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文化/艺术 文学

地震中的感人故事

汶川地震让很多人失去了亲人,可是,也让我们再一次看到了人性的光辉,这两天看电视,听《传奇故事》总是忍不住掉眼泪!我想把它记下来,请问哪位朋友有这方面的资料啊

全部回答

2008-05-23

0 0

    外省的感人事迹我不太清楚,我说几个我们四川的吧: (一) 当汶川县映秀镇的群众徒手搬开垮塌的镇小学教学楼的一角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一名男子跪仆在废墟上,双臂紧紧搂着两个孩子,像一只展翅欲飞的雄鹰。
  两个孩子还活着,而“雄鹰”已经气绝!由于紧抱孩子的手臂已经僵硬,救援人员只得含泪将之锯掉才把孩子救出。   这名男子是该校29岁的老师张米亚。“摘下我的翅膀,送给你飞翔。
  ”多才多艺、最爱唱歌的张米亚用生命诠释了这句歌词。张老师的妻子和不满3岁的儿子也被垮塌的房屋深埋…… (二) 在四川地震救灾工作中,有一位正在工作的护士正在为伤员包扎,你可知道她的女儿还在废墟中没有被救出,当记者问到她是否女儿还在下面埋着的时候,她只点点头然后看了看她的护士长流着泪说:她的女儿也在下面埋着呢。
     温家饱总理流着泪对救震武警说,是人民养着你们,现在人民遇到灾难了,你们自己看着办。 (三) 四川地震感人事迹动人瞬间:消防战士跪地落泪:求求你们让我再去救一个 刚刚接通了一位采访过我的四川记者朋友的电话,她刚刚从绵竹退下来,这个娇小的丫头在电话里和我讲了她眼见的情况,她只用了四个字形容,就是:“世界末日。
    ”她说她几乎无法工作,眼泪就没有停过,太惨了,一片一片的废墟,到处是哭喊的声音,救援队发了疯一样的救人,然而往往救不了,跟着去的摄影只了拍一张照片,就扔下相机去帮忙,因为那情景让你不可能站着看着。
   她和我说,她在一个学校现场看到了她永远不会忘记的一幕,学校的主教学楼坍塌了大半,当时正在上课,几乎有100多个孩子被压在了下面。  全是小学生。一些似乎是消防队员的战士在废墟中已经抢出了十几个孩子和三十多具尸体,看着那些小小的,带着红领巾却再也无法睁开眼睛的孩子,她说她突然觉得自己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
   然而就在抢救到最关键的时候,突然教学楼的废墟因为余震和机吊操作发生了移动,随时有可能发生再次坍塌,再进入废墟救援十分的危险,几乎等于送死,当时的消防指挥下了死命令,让钻入废墟的人马上撤出来,要等到坍塌稳定后再进入,然而此时,几个刚才废墟出来的战士大叫又发现了孩子。
     几个战士听见了就不管了,转头又要往里钻,这时坍塌就发生了,一块巨大的混凝土块眼看就在往下陷,那几个往里转的战士马上给其他的战士死死拖住,两帮人在上面拉扯,最后废墟上的战士们被人拖到了安全地带,一个刚从废墟中带出了一个孩子的战士就跪了下来大哭,对拖着他的人说你们让我再去救一个,求求你们让我再去救一个!我还能再救一个! 看到这个情形所有人都哭了,然而所有人都无计可施,只眼睁睁的看着废墟第二次坍塌。
    后来,那几个小孩子还是给挖出来了,但是却只有一个还活着,看着那些个年轻的战士抱着那个幸存的小女孩在雨中大叫着跑向救援所在的帐篷的时候,她已经泣不成声。    (四) 汶川地震发生后,遵道镇欢欢幼儿园发生整体垮塌,而此时80多名孩子正在午睡,除园长在外出差,5名老师都在园内。
    此次地震共造成50多名小孩和3名老师死亡,目前仍有两名老师在医院抢救,一名孩子生死不明。 地震发生后,孩子家长很快就聚集在幼儿园废墟周围,不停地呼喊着孩子的名字,开始孩子们还能在废墟中发出微弱的回应,但随着时间一秒一秒地逝去,回应声越来越弱。
  家长们也只能无奈地坐在废墟边上,焦急地等待着救援队伍到来。   幼儿园园长李娟回忆起瞿万容老师被救援队发现的情形,泣不成声。“当时瞿老师扑在地上,用后背牢牢地挡住了垮塌的水泥板,怀里还紧紧抱着一名小孩。
  小孩获救了,但瞿老师永远离开了我们。” 在幼儿园废墟里,记者看到孩子们使用的小枕头、小盖被,还有散落的一只只小鞋。人们不愿再去想像当时的慌乱与无助,但正因为有了像瞿老师一样的平凡人,才让更多孩子得救。
     (五) 私人诊所医生拿出全部药品救人 在遵道镇,记者见到了28岁的韩先成,鼻梁上架一副眼镜,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就是他,在地震发生后,第一时间把自己私人诊所里的急救药品拿了出来,为成功救治伤者争取了更多时间。
   作为一名服务农民的私人诊所医生,韩先成3年前曾是当地乡镇卫生院的医生。  地震发生后,没有人来动员,更没有人来要求,韩先成马上赶到镇政府主动请战。 在韩先成帮助下,一些逃脱灾难但伤势不轻的村民及时得到了初步救治,伤口得到清理、骨折处得到包扎。
  从12日下午到13日中午,韩先成已一天没有合眼。韩先成说:“伤者太多,有100多名,已用尽我药店里库存的全部急救药品,只剩下一点感冒药了。  ”其实我能做的很多乡村医生都能做,只是他们的店铺垮塌,药品被压碎了。
  如果我店里的存药更多,如果其他店铺的药品没有被压碎,将有更多人被救。” (六) 为了孩子遗体的尊严老板冒险搬来布料 当救援队将欢欢幼儿园废墟上一块块砖瓦清理开时,当一具具孩子的遗体被挖掘出来时,大家都不愿再去多看一眼那一张张曾经天真的笑脸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在当地经营布料生意的贺思萍,当时也在救援现场,她亲戚的一名孩子被困在废墟中。孩子的遗体被一具具抬出,但却无法及时找到为孩子遮盖的塑料布、棉布。 此时余震未了,楼房随时都有继续垮塌的危险,贺思萍二话没说,冒着生命危险一口气冲上店铺二楼,为救援队搬来了一匹红色呢子布。
    平凡的她为无辜的孩子保住了最后的尊严。 (七) 受汶川地震影响,四川省德阳市东汽中学教学楼坍塌。在地震发生的一瞬间,该校教导主任谭千秋双臂张开趴在课桌上,身下死死地护着4个学生,4个学生都获救了,谭老师却不幸遇难。
   他只是一位平凡普通的老师,却用自己的双臂护住了四条年轻的生命。  然而,上帝在让她得到那些学生的同时,把她的爱人带走了。她痛哭的表情,撕扯的动作,都在说着人间最简单也是最重要的那个词:爱。
  是啊,为了学生的安危,他献出一份老师的关爱;而面对早已在世界那一方的丈夫时,她又是撕心裂肺的痛爱。 (八) 昨天,直升机进入汶川县,映秀镇部分灾民成为该县最早得到救治的幸运者。  昨天下午,在华西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住院部,映秀镇漩口中学学生、13岁的女孩向孝廉讲述了她的求生经历。
   压在水泥下我想看一眼爸妈再死 地震前,向孝廉是漩口中学初三5班的学生,现在躺在病床上不能动弹。她说,地震发生时自己在3楼的教室上课。“当时化学课老师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突然整个教室晃动起来。
    老师慌忙喊我们跑,我们就争相往门外涌。”在走廊上时,她感觉天旋地转,站立不稳。跑到一楼时,就有楼顶的水泥倒下来,噗的一下压在她身上。“我心想完了,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向孝廉第一次醒来,迷糊着没有知觉,但能从缝隙里看到外面的亮光,之后又没有了知觉。
    第二次醒来时,天已经黑了。“我那时非常想念爸爸妈妈,我想,我得看他们一眼再死。想到这里,又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刨出了我双手血肉模糊 向孝廉是被同班同学马健喊醒的。
  “他在外面喊,孝廉,你在哪里?我就醒了。他一再说,你要坚持,你要坚持……”向孝廉身上压着厚厚的泥土和水泥块,马健就用双手在外面刨。  “我哭着告诉他,马健,你别走,如果你要走,就等我死了再走吧。
  马健说,我不会走,你是我们班上年纪最小的,也是生命力最旺盛的,这点困难难不倒你。” 后来向孝廉又慢慢昏过去,马健就在外面喊:“坚持!坚持!”向孝廉再次醒来,发现脚和手都被压得严严实实,就对马健说:“你使劲拖,别怕把我的手和脚拖断,只要头不断就行。
    ” 大约4个小时后,马健终于把她刨了出来。这时,马健的双手血肉模糊。“他抱着我,我们痛哭起来。紧接着他就背着我向学校大门口走去。刚走到门口,先前我被压住的地方旁边一堵墙壁突然倒塌。
  如果晚几分钟,我还会连累马健,我们两个都出不来了。” 讲到这里,她突然说道:“记者叔叔,你们报社一定得帮我给马健颁一个见义勇为奖。  没有他,我的命就没了。” 千万别截肢我还要养活父母呢 医生说,向孝廉的右手臂和左脚都可能被截肢。
  下午6点,她被送进了手术室,离开病床时,她向记者招呼说:“叔叔,祝我幸运吧。我叫向孝廉,我爸爸名叫向忠诚。忠诚孝廉,我们的名字取得好吧?我家在农村,非常贫穷,哥哥是个残废。  记者叔叔,你帮我告诉医生,千万不要给我截肢。
  我最崇拜丁磊,我想以后像他那样挣很多钱。截肢了,我怎么去养活父母呢?” 据了解,漩口中学大部分是住校生。1200多名师生逃到了学校后面的山上。老师组织同学将坍塌房屋的木板取来作为床板,又从一些农户家里拿了锅和米,在野地里架锅煮饭,共架了约50口锅。
    昨天上午,救援的飞机出现了,给他们送来食品,并把伤者送到医院。 还有很多很多。。。。。地震是震不垮我们中国人的,我们会更团结,为遇难的同胞哀悼,为真情感动,为英雄喝彩。
  。。。。 。

2008-05-23

356 0

    初三男孩手刨4小时救出女生   2008年05月15日04:40 京华时报     昨天,直升机进入汶川县,映秀镇部分灾民成为该县最早得到救治的幸运者。昨天下午,在华西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住院部,映秀镇漩口中学学生、13岁的女孩向孝廉讲述了她的求生经历。
            压在水泥下我想看一眼爸妈再死        地震前,向孝廉是漩口中学初三5班的学生,现在躺在病床上不能动弹。她说,地震发生时自己在3楼的教室上课。
  “当时化学课老师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突然整个教室晃动起来。老师慌忙喊我们跑,我们就争相往门外涌。  ”在走廊上时,她感觉天旋地转,站立不稳。跑到一楼时,就有楼顶的水泥倒下来,噗的一下压在她身上。
  “我心想完了,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向孝廉第一次醒来,迷糊着没有知觉,但能从缝隙里看到外面的亮光,之后又没有了知觉。第二次醒来时,天已经黑了。  “我那时非常想念爸爸妈妈,我想,我得看他们一眼再死。
  想到这里,又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刨出了我双手血肉模糊        向孝廉是被同班同学马健喊醒的。“他在外面喊,孝廉,你在哪里?我就醒了。他一再说,你要坚持,你要坚持……”向孝廉身上压着厚厚的泥土和水泥块,马健就用双手在外面刨。
    “我哭着告诉他,马健,你别走,如果你要走,就等我死了再走吧。马健说,我不会走,你是我们班上年纪最小的,也是生命力最旺盛的,这点困难难不倒你。”        后来向孝廉又慢慢昏过去,马健就在外面喊:“坚持!坚持!”向孝廉再次醒来,发现脚和手都被压得严严实实,就对马健说:“你使劲拖,别怕把我的手和脚拖断,只要头不断就行。
    ”        大约4个小时后,马健终于把她刨了出来。这时,马健的双手血肉模糊。“他抱着我,我们痛哭起来。紧接着他就背着我向学校大门口走去。刚走到门口,先前我被压住的地方旁边一堵墙壁突然倒塌。
  如果晚几分钟,我还会连累马健,我们两个都出不来了。”        讲到这里,她突然说道:“记者叔叔,你们报社一定得帮我给马健颁一个见义勇为奖。  没有他,我的命就没了。
  ”        千万别截肢我还要养活父母呢        医生说,向孝廉的右手臂和左脚都可能被截肢。下午6点,她被送进了手术室,离开病床时,她向记者招呼说:“叔叔,祝我幸运吧。
  我叫向孝廉,我爸爸名叫向忠诚。忠诚孝廉,我们的名字取得好吧?我家在农村,非常贫穷,哥哥是个残废。  记者叔叔,你帮我告诉医生,千万不要给我截肢。我最崇拜丁磊,我想以后像他那样挣很多钱。
  截肢了,我怎么去养活父母呢?”      江苏医生一天救治500多人 当地群众送来鸡蛋 江苏医疗队 忙到下午三四点才吃午饭 口述:江苏省人民医院普外科 傅赞医生 5月14日17点 13日下午一下飞机,我们江苏106名医护人员立即携带物资分乘8辆大巴奔赴绵阳。
    雨下个不停,气温有点低,大约18点半左右终于赶到绵阳。到了绵阳,稍作停留,又往安县继续颠簸赶路。一路依稀可见越来越多倒塌的房屋,当地居民用蛇皮袋搭的非常简陋的防震棚也越来越多。
   20点左右辗转抵达安县,安县受灾严重,停水、停电、停气,大部分居民都已撤离。  由于没有水和电,救护点只能做一些包扎、输液或输氧之类的简单处理,没有条件施行紧急手术,所有病人必须在简单处理后快速转到绵阳救治。
  我们江苏医疗队只好掉头再赴绵阳。 22点左右,回到绵阳,我和普外科赵翰林、蒋奎荣等医生奉命赶紧把从江苏带来的凝结着浓浓关爱的20多万毫升血液送到绵阳市红十字血站。   绵阳的抢救任务非常重,绵阳各大医院已经处于超饱和状态,重灾区北川的病人还在不断地被送到绵阳救治。
  北川已经陷落,地况非常复杂,急救人员只能将病人抬着出来,跑一段路,再由救护车送到安县附近的临时救助点简单处理,然后紧急送到绵阳,分配到各医疗机构。 江苏医疗队被分成几个小组,分派到绵阳市区几个医院和周围县镇。
    我们省人民医院被分配到绵阳市第三人民医院,这是一家以精神专科为特色的三甲医院。23点左右,一到三院,我们立即将医院捐助的医疗物资交接到三院同仁手中,盼望这些物资马上可以用到正在焦急等待的受灾同胞身上。
  大部分病人都暂时住在医院门口简易的防震棚里,无菌敷料已经基本用完,等待拍片子的人排成了长队。   14日早上7点50分,我们省人医救援队在三院与当地同仁混合组成救治小组,协力投入到紧张繁忙的救治工作中。
  一直忙到下午三四点,才囫囵吞了一点盒饭。我和蒋奎荣现在正在帮病人做血液透析,帮助放置透析管。这是三个从北川转来的高中生,由于教学楼倒塌造成肌肉受挤压坏死,相继出现了“挤压综合征”,出现了血红蛋白尿,导致肾功能衰竭!下午我们已经给他们施行了下肢减压手术。
    有两个学生病情很重,虽然积极治疗保住了生命但可能需要截肢,还有一个在我们及时抢救下,病情已经平稳。不远处,夏云、彭玉慧等几位经验十分丰富的外科护理队员正在给焦急排队的伤病员打石膏、换药、输液,她们同时还在给病人做心理疏导。
  再远处,王青和蔡卫华两位骨科医生正在给骨折病人施行手术,从早上到现在,手术一台接一台,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由于有些群众伤得太重,令人心痛,医生们眼含着热泪帮助他们做手术,尽自己最大力量抢救他们。
    胸外科邵永丰、朱全两位队员从中午开始一直在抢救一位严重肺爆震伤伴呼吸衰竭的40多岁中年妇女,一度生命危急的患者现在已经转危为安。 有太多太多的伤病同胞在焦急等待着我们的救治,不说了,又有一批病人转运过来了! (整理:张群 步伟 毕晓红) 当地受灾群众给医疗队员送鸡蛋 省卫生厅副厅长胡晓抒任国家急救专家组组长 本报讯 截至昨天傍晚,江苏医疗队进入灾区还不到24小时,就救治了500多位伤员,很多医护人员都没有休息。
    昨天晚上8:00,省卫生厅通报了赴川医疗队进入灾区后的情况。据省卫生厅有关负责人介绍,总队长胡晓抒被卫生部指派为国家急救专家组组长,负责绵阳医疗急救指挥工作。卫生部同时指定我省医疗队制定灾后防疫工作方案。
   相对来说,我省医疗队技术水平较高,重点任务是抢救重伤员。   上午8台手术连着做 昨天,在绵阳520医院支援的鼓楼医院护士长陆巍和神经外科主任医师蒋健告诉记者,昨天又加进来70多个新病人,因为床位有限,不少的病人只能住在走廊里。
  由于手术量太大,医院现在手术器械非常紧张。持续了几天的大雨终于在昨天停止了,从早上6点开始,大家就投入了紧张的工作,“因为往北川的公路被打通,所以今天上午来了好多北川的患者,一天不到的时间就接收了70多名新病人,一个上午就做了8台手术。
    ” 群众给医疗队员送鸡蛋 陆护士长在医院的主要工作是负责登记病人的情况,她告诉记者,现在大多数病人的情绪比较低沉,“这些病人来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一个人,不知道家人是否安全,看到他们的样子,我的心里很难受。
  ” 蒋健医生说,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个中年人,地震发生的时候正在北川当地的一栋7层楼上开会,一直到昨天才被解救出来。  其实他的家属在前天就来医院找过他,因为当时还没有送过来,家属还以为他遇难了,在医院就哭了起来。
  后来还是不死心,昨天又跑到医院来寻找,结果真的找到了,两个人激动地抱在一起放声大哭。另外,医院还送过来一个小孩,只有11岁,她是自己从废墟里爬出来的,被营救人员发现后送到了医院,但是听说她的父母全都不在了。
    中大医院医疗队队员、普外科副主任石欣副主任医师介绍说,虽然当地灾情严重,但当地老百姓不停地为医疗队和伤病员送来开水、稀饭、鸡蛋等食品和生活用品。 目前急需大量手术器械 因为灾区食品比较紧张,现在医院的伙食也比较困难,陆护士长说:“给病人的一般是一些馒头,我们就吃些玉米糊、土豆什么的。
    很多病人都吃不饱,我们都会把自己的食物拿出一些给他们。”当被问到此刻医院最需要的是什么,陆护士长说其实应该是手术器械。“病人伤势都比较重,大多需要手术治疗,比如骨骼复位、切开等等。
  现在医院的手术器械数量已经维持不了太长的时间了。” (朱姝 毕晓红) 我省50辆医疗救护车赶赴灾区 本报记者随队奔赴抗震一线 本报讯 “ 我宣布江苏医疗救护车队出发!”昨天上午11时,随着何权副省长的一声令下,我省连夜组建的一支由50辆救护车、100名驾驶员组成的救护车队从南京出发赶赴四川地震灾区。
     14日凌晨1时20分许,卫生部通知省卫生厅组织医疗救护车队支援四川地震灾区。接到通知后,省卫生厅连夜通知了各市卫生局,组建了救护车队,其中南京、苏州、无锡、常州、南通各5辆,扬州、镇江、徐州、淮安各4辆,泰州、盐城、连云港各3辆。
   省疾控中心工作人员也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连夜为救护车队购买食品、水、生活用品。  急救车内装满了各种物资,省人民医院还送来一批前方医生急需的药品。 (毕晓红) 又讯 本报年轻女记者于丹丹昨临时受命,随江苏医疗救护车队赶赴四川灾区采访,她将穿越大半个中国,日夜兼程2243公里,直接奔赴汶川地震重灾区。
   昨天上午本报记者于丹丹听说报社要派记者去震区采访,主动请缨,由于时间紧急,她行前都来不及带上御寒的衣服,只简单打电话给家人就踏上征途。  昨晚记者连线于丹丹,她说车队从中午开出后就没有停留,所有人仅在车上吃点面包、饼干充饥,因为一路不停,为避免上厕所,她也很少喝水。
  “50辆江苏救灾救护车队浩浩荡荡,一路向西,沿途市民纷纷向车队挥手致意,收费站一路绿灯。”尽管路途艰辛,于丹丹表示一定要圆满完成报道任务。   (毕晓红) 其他救助队 南京房屋安全鉴定队 本报讯 昨天,一支由四人组成的南京房屋安全鉴定专家搭乘晚上8时50分的航班奔赴成都。
  据悉,这支队伍将对当地尚未倒塌的房屋进行专业鉴定,让灾区人民能够尽快返回安全的家,这也是全国首个前往灾区的房屋安全救援队。   据南京市房管局副局长王士敏介绍说,昨天早上一上班,他们就接到成都当地房管部门的电话求援,表示由于地震后老百姓普遍担心建筑物的安全性无法得到保障,因此纷纷将自己的家搬到街头,使得成都市大大小小的广场上聚集了数以万计的群众。
  为了让老百姓尽快返回家中,成都房管部门恳请南京房管局派出房屋鉴定专家,向当地伸出援手。  “接到求援电话后,我们立即召开专题会议,决定派遣一支由四人组成的专家组。”记者在昨天的出发仪式上看到,救援队携带了不少专业仪器用于安全鉴定,五件设备的总价值超过100万元。
   (马祚波) 江苏电力抢险队 本报讯 50多名抢险队员、5辆发电车、5辆工程抢险车、4辆保障车……经过江苏省电力公司连夜紧急调遣,昨天下午1:00,来自连云港、宿迁、苏州、徐州和南京供电部门的救灾人员带着设备一起奔赴四川。
    两天后,他们将在灾区开始抢险工作。 昨天中午,南京市雨花台区供电公司,50多名抢险队员正在做出发前的准备。南京电力公司的抢修队队员肖锡金已经忙了一上午了,此时才给妻子发了条短信:老婆,当你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我已经要动身去四川了。
  今天早晨5点,接到通知后,就直接从工地赶到公司了。  你一个人在家要注意身体,一完成任务我就回来陪你和儿子。肖锡金在南京仙林一电网建设工地上班,由于工地离家远,任务又重,每天都吃住在工地,已经有半个月没有见到妻儿了。
   (徐媛园 杨娟) 300特警、消防赴川 本报讯 按照公安部、省公安厅有关部署与要求,昨天上午8时许,南京市公安局189名特警、11名消防特勤队员共200人,乘飞机奔赴四川地震灾区开展抗震抢险救灾工作。
    另据最新消息,昨天上午200名警力出发后,南京市公安局又派出100名消防特勤队员奔赴灾区。连同5月13日已奔赴灾区的80名警力,南京市公安局目前共派出380名特警、消防特勤警力。
   救援人员的脚步声刚停留在废墟前,10多个孩子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叔叔,救我……”紧接着,哭声传出一片。  北川县中学、幼儿园,曲山小学的废墟中,总会传出这样的叫声和哭声,一直揪扯着人们的心。
  昨天,我们徒步22公里进入绵阳市北川县,一直因我们的力量单薄而自责,为孩子们那一阵阵稚嫩的揪心呼救声而落泪…… 废墟中传来幼嫩呼救声 曲山小学那两幢3层高的教学楼,紧靠背后的大山,地震发生后,滚落的山石将楼房压成了两层,一楼直接沉入地底。
    其中,还有一幢楼房的顶被揭开,斜斜地靠在楼前。 废墟中,有孩子幼小的遗体,压在变形的水泥钢筋之中;废墟下,微弱地传来孩子的呼救声……钻入变形的楼房中,循着声音从一些缝隙看去,有孩子因腿被压着直着上身坐在废墟中,有孩子斜靠在死去了的同学身旁…… 从12日下午2点28分发生地震后,这些孩子就一直保持这种姿势,到昨天下午3点已经整整48小时。
    孩子们就靠前来找寻他们的家长送来的水支撑到现在。 5年级1班的张礼正在地震袭来的时候,身旁几名同学全被垮下的钢筋和水泥块砸中。等他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的右大腿被牢牢地卡住,身旁躺着的3名同学已经没有了呼吸,而一名同学的遗体就一直趴在他的大腿上。
   距张礼正仅3米远的一处废墟中,一个孩子下半身被牢牢卡住,一听见地面有人说话,他就伸出一只小手,大叫:“叔叔,救救我……” 5年级3班的李月,同样因右腿被卡住,只得坐在右侧那幢楼的废墟中,身旁躺着3个同学的遗体,人们前去送水或想办法营救她的时候,这个小姑娘说:“别管我,先救下面的同学!” 废墟下不足50厘米的空间中,传出10多个孩子的呼救声和索要水的声音。
     特警无能为力 放声大哭 两天来,这些困在废墟下的孩子们已经见到了多名救援人员,除了家长、当地村民、救援人员外,也见到了来自天津的特警。
   200名特警于13日下午6点赶到现场救援,截至昨天下午2点,已经成功营救出困在北川县县城、景家村、苦竹坝水库、电站等地400余名被困人员。  然而,却因为手上的施救工具只有铁锹和钢钎而无能为力。
   特警们对压在废墟中求救的孩子束手无策,他们不敢乱撬楼板,担心整幢楼垮塌下来;也不敢采取粗鲁方式实施救援。特警们无能为力,他们在安慰孩子的时候落泪了,在走出操场的时候放声大哭。 村民哭喊 “要与孩子死在一起” 余运先、何家兴、朱运能等9人,皆是县城附近村子的幸存者,从第一天得知地震的消息,就在县城里到处乱窜,除了寻找自己的孩子和亲人,也积极地展开自救。
     也是从第一天起,他们就发现了这群被困在废墟中的小学生,他们找过民兵、找过第一批赶到现场的救援官兵。然而,一次次的希望,也带给他们一次次的失望。昨天下午,他们看到再次噙着眼泪离开的特警,再也控制不住,找来钢钎、千斤顶等工具,在废墟前哭喊着:“我们死也要和这些孩子死在一起!”一番努力后,他们不得不放弃。
     从重庆赶来北川的王川,原本来寻找在此打工的妻子,却惊喜得知妻子已经平安无事回到家中。但看到这番悲惨的场面后,王川想:“反正都来了,就帮忙做点事情。”于是,在救援的人群中,多了一个及时伸出援手的人。
  他从已经人去屋空的五金店找来千斤顶,一个人来到曲山小学施救。  直到昨天下午,又一批来自重庆的特警赶来的时候,王川还在被困学生李月身旁忙活着。 而前来寻找孩子的彭军,喊不答应11岁的儿子,就天天到废墟前转悠,一会儿拿根铁锹撬,一会儿拿个千斤顶撑。
  但是,成功的几率一直为零。 救援队苦叹 无大型设备 昨天下午4点,一群来自陕西的消防战士,才进入北川县城,就被村民直接带到曲山小学。   身穿红色救援衣服的消防官兵带着电锯、破坏钳等设备,在废墟前努力营救了一番,却仍然无能为力。
  一位专家在现场查勘了一番后认为,必须要大型的机器设备,先将已经变成废墟的楼房一层层揭开后,才能成功营救出被困孩子。但是,由于昨天的余震还是不断,进入县城的公路已经全部被大石和沙石阻断,县城前的大桥也不复存在,运载着大型机器设备的车辆根本无法开到学校前面。
     下午5点,我们离开现场时,这群消防官兵还在废墟前想办法。“绝不能让孩子们就这样被压着。”在出县城的道路上,几名头戴“咸阳消防”字样的陕西救援队员,正扛着一把大电锯前往学校。
   小胳膊上 写着姐姐的名字 杨雁小小的身子,多处都裹着白色纱布,问她几岁了,她会使劲伸出没有输液的左手,用两根手指告诉你:两岁。   几位专门来探望灾区孩子的女士,一直站在杨雁的床头,每人眼睛都红红的。
  “这孩子太可怜了,”一位女士说,孩子的腹部受到挤压,还不知道是否有内部出血问题。 杨雁是被救援人员从卧龙灾区用直升机送到医院的。她的小胳膊上写着两个歪歪的字:杨倩。杨雁说,这是姐姐,是姐姐闹着玩写的。
    问起姐姐在哪里,“不晓得。”她说。 杨雁慢慢睡着了,一位女士把一只小玩具熊轻轻垫到杨雁在输液的右手下面。床头,还有一只漂亮的米老鼠绒毛玩具,一个红色的气球。
   睡眠中的杨雁突然身子抖了一下。“哎呀!”几位女士和旁边的志愿者不约而同发出一声惊呼。   “这孩子好懂事。”一位女士不停地抹着眼泪,“都伤成了这样,没见她哭过闹过,一直是静静的”。
   两个小时后,记者再次经过杨雁病房时,一位志愿者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已经联系上杨雁父亲了,他正从灾区赶来。而杨雁的母亲已经没了,姐姐还是下落不明。 自救故事之娃娃篇:“教室裂开一条缝,我们都掉了下去” 都江堰聚源中学学生讲述地震经历 A 生死关头小姐妹握手挺过来 在省急救中心外临时搭建的抗震棚内,受伤严重的都江堰聚源中学初三一班学生黄月一直拒绝进入室内病房治疗,地震的恐怖和被埋在地下4个小时的阴影,令她对封闭的房屋感到恐惧。
     黄月告诉记者,他们班在教学楼三楼,有60多名学生,地震发生时正在上政治课。“突然教室左右摇晃,墙上和地上突然裂开一条缝,老师一下就掉下去了,紧接着我和其他同学也掉了下去。
  ”转眼间,整栋教学楼就垮成一堆砖头。被埋在废墟中的黄月感到头上和腿上被重物压着无法动,就试着移动手。  四周一片黑暗,她感到头上血流下来。呛人的灰尘过后,她开始呼喊王超、张杨等同学。
  这时,她听到张杨也在呼喊她。黄月说到这里。张杨离她很近,她伸手向张杨的方向,拉住了张杨的手,就这样,两只手紧握在一起,一直到被救出来。 黄月问张杨:“我们会不会死?”张杨说:“不会。  ”两姐妹互相鼓励说:“我们要尽量活下去。
  肯定有人来救我们的。”因为受伤较重,失血过多,黄月中途晕过去,张杨一发现黄月没说话,就使劲摇她的手:“黄月,你要坚持啊,一定要坚持,我们要一起出去。” 下午6点左右,操场上救援的人员已经很多,一些机械设备也调集了过来。
    已经救出5名学生的黄守建发现了张杨,当他和其他家长将张杨从废墟中往外抱时,发现张杨紧紧抓着她女儿的手,一道横梁横在她们头上,救了她们的命,两人成功获救,张杨受伤较轻。昨晚,黄月被送到位于成都的省急救中心,经过检查,黄月没有生命危险。
   B 藏在桌下挖出气孔得救 同样是聚源中学学生的谢屿事发时正在三楼上化学课,地震突袭,他马上钻到课桌下面躲藏。  然后轰的一声,他脚下一空就落了下去。谢屿被埋在废墟下,一条横梁砸下下来,幸而被桌子挡住。
  只是他周围的空间已经密闭,空气越来越少,他感到胸闷,呼吸困难。谢屿开始用手摸索,终于找到一处较软的沙石,便用手使劲抠挖,幸运地挖开了一个直通外面的小洞,不仅可以通空气,还让他有机会将手伸出废墟外,最终被救援者发现。
    本报记者陈刚刘晋川 自救故事之外教篇 英语外教带领学生逃出瓦砾堆 本报讯(锦公宣记者吕纪元)昨日中午,一个在督院街派出所附近某宾馆与服务员争吵的外国人引起了社区民警李海波的注意。
  李海波发现,这位欧美裔中年男子满头是灰,只背着一个简易的包裹。李海波立即用英语向外国朋友询问,得知他竟然是从都江堰地震灾区瓦砾中逃出来的! 昨日下午,本报记者在督院街派出所见到了这个外国朋友。
    他叫Dane,澳大利亚籍,四年前来到成都,在都江堰“光亚学校”担任英语外籍教师。他说,前日下午2时28分,上课不到十分钟,地面突然开始摇晃!Dane老师立即大声叫:“Desk!Desk!”部分学生立即会意,钻入课桌下躲起来。
  等29名学生都躲起来后,他最后一个钻下讲桌。  这时,天花板断成两半坍塌下来!“Follow my command!”强烈的震感刚刚停止,Dane老师就带着学生跑下了位于3楼的教室。
  Dane无奈地告诉李海波,他看见在慌乱中有2名学生从2楼跳下, 1名学生从5楼跳下,生死未卜。 Dane和学生们逃生后,在附近的足球场上度过了一夜。  由于护照被瓦砾掩埋,Dane无法顺利住宿。
  李海波得知详情后,立即帮助Dane核实了身份,一张Dane护照的复印件递到了他的手中。 营救故事之父母篇 凭着一双手父亲硬是刨出独生子 本报讯(记者钟宇)“病人呢?病人在哪里?”看着面前生龙活虎的小男孩,副主任医师唐平简直无法相信他就是在废墟中埋了4小时的病人。
    12日晚10时左右,这位“神奇”的病人出现在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科。该病人名叫王克(化名),是都江堰聚源中学的一名学生。 “以后你要好好报答XX爸哦,没有他你可能就完了。
  ”在急诊科,几乎每一个得知王克被救经过的人,都这样对王克说。原来,12日下午,王克父亲得知独生子所就读的学校校舍发生垮塌后,不顾自己安危,立马骑上摩托车向都江堰方向飞奔而去。  到校后,王爸爸径直来到儿子平时上课的教学楼前。
  此时,教学楼已被夷为平地。王爸爸双腿跪在地上,用双手狠命挖着,经过4小时的努力,终于挖出了儿子。令人称奇的是,儿子居然毫发无伤。王克的主治医生告诉记者,王克被埋4小时没有受伤,可能是地震时他站在墙角或者比较有利的位置,被埋后又有足够的氧气进行呼吸的缘故。
     牵挂女儿母爱让她咬牙坚持 本报讯(记者钟宇)13日,中午时分。成都西区医院一楼过道上,来自都江堰的杨兰英正躺在医院急诊科搭建的简易病床上,满脸的尘土,身上披着已经变成泥巴色的大衣,缭乱头发间还夹着细小的石头碎片,仿佛正向我们诉说着昨天经历的劫难。
   “当时我正在都江堰中医院5楼住院。  之前进行了子宫瘤手术比较成功。”杨兰英说:“突然就觉得地在晃,还没反应过来,头顶的天花板就砸下来了,一阵眩晕,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可能是下午6点才渐渐有了意识,隐约觉得透过那些压在我身上的石头,外面好象传来呼喊声。但是我却不能动弹啊,当时真觉得绝望了,就想放弃了。  但我就想,我不能就这么轻易放弃了,我还有两个女儿啊,我不能够让她们没有妈妈啊。
  ”杨兰英说,是母爱,让她从地震发生一直坚持到晚上8点,直到被救援人员发现。 (本文来源:四川新闻网-成都晚报 ) 。

类似问题换一批

热度TOP

相关推荐
加载中...

热点搜索 换一换

文化/艺术
文学
民俗传统
历史话题
书画美术
地理
器乐/声乐
舞蹈
文学
文学
小说
散文
诗歌
戏剧
举报
举报原因(必选):
取消确定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