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教育/科学 学习帮助

古人留胡子有什么讲究?

什么时候留上边的胡子?什么时候留下边的胡子?有什么含义?

全部回答

2009-10-29

0 0

    中国古人有蓄须的习惯,讲究须眉堂堂,他们推崇胡须,不厌其烦地做了细致分类,譬如上唇的胡须叫作“髭”,下唇的胡须叫作“粜”,颊旁的胡须叫作“髯”,而下巴的叫“襞”。这种体贴罗嗦的分法充分显出对胡子的衷心爱戴。
   从文物来谈谈古人的胡子问题-沈从文 《红旗》十七期上,有篇王力先生作的《逻辑和语言》文章,分量相当重,我不懂逻辑和语言学,这方面得失少发言权。  惟在未?挥幸欢紊婕昂永芳肮湃硕院拥拿姥Ч畚侍猓臀颐歉阄奈锼谐J恫痪》稀L靥岢鲂┎煌饧烫忠幌拢档枚允保蚩晒┳髡咧匦匆辈慰迹羲荡砹耍睬胪跸壬涣咧附蹋玫奖舜饲写柚妗? 那?逼浪挡饕迫悖找缦拢? 1。
  汉族男子在古代是留胡子的,并不是谁喜欢胡子才留胡子,而是身为男子必须留胡子。   2。古乐府《陌上桑》说:“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可见当时每一个担着担子走路的男子都是有胡子的。
   3。胡子长得好算是美男子的特点之一,所以《汉书》称汉高祖“美须髯”。 王先生说的“古代”界限不明白,不知空间指夏、商、周……哪一朝代,男子必须留胡子?有没有可靠文献和其他材料足证? 其次,只因为乐府诗那两句形容,即以为古代每一个担着担子走路的男子都是有胡子的,这种推理是不是能够成立?还是另外尚有可靠证据,才说得那么肯定? 其三,即对于“美须髯”二字的解释,照一般习惯,似乎只能作“长得好一部胡子”的赞美,和汉魏时“美男子”特点联系并不多。
    是否另外还有文献和别的可作证明? 文中以下还说:“到了后代,中年以后才留胡子”照文气说,后代自然就当是晋南北朝、、唐、宋、元明、清了,是不是真的这样?还是有文?或实物可作证明? 私意第一点概括提法无根据,第二点推想更少说服力,第三点对于文字解说也不大妥当,行文不够谨严,则易滋误会,引例不合逻辑,则似是而非,和事实更大有出入,实值商诗诗 。
     关于古人胡子问题,类书讲到不少,本文不拟作较多称引,因为单纯引书并不能解决具体问题。如今只想试从文物方面来注意,介绍些有关材料,或许可以说明下述四事:一、古代男子并不一定必须留胡子。
  二、胡子在某一历史时期,由于祔风气或美学观影响,的确逐渐被重视起来了,大体是什么式样?又有什么不同的发展?文献不足证处,我们还可以从别的方面取得些知识。  中古某一时期又忽然不重视,也有祔原因。
  三间还有着须髯在某些时期多和英武有关,是可以肯定的,可并不一定算间还有着男子。有较长时期几恰恰相反,某些人胡子多身份地位反而比较低下。可是挑担子的却又决不是每人都留胡子。四,晋唐以来胡子式样有了新的变化,不过中年人或老年人,即或是名臣大官,也并不一定留它。
    这风气直继续到晚清。 。

2009-11-07

    中国古人有蓄须的习惯,讲究须眉堂堂,他们推崇胡须,不厌其烦地做了细致分类,譬如上唇的胡须叫作“髭”,下唇的胡须叫作“粜”,颊旁的胡须叫作“髯”,而下巴的叫“襞”。这种体贴罗嗦的分法充分显出对胡子的衷心爱戴。
   从文物来谈谈古人的胡子问题-沈从文 《红旗》十七期上,有篇王力先生作的《逻辑和语言》文章,分量相当重,我不懂逻辑和语言学,这方面得失少发言权。  惟在未?挥幸欢紊婕昂永芳肮湃硕院拥拿姥Ч畚侍猓臀颐歉阄奈锼谐J恫痪》稀L靥岢鲂┎煌饧烫忠幌拢档枚允保蚩晒┳髡咧匦匆辈慰迹羲荡砹耍睬胪跸壬涣咧附蹋玫奖舜饲写柚妗? 那?逼浪挡饕迫悖找缦拢? 1。
  汉族男子在古代是留胡子的,并不是谁喜欢胡子才留胡子,而是身为男子必须留胡子。   2。古乐府《陌上桑》说:“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可见当时每一个担着担子走路的男子都是有胡子的。
   3。胡子长得好算是美男子的特点之一,所以《汉书》称汉高祖“美须髯”。 王先生说的“古代”界限不明白,不知空间指夏、商、周……哪一朝代,男子必须留胡子?有没有可靠文献和其他材料足证? 其次,只因为乐府诗那两句形容,即以为古代每一个担着担子走路的男子都是有胡子的,这种推理是不是能够成立?还是另外尚有可靠证据,才说得那么肯定? 其三,即对于“美须髯”二字的解释,照一般习惯,似乎只能作“长得好一部胡子”的赞美,和汉魏时“美男子”特点联系并不多。
    是否另外还有文献和别的可作证明? 文中以下还说:“到了后代,中年以后才留胡子”照文气说,后代自然就当是晋南北朝、、唐、宋、元明、清了,是不是真的这样?还是有文?或实物可作证明? 私意第一点概括提法无根据,第二点推想更少说服力,第三点对于文字解说也不大妥当,行文不够谨严,则易滋误会,引例不合逻辑,则似是而非,和事实更大有出入,实值商诗诗 。
     关于古人胡子问题,类书讲到不少,本文不拟作较多称引,因为单纯引书并不能解决具体问题。如今只想试从文物方面来注意,介绍些有关材料,或许可以说明下述四事:一、古代男子并不一定必须留胡子。
  二、胡子在某一历史时期,由于祔风气或美学观影响,的确逐渐被重视起来了,大体是什么式样?又有什么不同的发展?文献不足证处,我们还可以从别的方面取得些知识。  中古某一时期又忽然不重视,也有祔原因。
  三间还有着须髯在某些时期多和英武有关,是可以肯定的,可并不一定算间还有着男子。有较长时期几恰恰相反,某些人胡子多身份地位反而比较低下。可是挑担子的却又决不是每人都留胡子。四,晋唐以来胡子式样有了新的变化,不过中年人或老年人,即或是名臣大官,也并不一定留它。
    这风气直继续到晚清。 1.汉族男子在古代是留胡子的,并不是谁喜欢胡子才留胡子,而是身为男子必需留胡子。 2.古乐府《陌上桑》说:“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可见当时每一个担着担子走路的男子都是有胡子的。
   3.胡子长得好算是美男子的特点之一,所以《汉书》称汉高祖“美须髯”。   王先生说的“古代”界限不明白,不知究竟指夏、商、周……哪一朝代,男子必须留胡子?有没有可靠文献和其他材料足证? 其次,只因为乐府诗那两句形容,即以为古代每一个担着担子走路的男子都是有胡子的,这种推理是不是能够成立?还是另外尚有可靠证据,才说得那么肯定? 其三,即对于“美须髯”三字的解释,照一般习惯,似乎只能作“长得好一部胡子”的赞美,和汉魏时“美男子”特点联系并不多。
    是否另外还有文献和别的可作证明? 文中以下还说:“到了后代,中年以后才留胡子”。照文气说,后代自然应当是晋南北朝、唐、宋、元、明、清了,是不是真的这样?还是有文献或实物可作证明? 私意第一点概括提法实无根据,第二点推想更少说服力,第三点对于文字的解说也不大妥当。
    行文不够谨严,则易滋误会,引例不合逻辑,则似是而非,和事实更大有出入,实值商讨。 关于古人胡子问题,类书讲到不少,本文不拟作较多称引,因为单纯引书并不能解决具体问题。
  如今只想试从文物方面来注意,介绍些有关材料,或许可以说明下述四事:一、古代男子并不一定必需留胡子。  二、胡子在某一历史时期,由于社会风气或美学观影响,的确逐渐被重视起来了,大体是什么式样?又有什么不同发展?文献不足证处,我们还可以从别的方面取得些知识。
  中古某一时期又忽然不重视,也有社会原因。三、美须髯在某些时期多和英武有关,是可以肯定的,可并不一定算美男子。有较长时期且恰恰相反,某些人胡子多身份地位反而比较低下。  可是挑担子的却又决不是每人都留胡子。
  四、晋唐以来胡子式样有了新的变化,不过中年人或老年人,即或是名臣大官,也并不一定留它。这风气直继续到晚清。 首先可从商代遗留下的一些文物加以分析。故宫有几件雕玉人头,湖南新出土一个铜鼎上有几个人头,另外传世还有几件铜刀、铜戈、铜钺上均有人的头形反映,又有几个陶制奴隶俑,在河南安阳被发掘出来,就告诉我们殷商时期关于胡子情况,似乎还无什么一定必需规矩。
    同是统治者,有下巴光光的,也有嘴边留下大把胡子的。而且还可以用两个材料证明胡子和个人身份地位关系不大,因为安阳出土一个白石雕刻着花衣戴花帽的贵族,和另外一个手带梏桎的陶制奴隶,同样下巴都是光光的。
  (如果材料时代无可怀疑,我们倒可用作一种假说,这时期人留胡子倒还不甚多。  ) 春秋战国形象材料新出土更多了些。较重要的有:一、山西侯马发现那两个人形泥范,就衣着看,显明是有一定身份的男子,还并不见留胡子的痕迹。
  二、河南信阳长台关楚墓出土一个彩绘漆瑟,上面绘有些乐舞、狩猎,和贵族人物形象,也不见有胡须模样。三、近二十年湖南长沙大量出土战国楚墓彩绘木俑,男性中不论文武打扮,却多数都留有一点儿胡须,上边作两撇小小“仁丹胡子”式,或者说“威廉”式,尖端微微上翘,下巴有的则留一小撮,有的却没有保留什么。
    同一形象不下百十种,可知和当时某一地区社会爱好流行风气,必有一定关系,并不是偶然事情。(如艺术家用来作屈原塑像参考,就不会犯历史性错误)但其中也还有好些年纪大但并不留胡子的。
  另外故宫又还有个传世补充材料足资参考,即根据列女传而作的《列女仁智图》卷,上有一系列春秋时历史著名人物形象,其中好几位都留着同样仁丹式八字胡须,亦有年逾不惑并不留胡子的。  这画卷传为东晋顾恺之稿。
  若从胡子式样联系衣冠制度分析,原稿或可早到西汉,即根据当时的四堵屏风画稿本而来(也许还更早些,因为胡子式样不尽同汉代)。另外又还有一个河南洛阳新出西汉壁画,绘的也是春秋故事,作二桃杀三士场面,这应当算是目下出土最古的壁画。
  由此得知当时表现历史人物形象的一点规律,如绘古代武士田开疆、古冶子时,多作须髯怒张形象,用以表示英武。  武梁祠石刻也沿此例。此外反映到东汉末绍兴神相镜上的英雄伍子胥,和山东沂南汉基石刻上的勇士孟贲,以及较后人作的《七十二贤图》中的子路,情形大都相同。
  如作其他文臣名士,则一般只留两撇小胡子,或分张,或下垂,总之是有保留有选择的留那么一点儿。其余不问是反映到长沙车马人物漆奁上,还是辽宁辽阳营城子汉墓壁画上,和朝鲜出土那个彩绘漆竹筐边缘孝子传故事上,都相差不大远。
    同时也依旧有丝毫不留的。即此可知,关于古代由商到汉,胡子去留实大有伸缩余地,有些自觉自愿意味,并不受法律或一定社会习惯限制。实在看不出王先生所说男子必须留胡子情形。 至于汉魏之际时代风气,则有更丰富的石刻、壁画、漆画、泥塑及小铜铸像可供参考。
  很具体反映出许多劳动人民形象,如打猎、捕鱼、耕地、熬盐、舂碓、取水、奏乐,以及好些在厨房执行切鱼烧肉的大司务,极少见有留胡子的。  除非挑担子的是另一种特定人物,很难说当时每个挑担子的却人人必留胡子!那时的确也有些留胡子的,例如守门的卫士、侍仆,以及荷戈前驱的伍伯,即多的是一大把胡子,而统治者上中层,倒少有这种现象。
  即有也较多作乐府诗另外两句有名叙述:“为人洁白晰,颇有须”,不多不少那么一撮儿样子。  可证王先生的第三点也不能成立,因为根据这些材料,即从常识判断,也可知当时封建统治者绝不会自己甘居中下游,反而让他的看门人和马前卒上风独占作美男子! 其实还有个社会风气形成的相反趋势继续发展颇值得注意,即魏晋以来有一段长长时期,胡子殊不受重视。
  原因多端,详细分析引申不是本文目的。  大致可说的是它和年青皇族贵戚及宦官得宠专权必有一定关系。文献中如《后汉书·宦者传》、《汉书·佞幸传》、《外戚传》,和干宝《晋纪总论》、《晋书·五行志》、《抱朴子》、《世说新语》、《颜氏家训·勉学篇》,以及乐府诗歌,都为我们记载下好些重要可靠说明材料。
  到这时期美须髯不仅不能成为上层社会美的对象,而且相反已经成为歌舞喜剧中的笑料了。  《文康舞》的主要角色,就是一个醉意朦胧大胡子。此外还有个弄狮子的醉拂,并且还是个大胡子洋人!我们能说这是美男子特征吗?不能说的 。
  

2009-10-29

    趣说古人的“胡子”:南朝诗人才华出众,和才华齐名的,还有他们的胡子,号称“美髯”。谢灵运因遭嫉恨,被人诬告,处以极刑之时,监斩官问他临死有何托付,他说:“死就死了吧,有什么牵挂呢,只可惜了我这一把好胡子!如果你能在我死后,把我的胡子割下来给维摩诘菩萨像做胡子,我就满足了!”南海只洹寺接受了这位天才诗人的名须后,不敢怠慢,马上塑了一尊维摩诘像,将他的美须黏在上面。
     由此可见,谢灵运是史上最早进行“遗体捐献”的人,他捐献的虽然是一把胡子,但那胡子也算是身上的器官之一了。只是没想到两百多年后,唐中宗的安乐公主为玩“斗百草”,竟把谢灵运当年名满天下的美须从菩萨塑像上拔下,做了她手中的玩物,当对方拿出各种名花异草时,她冷不丁就把谢灵运的胡子拿出来,吹嘘道:“地上的草,怎么比得上人身上的草呢,瞧我这‘草’──谢灵运的胡子,你有吗?” 比起宋代的文学家、科学家沈括,谢灵运的胡子还不算悲惨,毕竟是死后被人从菩萨身上拔下来,如果是活生生的从脸上扯下来,那又是什么滋味?而沈括就“有幸”领教过。
     晚年沈括丧妻后,娶了一位母老虎为妻,此女姓张,泼辣暴悍之至,对沈括不打即骂,而且常常瞄准沈括的胡子进攻,一根根连皮带肉揪到地上。 张氏死后,沈括的非人折磨宣告结束,本该放鞭炮庆贺才是,哪里知道他不但哭得呼天抢地,甚至投水自杀未遂,从此一直面带悲色,郁郁寡欢,第二年就过世了。
     宋朝的时候还有一个蔡襄,胡子长得好,都惊动了仁宗皇帝,有一次皇帝设宴时问他,你这么漂亮的大胡子,夜间睡觉是放在被子里面还是被子外面呢?皇上这一问不打紧,当天蔡襄失眠了一夜,不知道把他这胡子如何安放。
  蔡襄睡不着的原因,关键是皇帝问了他这话,如果是个普通百姓问他胡子晚上放哪,他才懒得理呢! 张友鸾在《胡子的灾难历程》一文中,说“这是没有养胡子的人瞎诌的,不能有这样的事”,并引用“我舅舅”的话加以佐证:“养胡子的总十分爱惜自己的胡子,如果把胡子放在被里,太容易折断了,那是不肯的。
    古人胡子长的,常用一个纱袋套着睡觉,有个纱袋,放在被里,辗转反侧都不方便,只能放在被外。” 睡觉时将胡子用纱袋装起来,这种说法很新鲜,今天看来不可思议,但是如果读了曾国藩给父亲的信,就会发现古人确实重视对胡子的保养。
   曾国藩在对父亲的信中专门说到养胡须的事:“前父亲教儿子养须的方法,儿子只留上唇须,不能用水浸透,黄色的多,黑色的少。  下唇准备等三十六岁开始留。儿子多次接到家信,都嫌写得不详细,以后希望详细训示,儿子谨禀。
  ” 曾国藩的胡子凝聚着他父亲的心血教诲,不是随便长出来的胡子。 国画大师张大千的胡子长及腹部,也不知他用的是哪种保养方法,他能用胡子蘸墨即兴作画,但是如果你只关注他的胡子,他会有想法,不过,他能用诙谐幽默的方式表达不满,一个流传已久的故事是,有人取笑他的胡子,他就给众人讲了一个故事,说关羽和张飞死后,他们的儿子关兴和张苞争做先锋。
    刘备就让二人各自陈述父辈的战功,张苞说:“先父喝断长板桥,夜战马超,智取瓦口,义释严颜!”关兴不甘示弱:“先父须长数尺,献帝当面称美髯公,先锋理当归我!”这话被云端的关公听到,不由大骂:“不肖子,为父当年斩颜良、诛文丑,过五关、斩六将,水淹七军你不说,专讲老子的一口胡子有何用?” 鲁迅的胡子是著名的“一字胡”,“一”字不是天生,他是刻意修剪,在《坟·说胡须》,他详细叙说了“一字胡”的来历,他的胡子原本是上翘,但有一位“国粹家兼爱国者”这样骂他:“你怎么学日本人的样子,身体既矮小,胡子又这样,……”鲁迅说当时自己年纪小,不通世故,所以与对方愤愤地争辩:“这种向上翘的胡子,才真正是我们汉族祖先的样式,而那种下垂的胡子,恰好是侵略我们的异族蒙古人的留下的产物。
    ” 但没人理会他的话,于是“大约在四五年或七八年前罢,我独坐在会馆里,窃悲我的胡须的不幸的境遇,研究他所以得谤的原因,忽而恍然大悟,知道那祸根全在两边的尖端上。
  于是取出镜子,剪刀,即刻剪成一平,使他既不上翘,也难拖下,如一个隶书的一字。” 。

类似问题换一批

热度TOP

相关推荐
加载中...

热点搜索 换一换

教育/科学
学习帮助
出国/留学
职业教育
升学入学
外语学习
院校信息
人文学科
理工学科
学习帮助
学习帮助
举报
举报原因(必选):
取消确定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