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娱乐休闲 明星

越王勾贱有哪些故事?

全部回答

2005-12-22

0 0

    越王 勾践 (?-前465)越系古代越人所建之国,越王允常时其国渐强,故楚国乃联越以制吴。前四九六年,当越王勾践(前四九七年 -- 前四六五年)即位不久,即打败吴国。两年后,吴王夫差攻破越都,勾践被迫屈膝投降,并随夫差至吴国,臣事吴王,后被赦归返国。
  勾践自战败以后,时刻不忘会稽之耻,日日卧薪尝胆,反躬自问『汝忘会稽之耻邪?』。  他重用范蠡、文种等贤人,经过『十年生聚而十年教训』,使越之国力渐渐恢复起来。可是吴对此却毫不警惕。
  前四八二年,吴王夫差为参加黄池之会,尽率精锐而出,仅使太子和老弱守国。越王勾践遂乘虚而入,大败吴师杀吴太子。夫差仓卒与晋定盟而返,连战不利,不得已而与越议和。 前四七三年,越军再次大破吴国,吴王夫差被围困在吴都西面的姑苏山上,求降不得而自杀,吴亡。
    越王勾践既平吴,声威大震,乃步吴之后尘,以兵渡淮,会齐、宋、晋、鲁等诸侯於徐州(今山东滕县南),周天子使人命勾践为『伯』(霸)。时『越兵横行於江、淮东,诸侯毕贺,号称霸王』但这时,春秋时代行将结束,霸政趋於尾声,勾践实乃春秋末期最后的一个霸主。
  当勾践刚刚灭吴称霸,其手下最大之功臣范蠡被封上将军,然范蠡深知『大名之下难久居』、『久受尊名不祥』,故功成立即隐退,『自与其私徒属乘舟浮海以行,终不反』。  传其改名陶朱公,后以经商而致富。
  范蠡曾遣人致书文种,谓『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越王为人长颈鸟啄,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乐,子何不去?』文种未能听从,不久果被勾践赐剑自杀。 史记卷四十一 越王勾践世家 第十一越王句践,其先禹之苗裔,①而夏后帝少康之庶子也。
    封于会稽,以奉守禹之祀。文身断发,披草莱而邑焉。后二十余世,至于允常。②允常之时,与吴王阖庐战而相怨伐。允常卒,子句践立,是为越王。 注①正义吴越春秋云:“禹周行天下,还归大越,登茅山以朝四方髃臣,封有功,爵有德,崩而葬焉。
  至少康,恐禹?笞诿砑漓胫朔馄涫佑谠剑旁晃抻唷!焙匮峄窃疲骸吧倏担渖僮雍旁挥谠剑焦剖即恕!痹骄窃疲骸拔抻喽迹峄侥瞎试匠鞘且病!? 注②正义舆地志云:“越侯传国三十余叶,历殷至周敬王时,有越侯夫谭,子曰允常,拓土始大,称王,春秋贬为子,元年,吴王阖庐闻允常死,乃兴师伐越。
    越王句践使死士挑战,三行,至吴陈,呼而自刭。吴师观之,越因袭击吴师,吴师败于?d李,①射伤吴王阖庐。阖庐且死,告其子夫差曰:“必毋忘越。” 注①集解杜预曰:“吴郡嘉兴县南有?d李城。
  ”索隐事在左传鲁定公十四年。 三年,句践闻吴王夫差日夜勒兵,且以报越,越欲先吴未发往伐之。  范蠡谏曰: “不可。臣闻兵者凶器也,战者逆德也,争者事之末也。阴谋逆德,好用凶器,试身于所末,上帝禁之,行者不利。
  ”越王曰:“吾已决之矣。”遂兴师。吴王闻之,悉发精兵击越,败之夫椒。①越王乃以余兵五千人保栖于会稽。②吴王追而围之。 注①集解杜预曰:“夫椒在吴郡吴县,太湖中椒山是也。  ”索隐夫音符。
  椒音焦,本又作“湫”,音酒小反。贾逵云地名。国语云败之五湖,则杜预云在椒山为非。事具哀公元年。 注②集解杜预曰:“上会稽山也。”索隐邹诞云:“保山曰栖,犹鸟栖于木以避害也,故六韬曰‘军处山之高者则曰栖’。
  ” 越王谓范蠡曰:①“以不听子故至于此,为之柰何?”蠡对曰:“持满者与天,②定倾者与人,③节事者以地。  ④卑辞厚礼以遗之,不许,而身与之市。” ⑤句践曰:“诺。”乃令大夫种行成于吴,⑥膝行顿首曰:“君王亡臣句践使陪臣种敢告下执事:句践请为臣,妻为妾。
  ”吴王将许之。子胥言于吴王曰: “天以越赐吴,勿许也。”种还,以报句践。句践欲杀妻子,燔宝器,触战以死。种止句践曰:“夫吴太宰?禾埃捎找岳胂行孝哐灾!庇谑蔷浼悦琅ζ髁钪窒邢孜馓?骸"?菏埽思蠓蛑钟谖馔酢V侄偈籽栽唬骸霸复笸跎饩浼铮∪肫浔ζ鳌2恍也簧猓浼∩逼淦拮樱芷浔ζ鳎の迩舜フ剑赜械币病!雹?阂蛩滴馔踉唬骸霸揭苑迹艚庵斯病!蔽馔踅碇W玉憬稍唬骸敖癫幻鹪剑蟊鼗谥>浼途帧Ⅲ涣汲迹舴垂摇!蔽馔醺ヌ渖庠剑毡椤? 注①正义会稽典录云:“范蠡字少伯,越之上将军也。
    本是楚宛三户人,佯狂倜傥负俗。文种为宛令,遣吏谒奉。吏还曰:‘范蠡本国狂人,生有此病。’种笑曰:‘吾闻士有贤俊之姿,必有佯狂之讥,内怀独见之明,外有不知之毁,此固非二三子之所知也。
  ’驾车而往,蠡避之。后知种之必来谒,谓兄嫂曰:‘今日有客,愿假衣冠。’有顷种至,抵掌而谈,旁人观者耸听之矣。  ” 注②集解韦昭曰:“与天,法天也。天道盈而不溢。”索隐与天,天与也。
  言持满不溢,与天同道,故天与之。 注③集解虞翻曰:“人道尚谦卑以自牧。”索隐人主有定倾之功,故人与之也。 注④集解韦昭曰:“时不至,不可强生;事不究,不可强成。”索隐国语“以”作“与”,此作“以”,亦与义也。
    言地能财成万物,人主宜节用以法地,故地与之。韦昭等解恐非。 注⑤集解韦昭曰:“市,利也。谓委管钥属国家,以身随之。”正义卑作言辞,厚遗珍宝。不许平,越王身往事之,如市贾货易以利,此是定倾危之计。
   注⑥索隐大夫,官;种,名也。一曰大夫姓,犹司马、司徒之比,盖非也。   成者,平也,求和于吴也。正义吴越春秋云:“大夫种姓文名种,字子禽。荆平王时为宛令,之三户之里,范蠡从犬窦蹲而吠之,从吏恐文种臱,令人引衣而鄣之。
  文种曰:‘无鄣也。吾闻犬之所吠者人,今吾到此,有圣人之气,行而求之,来至于此。且人身而犬吠者,谓我是人也。’乃下车拜,蠡不为礼。  ” 注⑦索隐闲音纪闲反。闲行犹微行。
   注⑧索隐国语云:“越饰美女二人,使大夫种遗太宰?骸!? 注⑨索隐言悉五千人触战,或有能当吴兵者,故国语作“耦”,耦亦相当对之名。又下云“无乃伤君王之所爱乎”,是有当则相伤也。 句践之困会稽也,喟然叹曰:“吾终于此乎?”种曰:“汤系夏台,文王囚羑里,晋重耳礶翟,齐小白礶莒,其卒王霸。
    由是观之,何遽不为福乎?” 吴既赦越,越王句践反国,乃苦身焦思,置胆于坐,坐卧即仰胆,饮食亦尝胆也。曰:“女忘会稽之耻邪?”身自耕作,夫人自织,食不加肉,衣不重采,折节下贤人,厚遇宾客,振贫吊死,①与百姓同其劳。
  欲使范蠡治国政,蠡对曰:“兵甲之事,种不如蠡;填②抚国家,亲附百姓,蠡不如种。  ”于是举国政属大夫种,而使范蠡与大夫柘稽③行成,为质于吴。二岁而吴归蠡。 注①集解徐广曰:“吊,一作‘葬’。
  ” 注②索隐镇音。 注③索隐越大夫也。国语作“诸稽郢”。 句践自会稽归七年,拊循其士民,欲用以报吴。大夫逢同①谏曰:“国新流亡,今乃复殷给,缮饰备利,吴必惧,惧则难必至。  且鸷鸟之击也,必匿其形。
  今夫吴兵加齐、晋,怨深于楚、越,名高天下,实害周室,德少而功多,必淫自矜。为越计,莫若结齐,亲楚,附晋,以厚吴。吴之志广,必轻战。是我连其权,三国伐之,越承其弊,可克也。”句践曰:“善。” 注①索隐逢,姓;同,名。
  故楚有逢伯。 居二年,吴王将伐齐。  子胥谏曰:“未可。臣闻句践食不重味,与百姓同苦乐。 此人不死,必为国患。吴有越,腹心之疾,齐与吴,疥菷①也。愿王释齐先越。”吴王弗听,遂伐齐,败之艾陵,②虏齐高、国③以归。
  让子胥。子胥曰:“王毋喜!”王怒,子胥欲自杀,王闻而止之。越大夫种曰:“臣观吴王政骄矣,请试尝之贷粟,以卜其事。  ”请贷,吴王欲与,子胥谏勿与,王遂与之,越乃私喜。子胥言曰:“王不听谏,后三年吴其墟乎!”太宰?何胖耸胱玉阏揭椋虿髯玉阍唬骸拔樵泵仓叶等倘耍涓感植还耍材芄送酰客跚坝テ耄鼻口桑讯泄Γ檬欠丛雇酢M醪槐肝樵保北匚摇!庇敕晖材保髦酢M跏疾淮樱耸棺玉阌谄耄牌渫凶佑诒希跄舜笈唬? “伍员果欺寡人!”役反,使人赐子胥属镂剑以自杀。
    子胥大笑曰:“我令而父霸,④我又立若,⑤若初欲分吴国半予我,我不受,已,今若反以谗诛我。嗟乎,嗟乎,一人固不能独立!”报使者曰:“必取吾眼置吴东门,以观越兵入也!”⑥于是吴任?赫? 注①索隐疥菷音介?? 注②索隐在鲁哀十一年。
   注③索隐国惠子、高昭子。   注④索隐而,汝也。父,阖庐也。 注⑤索隐若亦汝也。 注⑥索隐国语云吴王愠曰“孤不使大夫得见”,乃盛以鸱夷,投之于江也。 居三年,句践召范蠡曰:“吴已杀子胥,导谀者?,可乎?”对曰:“未可。
  ” 至明年春,吴王北会诸侯于黄池,①吴国精兵从王,惟独老弱与太子留守。  ②句践复问范蠡,蠡曰“可矣”。乃发习流二千人,③教士四万人,④君子六千人,⑤诸御千人,⑥伐吴。
  吴师败,遂杀吴太子。吴告急于王,王方会诸侯于黄池,惧天下闻之,乃秘之。吴王已盟黄池,乃使人厚礼以请成越。越自度亦未能灭吴,乃与吴平。 注①索隐在哀十三年。 注②索隐据左氏传,太子名友。
     注③索隐虞书云“流宥五刑”。按:流放之罪人,使之习战,任为卒伍,故有二千人。正义谓先惯习流利战阵死者二千人也。 注④索隐谓常所教练之兵也。故孔子曰“以不教民战,是谓□之”是也。
   注⑤集解韦昭曰:“君子,王所亲近有志行者,犹吴所谓‘贤良’,齐所谓‘士’也。  ”虞翻曰:“言君养之如子。”索隐君子谓君所子养有恩惠者。又按:左氏“楚沈尹戌帅都君子以济师”,杜预曰“都君子谓都邑之士有复除者”。
  国语“王以私卒君子六千人”。 注⑥索隐诸御谓诸理事之官在军有职掌者。 其后四年,越复伐吴。吴士民罢弊,轻锐尽死于齐、晋。而越大破吴,因而留围之三年,吴师败,越遂复栖吴王于姑苏之山。  吴王使公孙雄①肉袒膝行而前,请成越王曰:“孤臣夫差敢布腹心,异日尝得罪于会稽,夫差不敢逆命,得与君王成以归。
  今君王举玉趾而诛孤臣,孤臣惟命是听,意者亦欲如会稽之赦孤臣之罪乎?”句践不忍,欲许之。范蠡曰:“会稽之事,天以越赐吴,吴不取。 今天以吴赐越,越其可逆天乎?且夫君王蚤朝晏罢,非为吴邪?谋之二十二年,一旦而□之,可乎?且夫天与弗取,反受其咎。
    ‘伐柯者其则不远’,君忘会稽之□乎?”句践曰:“吾欲听子言,吾不忍其使者。”范蠡乃鼓进兵,曰:“王已属政于执事,②使者去,不者且得罪。”③吴使者泣而去。句践怜之,乃使人谓吴王曰:“吾置王甬东,君百家。
  ”④吴王谢曰:“吾老矣,不能事君王!”遂自杀。乃蔽其面,⑤曰: “吾无面以见子胥也!”越王乃葬吴王而诛太宰?骸? 注①集解虞翻曰:“吴大夫。  ” 注②集解虞翻曰:“执事,蠡自谓也。
  ” 注③集解虞翻曰:“我为子得罪。”索隐虞翻注盖依国语之文,今望此文,谓使者宜速去,不且得罪于越,义亦通。 注④集解杜预曰:“甬东,会稽句章县东海中洲也。”索隐国语云“与之夫妇三百”是也。
   注⑤正义今之面衣是其遗象也。  越绝云:“吴王曰‘闻命矣!以三寸帛?段崃侥俊J顾勒哂兄崤X见伍子胥、公孙圣;以为无知,吾耻生者’。越王则解绶以?镀淠浚旆6馈!?兑裘佟9艘巴踉拼蠼砀惨病? 句践已平吴,乃以兵北渡淮,与齐、晋诸侯会于徐州,致贡于周。
  周元王使人赐句践胙,命为伯。句践已去,渡淮南,以淮上地与楚,①归吴所侵宋地于宋,与鲁泗东方百里。  当是时,越兵横行于江、淮东,诸侯毕贺,号称霸王。② 注①集解楚世家曰:“越灭吴而不能正江、淮北。
  楚东侵广地至泗上。” 注②索隐越在蛮夷,少康之后,地远国小,春秋之初未通上国,国史既微,略无世系,故纪年称为“于□子”。据此文,句践平吴之后,周元王始命为伯,后遂僭而称王也。   范蠡遂去,自齐遗大夫种书曰:“蜚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①越王为人长颈鸟喙,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乐。子何不去?”种见书,称病不朝。 人或谗种且作乱,越王乃赐种剑曰:“子教寡人伐吴七术,②寡人用其三而败吴,其四在子,子为我从先王试之。”种遂自杀。
   注①集解徐广曰:“狡,一作‘郊’。  ” 注②正义越绝云:“九术:一曰尊天事鬼;二曰重财币以遗其君;三曰贵籴粟?f以空其邦;四曰遗之好美以荧其志;五曰遗之巧匠,使起宫室高台,以尽其财,以疲其力;六曰贵其谀臣,使之易伐;七曰强其谏臣,使之自杀;八曰邦家富而备器利;九曰坚甲利兵以承其弊。
  ” 句践卒,①子王?与立。  ②王?与卒,子王不寿立。王不寿卒,③子王翁立。王翁卒,④子王翳立。王翳卒,子王之侯立。⑤王之侯卒,子王无强立。⑥ 注①索隐纪年云:“晋出公十年十一月,于□子句践卒,是为菼执。
  ” 注②索隐?音石。与音余。按:纪年云“于□子句践卒,是菼执。次鹿郢立,六年卒”。  乐资云“越语谓鹿郢为?与也”。 注③索隐纪年云:“不寿立十年见杀,是为盲姑。次朱句立。
  ” 注④索隐纪年于□子朱句三十四年灭滕,三十五年灭郯,三十七年朱句卒。 注⑤索隐纪年云:“翳三十三年迁于吴,三十六年七月太子诸咎弑其君翳,十月□杀诸咎。□滑,吴人立子错枝为君。  明年,大夫寺区定□乱,立无余之。
   十二年,寺区弟忠弑其君莽安,次无颛立。无颛八年薨,是为菼?卯。” 故庄子云“越人三弑其君,子搜患之,逃乎丹穴不肯出,越人熏之以艾,乘以王舆”。乐资云“号曰无颛”。盖无颛后乃次无强也,则王之侯即无余之也。
   注⑥索隐盖无颛之弟也。  音其良反。 王无强时,越兴师北伐齐,西伐楚,与中国争强。当楚威王之时,越北伐齐,齐威王使人说越王曰:“越不伐楚,大不王,小不伯。图越之所为不伐楚者,为不得晋也。
  韩、魏固不攻楚。韩之攻楚,覆其军,杀其将,则叶、阳翟危;①魏亦覆其军,杀其将,则陈、上蔡不安。②故二晋之事越也,③不至于覆军杀将,马汗之力不效。  ④所重于得晋者何也?”⑤越王曰:“所求于晋者,不至顿刃接兵,而况于攻城围邑乎?⑥愿魏以聚大梁之下,愿齐之试兵南阳⑦莒地,以聚常、郯之境,⑧则方城之外不南,⑨淮、泗之闲不东,商、于、析、郦、⑩宗胡之地,⑾夏路以左,⑿不足以备秦,江南、泗上不足以待越矣。
  ⒀则齐、秦、韩、魏得志于楚也,是二晋不战分地,不耕而获之。  不此之为,而顿刃于河山之闲以为齐秦用,所待者如此其失计,柰何其以此王也!”齐使者曰:“幸也越之不亡也!吾不贵其用智之如目,见豪毛而不见其睫也。
  今王知晋之失计,而不自知越之过,是目论也。⒁王所待于晋者,非有马汗之力也,又非可与合军连和也,将待之以分楚?也。今楚?已分,何待于晋?”越王曰:“柰何?”曰:“楚三大夫张九军,北围曲沃、于中,⒂以至无假之关者⒃三千七百里,⒄景翠之军北聚鲁、齐、南阳,分有大此者乎?[一八]且王之所求者,□晋楚也;晋楚不□,越兵不起,是知二五而不知十也。
    此时不攻楚,臣以是知越大不王,小不伯。复雠、庞、⒆长沙,[二0]楚之粟也;竟泽陵,楚之材也。越窥兵通无假之关,[二一]此四邑者不上贡事于郢矣。[二二]臣闻之,图王不王,其敝可以伯。
  然而不伯者,王道失也。故愿大王之转攻楚也。” 注①正义叶,式涉反,今许州叶县。  阳翟,河南阳翟县也。二邑此时属韩,与楚犬牙交境,韩若伐楚,恐二邑为楚所危。 注②正义陈,今陈州也。
  上蔡,今豫州上蔡县也。二邑此时属魏,与楚犬牙交境,魏若伐楚,恐二国为楚所危也。 注③正义言韩、魏与楚邻,今令越合于二晋而伐楚。 注④集解徐广曰:“效犹见也。  ” 注⑤正义从“不至”已下此是齐使者重难越王。
   注⑥正义顿刃,筑营垒也。接兵,战也。越王言韩魏之事越,犹不至顿刃接兵,而况更有攻城围邑,韩、魏始服乎?言畏秦、齐而故事越也。 注⑦索隐此南阳在齐之南界,莒之西。 注⑧索隐常,邑名,盖田文所封邑。
  郯,故郯国。  二邑皆齐之南地。 注⑨正义方城山在许州叶县西南十八里。外谓许州、豫州等。言魏兵在大梁之下,楚方城之兵不得南伐越也。 注⑩索隐四邑并属南阳,楚之西南也。
  正义郦音掷。括地志云:“商洛县则古商国城也。荆州图副云‘邓州内乡县东七里于村,即于中地也’。”括地志又云:“邓州内乡县楚邑也。  故郦县在邓州新城县西北三十里。”按:商、于、析、郦在商、邓二州界,县邑也。
   注⑾集解徐广曰:“胡国,今之汝阴。”索隐宗胡,邑名。胡姓之宗,因以名邑。杜预云“汝阴县北有故胡城”是。 注⑿集解徐广曰:“盖谓江夏之夏。”索隐徐氏以为江夏,非也。刘氏云“楚适诸夏,路出方城,人向北行,以西为左,故云夏路以左”,其意为得也。
    正义括地志云:“故长城在邓州内乡县东七十五里,南入穰县,北连翼望山,无土之处累石为固。楚襄王控霸南土,争强中国,多筑列城于北方,以适华夏,号为方城。”按:此说刘氏为得,云邑徒?少,不足备秦?i、武二关之道也。
   注⒀正义江南,洪、饶等州,春秋时为楚东境也。泗上,徐州,春秋时楚北境也。  二境并与越邻,言不足当伐越。 注⒁索隐言越王知晋之失,不自觉越之过,犹人眼能见豪毛而自不见其睫,故谓之“目论”也。
   注⒂集解徐广曰:“一作‘北面曲沃’。”正义括地志云:“曲沃故城在陕县西三十二里。于中在邓州内乡县东七里。”尔时曲沃属魏,于中属秦,二地相近,故楚围之。   注⒃集解徐广曰:“无,一作‘西’。
  ” 注⒄正义按:无假之关当在江南长沙之西北也。言从曲沃、于中西至汉中、巴、巫、黔中千余里,皆备秦、晋也。 注⒅正义鲁,兖州也。齐,密州莒县邑南至泗上也。南阳,邓州也,时属韩也。言楚又备此三国也,分散有大此者乎? 注⒆集解徐广曰:“一作‘宠’。
    ” 注[二0]索隐刘氏云“复者发语之声”,非也。言发语声者,文势然也,则是脱“况”字耳。雠当作“??”,??,邑名,字讹耳。则??、庞、长沙是三邑也。下云“竟泽陵”,当为“竟陵泽”。
  言竟陵之山泽出材木,故楚有七泽,盖其一也。合上文为四邑也。正义复,扶富反。 注[二一]集解徐广曰:“无,一作‘西’。  ” 注[二二]正义言今越北欲□晋楚,南复雠敌楚之四邑,庞、长沙、竟陵泽也。
   庞、长沙出粟之地,竟陵泽出材木之地,此邑近长沙潭、衡之境,越若窥兵西通无假之关,则四邑不得北上贡于楚之郢都矣。战国时永、郴、衡、潭、岳、鄂、江、洪、饶并是东南境,属楚也。袁、吉、虔、抚、歙、宣并越西境,属越也。
     于是越遂释齐而伐楚。楚威王兴兵而伐之,大败越,杀王无强,尽取故吴地至浙江,北破齐于徐州。①而越以此散,诸族子争立,或为王,或为君,滨于江南海上,②服朝于楚。 注①集解徐广曰:“周显王之四十六年。
  ”索隐按:纪年□子无颛薨后十年,楚伐徐州,无楚败越杀无强之语,是无强为无颛之后,纪年不得录也。   注②正义今台州临海县是也。 后七世,至闽君摇,佐诸侯平秦。汉高帝复以摇为越王,以奉越后。
  东越,闽君,皆其后也。 范蠡①事越王句践,既苦身?Γ刖浼钅倍嗄辏姑鹞猓ɑ峄埽倍杀诨匆粤倨搿⒔帕钪泄宰鹬苁遥浼园裕扼怀粕辖;狗垂扼灰晕竺拢岩跃镁樱揖浼丝捎胪迹延氪Π玻榇蔷浼唬骸俺嘉胖饔浅祭停魅璩妓馈N粽呔跞栌诨峄圆凰溃耸乱病? 今既以雪耻,臣请从会稽之诛。
    ”句践曰:“孤将与子分国而有之。不然,将加诛于子。”范蠡曰:“君行令,臣行意。”乃装其轻宝珠玉,自与其私徒属乘舟浮海以行,终不反。于是句践表会稽山以为范蠡奉邑。② 注①集解太史公素王妙论曰:“蠡本南阳人。
  ”列仙传云:“蠡,徐人。”正义吴越春秋云:“蠡字少伯,乃楚宛三户人也。  ”越绝云:“在越为范蠡,在齐为鸱夷子皮,在陶为朱公。”又云:“居楚曰范伯。谓大夫种曰:‘三王则三皇之苗裔也,五伯乃五帝之末世也。
  天运历纪,千岁一至,黄帝之元,执辰破巳,霸王之气,见于地户。伍子胥以是挟弓矢干吴王。’于是要大夫种入吴。此时冯同相与共戒之:‘伍子胥在,自余不能关其词。  ’蠡曰:‘吴越之邦同风共俗,地户之位非吴则越。
  彼为彼,我为我。’乃入越,越王常与言,尽日方去。” 注②索隐国语云“乃环会稽三百里以为范蠡之地”。奉音扶用反。 范蠡浮海出齐,变姓名,自谓鸱夷子皮,①耕于海畔,苦身戮力,父子治产。 居无几何,致产数十万。
    齐人闻其贤,以为相。范蠡喟然叹曰:“居家则致千金,居官则至卿相,此布衣之极也。久受尊名,不祥。”乃归相印,尽散其财,以分与知友乡党,而怀其重宝,闲行以去,止于陶,②以为此天下之中,交易有无之路通,为生可以致富矣。
  于是自谓陶朱公。 复约要父子耕畜,废居,候时转物,逐什一之利。  居无何,则致赀累巨万。③天下称陶朱公。 注①索隐范蠡自谓也。盖以吴王杀子胥而盛以鸱夷,今蠡自以有罪,故为号也。
  韦昭曰“鸱夷,革囊也”。或曰生牛皮也。 注②集解徐广曰:“今之济阴定陶。”正义括地志云:“陶山在济州平阴县东三十五里。”止此山之阳也,今山南五里犹有朱公?。   注③集解徐广曰:“万万也。
  ” 朱公居陶,生少子。少子及壮,而朱公中男杀人,囚于楚。朱公曰:“杀人而死,职也。然吾闻千金之子不死于市。”告其少子往视之。乃装黄金千溢,置褐器中,载以一牛车。且遣其少子,朱公长男固请欲行,朱公不听。
  长男曰:“家有长子曰家督,今弟有罪,大人不遣,乃遗少弟,是吾不肖。  ”欲自杀。其母为言曰:“今遣少子,未必能生中子也,而先空亡长男,柰何?”朱公不得已而遣长子,为一封书遗故所善庄生。
  ①曰:“至则进千金于庄生所,听其所为,慎无与争事。”长男既行,亦自私赍数百金。 注①索隐据其时代,非庄周也。然验其行事,非子休而谁能信任于楚王乎? 正义年表云周元王四年越灭吴范蠡遂去齐,归定陶,后遗庄生金。
    庄周与魏惠王、*(周元王)**[齐宣王]*同时,从周元王四年至齐宣王元年一百三十年,此庄生非庄子。 至楚,庄生家负郭,披藜藋到门,居甚贫。然长男发书进千金,如其父言。
  庄生曰:“可疾去矣,慎毋留!□弟出,勿问所以然。”长男既去,不过庄生而私留,以其私赍献遗楚国贵人用事者。   庄生虽居穷阎,然以廉直闻于国,自楚王以下皆师尊之。及朱公进金,非有意受也,欲以成事后复归之以为信耳。
  故金至,谓其妇曰:“此朱公之金。有如病不宿诫,后复归,勿动。”而朱公长男不知其意,以为殊无短长也。 庄生闲时入见楚王,言“某星宿某,此则害于楚”。楚王素信庄生,曰:“今为柰何?”庄生曰:“独以德为可以除之。
    ”楚王曰:“生休矣,寡人将行之。” 王乃使使者封三钱之府。①楚贵人惊告朱公长男曰:“王且赦。”曰:“何以也?”曰:“每王且赦,常封三钱之府。昨暮王使使封之。”②朱公长男以为赦,弟固当出也,重千金虚□庄生,无所为也,乃复见庄生。
  庄生惊曰:“若不去邪?”长男曰:“固未也。  初为事弟,弟今议自赦,故辞生去。”庄生知其意欲复得其金,曰:“若自入室取金。”长男□自入室取金持去,独自欢幸。 注①集解国语曰:“周景王时将铸大钱。
  ”贾逵说云:“虞、夏、商、周金币三等,或赤,或白,或黄。黄为上币,铜铁为下币。”韦昭曰:“钱者,金币之名,所以贸买物,通财用也。  ”单穆公云:“古者有母权子,子权母而行,然则三品之来,古而然矣。
  ”骃谓楚之三钱,贾韦之说近之。 注②集解或曰:“王且赦,常封三钱之府”者,钱币至重,虑人或逆知有赦,盗窃之,所以封钱府,备盗窃也。汉灵帝时,河内张成能候风角,知将有赦,教子杀人,捕得七日赦出,此其类也。
     庄生羞为儿子所卖,乃入见楚王曰:“臣前言某星事,王言欲以修德报之。今臣出,道路皆言陶之富人朱公之子杀人囚楚,其家多持金钱赂王左右,故王非能恤楚国而赦,乃以朱公子故也。
  ”楚王大怒曰:“寡人虽不德耳,柰何以朱公之子故而施惠乎!”令论杀朱公子,明日遂下赦令。朱公长男竟持其弟丧归。   至,其母及邑人尽哀之,唯朱公独笑,曰:“吾固知必杀其弟也!彼非不爱其弟,顾有所不能忍者也。
  是少与我俱,见苦,为生难,故重□财。至如少弟者,生而见我富,乘坚驱良逐狡兔,①岂知财所从来,故轻□之,非所惜吝。前日吾所为欲遣少子,固为其能□财故也。而长者不能,故卒以杀其弟,事之理也,无足悲者。
    吾日夜固以望其丧之来也。” 注①集解徐广曰:“狡,一作‘郊’。” 故范蠡三徙,成名于天下,非苟去而已,所止必成名。卒老死于陶,故世传曰陶朱公。① 注①集解张华曰:“陶朱公?在南郡华容县西,树碑云是越之范蠡也。
  ”正义盛弘之荆州记云:“荆州华容县西有陶朱公?,树碑云是越范蠡。  范蠡本宛三户人,与文种俱入越,吴亡后,自适齐而终。陶朱公登仙,未闻葬此所由。”括地志云陶朱公?也。又云:“济州平阴县东三十里陶山南五里有陶公?。
  并止于陶山之阳。”按:葬处有二,未详其处。 太史公曰:禹之功大矣,渐九川,①定九州,至于今诸夏艾安。及苗裔句践,苦身焦思,终灭强吴,北观兵中国,以尊周室,号称霸王。  ②句践可不谓。
  

2005-12-22

109 0

    越王勾践是春秋晚期越国的国君,越王允常子。公元前496年-前465年在位,长达32年,是春秋时代的最后一位霸主。 勾践即位时,邻国吴国的国君是阖闾。 由于其父允常不肯帮助吴国攻打楚国,又支持阖闾弟夫概自立,两家结下了怨仇。
  阖闾趁越国有丧事之机,兴兵讨越。  在??李之战中,越军射死了吴王,加深了双方的仇恨。夫差继位后,发誓要报越国杀父之仇。公元前494年,吴越夫椒之战中,勾践一败涂地,被困在会稽山。
  打了败仗的勾践听取了臣下文种、范蠡的意见,答应卑辞向吴国求和,等待时机以再图大业。文种通过吴臣伯喜否 说服吴王接受了越国的求和,勾践夫妇入吴为奴,在阖闾墓旁的石室里喂养马匹。  他们小心地侍候着吴王,百依百顺,忍饥挨冻,毫无怨言。
  整整三年,吴王终于相信他们已臣服了,决定放他们回国。 回到越国后,勾践迁都会稽,重修政制,用最快的速度复兴国家。他尊贤礼士,敬老恤贫,以百姓为念。为了牢记亡国之痛、石室之辱,不让舒适的生活消磨了意志,他撤下锦绣被,铺上柴草祷,餐钦时先尝一口悬在床头的苦胆,给后人留下了卧薪尝胆的成语。
    他颁布了一系列法令,发展生产,增殖人口,减缓刑罚,轻徭薄赋,博取了军民的爱戴之心。他令国中男女入山采葛,赶织黄丝细布献给吴王,表示自己的忠顺,用来麻痹对方。这一招十分有效,吴王增加了越国的封地,放松了对勾践的警惕。
   勾践君臣同心努力,发愤图强,国势蒸蒸日上,吴国却一天天走向衰败。  经过了近十年的耐心等待,公元前482年,勾践趁吴王发兵北征之机,发动了复仇战争,越国大获全胜。但考感到吴国实力犹存,匀践答应了伯喜否的求和之请。
  公元前475年,越军攻打姑苏城,围了二年以后,最终攻下了这座城,夫差逃至姑苏山。历史惊人地重演了,这一次品尝胜利滋味的是越王勾践。  他没有接受吴国的投降,夫差自杀,越国吞并了吴国。
  勾践成为春秋末年政坛上显赫一时的风云人物。他率领得胜之师,北渡淮河,在徐州会合齐、晋等诸侯,派人向周天子送去贡。

类似问题换一批

热度TOP

相关推荐
加载中...

热点搜索 换一换

娱乐休闲
明星
音乐
电影
动漫
宠物
度假旅游
谜语
花鸟鱼虫
摄影摄像
脑筋急转弯
收藏
博彩
电视
星座/运势
幽默滑稽
明星
明星
华人明星
日韩明星
欧美明星
举报
举报原因(必选):
取消确定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