王妃 作者:菜芽儿 内容简介 她是将门之后,还是商人之女? 在商场,她是狠戾毒辣的瑶光夫人,还是有口皆碑的绿芙小姐? 她是天下百万难民称颂的芙蓉王妃,还是芙蓉血案的主谋,朝廷第一犯人? 笑…是她最大的本事,在笑容里掩盖了一切罪恶和良善。
     为了复仇,她芊芊玉手掌控整盘棋局,一场花轿错嫁,扭转乾坤。为了复仇,她赌上一生幸福,谈笑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在朝廷掀起腥风血雨。把权势之争的材狼虎豹通通推上了风口浪尖。
   他是朝廷第一王爷,缘起于棋,缘错于棋。原以为会娶到自己从小定下的新娘,被她一手打乱,一场花轿错嫁,缘错一生。  从小护主,伺机而动,却被她推到纷争的最前端。为了护她保她,又甘心玩弄权术。
   他从小为皇位而生,为皇位而活,却被她所惑,江山美人他皆不放手,狠戾和纯情,人性的极致两端… 他本是她的棋子,却迷上下棋之人,妄想夺回主权,却失了一切。 他说,你的仇,我帮你报。
    尽我所能,满足你一生所想。 他说,想要成功就要踏着别人的尸体垫脚,这是定律。他日登上皇位,你会是天下最尊贵的女人。 他说,棋盘上,没有下注的人输得最多。
  不下注,永远不知道结果。 错错错…一切都是错。 本是各有棋局的他们被她一手推到一个棋盘上,谁是下棋之人,谁是观棋之人,谁又是棋子 所有人都在赌,有人赌情,有人赌命… 是谁欠了谁的血债,又是谁扭转了谁的命运? 是谁欠了谁的情债,又是谁主宰了谁的人生? 计中情,情中计,一环紧扣一环,一步紧接一步,在阴谋和爱情中沉浮,谁能抽身于外… 王牌宠妃 作者:菜芽儿 内容简介   南国飘香——京城第一妓院里,她训练手下说:“情人和妻子就像男子的面子和衣服!面子就是要体面,衣服可以随手丢。
    想要抓着男人的心,最下乘的办法就是百依百顺,这样会让男人觉得索而无味;最中乘的办法就是若即若离,让男人觉得遥不可及;最上乘的办法就是求而不得!” 这个男人有倾国倾城的貌,有着倾世的权势。
  扮猪吃老虎是他的强项,改头换面更是他的拿手好戏。邪魅而诡异,勾人心魂又冻人心骨。  他是天下最优雅的猎人,等着他的猎物上钩。 她是丞相府了最不受宠的九小姐,阴差阳错,无意中撞进了一桩惊天阴谋中,撞出了一段诡异的缘分。
   南柯一梦事竞非,春风一度话风流。钟情已成旧时事,追忆成烟情黯然。 衣袖翩翩随风飘,笑看红尘沉浮事。她从一个不受宠的小姐,到一个地位卑贱的宫女,最后成为轩辕第一宠妃。   这是一个爱情的天平游戏,这端是他,那端是她,砝码是真情。
  谁先沉了下去,谁就要认输! 是谁主导这场戏?是谁事先失了魂?且看他和她,在这场爱情游戏中,如何步步追心! 《夜未央,美人舞》 作者:淡若秋水0627 介绍:绝色倾城冰清玉洁的她本是金枝玉叶的公主,奈何国破家亡。
    所求只是郎情妾意的温暖,却被深闺梦里人送上仇敌身畔。洞房花烛夜,她却想着如何谋害自己的夫君夺取他的江山! 生性善良却被迫走上利用美貌和智慧为国为家复仇之路,弱肉强食的后宫中,她将如何在荆棘道上前行?真善美与假恶丑之间,撕心裂肺的痛何人懂得? 青梅竹马温润如玉的郎君,多情无情交错。
    两小无猜的光阴,究竟遗失去了何方?神秘莫测故意伪装的夫君,狠心真心难辨。夜夜未央的殇歌,是爱是恨还是宿命的纠结? 亡国之恨,背叛之痛,宫闱之斗,爱恨纠葛,朱墙红瓦的壮丽皇宫中,上演着怎样一出的步步惊魂?复仇的利剑将要长驱直入,久远的真相渐渐清晰,所有刹那凝结,原来一切只是、、、 谁爱上谁,谁负了谁,谁输给了谁?江山美人何时休,权倾天下的追求,爱恨输赢何去何从?繁华落定,紫陌红尘中,谁又将是谁的归宿? 忆风舞,情一诺 作 者:猫音 类别:浪漫言情-古风古韵 七岁那年,他救了她,教她习武,从此,她称他为师,如影随形。
     十七岁那年,他救了她,授她武功,从此,护她如宝,不离不弃。 静谧的夜里,他轻搂着她,轻轻的覆住她的唇,流泻出无尽的轻怜蜜爱,那声呢哝的“丫头”她至今都忘不掉,那时,她还是个被他呵护着未经世事的小女孩。
   时光荏苒,当风住尘香花已尽…… 她已不是那个窝在他怀里贪恋温暖的单纯的她,他也已经不是那个会宠溺的摸着她的发唤她“丫头”的他。  。。。。。 他们以后的路,会怎样…… 枕函香,花径漏。
  依约相逢,絮语黄昏后。时节薄寒人病酒,铲地梨花,彻夜东风瘦。 掩银屏,垂翠袖。何处吹箫,脉脉情微逗。肠断月明红豆寇,月似当时,人似当时否? 谁之天下谁家妃:帝王绝 【文案】 她是江湖杀手排行榜上排行第一的杀手。
     她是?楼的百变月主。 一场错误的报恩,一段彼此算计的后宫之路。 他是轻笑之间运筹帷幄的帝王,她化身为大秦后宫最受宠的妃子。 而他是一个命途多舛的如雪男子,还有他总是那般漫不经心地坐观别人之间的争斗。
   神秘的?楼日主,步步为营的阴谋算计,最后的最后,谁胜了,谁又败了? 谁失了心?谁又晃了神? 她入了不该入的局,爱了不该爱的人,绝天崖上,伤心欲绝,命绝天涯,却没想到命不该绝。   于崖底遇上单纯少年,本想就如此与之平静地过一生,却偏偏还是无法离开,陷入了别人的恩怨之间。
   苍国王室的秘密,他们之间的恩怨,天下的风云再起,还有她真正的身世,当一切的一切全部浮出水面的时候,谁才是谁的错? 他说,落落,我绝不再骗你。 他说,落落,我们一直没有忘记当初的承诺。
     他说,落落,你说过要和我永远在一起的。 他说,落落,我只希望你能平安开心地过一辈子。 步轻尘 作者:李筝   [内容简介]   地牢里,寒气森森,冰冷阴暗,她蜷缩在铺着一片稻席的石台上,凌乱的长发无力地软在地上,衣袍血迹斑斑。
     艳阳天下,鼓乐阵阵,隐约传入地牢。     她痛彻心肺:今日,她的夫君喜迎新人,新人美如玉。   曾经,他爱意横怜地说,她是唯一一个站在他身边,分享他所有荣誉和骄傲的女人。
     如今,她心如刀绞,不甘和怨恨吞噬了她心底最后一丝爱意!   等着吧,你们这些人!总有一天,我要逃出去的,我会活得光芒四射,我会让你追悔莫及…… 《帝凰》此文原名:《沧海长歌》 作者:天下归元 一个关于爱恨、生死、天下、人心,沉静在表而激烈在骨的故事,一段适合于唇齿间细细咀嚼出暧昧与深沉的悠长旅程,正如这冷夜幽幽,宫灯未灭,风卷了玉帘金钩琳琅作响,紫金百合鼎中烟光袅袅,一缕沉香。
     而香灰底,一抹火星暗红隐隐,以缄默的力量,等待某一刻的蓬勃燃着。 长风起,凤凰舞,天下谁主? 这个华艳的年代,这个富盛的帝国,这些绝色聪慧的男子与女子们,这些深潜的阴谋和久伏的恩仇,这些因为爱与怀念,相思与别离而墨色淋漓走笔于苍茫历史蓝图上的抵死纠缠。
     《步步惊心:庶女皇后》 漪房的心里平静了许多,云袖一挥,谢了恩站起来,摆出凤凰舞的起舞势,乐师配合的奏出音乐,飘飘渺渺间,那清雅中带着淡然却又浸出浓烈绝望心伤的调子奏起来了。
     漪房的一抬手,锦衣舞动,金色漫天,众人仿佛看见一只凤凰独立于天地之间,带着俯视苍生的高贵,不染尘埃。  而漪房的歌声,更将这种出尘逼到极致。   那是一种怎样的歌声,绵长悠远,带着女子的一腔情意,又带着男子般的决绝果断,那嗓音,沁人心脾,渗透肺腑,漪房在歌唱,在旋转,欲火的凤凰伴着字字如泣如诉的哀怨缠绵,告诉人们一个女子一生的痴恋和不甘。
     漪房的舞,美到极致,魅到极致,软到极致,灵到极致,漪房的歌,缠绵到极致,哀怨到极致,深恨到极致,却又深情到极致。  此时此刻,没有人能抗拒这样一个变化万千的女子,她将所有的情绪糅合到一起。
     当金色的裙带开始翻飞,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紧紧的固定在了漪房的身上,耳朵里是幽幽的曲,眼中是凤凰般的人。而被吸引住的人,包括了夏桀和夏云深。   一曲毕,满堂静 《 红颜乱》   一部架空历史的爱情小说   一场为夺红颜的朝野之战   她抽中一支将命为凤凰的运签——“帝王燕”,却在几日后嫁作宰相之妻;她有倾国倾城的貌与温顺贤良的德,夫君却深爱着皇帝的宠妃。
    洞房花烛夜,他满脸愧疚地对她说:除却爱,什么我都能给你……   侯门虽深,她的生活倒不单调,于皇宫内捡来新科状元,于后巷中解救弩族王子,更与当朝年轻将军共坠山崖,与皇帝斗智在内殿之上……   众多男子无不被她的美貌与智慧征服,可他们在博取美人芳心之时,却也不放过对权欲的掠夺。
    朝堂之中暗流汹涌的争锋,沙场之上金戈铁马的杀戮……美人娇娆,权欲熏心,何者才是英雄冢?   乱世战起,他们于这纷争中求存,争的是权倾天下,夺的是倾国红颜…… 天下因这红颜,乱了;这红颜又会因谁而妩媚一笑呢? 替身弃妃 内容简介: 为了心爱的男子, 她代替他的妹妹,远嫁契丹; 新婚之夜,她的良人当面与其他女子辗转缠绵, 随意的她只是淡笑转身而去; 因着处子之身的远离,她被贬为奴, 成为他万千士兵的军妓; 却因夜间春风一度,成为他专帐的禁脔, 夜里在他榻上,为他暖床的侍寝奴隶。
     在她面前,他理所当然的无情、落落大方的残忍! 因为她有求于他,所以他掠夺,他占有。 心慢慢沉沦时, 她忘了自己不过是他的禁脔, 。。。。。。。 特工皇妃:皇上我要废了你 “跟我走,我娶你为妻。
  ” 女子缓慢里拉开头发,露出魔鬼似的半脸,淡淡的道:“这样,你还要我跟你走吗?” 她是帝国家喻户晓的丑女,废物。   却一言惊天下,王子,不嫁。王妃,我不稀罕。
   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 谁知道如此的废物身后却是那惊才绝艳的所在。 谁知道丑颜本是倾国倾城貌。 特工狂妃:宠冠三宫六院 新婚之夜,他掀开喜帕,面对的却是新娘冰冷匕首。
   他说:“女人,你该死!” 她笑,妩媚杀戮:“是吗?我也觉得。  但在这之前,皇上也死一次看看吧!” 他是南国帝王,她是传奇皇后。她给了他天下,他毁了她一切。 再见时,他依旧傲立天下,她却成了他国王妃,嫁于傻子王爷。
  选妃宴上,他说:“生或者死,你只能是我的!” 她说:“我爱或者恨,你都不配拥有半点!” 人人都道她是世间最无情的人,唯有一人,笑颜隽永,执手偕老。   当世界上最黑暗与最光明碰撞,谁会为了谁堕入万劫不复? 当最干净的无情遇见最冷漠的有情,天地沉浮,三千宫闱,吾主天下! 祸国终章,愿以幸福掩卷,或不能忘。
   《狂帝》 作者:随风清   她,前世为亲情付出生命,今生,为了亲情,宁放弃罗裙,以男装行天下。     莫倾狂,龙麟国最为得宠的三皇子,丰神俊朗,懒散不羁,潇洒风流,京都上下闻之色变的最浑最煞的纨绔子弟,七国皇室子弟均恨得咬牙切齿的‘魔头’,文不成,武不就,最大的本事便是闯祸和整人,最大的爱好就是欣赏调戏美人,男女不限。
     世人皆暗道,生儿若如三皇子,上吊总比气死强。     天下乱,销烟起!   她衣袍一挥,端的是狂妄无比,从一个神憎鬼厌的‘灾难皇子’化身为威赫整个凤天大陆的天极门创始人——圣尊,睥睨天下,叱咤九重,谈笑中,成就千古皇图霸业。
     她执剑一指,狂傲一笑,金戈铁马,醉卧沙场,运筹帷幄之中,笑揽江山美男。     她狂,她傲,因为她有这个资本。   且看,来自异世的她在这七国并立的乱世中,是如何俘获无数位帅哥美女的心,大放异彩,建立不世奇功,写下最为传奇的一笔。
   《女主天下》 作者:夏日情怀   女主古灵精怪,腹黑强大。在异世重生后种种奇遇让她成为当时之传奇。     前世她是双修硕世生,拥有天才般的头脑和丰富的学识,谁曾想世人眼中天才般的人儿却是黑手党幕后老大,黑帮造势,火拼,血里火里不知滚了多少回,生死只在一瞬间。
  没人见过她的真面目,因为见过的人都已丧生在她的银针下。这一世她八岁就背上废物的名声,成为所有人嘲笑的对像。     新生的她邪媚迷人,横行大陆,让无数人为之疯狂,她狂妄却让更多人为她疯狂,她聪慧,无数人醉在她那一双深邃的眼眸里无可自拔。
     在异世她能带给世人多少惊奇,魔武双修的体质又能给她带来什么,面对他的痴情,他的温柔,他的默默付出她又将何去何从。   他说:“你若成风,我愿随风而去,别丢下我,没有你我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   他说:“我要为你撑起一个黑暗的王国,你将是我的女王。”   他说:“这个世界只是强者的天下,为了能守护在你身边,我要不惜一切代价变强。” 你要我可以直接发给你,这些小说在共享里都可以下载,我的资料里也有许多我认为好看的小说,古代,现代多有,你可以去看看 。
    。

2011-11-15

    《独占帝王心:弃妃不承欢》 作者:风宸雪   帝王,在厉兵秣马间,成就霸业;   嫔妃,在宫心筹谋间,征服帝王。   她,本是亡朝弃妃,因容貌相似,才得以最卑微的身份继续活着。
     再入宫,权诈倾轧,替身是否也会被爱?   初次侍寝,她不愿承恩,以婢代之,却将自己推进深宫薄凉之中。     这一生,她爱的究竟是谁,谁又真的把她捧于手心,不离不弃? 《点柔唇》 六岁时,她随寡居的娘亲进了连府, 从此后便一直生活在继兄花样百出的整蛊和欺压之下。
   八年后她已经习惯了躲藏与忍让的生活, 然而她的继兄却忽然之间改变了对她的态度, 开始百般地讨好她想要弥补他在她心目中的形象。   他为什么会欺负她?又为什么要讨好她? 为什么他总是在她想要原谅他的时候又做出让她讨厌的事情来。
  。。。。。 《帝沁源》 千古一帝,王女天下。 朱毫一挥,谁敢不从。 显赫山河,万里疆域。 龙威贯四海,伊人孤无眠。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惊艳羡尘俗,娇人怅无情。
   她是风华绝代、睿智果断的红颜女帝。她命途多舛,本是冷眼旁观,却最终为情所绊;江山美人,但求金樽对酒临丹阙,共栖西江凤凰台。 他是冠绝天下、宠冠后宫的儒雅皇夫。他生性淡泊,却逃不脱命运的摆布;当瑶台阆苑将他禁足,自此长伴君侧,与君共饮长江水。
     他是风姿飒爽、英勇无敌的彪骑将军。他半生虚荣,半生沉浮,只求来昔日已逝,来者何追。而当往昔随西风而逝,西湖畔,他欲哭无泪。 他们掌控别人的命运,自己最终却被命运所玩弄;他们不信命,所以兜兜转转,谁和谁,都没有唯一。
   而当登山窥烽火,旌旆逶碣,长鞭霍霍朝天阙,牵绊了几世的情劫,失去的尘俗眷恋,醉人自醉。   《帝女江山》 她,白衣飘飘,秋为神来美玉为参,青剑秋泓,名倾江左; 她,绿衣渺渺,深宫怨闺,凌水而出,素手执柳,回眸惊鸿; 她,紫衣潇潇,樱花浪漫,一朝帝登九五,俯瞰苍生,难解千愁…… 三世恩怨,三世情愁,谁解其意? 那五百骑兵为首的是一银袍白马的将军,只见他一人当先,马蹄踏飞处有如利剑出鞘,长枪银缨,所向披靡…………那个银面银袍银枪白马单骑的、我所痛恶而又感激的面具将军,竟总是像天神一般的模样出现在我的梦里,带着他说的那句话:你若是女子,我就娶你做我第二个老婆…… 我原本心惊,此刻看着眼前紫衣蟒袍的他,却出声笑了,这才是我大凌王朝的天纵奇才——能谈笑间出将入相的萧郎!…………我缓缓抬头对上他的脸,阳光在他墨黑色的睫毛上轻盈舞动,细微的光芒,让他的双眸有一种别样的光彩。
    …………他悄声一笑,似诗般念出口:“相识相知相齐眉,不负君来,不负卿!” 明亮的烛光透过深紫的宫灯纱罩映得司马晋一身淡黄的长衫愈发舒朗高贵,若不是看清了他这副好皮囊中的“坏”心肠,我也要暗赞一声:风华出少年!…………他的箫指向我的眉间,神情淡漠:“若不是你的母妃,我也不会这样讨厌你!” 他那头垂直腰际的长发,随风飘起时耀着阳光泛起几许诡异的墨红……我看得出来,他这个人,依旧美,美得如白玉无暇般纯粹,美得不染一丝世俗。
    …… 政治,军事,宫闺,阴谋,斗争,战场,江湖…… 一切的一切,只缘自一术士谶语:是命?是运?是劫? 陈末凌初,三世情缘,三世爱恨情愁,谁是谁非,谁得谁失? 《亡国公主宫闱夺权:帝锦》 帝,是帝王霸业谈笑中,锦,是锦绣成灰千秋洗。
   景渊八年,暴君被诛,天朝从此分崩离析,混沌乱世的悲歌就此展开…… 因长姊之死,宝锦渡海而归,以北郡亡国公主的身份重入帝都,誓要逆转这乾坤棋局。   篡位新帝,性情阴沉冷漠,却对宝锦有着异样的情愫;他与皇后之间,看似恩爱非凡,却有着令人不安的惊怖内幕。
   宝锦的姐姐锦渊,生来惊才绝艳,她先前以男装称帝,却只留下暴君的名声,尸骨难寻。 一道珠贝面具,一页泛黄的情笺,在表面平静的京城掀起绝大波澜 最终的一夜,钟鼓齐鸣之下,千重宫门次第而开,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的,会是什么样的命运?! 重重迷雾中,是谁的纤纤玉手,落下这珍珑一子? 聚散离合间,又如何才能与你绾发携手,醉笑终老? 这是一个隐藏在篡位背后的惊天故事。
     《帝本多情:深宫爱后》 世间有三千弱水,而你是我的曾经沧海。别的,我一瓢也不会取,一滴也不会饮。 内定为皇后的堂妹投湖自尽,宫静言被逼代嫁为后。 她有倾城的容颜,惊世的才华。
  她以为自己的命运是宠冠六宫,然后被遗忘、在孤寂中老去…… 但是,大婚当日,她独守空房,他与别的妃子缠绵…… 她以为她就这样在平淡中过一生,顶着皇后的头衔,永远见不到他,永远沾不到后宫的明争暗斗…… 但是,终究相遇。
     他轻视她空有美貌没有才华,她脸上无波。 他对她崭露的才华嗤之以鼻,她心上无痕。 她淡如风、静如云,进宫两年见不到皇上也能自得其乐,独获专宠也不会兴风作浪。
   她要的很简单,一个男人的真心而已。但在帝王之家,这简单的心愿变得奢侈而过分。那她就淡然地过这一生,什么也不要好了,哪怕她不小心爱他如斯。   一张白纸让他对她另眼相看,他试探、深爱,不愿放过她…… 可她不与人争,人却与她争。
  伤害之后,那些爱,还在与不在? 《但愿长醉不复醒》   穆家有女名子攸,年十七。   曾学女红,做一香囊,三年未成;   改习箜篌,经六年而未通音律;   常作画,绘千里江山,乱纷纷如混沌初开;   后习书法,潦草无形如猫狗泥爪之痕。
       如此糊涂女子,平生最爱唯有三样,一为宝马,二为史书,三为……司马昂 《当时错》 琉璃色的薄暮,你的脸孔渐渐淡去 我伸出手指,沾着黄昏的颜色,去描你的眉眼 那一日,重阙宫门,文武臣工,万方庆和, 芙蓉帐底,我扬眉一笑,呵在你耳畔:今日,我为你着装 你拉下我勾缠的双臂,笑道:不许再闹,今日登基,脸上沾了脂粉,可要叫天下笑话了去! 曾记否,长城内外,莽莽苍苍 我问:‘江山与我,你选哪样?’ 你仗剑扬眉,傲射天边弦月,笑道:“江山和你,我都要!” 我旋身低笑,江山与我,你只能得其所一 你既选了江山,那,吾便倾吾所有,助你得偿所愿! 看着你轩昂远去,我立于晨曦 天下,今日终归你手! 大漠苍茫,你纵马前驰,带我远走 看不见前路亦望断了来路 你倏地甩了手中缰绳,张开双臂拥我入怀 我问:“若是迷路了,该当如何?” 你道:“那就永远迷下去吧……” 第一次,我放下了全身桎梏,侧脸贴在你心上,再也不愿回首望身前身后 闭上了眼,任马儿走下去 那时,我真的信了,信了这样走下去,就是地老,就是天荒…… 《代嫁:王的辣手皇妃》 她一举折损他五十万大军,被他斥为可恶可恨可怕的妖女。
     他阴谋夺城,一吻毁掉她的终身幸福,也迷失自己。 她恨他,却阴差阳错被迫代嫁,戴上面具是他端丽华贵的皇后,摘下面具,只是深宫死囚。 宫闱暗斗,九死一生,她夜夜陪侍君侧,发誓要收回被他夺走的一切。
   “陛下,您一直寻找的女人已经失踪,生死不明!” “朕早已找到她。  ” 他给她万千宠爱,笑看她舞动波澜,极尽所能摆下陷阱将她缚于身畔,却没有勇气揭开那薄薄的面具。
   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发现,真正的皇后回归,而她却不见了踪影…… 《大清皇妃:妾本莲华》 作者:七夕槿   十五岁,在嫡母的调教下,她学会了怎样去征服男人,媚惑男人,却又在他们情迷意动时抽身而退,令他们不得遂愿,千般渴望,万般遐想,便就是尝不到最后的甜头!于是愈发拼死追逐,抵死沉溺,甘愿就此沉沦,对父汗则更是忠心不二,甘为犬马。
    她说,“如果我命中注定要被人视作一份礼物,那么,我宁愿自己选择奉送的对象!”   十九岁,在多伦诺尔,她赢了人生中最漂亮的一仗,却也是走得最后悔的一步!当青梅竹马的恋人终于夺回了准噶尔的领土,荣登大汗宝座时。
  她已换上了大清皇妃的凤冠霞帔,站在博格达汗康熙皇帝的身侧,俯瞰天下众生。  她说,“我别无所长,只擅以色侍君。”   从此,她身姿伶仃地游走于欲-望、野心、杀戮、权利交织的大清宫廷,将整个大清的历史颠覆!   乾清宫里,康熙允诺她一生一世的宠爱,但当她的生死只在他一念之间的取舍时,他选择的却是----江山!   避暑山庄里,胤禛将她紧紧揽入怀抱,声音轻柔地在她耳边低叹:“我不在乎……真的不在乎,即便留下千古骂名也无所怨悔。
    ”   木兰围场里,胤礽扶她起身,望着她殷殷凄切的目光,丝丝歉疚掠过心头,眼底只剩下苦涩的悲凉,沮丧无比的开口:“华儿,我陷得太深了,根本没有办法回头,也不可能放手……”   囚室中,胤禟戚然笑了,涩涩语声沙哑惨淡:“对不起……为了让四哥一生都不痛快……那一夜,我利用了你……”   她,是康熙一生的不了情,也是令皇家父子反目,兄弟阋墙,身败名裂的莲华色!   她,是雍正一生的心魔,是爱新觉罗-弘历的额娘,也是天地会总舵主陈子谦的生母!   滚滚红尘,一梦黄粱,种种温存不过一场梦幻,缘尽处,她只留下一句----“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长欢》 聂拉木难免显出兴味,“是什么酒,这样子宝贝?” “是我出生那年时母亲酿的。
    ”轻罗垂眸,“我未遗传得母亲容貌,父亲又不甚疼宠。她早年原未料到我能入宫,只欲将我许配一真心待我之人,那酒就作嫁妆。” 聂拉木几乎跳起来,“你竟没有与他同饮,反而便宜了我?” “那是因为,……你不知那酒的名目。
  ”轻罗微笑,熟练地燃了小炉,然后安静的烫酒。 聂拉木接过杯子抿了一口。  出嫁酒么,原以为会是极香甜极绵软的,一尝之下不由一愣。 那酒极烈。 像是北地里抵抗严寒的烧刀子,直辣到心里去。
   “你确定她没拿错?这酒明显不是南边的酿法。”聂拉木掩口将酒一气喝下去,身子缓缓暖上来,“要不是,那你母亲真真是个妙人。这样的酒,怎么,丈母娘给女婿的下马威?” “不,”轻罗面色隐在暗处,看不清楚表情,只有声音清清淡淡,显得格外空旷,“这酒叫‘长欢’。
    ” 酒的香味慢慢泛上来,齿颊余香。 聂拉木神色一滞,半晌,搁下了酒杯,方才低声道,“难怪你不肯开了同他一起。” 《长歌为卿》 云帝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云帝薨。
     端木凌,这个雪国年轻的帝王,为她,逆转命数,为她,诛神弑魔,为她倾天暗地,为她设下方碑血咒,最终,长阖在为自己设下的生死迷局里。     一路披荆斩棘,只为她永远站在最安全的地方。
     苍白料峭的面颊下,长长羽睫黯然阖上,微海之界,一生长寂。   谁煮酒,浮生醉笑,阑珊拍遍,翠衫轻俏。   这个桀敖不驯的纨绔公子,骁勇善战的白衣骑士,文韬武略的雪国之君,终是,为她覆了天下。
     如有来生,我还愿将她守护。   《从将军妻到皇后:错上花轿》   被扣上通奸的罪名,他没有处死她,却怀疑她腹中的孩子。火红的木炭,他说只要她赤脚走过五十步,她的腹中的孩子就保住了。
  郎心似铁,她从来就没有背叛过他,可他却一直都不相信。   晶莹如玉的小脚落下,火红的木炭噼噼啪啪的响着,钻心的痛意,从脚底快速的传遍全身。  一天都没有进食的她摇摇欲坠,好想就这样的晕过去,再也不要醒来……   可是,她不能,为了腹中那个尚未成型的小生命,了无生意的她,一定要拼上一翻。
     紧咬牙关,嘴里咸咸的,那是血的味道,是她自己的血的味道。抬起脚,她大步的走着,一步……两步……三步……   六步,七步……就要倒了,就要坚持不住了,有人过来扶住了她,却不是她的柳郎,她的相公……   这就是她的娘,一个原本想要死去的女子,为了肚中的孩子,艰难的活了下来。
       “残月,你就叫残月,虽然不如圆月那般的圆满,但娘希望,你也能过的幸福……”   娘的话,深深地刻到她的脑里,如果有可能,她宁愿嫁一平常人,平平淡淡过一生。可身为位高权重的柳相的女儿,即便再不受宠,她也没有自主的选择自己未来的机会。
     太子喜欢她,却在迎娶之日被人掉包,她成了一个残暴将军的妻子,太子妃是她最亲近的姐姐。     木已成舟,被耍的太子怎会罢休?相公奉旨出征,命丧沙场,她被冠上克夫之名,在将军府里,步步维艰。
  可太子却依然不想放过她,隔三岔五的,频频的来找她,一心想要得到她。   克夫,荡妇,一顶顶的帽子扣了上来,她成了人人躲之不及的女人,这样的命还不够惨吗?   公主和亲,与她何干,可为何,出嫁的是宁公主,被绑上花轿的却是她呢?再一次的成亲,神秘的他,如幽灵般的出现……   他是谁,他的目的为何?   他是堂堂的大将军,却在成亲不久就被派出征,差点被害死在沙场。
    艰难的活下来,没想到,害他的竟然是他一心想要保护的人。忍辱负重,只为了讨回失去的一切,包括,他的女人!   ………… 《 痴儿娃娃》   红颜何堪,红颜谁怜, 她是生活在象牙塔中最完美的公主, 却在一夕之间被打入地狱, 止了泪,锁了心,碎了情, 至此,天地之间独剩一人, 怎奈,命运弄人, 清淡若水,孤傲如梅, 在那群枭雄傲立的乱世之间又怎能独处一方雅静? 棋子?陷害?利用?背叛?伤害? 好似永远与之如影随行, 莫奈,淡然处之, 可终究只是奢望, 三国之皇?野心皇子?战神王爷?谪仙神医?孤寒鬼医?隐忍侍卫?。
    。。。。 到最后,谁又是真心相待? 到最后,谁又是阴谋利用? 到最后,谁又是倾尽一切? 到最后,谁又是南柯一梦? 情绕心头,怜入心扉,脆弱琉璃的水眸要怎样去面对乱世之中的种种纷争? 轻纱撩动,如蝶灿舞,倾城倾国的玉颜要怎样去对待痛彻心扉的次次忧伤? 一抹血红,一袭艳纱,成就了那紊乱情争中最绝美的一幕。
    。。。。。 待到清眸冰封,待到柔心刚硬,待到血染周遭, 那些悔恨绝望的泪水又有谁能够看到? 那些锥心刺骨的心房又有谁能够消除? 到最后,却只是。
  。。。。。。 万里江山黄粱梦, 水眸一凝已万年! 昔日悔恨何处散, 唯有佳人笑靥现! 《宸宫》  幽幽深宫里,一个重返人间的复仇者的故事。
    醒来一梦似千年,当年的始作俑者,都已尊贵显荣,重生于小宫女身躯中的她,将如何应对?以天下为棋局,她手持仇恨这双刃剑,最终结局,是“无物结同心”的决绝,还是“泛舟江河,共话千秋”的释然…… 类别:架空历史 《步步逼心》 作者:易凰 有一种女人生来就是折磨男人的,无良薄幸喜见别人痛苦,虐心虐肺间男人们咬牙切齿伤透脑筋,她犹自片叶不沾身。
    强大女人的爱情实在太难搞定,众美男顺其自然日久生情兼死缠烂打深情告白,皆无果而终。 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强悍的男人是在一波一波的挤兑排斥中培养起来的,再接再厉的伏谋千里、明枪暗箭……兜兜转转间,精神无比 强大的九凌对着美男见招拆招,那脆弱的桃花啊,在男人们愤恨的眼中始终不肯露出一点抽发的迹象,面对珠穆朗玛峰般难以登越的爱情,自诩人中之龙的男人,是要知难而退,或是迎头越战愈勇且看美男如何汲汲营营步步逼心…… 女强文,女人腹黑冷血,脾气古怪极度殿下思想,看官极需自备一物品施虐以供抵御杀人欲望……另,立志工于文字之雅,不白痴,无幼稚低俗文字,无被翻红浪滚床不已,此间爱情,多磨多算,男人切齿咬牙,前文慢热,请耐心忍受…… 附上一段此女子计划中的形象: 酒醉狂泼墨,剑起落惊风。
    丹青何比昭阳色,粉黛岂修画中魂?折柳柳上青,何看别中意?一眉展,眸中平,且看戏中卧里行。 笑共明与月,悲中更儿女情。倚马踏莎斜阳里,挑灯夜看梦里星。行路路难行,却知我须得意。
  伏千里,发一力,天霜万里一笑清 《不做宠妾》 他,是身份高贵,冷酷风流的王爷,他有上千名姬妾,流连花丛,却没有心。   而她,只是她几千姬妾其中的一名,他与她,云泥之别 可他却宠她爱她,视她为宝。
   她说,她不做宠妾,她要自由。 他愤怒,他说他不许,偷了心便离开,天下哪有这般便宜的事? 《不做帝王妻:璃妃传》作者:风宸雪   她说:你灭我安陵一族,独留下我,仅为让我这个初夜无落红的“不贞”罪臣之女替你生下皇子,还要逼我看你亲手杀死他!从今以后,我与你,只有恨,再无爱!   他说:纵然朕最想保护的人是你,最在乎的人是你。
    但,却只能看你痛苦,让你绝望。因为你的姓氏是如芒在刺的“安陵”!   他说:从第一眼看到你,朕就知道,这一生,必然为你所醉,所以,为你颠覆整个王朝、骨肉相残,亦在所不惜!   她是罪臣之女,竟身侍两帝。
     一个为了她,不惜颠覆整个皇朝,骨肉相残。   一个说爱她,最终选择灭她一族,手刃亲子。     纵然红颜无错,却殃及两国。   红尘一梦,最终谁又为谁守着死生契阔,不负卿心?   一代倾城佳人,两国至尊帝王,16字天命预言的背后,恨难绝断的情劫…… 《碧霄九重春意妩》 作者:寂月皎皎   敛锋芒,履薄冰,掩去花容月貌,藏起聪慧才情,她甘于平庸,三年如一日,默默守候。
    可莲池边救起的刺客,竟在两年后成为大周权倾朝野的康侯,毫无预兆地闯入她的生活……误娶,错嫁。江山,美人。谁在权衡?谁在放弃?谁又敢说,我的选择,今生无悔? 《凰血:醉卧龙帷》 作者:hcy070206 人人都说,云卿郡主是万万人之上,翱翔九天的凤凰。
   可谁又能知道,这只凤凰,心甘情愿的为人折了翼。   皇帝年迈,外戚专权,端宥朝的盛世不再。 端宥帝都,栖梧城下。 表哥妖艳,太子高雅,将军孤傲,尚书邪肆,丞相阴冷…… 除却那一个有色心没色胆懦弱平凡的六皇子,哪一个都是能配的上她纪云卿的人。
   可偏偏就是他,让她始料未及…… 他韬光养晦,十年布一局,为了就是今天,能把这只高高在上的凤凰,囚禁在身边,宠爱一生…… 《霸君的小宠》 作者:纳兰静语 五年前,他的未婚妻被她的亲生哥哥杀害!   她却在那一年,天真的将一只名为鸳鸯扣的白色玉佩送到他手里,告诉他,不要难过……   五年后,他因恨而变的暴戾,到中原血洗了仇家,掳走了那个曾经送过他玉佩的女人!   他将一切残忍施加给她,她坚强以对,美眸中永远闪着他打不败的倔强与隐忍。
       究竟何时,那只小小的鸳鸯扣能再次出现,让一切芥蒂化为乌有?   究竟什么样的爱情才能化解那整整五年的恨意?   什么样的爱,能让一个暴虐的君王放下仇恨,化成一腔绕指柔…… 《霸世红颜》 作者:涵昭   那个夜晚,她目睹人间地狱,欲投明主,渴望一展所长,结束乱世,却屡遭陷害。
       难道仅仅因为额上生着一颗灾星,就注定要她永远被人踩在脚下?   一袭黑马白衣的影子梦幻般闪过,她以为寻到了一缕光亮,化身密探独闯龙潭,可最残酷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沙场之上,挥剑扬尘,拒绝融化的心,为何偏被爱捉弄?到底——哪里才是她能纵情驰骋的天下? 《薄欢凉色》 作者:十青   十青写“虐”:那狗腿宫妇兴致勃勃,拿着一截断木头,一下下狠狠地抽打女子裤裆里的野猫。
    野猫发出惨烈地嚎叫,不断挣扎,一时间女子的叫喊声更甚,撕心裂肺,惨绝人寰,   十青写“妒”:余妃闻言笑得花枝乱颤,指着我的眼睛,嘲讽道:“这双勾魂的眼真让人看了不舒服,我不管你是真的疯,还是真的聪明,德妃娘娘说你是个疯子,你就是疯子,给你一身黑衣,你就得做只晦气的乌鸦……”   十青写“爱”:我爱过,深爱过,不管绕了多少圈,耗了多少年,无论他生,他死,我始终在那个轨道上,安然等待远去的他归来……   十青写“欢”: “重?V,重?V……”他的唤声轻浅细碎,唇炙热烫人,从我唇畔,一路往下,灼疼我每一寸肌肤,让我整个人似乎沐在火烧之中,情不由己,醉不由己,胸口间只余满溢的踏实感…… 《宠幸》 作者:提拉米苏   他,君默然,是暝国的天子,轻轻抬起她的下颚,温柔的专注,却被深沉的眼眸彻底掩盖,“宠幸你的这一日,朕整整等了五年。
    ”   她听到此处,默然,皇帝却在长笑声中,将那腰带彻底扯开——“心甘情愿?”他轻轻眯起眼眸,不冷不热地问了一句。   “心甘情愿。”她绽唇一笑,倾国倾城之资毕现,徐徐说道。
     他们,是如此相似的两个人,满腹城府,绝不会,轻易说爱。不过,他可以给她,无限宠爱。  更清楚,她要的不是感情,而是天下。   这个简介比较晦涩,不过女主绝非善类,男主是披着羊皮的狼,此文包含阴谋和爱情,争夺和牺牲。
  有温馨的地方,有痛苦的地方,有种种不同的感情。 《丑妃:暮雪》 作者:雪魔 大婚那夜,那冷俊的帝王掀开红盖头之时就是一声玩味的笑:“朕听说暮将军三女奇丑无比,原来只是一条刀疤而已”,言语中略带失望之色。
       原来,娶她竟是为了要看她究竟有多丑。   结果,大婚那夜他如撇秋扇一般拂袖而去,让她的姐姐承恩雨露。      他说:“暮雪,朕当真看不透你是一个怎样的女人”   她笑:“因为皇上的心中没有暮雪”      暮雪落没迟,晓与百花知,飘然寒冬里,纷乱梅开时   ——此诗属于暮雪(雪魔写,误盗)    本文不小白,女主善非善,邪非邪。
       正文简介:   因盗帝王陵墓而丧生的女子,在诅咒的引领下进入三千年前的怀月国度,与暮雪的灵魂签定宿主契约,成为天朝德妃。   她为了自己前世的幸福,不惜坏得人神共愤,天诛地灭,在他指着她鼻子骂她是狼心狗肺时,大笑着说她从来都没有一个做好人的机会。
       她将自己心爱的男人推向了别人的怀抱,为了自己的权利杀尽了忠良,为了保他江山负尽天下人,最终,却换来一杯毒酒,废黜妃位,逐出宫廷。   只是,她没有想到这一切的都在她算计之内,但腹中的胎儿,却是她算计之外。
     片段:   “御昊轩,你忘记你昔日的誓言了?”暮雪冷笑,望着秦公公手中的那泛着绿光的毒酒步步后退,原来,自私如她,也会怕死。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么?”他哈哈大笑,转身望向她,眼中崩出无尽的厌恶与愤怒,冷冽的言语如同刺穿她心脏一般犀利:“明月,朕的爱妃,你当真以为朕情不自禁了?”   然后,他将如月搂在怀中,笑得温柔而又残忍:“若不是为了如月能登上这贵妃之位,朕早杀了你”   前世今生,同人不同命,原来真相却是如此的可笑。
          坐帐笑看风云变,天下尽在局中演。   一个沦落前世迷雾的女子,以天下为棋局展开的一场生死较量。 《宠后》 作者:黎伊   捆绑也好,禁锢也罢,就算是折断你的羽翼,你,我也不会再放手了。
     她,神机妙算,却仍逃不掉人世的尔虞我诈。  十万大军围剿她仅不到五千的军队,像是刻意提醒她,当初如何以一万轻骑巧计连环大败对方十万守军。   于是,被隐瞒的情报,被出卖的军队,昔日好友的心计下,弹尽粮绝,她受伤,被虏。
     淬毒的匕首带着火烧的疼痛,划过她的左肩,留下永世无法磨灭的诅咒。   那一刻,他与她,从此有缘无份。     三年后,再次相见,她是时候抉择,是去,是留。   刻意的躲避,无意的心伤,换来的竟然是他看似狠绝却痛彻心扉的软禁。
     芙蓉帐下,缠绵之中,他用揉入身体的力道紧紧抱着她,只缓缓道来,   你,我不会再放手了。   于是,她,成了他的禁脔。   后来,他紧紧牵着她白皙的小手,踏过遍地弥漫盛开的血色花朵,一步一步,登上那高高在上的后位。
       华丽的凤袍被高高托起,没有沾染一丝血色。   只是,在那个不见天日的封闭密室之内,他粗鲁强要了她的那张床榻上,戴着面具残忍覆上她身子的男人,究竟是谁……   她不知道,也分不清,那天边绚烂的殷红,是云彩,还是那白衣翩翩如仙人的他,燃起的不业大火……   再回首,只希望再次看见那些曾经暖如春风的笑颜。
    此情,未央。 。

2011-11-15

唐传奇有关选注本,个人认为最好看的应是清人蒲松龄《聊斋志异》中的一些狐鬼故事的单篇。

类似问题换一批

热度TOP

相关推荐
加载中...

热点搜索 换一换

文化/艺术
文学
历史话题
民俗传统
书画美术
地理
器乐/声乐
舞蹈
文学
文学
小说
诗歌
戏剧
散文
举报
举报原因(必选):
取消确定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