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社会民生 其他社会话题

萨马兰奇对奥林匹克事业都有那些贡献?

全部回答

2010-04-22

85 0

    【国际奥委会继往开来的舵手——萨马兰奇】 萨马兰奇:任期1980年到2001年   在所有国际奥委会主席中,胡安·安东尼奥·萨马兰奇主席无疑是最著名的,无论是他的地位、才能还是贡献都得到了最大范围的公众认可。
  他受训于巴塞罗那高级商业研究学院,是高级商业研究专业的毕业生,他以训练有素的领导人而著称,他细致、效率高且具影响力,他的亲密合作者认为他比任何人都懂得要更有耐心,他知道如何“轮流进行谈判、聚到一起和达到一致”,并且,“作为一个默默无闻的改革者,知道如何将国际奥委会从一个典型的厨房餐桌式业余体育管理机构转到今天的高科技会议室”。
    在银行业,萨马兰奇被公认为是一个考虑周到的管理者和一个出色的战术家,具有达成妥协的艺术和技巧。1986年,他被推选为最著名的西班牙金融机构之一的拉凯沙银行的董事长。他在管理和金融领域方面的知识、训练和经验,实际上超过了原先作为西班牙体育部长、议会议员、巴塞罗那议会议长、西班牙驻苏联和蒙古大使而在公共管理和国际政治领域里所取得的成就。
    就这样,萨马兰奇也“从外部了解”了体育,换句话说,从更广泛的管理、经济和政治角度来认识奥林匹克运动所遵循的世界轨迹。 临危受命   1980年由美国领导的对莫斯科奥运会的抵制,在开始的时候只是出于一种威胁,并不在美国总统卡特宣布的措施当中。
  这些措施后来又加进了暂停限制战略武器和谈的谈判。  考虑到苏联干涉的继续,三周后,美国国会投票通过抵制。这是 20世纪80年代盛行的冷战新精神的象征,这时候,人们已经开始对是否所有国家奥委会将继续参加1984年在洛杉矶举行的下届奥运会表示了怀疑。
     当时,以意识形态两极划分和东西方紧张局势加剧为背景,各个地区间冲突的扩散使80年代前期的国际关系充满了危机。  整个奥林匹克运动在其他多国的和世界的活动中,都受到了政治事件的极大影响。
  同时,80年代以自30年代以来最长的经济停滞开始,几乎所有的国家都遭受了通货膨胀、失业和工资冻结的影响。   正是在这样的国际背景之下,1980年7月16日,萨马兰奇当选为国际奥委会主席。  但就是在如此动荡不安的国际政治环境里,萨马兰奇领导的国际奥委会仍然不断得分。
  他的努力使得全世界都意识到奥林匹克运动的目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易于“促进一个和平社会的建立,并同时保持人类的尊严”。   1989年萨马兰奇连任奥委会主席,1991年12月,他被西班牙国王卡洛斯册封为侯爵,以表彰他为“体育世界和世界各民族的友谊作出的贡献”。
    1992年8月萨马兰奇荣获第一届杰西·欧文斯国际奖。1993年9月他继续连任国际奥委会主席。1997年7月1日,萨马兰奇访问中国,与中国国家体委主任伍绍祖探讨香港回归中国后在国际体坛的地位问题。
  1997年7月3日,萨马兰奇宣布香港将以“中国香港”的名义参加奥运会。     1997年8月28日,由于他对奥林匹克运动的杰出贡献,被授予法国“荣誉军团大军官”称号。1997年9月 4日,萨马兰奇再次连任国际奥委会主席。
  为此,国际奥委会也再次修改主席退休年龄,由75岁提高到80岁。 领导思路   萨马兰奇从一开始就把重点放在他的职责上,而不是放在对他所领导的这个组织的宣传上。  他认为即使公众不能清楚地意识到国际奥委会所做的一切是在使奥林匹克主义向前发展,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继续这样做。
  从抵制莫斯科奥运会时起,到奥运百周年大会结束这段时间里,有一条清晰的思路在他的三个任期中凸显出来——改革国际奥委会,使奥林匹克运动更加团结和更加自治,给奥运会注入其在21世纪继续发展的活力。  萨马兰奇的改革意愿和他的奥林匹克思想,为他在执掌奥林匹克帅印期间卓有成效的工作打下了基础。
     “国际奥林匹克运动没有像政府那样的、可测量的常规力量,然而,如果哪一天必须向为奥林匹克运动服务的所有志愿者给予酬劳的话,没有几个政府可以做得到这一点。……这就是为什么对于我们来说,重要的是使我们的地位得到承认,我们的生存办法和我们的规则得到所有的人尊重和接受……”萨马兰奇在一次由各国部长出席的会议上,表达了团结和自治的想法:寻求一种介于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的方式;使每个人可以拥有各自的政治、知识和文化特性,但在奥林匹克大家庭中找到欢乐。
    国际奥委会认识到,“奥林匹克体育已明显地成为政治事实”,另一方面,这个组织清楚地宣布,它有责任“为一项积极与和平的体育政策树立一个好榜样”。   萨马兰奇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则:他反对体育以外的,主要是政治方面的某些利益控制奥林匹克体育的企图,由于莫斯科奥运会和蒙特利尔奥运会留下了令他至今难以忘怀的阴影,他决心使奥林匹克运动在将来避免类似的打击。
    萨马兰奇在任职期间以充沛的精力和坚定的决心努力工作,以保证奥林匹克运动的合作伙伴和国际体育机构内部的其他组织,尽可能地团结和自治。   萨马兰奇曾是西班牙举足轻重的政治风云人物,担任过巴塞罗那市议会议长、西班牙体育部长和西班牙驻苏大使等重要职务。
  在他担任主席期间,国际奥委会成为全球成员最多的国际组织,奥运会走出低谷蓬勃发展,奥运赛场更是异彩纷呈;萨马兰奇首创了体育商业化、奥运职业化,这些都是他对奥运的贡献。     萨马兰奇当选主席后,在很多方面表现出非凡的创意。
  他认为国际奥委会有责任培养运动员和体育爱好者对艺术文化的兴趣,也有责任使艺术家和哲学家更接近体育和奥林匹克问题。他在任期做了很多努力来推动这一设想的实现。   “自其最早期的历史开始,奥林匹克主义,不管是反映希腊文化的古代奥林匹克主义,还是现代奥林匹克主义,就与文化相连,现代奥林匹克主义已扩展到世界范围。
    ”萨马兰奇在其讲话和文章中一再重申,现代奥林匹克主义可展现的最好形象是“文化和体育的结合”。他尽可能在自己所能发挥作用的领域施展自己的思想和作用,他努力寻求劝说而不是作“傲慢的教训”。
  在学术会议上,萨马兰奇毫不犹豫地表明,奥林匹克运动必须是理想主义的,但是不应天真。  他第一个坦率承认国际奥委会所致力于和追求的目标从未十全十美地达到过:这个目标是“作为交流、自制和尊重别人的手段,来促进运动、体育和文化。
  ”国际奥委会在社会范围内所期望达到的是“在所有地方将体育与文化联系在一起,为人类的和谐发展服务,以鼓励建立一个维护人类尊严的和平社会。  ”   萨马兰奇坚信体育“具有一个内在目的,即推动个人向自我、向其极限、向其品德进行精神上的挑战”。
  他认为,这对奥林匹克主义也一样,因为它是从更大范围把人及其发展作为目的,但是对在当今社会中可从体育方面吸取的人文主义方面的教训这一点,萨马兰奇绝无幻想。   萨马兰奇认为,与传媒的合作对普及奥林匹克主义非常重要,他总是愿意与记者交谈,他个性的众多方面和他对奥林匹克主义、奥林匹克运动、奥运会及国际奥委会的想象力,通过大量的采访,文章和很多其他发行量很大的书面材料形式反映出来。
    在所有这些材料当中,大部分是谈论其人及其主席一职的,这些,都可从他在各种会议上,以及在与政治、经济、文化界等要人会见时的数百次讲话、谈话和演说中看到。这已经成了萨马兰奇一个很独特的工作风格。
     他对聚集在国际会议会场上的体育记者表示,希望影响他们,用他们的文章为奥林匹克意识形态服务:“除政治事件外,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像体育那样引起人们这么多的兴趣、热情和激情。  ……我不是说体育可超越边界或制止冲突。
  我们清楚地知道事实不是这样。但体育是促使人们相互接近的因素,并对之产生直接的、一致的影响。如果说体育受到世界的重视,这是因为它拒绝了无所作为,因为主张努力理解自己和他人。改变世界必然要牵扯到改变人类,这无疑是体育所起的哲学作用,这使个人全面发展的理想得以具体化,奥林匹克主义将是这一理想的模范典型”,“由于已成为一项艺术,体育对公众来说是艺术享受。
    公众需要你们的支持以理解关于此场面的所有事情。你们作为记者、专家、见证人的介入因此也不可缺少,你们有责任成为这个信息忠诚和充满热情的持有者。”   萨马兰奇相信,“在奥运会的场地上所有对立民族须让位于和平关系的同时,根据奥林匹克原始组织的体育比赛可发展所有人们都非常珍惜的人类价值。
    ”奥林匹克主义已经超越了四年一届的奥运会,变成了“一种意识形态、一个道德、一个学说、一个启示”。奥运会在连续和巨大进步的同时,伴随着同等伟大的奥林匹克道德和哲学的实现。
  许多在奥林匹克宪章中规定的与奥林匹克运动目标相关的基本价值,在我们当前的现实生活中实现了,至少是相当一部分实现了。     萨马兰奇始终热衷于传播奥林匹克思想和理念并努力实现奥林匹克自由与和平的伟大梦想。
  然而自由与和平仍是人类绝大部分人未完全达到的愿望。萨马兰奇说,现代奥林匹克主义的根本理想仍未改变,他援引了前人的话:“在这个人类进化的新阶段,奥林匹克主义也有可以发挥的作用。  这对于作为社会和平的维持者和传播者和奥林匹克主义来说,将要达到最高的水平”。
     从他担任主席开始,同时也是根据奥林匹克创始人顾拜旦的意愿,他优先考虑的事情之一就是建立奥林匹克博物馆。 1982年国际奥委会批准了这个计划。值得注意的是,国际奥委会在这个项目上的投入只占全部费用的三分之一,其余的全部来自企业和个人赞助,48位捐助人,每人捐助了100万美元。
    奥林匹克博物馆建在瑞士洛桑,它记载着奥林匹克发展的辉煌历史和世界人民对奥林匹克精神的热爱。   萨马兰奇还提出在奥林匹克博物馆内建奥林匹克研究中心,包括图书馆和文献档案馆,并向公众开放。
  几个月后,这些计划就实现了。它们的完成标志着国际奥委会开始更多地参与教育、科学、文化和艺术范围的广泛活动。  研究中心和图书馆对外开放的消息传出后,来自五大洲的索取文献和信息的要求蜂拥而至,他们从各个角度对高水平竞技体育、奥运会、奥运精神,以及整个奥林匹克运动进行了解和研究。
     1984年至1986年,奥林匹克研究中心、图书馆、博物馆在洛桑鲁绍大街临时地址继续发展和扩大服务,同时开始在新址建设博物馆。  1993年6月23日博物馆终于开幕,全部现代设施集中到了新馆,包括图书馆、档案馆、特种文献馆、图片与录像馆。
  在奥运百年大会召开前,萨马兰奇说,他感到骄傲和高兴的是留下了“世界奥林匹克思想”中心这个遗产,在开馆仪式上,萨马兰奇说:“今天对弘扬奥林匹克主义是极为重要的一天,我们即将为奥林匹克博物馆的落成举行典礼,这是我们的缔造者——顾拜旦先生的梦想,我们有幸把它变成现实。
    ”他欢迎所有的运动员、科学家、青年人和艺术鉴赏家去那里参观。   在执掌奥林匹克运动命运的14年后,萨马兰奇在奥林匹克百周年大会的闭幕词中的一段话表达了他的心声。他说:我们很高兴在几个场合里,听人们谈到奥林匹克运动的团结、与发展中国家的休戚与共、人道主义行动、和平、奥林匹克教育、体育道德、反兴奋剂的斗争和环境保护感。
    我们对运动员的坚定承诺感到欣喜……他们参与了为国际社会服务、为和平而工作、为由年轻人占大多数的世界人民的幸福而努力。 壮心不已   现在,已经从国际奥委会主席的职位上“退役”并获得国际奥委会终身名誉主席荣誉的萨马兰奇依然继续在为国际奥林匹克运动贡献自己的力量。
    。

2010-04-22

82 0

    21年间,萨马兰奇将奥林匹克运动推到了一个新所未有的高度。萨马兰奇在接受美国记者采访时说:“最重要的是国际奥委会一天天地不断进步,不断地去改变一些事情,成为一个世界上最重要的组织之一。
  ”虽然期间也经历了一些诸如成员国抵制奥运会和申办奥运会过程中的贿赂丑闻,但总体而言,他的工作得到了广泛的赞扬和肯定,其中使奥运大家庭的成员空前壮大,举办奥运会的财务状态不断改善,为女性运动员有更多机会在奥运会上一显身手,以及让所有运动员有了更多作决定的权力……这些功绩都为人们所称道。
     萨马兰奇当选国际奥委会主席的时候正处于奥运事业的困难时期。1976年的蒙特利尔奥运会出现了巨大的财政亏损,而美国以及其他64个国家因1979年前苏联入侵阿富汗而抵制1980年的莫斯科奥运会。
  4年后,前苏联及其他东欧国家作为报复也抵制了洛杉矶奥运会,但洛杉矶奥运会成为了历史上第一届赢利的奥运会。  在1992年,在萨马兰奇的故乡巴塞罗那举行的奥运会上,所有的成员国都派团参加。
  同洛杉矶奥运会一样,巴塞罗那奥运会成为了一个非常赚钱的盛会,各种赞助以及出售电视转播权的收入令奥运会主办机构财源滚滚来。 在盐湖城冬奥会申办贿赂丑闻爆光之后,萨马兰奇非常积极地面对信任危机,并开始对奥委会的运作进行改革。
    他说:“要感谢这次危机,它使我们改变了国际奥委会的架构。我们现在更开放,更透明了。” 在萨马兰奇倡导下,国际奥委会开始了一系列的改革,包括禁止奥委会委员以私人身份访问申办城市,成立一个反种族歧视委员会,以及降低国际奥委会委员的年龄限制。
  同时,国际奥委会还向媒体公开更多的会议记录,更多地吸收运动员以及各国奥委会的委员及其他国际竞技机构的成员成为国际奥委会的委员。  在国际奥委会经过改革之后进入国际奥委会的挪威高山速滑运动员科斯对此的评价是:“人们可以看到,萨马兰奇在当中确实改变了一些事情。
  ”而负责调查盐湖城申办丑闻的米切尔委员会副主席杜伯斯坦也说:“在他的领导下,国际奥委会在改革的道路上取得了一些进步。希望他给奥运会留下来的是一个成功改革了的国际奥委会。  ”萨马兰奇时代结束了,相信罗格会沿着萨翁的改革之路继续走下去。
   。

2010-04-22

51 0

萨马兰奇多次鼓励并支持中国申办和主办奥运会。

类似问题换一批

热度TOP

相关推荐
加载中...

热点搜索 换一换

社会民生
其他社会话题
公务办理
求职就业
军事
时事政治
法律
宗教
其他社会话题
其他社会话题
举报
举报原因(必选):
取消确定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