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文化/艺术

评书的发展现状如何?

评书的发展现状如何?

全部回答

2018-10-10

0 0

    随着电子文化娱乐产品的普及,很多说唱艺术濒临灭绝,但评书仍有 着难以计数的“粉丝”。现如今,全仍有500多家电台、电视台的800多 个频道开辟评书栏目。评书之所以长盛不衰,是因为评书自身的艺术魅力,也是因为评书艺 术已经迅速与现代电子传播手段相结合。
  “生旦净末丑,神仙老虎狗,忠 奸善恶案,全凭一张口。  ”评书表演基本用不上布景道具,靠的是曲折的故 事情节、鲜明的人物形象以及个性的语言表达。除此之外,评书这种口头 表演艺术,最容易与现代电子媒介相结合,广播、电视、录音带、影碟、评书如鱼得水。
  另外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评书的传统书目,数量十 分庞大,单田芳一个人录制的评书,如果每天播上一回,就能播放30年: 这样一来听众有广阔的选择空间,有常听常新之感。  评书能够长盛不衰,还源于各流派纷纷申遗。
  2006年,国务院公布了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但这518项 中,国内最具影响力的北方评书流派均不在名录里。这并非是对评书艺术 的否定,而可能像有些人的看法那样,认为评书未人选的原因很可能是评 书还很火,没到达到淑危的地步。
    但这种说法也未必正确,有些地方的评书流派已经到了后继无人、濒 临失传的地步,例如:辽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申报中,鞍山评书(以刘 兰芳和单田芳为代表)、本溪评书(以田连元为代表)、袁派评书(以营口 袁阔成为代表)、陈派评书(以锦州已故的陈青远为代表)却表现得十分积 极甚至迫切,这正是因为评书后继乏人。
    以袁派评书为例,从创派至今已有数百年历史,已传承18代,明清 以来计有“ “五亮”“七旭”“九茂” “十八奎”等。袁阔成的父辈有“袁氏三杰”(袁杰亭、袁杰英、袁杰武)之称,为第16代,红遍京、津、冀。
  袁阔成是第17代代表,然而袁阔成的弟子中,坚持说书的 人少之又少,目前也只有袁阔成的女儿袁田活跃在评书界,后继乏人是其 最大闲扰。  田连元也曾多次说起:“现在评书最大的问题是后继乏人。
  评书演员 要有知识、有相貌、有灵气、有口才。如今是不具备条件的学不了,具备 条件的不想干。”田连元的子女没有继承父业。田先生收了张洁兰等人为 徒,但这些人的技艺也未达到师父那种炉火纯青的高度。
  陈派评书虽然也曾名噪一时,但也早已不复当年胜景,自从陈青远去 世后,他的两个女儿现在也很少说书了。  目前在评书界,全国能独当一面的知名艺人不超过二十人,况且大多 数年龄偏大评书界尚年也有新人加入,但一方面人数较少,另一方面新 人的艺术功力还不能和知名老艺人相比,造成了新艺人的社会认知度、接 受度普遍偏低的局面。
  这很不利于评书艺术的上下传承和未来发展。评书是优秀的传统艺术,似传统并不等于要墨守成规。  说新书的问题至今没有很好的解决。尽管在上个世纪从60年代起,评 书艺术家就尝试为说“新书”打开—扇大门,例如袁阔成在全国一马当先, 创作表演了《肖飞买药》《许云峰赴宴》等现代评书经典段子;单田芳也 讲过《千古功臣张学良》;刘兰芳也说过长篇评书《腕毅传》。
  但与传统长 书相比,新书的数量实在太少,传统长书仍占主流。  因此,只有加快说新 书的步伐,才能赢得青少年观众的认可。。大师ffl为了让评书艺术不致凋落,建议从教育上入手,办一些培训班, 由他们来授业讲学,让学生们博采众长,这也是一个值得尝试好办法。
  和很多艺术一样,在快节奏的现代生活中,评书被很多人遗忘,然而, 艺术的价值不是用物质能够衡量的,艺术的衰落更是全人类的悲哀我们 都不希望一项传统艺术像濒危物种一样在死亡线上挣扎,因此,传承评书 艺术既势在必行,又任重而道远。
    。

类似问题换一批

热度TOP

相关推荐
加载中...

热点搜索 换一换

文化/艺术
文化/艺术
地理
器乐/声乐
历史话题
书画美术
民俗传统
文学
舞蹈
举报
举报原因(必选):
取消确定举报